李铭说道:“三年前,我的家族中打探到一个消息,说是这炎天学院中,曾经有个老一辈的教师,这教师的名字叫做斯逸,一身修为达到了武士中期,但是却在十余年前因病去世了,但是,这炎天学院却从来不知道这位老教师是得了什么病死去的,也不知道他死后葬在何处。”

  元朗问道:“那兄弟你想必是知道的了?”

  李铭说道:“我家族里收集情报的那些家伙对于这斯逸教师的葬身之地倒是查探出了些许线索,据说斯逸教师由于已经没有了家人,因为心里没有了牵挂,所以他死后也就葬在炎天学院之中了。”

  元朗说道:“那不知具体是葬在何处呢。”

  李铭说道:“在这炎天学院内有一片灰雾森林,听说那斯逸就是葬在那里的,而且这斯逸精通风水之术,这灰雾森林本身就已经常年被浓雾笼罩,且还有毒瘴,沼泽等危险之处,而斯逸眼光毒辣的选中了一处地方,这地方不但隐蔽,且还风水不错,而且这地方的环境还比较危险,但是说具体的危险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这个人最讨厌练武,所以对于这些消息我也并不在意,所以有些内容我也就没有记住,如果说你进入炎天学院之后,倒是可以去找找这斯逸的葬身所在。”

  元朗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你说的那灰雾森林好像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再说了,那斯逸也只是个教师,能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我干啥还要费心费力的去找他的坟墓在哪呢。”

  李铭说道:“嘿嘿,这你可就说错了,据说这这斯逸之前还活着的时候,炎天学院的学生对于他可都是有种狂热的崇拜。”

  这回轮到元朗纳闷了,问道:“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这斯逸很厉害吗,他只不过是武师中期的修为啊。”

  李铭说道:“我说,你的眼光也太高了吧,武师中期的修为已经是很强大的武者了好不好啊,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斯逸教师生前闻名学院的除了他的修为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李铭说到这里不说了,故意吊着元朗的胃口,以此炫耀一下自己的能耐。

  元朗也被他说的话挑起了兴趣,此时见他故意这般,也只能满足他的虚荣了,于是元朗说道:“兄弟就别考验我的耐心了,我承认你厉害行了吧,你还是把话说完吧。”

  李铭这才满意的说道:“这斯逸教师主要研究的是武者的经脉,所以他在讲学的时候,也是传授的这方面的经验,他曾仔细研究过武者的筋脉,最后终于在他修为达到武师的时候,他创造出了一门心法,名为《五行阵图》,这心法厉害之处在于它可以让武者学会之后可以将蕴含五行的力量得到最大的发挥。”

  元朗一听,这才感觉到震撼不已,说道:“是世间所有五行的力量吗?”

  李铭说道:“是的,不过你也不用太震撼,因为这斯逸因其修为所限,就注定这《五行阵图》是不会拥有莫大的威能的,所以说,这心法就算是能够利用这世间的五行力量,那也不会将之全部的发挥出来,估计等武者的修为达到斯逸那个地步的时候,这《五行阵图》的效果就已经微乎其微了,但是这也算是很不错了,如果说学会了这五行阵法的话,同级武者对峙,在自身修为没有到达武师境界之前,《五行阵图》的威力还是极大,很轻松的就可以解决掉对手。”

  元朗这次听完终于是有些激动了,说道:“兄弟,你这消息确实对我来讲用处不小,所以在此我谢谢你了。”

  李铭说道:“谢我干啥,因为我又不练武,所以这消息对我来说一文不值,而且,这消息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间了,谁知道在这段时间内有没有一些同样擅长风水之术的武者看破了斯逸的葬身之处,从而得去了这门心法呢,那你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元朗这一听也是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的。”

  李铭说道:“如果你要是能找到这门心法的时候,你再感谢我也不迟,现在我可受不起你这一声谢。”

  元朗端起酒杯,说到:“现在炎天学院再有两天就要开始招生了,而以我的天赋也是肯定可以被招进去的,到那时兄弟你就祝我好运吧,而今天,你我就喝个痛快吧。”

  李铭也是端起酒杯,祝福了元朗两句,说道:“平常我是不怎么喝酒的,但既然现在你我已经是朋友了,今天我就破例喝个大醉,也免得败了兴致。”

  李铭喝掉杯中的酒之后,直接拿起地上的大坛酒,说道:“今天你我不醉不归,谁不醉谁不是朋友。”

