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诗听完,想了一会,就猜到了元朗的心思,于是微微一笑,说道:“少爷不用担心,奴婢已经查过了,这火天门每次发放玉符的时候,都是要武者花费晶石购买的,而且这上面也没有什么记录和印记什么的,就是说一旦玉符被武者买走,那就和火天门没有什么瓜葛了,无论谁持玉简去,都可以享受炼骨池的淬炼。”

  元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韵诗说道:“韵诗,你真的是很聪明,总是能猜到我的心思,能有你这样的侍女真是我的福气,谢谢你。”说完,元朗朝韵诗浅浅鞠了一躬。

  韵诗连忙说道:“少爷万不可如此,这些只是韵诗份内的事而已。”

  把元朗扶起来,然后韵诗说道:“少爷,现在已经夜深,请您休息吧,韵诗告退了。”

  元朗说道:“韵诗。”

  “少爷,还有什么事吗。”韵诗站住了脚步。

  元朗说道:“今天你不要再回去了,我今晚很想要,你给我吧。”

  韵诗一听,这才显得十分扭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练。

  元朗微微一笑,走过去拉住韵诗的手,将她领到了床边。说道:“别怕,我虽然很久没有做过了,但我会很温柔的。”

  韵诗此时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角,脸色通红的点点头。

  元朗轻轻一笑,吹灭了烛灯。

  一夜缠绵,不再多表。

  第二天清晨,太阳徐徐升起,元朗睁开了眼睛,看着怀中的韵诗,也是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元朗以前虽然女人也有那么几个,但他对女人还是比较温柔的,而且元朗最喜欢的还是韵诗,因为韵诗的第一次是被他强行夺走的,而且韵诗并没有因此恨自己,反而在自己已经落难的时候还费尽心力的帮助自己,所以元朗除了对韵诗有愧疚之外,也不知不觉的更加深爱她了。

  轻轻的下了床,以免惊醒了韵诗,然后元朗走到窗前,享受着和煦的阳光,一时间十分享受。

  不过元朗也没有在窗前待多久,站了片刻,他就走向了厨房,开始做一些饭菜。

  元朗其实是会做饭的,虽然来说味道只能算是一般吧,但好歹是能吃的,只不过,平常的时候他都是随便的吃点干粮,不会特意去下厨,他觉得那样是浪费宝贵的修炼时间。

  但是今天,元朗还是下了厨房给韵诗做了一顿早饭。我很快的,早饭做好了,元朗端着进了房间,放在桌上,准备去叫醒韵诗。

  来到床前,元朗看着熟睡中的韵诗,一时间也是有些为韵诗的美丽着迷。

  韵诗的确很美,她有着淡紫色微微卷曲的长发,弯弯柳眉之下一双美丽的丹凤眼,齿若含贝,娇嫩朱唇,柔嫩的肌肤仿若凝脂白玉。韵诗身材也是极佳,纤细的腰身,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元朗此时已经不打算叫醒了这个可人儿,想要让她多睡一会儿,不过,这时,韵诗却睁开了双眼,却正巧看到元朗正盯着自己看。

  四目相对,元朗和韵诗一时间竟然都有些尴尬,到了最后,还是元朗突然移开了目光,来到桌前坐下,说道:“快来吃饭吧,要不然饭菜要凉了。”

  韵诗此时的心中一片温馨,甜甜一笑,要走下床来,但是这一动却又隐隐感觉到一丝疼痛,顿时美目含嗔的瞪了元朗一眼。

  元朗看到这一幕,有些愧疚的同时又有些自豪,于是假装洒脱的一笑,将盛着饭菜的托盘拿到了韵诗的床前,说道:“好了,不要下床了,我来喂你吃吧。”

  说完,元朗用叉子叉起盘中的一片煎蛋,递到韵诗的嘴边,说道:“张口吧。”

  韵诗本想说自己来的,但是最后索性也就张开了樱桃小嘴吃了起来,韵诗刚吃了一口,觉得味道便是一般,比起自己做的饭菜味道是差不少的,但是韵诗却依旧是很幸福的吃完了,心里满满的甜蜜。

  早上起来一个煎蛋对于韵诗来说也是有一些油腻的。但是,元朗随后又拿起了一杯草莓汁,说道:“用这解一下油腻吧。”

  韵诗也不推辞,接过就喝了起来,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温馨。

  只可惜,这种美妙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这让元朗顿时十分不悦,口气也有些不善的说道:“进来吧。”

  推门而入的是王天这个莽夫,这王天一进门就急火火的要说话,但是随后就看到了元朗面色不善,再一看,韵诗正躺在床上,而元朗明显是在喂韵诗吃饭。

  看到这一幕,王天顿时尴尬症发作,别扭的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元朗看到王天还站在这里,怒道:“你小子赶紧给我滚出去。尽在这坏了气氛。”

