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元朗这时也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心中说道:“装纯真的很累啊”

  那边的李铭见到元朗主动出来帮自己解围,心中对于元朗也是有些感激,于是他走到元朗身前说道:“朋友,不知能和我喝一杯吗。”

  元朗的目的就是如此,所以巴不得他这么做,于是说道:“阁下,那是我的荣幸。”

  李铭一笑,打开了自己的纳物袋,从里面随手拿出几百晶石,给了酒馆的老板,说道:“给我们一个安静的房间,醇酒美食都一一备好。”

  老板赶紧恭敬的收下晶石,说道:“请两位尊贵的少爷随我来。”

  此时这酒馆之中的雅间都已经被包下了,但是既然有人舍得给钱,那这酒馆的老板就总有办法给你准备好单间。

  元朗两人一直跟着那老板来到了后院,而那老板也在后院的一间房屋前停了下来,说道:“请两位进屋就餐吧。”

  这房间装修的很是华丽,房间的桌上却早已摆好了酒和美食,最重要的是,这些美食还都冒着热气,明显是刚做好的。

  不过两人的心思可不在这些酒菜上,李铭走到桌前,对元朗说道:“朋友请坐。”

  元朗上桌前落座,端起酒壶,给自己斟满,然后又给李铭倒了一杯。

  李铭见状一笑,端起酒杯说道:“敬你。”

  两人喝光杯中酒,李铭说道:“这次多谢朋友相助了。”

  元朗客气说道:“何来的谢字,只是小事。”

  李铭说道:“朋友觉得是小事,但是我可不这么认为,如果说今天没有朋友相助,我今日肯定会被那莫卡狠狠羞辱一顿,颜面扫地,我看朋友如此出众,就知道你必然也是大有身份,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想来朋友也了解,以我们的身份,最注重的就是面子了,就是豁出命都要保得自己的面子,所以,这次的事对朋友来说可能是小事,但是对我李铭来说,却是大事。”

  元朗也是一笑,没有说话。

  李铭又给自己和元朗倒上一杯酒,自己一口喝光后,又说道:“那不知朋友今次为何帮我呢。”

  元朗见话题说道尴尬的时候了,心底也是叹了一声,说道:“听朋友说,您此次得到一颗冰蓝玉草,所以此次我想让朋友割爱,价钱您来定。”

  李铭听完倒是一点没责怪元朗的意思,说道:“朋友说的太见外了,区区一颗灵草算的了什么,我就送给朋友了,希望您不要推辞。”

  说完,李铭就从怀里把那株冰蓝玉草拿了出来,放到了元朗身前的桌子上。

  元朗虽然说是个坏人,但却不是贪便宜的人,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您是在侮辱我么。”

  李铭知道元朗误会了,暗道自己不会说话,于是赶紧补充道:“朋友完全误会了,我只是想以此来报答一下您让我今天免遭羞辱的人情而已,要知道,我的面子可远远不是一颗冰蓝玉草就能比的上的。”

  元朗这一听才明白,也知道如果自己执意要给钱的话,反而惹得他厌恶,所以也很大方的收下了。

  李铭见他收下,先是一笑,然后却犹豫了一下,最后斟酌的问道:“这位朋友,这冰蓝玉草生长之地有些险恶,所以市面上出现的并不多,而且其功效了解的武者也不多,不知……不知您是否知道这冰蓝玉草的功效呢。”

  元朗微微一笑,说道:“这灵草的功效就是再被武者吸收之后,其中的冰寒之力就会在武者体内落根,而后散布与武者的周身筋脉,而武者炼化之后,就会拥有这种冰寒的力量,从而用之对敌,而且这冰寒玉草的寒力极大,就算是武士境界的武者中了这寒力之后,也能够麻痹其身上局部的一些地方,持续时间约有一两秒钟的冷冻,而如果是淬体境界的武者中了这寒力,其身体也会在几秒内无法移动,而如果是武徒境界的武者,或许这股寒力足能冻坏武徒体内的一些筋脉了。”

  李铭听完,却也没有多少惊讶,反而觉得这才正常,于是他也就放开了问道:“朋友果然厉害。”

  元朗也说到:“让您见笑了。”

  李铭说道:“既然朋友对着冰蓝玉草如此了解,那想必也知道这灵草的弊端是什么吧。”

  “嗯,武者吸收这灵草之后,虽然可以用来对敌,但是自身却也会受其所害,每天都会发作一次,不但会浑身冰冷之极,且还有剧烈疼痛,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那朋友既然十分了解,还是决定要这么做吗。”

  “我也是不得已,为了某些原因,这些苦也能吃得下。”