  元朗见此,也是拿起了一坛说道:“说别的太虚伪,我直接干了。”元朗拿起酒坛仰头直接大口的猛灌起来。

  李铭对元朗的这豪气也感觉十分痛快,也大口灌下了这一坛。

  看(=正G版-章AI节;上Y酷Y/匠网;I

  两人喝的都是劲头十足的烈酒,这两坛喝下去,两人都是晕乎的不行。

  不过也是这样,借着酒劲,这两人也是彻底的放开的性子,也就不装那优雅了,一会的功夫,就原形毕露了,嘴里粗话不断,而屋里的就酒菜也一会就都见底了,一时间,两人喝的都找不着北了。

  而此时元朗和李铭的手下人依旧是在外等候,最后因为见两人久久不出来,还以为两人在搞基情呢,顿时一身的恶汗就下来了。

  只见此时李铭这边的雷火对着王天这几人说道:“几位,咱们两家的少爷刚才看起来也是十分要好,所以咱们这两伙人应该不算是敌对的关系吧。”

  这边的王天知道隐约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说到:“以现在来看,咱们两家虽然不是朋友,但也确实不是敌人。”

  雷火说道:“那依我看,i现在咱们两方侍奉的少爷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咱们这些做属下的心里面也不踏实不是,依我看,咱们一并上那后院,看看这两位少爷,别是出了什么意外啊。”

  王天也是十分赞成,说道:“那咱们就赶紧过去看看吧。”

  雷火也不墨迹,一扭头就朝后院走去了。

  王天几人自然也是跟着。

  等到这两家来到后院,推开两人所在的房间后,一进屋先是闻到一股浓郁而刺鼻的酒味,然后就看见此时元朗和李铭两人早已经喝的不省人事,此刻两人已是优雅全失,都钻到桌子底下去呼呼大睡了,鼾声如雷。

  韵诗和雷火两边见到这幅景象,也终于是松了口气,雷火冲着韵诗这边说道:“几位,看来咱们是过于警戒了,两位少爷皆是无事,咱们也终于能放心了。”

  韵诗看见元朗这幅模样,不由的说道:“话说我跟在少爷身边这么久,倒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喝的这么厉害了。”

  雷火也是说道:“说起来我家少爷平时我都没见过他怎么喝酒,这次却也喝成这幅模样,看来此次这二位也是看着对方挺顺眼,才这么随兴了一回。”

  王天说道:“虽然说两位少爷挺合得来,但是现在我觉得咱们还是把各家少爷都给抬回去休息吧,毕竟这地上凉,这两位就这么直接躺在地上,别坐下什么病了。而且说起来也有失风度。”

  雷火点点头,对着身边的几人说道:“随我一起去把少爷弄上马车。”

  雷火这边两三人把李铭给抬了起来,雷火对王天说道:“今日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就先走一步了。”

  王天一点头,说道:“那就恕不远送了,我们这边也得把少爷弄回去。”

  雷火也没有多说,直接带人走了。

  王天也是走过去把元朗给抱了起来,说道:“咱们也该走了。”

  王天几人把元朗抱到酒馆外的马车上,一路未曾停留,没过多长时间几个人便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此时元朗还睡的正沉,王天几人见此,也没把他叫起来,而是把他给送回了房间,直接把他放到了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几人也就都回去休息了。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抛开元朗这边如何不提。

  却说那莫卡。

  话说,那莫卡这一次在这酒馆之中由于被元朗所阻,从而没有让自己找那李铭报仇,所以他心里已经暗暗记恨下了元朗。

  只见此时他带着自己的一帮人马,一路不停,最后直接驾着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族,然后莫卡就直接到莫家的大厅之中找到了自己的父亲。

  而此时莫卡的父亲也正在大厅之中处理一些事务,而此时大厅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莫卡的父亲自然是愤怒的抬头看向门口,却见是莫卡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

  莫卡的父亲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双眼向里凹陷,身材有些矮小,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干巴,而他的名字很有意思,叫莫小胆。

  莫小胆.....。这名字确实够滑稽的。

  而莫小胆本人对于自己的这个名字也是深恶痛觉,而更重要的是,这名字还并不是他的爹妈给他取的,而是他自己取的。

  因为莫小胆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取,主要是因为他的这个姓氏实在太操蛋了。

  你说你姓什么不好,非得姓莫,因为《莫》就是《不要》和《别》的意思,这么一来,你要想取个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名字,比如霸道了,牛逼了,惊天了,憾地了。那可就万万行不通了,因为你连上姓氏一读,就完全变成了相反了意思了,那样就变成了:莫霸道(不要霸道),莫牛逼(不要牛逼),莫惊天(不要惊天),莫憾地(不要憾地)……。

  而且虽然这莫老头做起生意来倒是灵泛的很,但是在这取名字上,实在是笨的可以。

  所以,最后莫老头思来想去,绞尽脑汁,最后总算是想到了一个自认为很聪明的注意,最后给自己取名叫做莫小胆(不要小胆)。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自作聪明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后,却足足让这城里的人笑话了他半辈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