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韵诗几人联手冲上去之后,元朗才回答道血一的问话:“没什么,只是一些混合型的毒药,效果主要是麻痹武者的身体,使其战力大减。”

  元朗手里的这些毒药可不是一般的货色,而是由皇宫内的毒药大师专门调配的,其毒性不只是猛烈,而且解药难寻,是元朗从皇宫里面带出来的。

  此时王天几人已经与那血一五人交上了手,本来这五人跟王天他们是强上一点的,正常情况下,王天几人也是不能奈何他们的,不过在他们几个中了元朗的阴损毒药之后,那情况就另说了。

  很快的,王天几人这边就把那五人给收拾了,虽然受了点伤,而且他们的内力几乎全部用光了,但是,元朗身家丰厚,将身上的晶石掏出五六百来,给了几人,王天几个马上就恢复了战力。

  元朗看见他们都恢复了内力,微微一笑,又看向了那个王天来,说道:“老家伙,现在到你死了。”

  王天来说到:“想不到你竟然有如此手段,手中的毒药药性之猛烈,就连我都感觉到了不适,而且你一出手就是五六百晶石给你的手下,你的身份肯定是大有来历的吧,想来应该是大家族的子弟吧,我很好奇,像这样一处没有太多宝贝的洞府,怎么会引来像你这样的人来呢。”

  元朗此时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到:“老家伙,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本少我就把真相告诉你吧,其实本少爷的身份乃是大凉王朝的皇子,这个答案你是不是没有想到啊。”

  王天来这是才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这就是你的真实身份,那就怪不得了,因为现在你已经一文不值,自然是一有什么东西出现都不会放过了。”王天来慢悠悠的说道。态度不急不缓。

  元朗其实好像觉得有点不对劲,立马说道:“王天几人,立刻上去将他诛杀。”

  王天几人刚等元朗说完,立刻拔刀冲上前去,狠狠的砍向了王天来。

  只是这时的王天来却用元力将周身护住,挡下了这几刀,元朗一看大事不妙,说道:“难道你已经驱除了体内的毒素。”

  王天来说道:“你个小崽子还真是够心狠的啊,我刚刚露出一点破绽你就果断的要将我诛杀,你能够从白月王朝的追杀下活到现在,看来你确实是拥有一定的本事。”

  元朗直接说道:“看来你身上也有不少秘密,能够将我的毒药都化解,你也不错,不过,如果我估计不错,你应该还没有完全化解,不然的话,刚才王天几人拿刀砍你,你应该能够轻易躲开,而不是浪费元力硬接。”

  g酷#!匠网ZM唯c一U正PA版√m,"其他4都是w盗版

  王天来佯装大怒道:“放屁,老子早就恢复了全部的内力,如果你们几个小辈愿意就此退开,老夫也就不追究今日的事了。”

  看到他色厉内荏,元朗直接从纳物袋里拿出一颗核桃般的物体,说道:“这是雷鸣丸,是抽取了武士强者的全部内力所制作而成,这次就让你尝尝它的威力。”说完,元朗将手中的雷鸣丸扔向了王天来。

  王天来听到元朗这么说,又看到那颗核桃向自己飞来,不敢大意,身子一扭,就躲过这颗核桃,王天来正想讽刺几句元朗实力低微,就算使用这些下作的手段也打不到自己,却不料那边元朗又对着王天说道:“王天,快点出手。”

  话音刚落,那在王天来背后的王天手中也出现了一颗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弹丸,迅速的扔向了王天来。

  而那边的王天来刚刚躲开元朗的偷袭,刚刚回过神来,又听到元朗这么说,一时间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那边王天手中的暗器就已经打中了王天来的背后。

  只听的“砰”一声闷响,雷鸣丸在王天来背后炸开,同时王天来身形也是被这股冲力打的向前踉跄几步,口中溢出大量鲜血,王天来知道这回他自己算是完了,一身修为几乎全部被废了。

  王天来这时候好像寻思了过来,转头看向刚才自己躲避的那个核桃,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雷鸣丸,而就真的只是个核桃。

  王天来瞬间就全明白了,但是此时他竟然也没有恼怒,而是看向了元朗,有点赞赏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名字应该叫做元丰穆吧,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心机竟然也这么深沉,我败在你手里也不算冤了。”

  元朗刚才扔出的那颗核桃其实是在诈那王天来,那不过是个假的,用来迷惑王天来之用,而真的却在王天的手中,其实,王天手里的雷鸣丸不是元朗刚才交给他的,而是早在两年前,元朗就给了王天韵诗几人一人一颗,用来以备危险,而今天此事证明了元朗的决策有多么正确,也说明了元朗的心思的确挺缜密,早早的就做好了任何打算了。