  王天一听,倒也不恼,反而是如同大赦一般飞快的跑出了屋子,上了外面的大厅了。

  在这大厅之中,还有几个韵诗的手下,仔细一看,这些面孔也并不陌生,正是上次和元朗一起去那洞府的几人。

  这几人一直在大厅等着,却突然看到王天跑了出来,几人也是觉得奇怪,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相貌英俊的手下问道:“王老大,你这么跑出来是为何,难道你已经和少爷把情况都说了吗。”

  王天看了他一眼,说道:“张鸿,你那俩眼珠子是窟窿吧,没看到我一脸晦气吗,我是被少爷骂出来的。”

  另一个武者叫李元,闻言奇怪的问道:“老大,你平时不是很受少爷重视的吗,怎么今天少爷会对你对怒呢。”

  王天说道:“嗨,别提了,今天早上起来我也没看黄历,就急着去找少爷,然后我一头撞进少爷的房间,却发现韵诗正跟少爷在一起,而少爷正在喂韵诗吃饭呢,你说,我这么煞风景的进去,少爷能不心烦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怪不得少爷了。”张鸿和李元听完,都“哦”了一声,然后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而一边的王天看到他们如此,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三人中,王天面容偏向忠厚,张鸿是个帅哥,李元面目刚毅,但是此时,他们脸上的笑容却让他们的气质统一的变得很下流。

  而几人笑了一阵之后,王天欣慰的说道:“韵诗总算是没有看错少爷,少爷对于她还是最宠爱的,韵诗很有福气,能找到少爷这样的人。”

  李元也是说道:“是啊,韵诗对于少爷也是用情很深的,要不然的话,当年少爷强行夺走了韵诗的第一次,韵诗却没有排斥少爷,而是依然不离不弃的跟在少爷身边,肯定也是动了真情了。”

  张鸿说道:“我看少爷在感情这一点还是不错的,以他这样的身份,却只有那么两三个女人,而且对于韵诗还这么疼爱,实在是难得。”

  几人见到元朗还没有出来,于是就继续的再说着元朗的八卦,其实他们不知道,元朗已经来了,不过,元朗有一个毛病,就是爱好听贼话,此时,他带着韵诗一直在大厅外不远的地方偷听着,这个距离不至于让王天几人发现他,而他也刚好能够听到里面的对话。

  元朗在一边听着,时不时的低笑几声,而一边的韵诗脸皮可就薄了很多,听到里面王天几人这么放肆的说着,顿时就不好意思在见到他们几个了,于是她悄声对元朗说道:“少爷,韵诗还是先回房吧。”

  说完,韵诗就步伐有些怪异的想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元朗看到韵诗走路的模样,也是很猥琐的笑了笑,然后,他就不愿意在这里躲着了,于是他从隐蔽处走了出来,朝着大厅走去。

  到了大厅门口,元朗先是咳嗽了一声,然后又站在这里待了几秒,最后才推门进去。

  酷}匠Q网首发

  而厅内的王天几人自然是听到了元朗的咳嗽声,于是也就赶紧住口不说了,等到元朗进了大厅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已经正襟危坐面色正经的待在椅子上了。

  元朗看到他们几个这般模样,差点让他们气的笑出声,也座到了大厅正上方的椅子上面,说道:“你们几个不去当戏子实在是可惜了。”

  王天几人听元朗这么说,知道刚才自己几人说的话都让元朗给偷听去了,脸色也是有些不自然,不过他们看到元朗也没有什么追究的意思,也就松了口气。

  元朗也确实懒得为了这点小事去给这几人找不痛快,于是说道:“王天,你小子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啊。”

  王天说道:“少爷,我今天找您是想和您说,您得到的那块玉佩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来历了。”

  元朗一听,没好气的说道:“草,你们好几个大男人,我看还不如韵诗一个女人呢,韵诗昨天就把这玉佩的来历和我说了。”

  王天继续说道:“少爷,我还没说完呢,韵诗确实是将玉佩的来历告诉您了,但是韵诗那时候还没有完全打探清楚,直到昨天晚上,我们才完善了这块玉佩全部的信息,比如说这火天门的炼骨池什么时候才能开启。”

  元朗一听这才来了兴趣,说道:“这个韵诗倒确实没和我说过,你细说一下。”

  王天说道:“少爷您的运气不错,这火天门的炼骨池会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开启。”

  元朗一听,恨得牙痒痒,他说到:“现在这个月才过去了一半,你现在告诉我是不是有些过早了啊。”

  王天一脸冤枉的说道:“少爷,这可不能怪属下啊,早在当初,您就跟我们说过,凡是我们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都要在第一时间告知给您的啊。”

  元郎一时无语,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于是开始转移话题,说道:“上次从洞府里面得到的灵药给了你们,你们吃了以后有没有什么修为上的提升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