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酒保听元朗之言,没有多说废话,说道:“请贵客稍等,您的要求马上就会得到满足。”

  元朗此时也是很绅士的一笑,随手从怀里拿出十余枚晶石,递给了酒保。

  元朗现在虽然穷的快要饭了,但是他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有些死要面子,所以他不愿在这里表现的小气,那样他觉得自己会被人鄙视的。

  所以,现在元朗虽然穷,而且对于送出去的那些晶石也是有些肉疼,但此时他还是保持着优雅的神情。

  而那酒保收起那晶石之后,面上虽然平静,但此时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心道自己猜的果然不错,这几个主顾果然有钱的很,出手果然比那些粗俗的武者爽快的多。虽然来讲这十几颗晶石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满足,但这可也是他好几天的工钱了。

  所以此时他向几人一欠身,慢慢的走下去了。

  而元朗身边的韵诗看到元朗这般,虽然有些心中有些责备元朗,但她也知道元朗的这臭毛病,所以也就什么都没有说。

  酒保说道:“首先来说,咱们这《翡霖酒馆》倒确实是跟武天城的牛大力千总有些关系,可惜这交情却是算不上有多么深厚,顶多也就是拿牛大力千总的名头唬唬人罢了,而且来说,现在在这酒馆争吵的两位少爷,背景可也不简单,因为这两家都是武天城的大家族,一家是莫家,一家是李家,这两家在这武天城都是极有名气的,因为只这两家,就垄断了武天城内大部份的生意,虽然来说,这两家做的生意原本并不冲突,但是最近十余年间,因为他们的地盘越做越大,而这武天城就这么大,所以后来俩家为了争地盘,也不可避免的有了利益上的纠纷了,此后这两家就一直在互相打压对方的生意,而这些老一辈的纠纷,也影响了他们的下一代,所以现在这莫家少爷和李家少爷从前并没有什么恩怨,但却彼此都恨的牙痒痒。”

  元朗好像听明白了,于是“哦”了一声。

  Y+酷_匠WA网唯*一b正#版\√,其(他都_l是7盗7$版

  而那酒保又说道:“而且,这两家由于垄断了武天城大部分的资源,所以就算是我们的城主,对于这两家也不敢太过得罪,因为万一要是得罪狠了,这俩家其中有一家不给武天城供应货物了,那这武天城的物价顿时就会大幅增长。”

  酒保缓了一口气,又说道:“所以说,现在这两位公子如果说在这里打起来的话,我们所能做的极限就是让我们酒馆的馆主亲自出来将这两位少爷客气的让出去,然后这两家在外面会怎么解决我们就不敢管了。”

  元朗听完,说道:“这么说来,现在你们酒馆的老板应该已经现身了。”

  说完,元郎又看向了那两家,果然见到此时在这两方争吵的人中,又多出一个人,这人是个胖子,个子也倒是不很高,身着绸缎衣服,脸上也是有些不怒自威的神情,想来定是这酒馆的老板无疑。

  不过此时这酒馆的老板只是点头哈腰的在小心翼翼在一边伺候着,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上位者的威严了。

  元朗对酒保说道:“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

  酒保听元朗这么说,也就识趣的离开了。

  而元朗也没因此离开酒馆,还是继续在这里看着热闹。

  元朗这边说起来很慢,但其实却只有很短时间。

  而那边,那李铭还在那里继续和莫卡在争执着。

  不过这李铭看起来倒真有两手,嘴皮子是挺有功夫的,那莫卡虽然嘴毒,但是李铭却总是有办法找到说辞,从而让那莫卡找不到恶毒言语攻击自己,所以现在这李铭竟然还能保持这一副优雅的模样。

  元朗见此,也是不由得有些佩服这李铭的三寸不烂之舌。

  而之后,他又将目光看向了那莫卡。

  而那边的莫卡,此时也发现了自己说不过这李铭,也是气的他不轻。

  本来他是很恶毒的打算,先把这李铭狠狠的羞辱一顿,先让自己占足了嘴上的便宜,然后再海扁他一顿,这样他才算是能彻底的出了心里这口恶气。

  当莫卡见李铭嘴皮子这么溜,自己和他吵了这么久,竟然一点上风都没占,他知道自己已经占不了嘴上便宜了,所以他现在已经打算直接把这李铭给揍个半死算了。

  元朗看了一会热闹,突然对着韵诗说道:“宝贝儿,你说咱们要不要帮帮这两人。”

