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众人撇人撇嘴,暗道谁跟你有缘分了,咱还不是都为了这是宝藏才来的吗。所以也没有人搭理他。

  吴地奎见到众人不拿他当回事,心中十分生气,面上也有点羞怒,说道:“各位可能对我不怎么熟悉,但是各位想来对我的哥哥可能认识的人有不少吧,我哥哥就是地火宗的大弟子吴天奎,各位想必都听过吧。”

  这时候这些武者才有些动容,因为他们还真的都认识吴天奎,因为这吴天奎在地火宗名气还不算小,因为他一身修为达到了淬体巅峰的境界,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吴天奎心太黑,一言不合就能动手杀人,当然,对于修为高的人来说肯定是不怕他的,所以吴天奎也不笨,对于比他强的高手他也不招惹,所以专门找比他弱的武者下手,而此时在这里的这些人,修为最高的也只有一个武师后期,其余的武者,修为可都没有吴天奎厉害,所以,此刻听到吴地奎这么说,这么武者为了给吴天奎个面子,才微微向他点了点头。

  吴地奎也是笑了一声,说道:“各位,废话我也不多说,在场的所有人现在都已经看到了这个洞府的入口,但为什么现在都没有人进去,想必大家也都是有些担心这入口有问题是吧。”

  “是啊,咱虽然修为还算可以,但是谁知道这入口出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万一咱要是顶不住,那小命不就交代在这里了。”下面有稀稀拉拉几个武者附和道。

  吴地奎说到:“是了,大家都是这么担心的,所以谁都不敢先进去,所以,我提议,不如由咱们几个修为比较高的武者先出手用一些法术打向这个入口,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这是吴天奎也展现出自己的实力,竟然是淬体中期的修为,这在众人里面也算得上是不错了。

  “对于吴兄的话我是赞成的,我决定一试。”有个中等身高,不算英俊的男人说道。

  “反正咱们都不敢进去,谁知道这洞府什么时候关闭啊,不如现在一试,我也同意。”

  “也算我一个。”

  很快,一共有十个修为都在淬体境界的武者站了出来。

  吴地奎看了看那个武师后期的强者,说道:“这位朋友,这里属你修为最高了,难道你不想跟我们一起出手吗。”

  那武士后期的武者看起来年纪已经在五十岁左右,但面目有些凶恶,脸色阴沉,此时他冷淡说道:“不用了,有几位出手就足以了”

  这武士的实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但是却也没有多么张狂,却反而有些低调,看来他也明白,如果他太过嚣张,引得在场的武者不满从而联手对付他的话,那他也没有好果子吃。

  吴地奎看了看这几个人,说道:“几位,咱们一同出手吧。”

  十个武者不说废话,直接打出了自己的拿手招式。

  “龙炎掌。”

  “破山拳。”

  “元力刃。”

  很快连同吴地奎在内的武者都向洞府内打出了招式,这时吴地奎笑着说道:“好了,各位,现在我们几个兄弟已经试了一下,现在看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所以现在请各位进去吧。”

  吴地奎的话猛一听好像挺仁义,但是仔细一想,所有人都骂到:“你们几个光是在远处打了不疼不痒的几招就说是没问题了,最后不还是要我们去给你探路吗。”

  不过吗,在场的人总有那么几个脑子不灵光的,还有几个仗着几个有点本事十分猖狂的,总之到最后,还有有一个一看就很嚣张的武者走了出来,这武者修为大约在淬体中期左右,大咧咧的向着洞府内走去。

  很快,他就进入了入口里面,而众人眼睛死死盯着这人,看着他有没有什么意外出现,只见这个嚣张的武者,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事,不过,就在二三分钟之内之后,这个走着进去的武者,直接爬着出来了,只听他虚弱的说道:“毒气,里面有毒气。”

  “哈哈,活该,让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有人讥讽道。

  不过,在场的武者除了嘲讽他之外,也有了一些担心,看来这入口还真的是有问题啊,那他们该怎么办呢。

  于是很快,其中就有一个武者问向那个嚣张的武者,问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那嚣张武者说道:“我进入入口的时候,开始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我又向前深入一些之后,发现其周围的空气中有一些好似白雾般的雾气,我刚开始也没有在意,可谁知道就是这么一大意就中了招了。”