  “既然朋友有苦衷,我也不便多问,但是我想告诉朋友的是,我知道有一种办法可以让武者免受这种痛苦。”

  元朗一听,这才有了莫大的兴趣,要知道,元朗一直都很怕痛,而如今,竟然又可以不用受苦而又白拿好处的事,他自然是开心的很,于是元朗问道:“敢问朋友是什么办法呢。”

  李铭笑道:“我们李家在这武天城也有些本事,垄断了大量的资源,而其中的一项就是我们垄断了一种功法,这功法名叫《圆匀心法》,这心法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磨合一些本不属于武者的能量,说来也是不错的心法。”

  元朗一听这功法,顿时十分惊讶,可是随后便冷静的问道:“想必这功法也并不是如您所说这般完美吧。”

  李铭说道:“朋友高见,这功法眼确实有些缺点,首先来说,它只能用来磨合能量,再没有别的用途,所以这样来说,这功法本身就有了局限性,而更重要的,这功法在武者达到武士的境界后,就不会在有任何效果了,所以它的效果只限于淬体巅峰修为的武者。”

  元朗一听,心里有些失望的同时,也觉得十分正常,于是说道:“不知这功法在何处能得到呢。”

  李铭说道:“朋友好运,我纳物袋中此时正有一本。”说完,李铭打开纳物袋,从中拿出一本书籍,放到元朗面前。

  “送给朋友,望您不要推脱。”

  元朗说道:“之前朋友已经给了我冰蓝玉草,那咱们已经互不相欠,所以,这次请您开个价吧,我买下。”

  酷*匠网^:唯一正k/版I,J其他都是P盗版Po

  李铭一听,顿时觉得元朗这人确实可交。

  他倒不是因为元朗要出钱买这功法才这么想,钱对于李铭来说算不上什么,他是因为觉得元朗的品行不错,知道互相抬举,互相谦让,而且不贪小便宜,有礼数,这才让他看重元朗。

  李铭这时也不推脱,说道:“这功法在我们李家根本不稀有,我们每次都是批发的。但在外界每次都能买个好价钱,所以这次给您个批发价,两千晶石吧。”

  元朗一听,知道这确实是良心价,与这功法的效果成正比,于是直接从纳物袋中取出两千晶石,交到李铭桌前,说道:“请朋友过目一下吧。”

  李铭懒得去点,直接收进怀里,说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跟您建立友谊呢。”

  元朗说道:“求之不得。”

  李铭伸出手和元朗握了握手,两人微笑轻轻拥抱一下,然后各自落座。

  这时两人好像友谊拉近了一些,不再像刚才那般虽然客气但是却十分生疏关系了。

  李铭说道:“现在,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在下李铭,国籍严武国,生于武天城,身份乃是武天城李家的长子,家族主要经营矿石,魔兽材料等。我乃李家家主李天霸族长的儿子,独子,今年二十三岁。”

  元朗说到:“在下元朗,国籍严武国,生于云海城,身份是云海城内的一个小贵族,元家。父亲元若溯,我乃独子,自幼无母,靠吃微薄皇粮度日,前年家父去世,元家血脉只剩我一人,今年二十五岁。”

  李铭听了倒没觉得惊讶,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该喊你一声大哥了。”

  元朗说道:“我也只能托大应了你这声大哥了。”

  李铭说道:“我说你的口音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和本地方言差距甚大,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那不知这武天城有什么地处这么吸引你呢,以至于让元大哥你此番不惜跋山涉水,不辞辛苦的赶来呢。”

  元朗说道:“也没什么,主要是听说这武天城的那炎天学院不是要招生了吗,过来碰碰运气,看看自己能不能进去里面学点本事什么的。”

  李铭一听元朗这话,觉得有些尴尬,他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了解这炎天学院,这学院招生的时候有些要求,但重要的一点就是年龄额限制,学院规定,武者如果年龄到达三十岁,就不会再被学院纳取了,而刚才听元朗说他已经二十五岁了,虽然说元郎还在年龄的规定范围内,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被招进去,再说,武者到了二十五岁在上学院学习,似乎有些怪异,但是李铭怕元朗尴尬,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什么。

  元朗此时也开始隐晦的打听道:“由于我不是本地人,所以对这炎天学院了解得并不多,不过兄弟你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不知兄弟有什么能够指点我一下的。”

  李铭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我能指点你的还真不多,因为这个人从小就不爱习武,所以这方面的消息我一直不怎么打听。”

  元朗这时也有些失望,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那边的李铭突然猛地大叫一声,说道:“哎,对了,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点什么,我前几年还真就得知了一个炎天学院的消息。”

  元朗一听,问道:“兄弟不急,慢说无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