  韵诗一直对这种场面没什么兴趣,所以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但她突然听到元朗叫了自己一句宝贝,顿时羞得一张小脸通红。

  不过韵诗随后假作镇定的说道:“少爷,据我所知,您可从没有这么好心的时候。”

  元朗说道:“是,像这种事情放在以前我是不会管的,但是刚才我听那酒保所说,知道这两人可都是武天城的富家子弟,你说,咱们要是帮了他们其中一人,说不定也能够跟他们其中一家打好一些关系。”

  韵诗说道:“少爷,咱们为什么要与他们交好呢。”

  元朗说道:“这不明摆着吗,现在咱们的处境步步维艰,而且咱们心中的想要实现的目标是光复凉王朝,这目标想要是实现可是难上加难,需要无数的人力和财力,所以相对来讲以咱们现在这些身家,简直是穷的叮当响,我觉得如果和这些大家族打好关系,想来是没有坏处的。”

  韵诗觉得元朗说的没错,于是就说道:“那不知道少爷现在想要帮助他们其中的哪一个呢,是帮助那叫李铭的解围呢,还是帮助那叫莫卡的羞辱那李铭呢。”

  元朗随口说道:“这个倒是无所谓,帮谁都可以。”

  韵诗说道:“难道少爷帮那莫卡助纣为虐吗也无所谓吗?”

  听见韵诗这么说,元朗问道:“韵诗,听起来你好象是愿意帮助那李铭是吗。”

  韵诗说道:“不瞒少爷,奴婢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元朗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听你的,反正我心里我比较偏向那李铭,因为刚才听他所说,他得到了一颗《冰寒玉草》,这灵药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所以我帮了他,肯定也会博得他的好感,这样一来,我也可以用这个机会将他手里的那颗冰蓝玉草买下来。”

  韵诗和王天等人这时也没有去阻拦元朗。

  此时,那边的莫卡也已经准备动手了,元朗觉得此时正是时机,所以他很及时的说了一句:“这位兄弟且慢。”

  莫卡一听有人阻拦自己,转过头去看向元朗,不过当他看到元朗一身很是昂贵的衣服,又见这元朗身上有股似乎能凌驾于在场所有人之上的气质时,又见他只是武徒修为,但身边却跟着一票的淬体武者,觉得这人好像不简单,本来有些愤怒的他也没发作,而是尽可能的平静说道:“这位朋友,这是我们两家的一些恩怨,还请你不要插手。”

  而元朗此时也是装的很礼貌的样子说道:“这位朋友,有句话说的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人与人相处之间,如果都可以忍让一分,相信会是十分美好的事。”

  元朗尽可能的不去指责他们其中一人,所以想了半天,好歹是憋出这么一句来。

  那而莫卡一听,见这元朗一句话都在给两方找台阶下,知道他只是纯粹来当个和事佬的,想了一下,也没说话。

  而元朗那边这时候也不知何时倒上了两杯酒,对着莫卡说道:“尊贵的朋友,您是这么优雅,想来做一些粗俗的事情也会失了身份,依我看今日的事就这么了结如何。”

  元朗此时也把盛酒的高脚杯递到了莫卡的身前。

  莫卡因为还没有摸透元朗的身份,所以也没推辞,接过了酒杯,慢慢的品尝了一下,显示出的他的教养。

  元朗也是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说道:“这位公子,现在您是怎么想的呢。”

  莫卡此时心里还是觉得今天没有报仇有些心里发堵,但是看到元朗这一边的阵容,发现元朗身边的几人实力不比自己这边的实力差,如果今天自己强行动手,恐怕也讨不了好,所以莫卡这次也没有妄动,他想了一会,最后说道:“既然这位朋友这么说,我莫卡也给您一分情面,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吧。”

  元朗说道:“感谢这位公子,希望能和您做个朋友。”

  莫卡这次却没有接他的话,直接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莫卡带着身边的武者离开了酒馆。

  而元朗这时也是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心中说道:“装纯真的很累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