  元朗此时见到王天来这般,对着王天几人说道:“这人还算不错,你们给他个痛快吧,并留他个全尸。”

  听完元朗这话,身边的王天等人没有懈怠,一起小心的走上前,分别挥出三道剑芒刀光,击中了王天来的脖子,心脏部位,王天来顿时是承受不住了,双眼一翻,两腿一蹬,彻底玩完了。

  而元朗这是看见这王天来终于是彻底嗝屁了,这才是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老货可算是死了,我刚才还害怕他是不是打算临死前在搏一把呢,现在看来,可是有惊无险啊,走运,撞大运了啊。”

  而韵诗这时说道:“少爷,现在到了您最喜欢做的事情了,那就是收获战利品。”

  元朗这一听,马上迫不及待的搓着手说道:“对,对,快点的吧,咱们这回可是网住了一只肥鱼啊,赶紧把他给我剖开看看有什么宝贝。”

  手下的王天立刻识趣的走到那王天来的尸体面前,拿起了王天来的纳物袋,交给了元朗。

  元朗立马就打开这纳物袋,仔细查探里面的宝贝,最后得到的结果确实让元朗笑的合不拢嘴。

  这王天来的宝贝不少,光是这次从这洞府里面得到的法宝就有十几样,而他原先的时候,也是积攒下了不少宝贝,总之,元朗细细一数,发现总共有二十四件法宝。

  对于这些宝贝,元朗虽然很是眼馋,想统统的都据为己有,但是他想了想之后,还是一咬牙,狠心说道:“王天,这些法宝你们几个自己拿去分配吧,我之所以能得到这些东西,严格说起来,功劳都是你们的,否则就我自己一个武徒修为的人来这里,恐怕一早就被这老家伙给设计害死了,所以这次你们切不可推辞。”

  王天和韵诗听见元朗这么说,也就没有在推让,几人也就把这些法宝都给瓜分了。

  而随后,元朗又在王天来的纳物袋里翻出一本书来,这本已经发黄的书籍上面的书名写的是《三重劲拳》。

  元朗以前没见过这门功法,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他随手也把这功法扔进了纳物袋里,留待以后研究,他相信这书中对这功法会有详细的注解的。

  而之后,元朗就没有什么收获了。也就是最后又在这纳物袋里发现了几千块晶石而已,这只是让元朗稍微的开心了一点。

  元朗收拾妥当之后,看这地上的尸体,对王天几人说道:“这次咱们从他身上得到的收获也不少,所以咱们就把他埋了吧,再给他立个碑什么的,算是给他个交代。”

  王天几人一听,也没说废话,直接就在原地开始挖坑,过了一会,地上就出现了一个能容纳一人的坑洞,几人把王天来的尸体放了进去,最后给他立了个碑,他这一生算是就这么落幕了。

  处理完这王天来之后,元朗命令手下之人就地挖个洞把他埋了,之后就再懒得理他,目光直接看向了这洞府处,这个洞府里虽说有些灵药,但是元朗目的并非是这些,他看向了这处洞府的另一处,那里有一具骸骨。

  元朗之前看到的时候,就有些奇怪,因为这骨骸并非普通人和武者的一样,这骸骨隐隐透着一些铁一般的坚硬,而且还似乎能看到这骸骨还在泛着一些银色的微弱光芒。这让元朗顿时就有了兴趣。

  来到这骸骨边,元朗观察了一下,只是知道了它的确不寻常,而别的就一无所知了,没有收获的元朗也只能摇摇头,接着拿起了它身边那不知道在多少年之前就在这里的储物袋。

  元朗打开这纳物袋,仔细翻找了一下,想找到和这具骸骨有关的信息。

  果然,在纳物袋里元朗找到了几张羊皮纸,上面的字迹很潦草,显然是仓促间写下的,元朗看了下内容。纸上如此写道:“我自上一次遗迹开启时来于此处,本是想到此寻宝,怎料却因自身怀有天地异宝,被几个无耻之辈联手打伤,老夫虽然重伤,却犹有余力将几人斩杀,但也因为此,大动元气,最终伤势不可逆转,因不舍死前一身所学湮没,所以将自身所学传印与两枚玉简之中,一名《寄舍》,一名《雷炼体》,内容详情尽在玉简之中,而《寄舍》所用之炼炉,名为《焚肉熬骨炉》,现存于纳物袋中,而功法之炼器材料,纳物袋中尚有两枚,望得者珍惜使用,某因为被人暗算黯然陨落,实在无颜留下名讳,也不愿透露所拜师门,只盼后来者若能得到这两门功法,莫要声张。好生修习,两书虽各有所长,但威能皆不可小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