  那武者发问:“那么如果你运功全力抵挡的话,你觉得能不能够撑的下来。”

  “我如果全力以赴,抵挡那么一炷香时间是没有问题的,可是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这毒气的范围有多宽啊,万一那毒气充满了整个洞府,咱该怎么办。”

  酷(匠0网NR首N发

  “这个是不可能的。”在场武者心中都知道,现在这洞府内的毒气应该是被人为布下的,而如果能够将整个洞府都放一遍毒,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但是,就算是这样,现在对于怎么进入洞府,场内的这些人也一时间束手无策。

  但是,这些危险并没有让在场的武者胆怯,有人说道:“现在咱么可以确定一点,就是入口处是没有危险的,我看咱们先进去,等咱们看到了那些白雾之后,再停下来,再计较该如何破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点头附和,然后走近了洞府之内。

  走了约两分钟,果然众人眼前出现了稀薄的白雾,于是,他们也只能停下来,商量着对策。

  刚开始,这些武者想到的计策还比较幼稚,不过,众人这一通胡出主意,也给这些武者带来了一些启发,慢慢的,这些计策又开始变得十分成熟。

  不过,很快有人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说道:“毒气吗,也不是没有办法,咱们把那些修为最低的武者给扔进去,让他们把这些毒气都给咱们吸干净了不就没事了吗。”

  对于这个狠辣到极点的注意,在场的武者都不由的向出主意的人看去,只见,这人正是那个修为最高的武士后期强者。

  “这老家伙果然不是个好鸟。”有不少武者心中腹诽道。

  “我看这位老哥的话倒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我是觉得这方法真不错。”有个长相猥琐,身高一米六的干巴男人说道。他的修为也是淬体中期左右,说完话,他立即把身边一个修为在武徒境界的武者一把抓住,用力的把他扔进了白雾内,只听得那武者在里面先是一声惨叫,但是马上又运功抵挡,在时间过了一分钟多一点之后,他终于没撑住咽气了。

  不过别说,这样还真的是有点效果,只见那白雾还真的又稀少了一点。

  而有了这猥琐男人打了个样,而且还真有一些效果。剩下的武者也纷纷把身边武徒境界的武者顺手给扔了进去。并说道:“别想耍花招,到里面都给咱使劲的喘气,谁要是取巧,到时候可别怨咱手狠,咱这些武者里边可有不少是擅长刑法逼供的,到时候咱家保证你们肯定会生不如死的。”

  一时间,只听见洞府内此时惨叫声一片,而又过了五分钟左右,里面的武者全部都死亡了。

  而此时,收到的成效也很有进展,白雾几乎全部消散了。

  期间自然是有人还把黑手伸向了元朗的身上,不过,立马被王天这个修为达到淬体后期的高手给杀了,并说道:“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动我们少爷,我就杀了谁。”

  让王天这么一说,众人知道元朗的身份不简单了,也就没人再打他的主意。

  本来来到这里的人有不少,经过这么一折腾,现在只剩下七十几个人了,而修为在武徒境界的人还有十几个,本来他们也是要被扔进去的,但是被那个中年男人给拦住了,说道:“先留着他们,等我们在深入一些以后,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危险,到时候出现危险,我们就把这几个垃圾货色拿出去顶上。”

  还活着的那十几个武徒境界的人本来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谁知道自己还是难脱劫难,于是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这位大人,我们知错了,不应该被宝藏迷了心窍,我们不和您抢了,我们这就回去,您看怎么样。”

  中年男人看了他们一眼,说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既然你们来了这里,肯定是为了宝藏,那也应该有被人杀死的觉悟,如果你们没有这觉悟,那你们就更该死,因为像这样的蠢货早点死了最好,免得给我们武者丢人。”

  那十几个武徒听完之后,脸色一变,说道:“老匹夫,我们就是死也不会被你们利用。”说完就准备震碎自己的经脉,他们倒是没有想过把这中年人如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就算一起上也打不过他。

  “你以为你们死得了吗。”中年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十几个武徒身边的武者就一把按住了他们,封住了他们的元力,免得他们死了就没有替死鬼了。

  等到这十几个武徒被制住之后,那中年男人说道:“各位,现在我们已经扔进去了这么多武者,现在这里面的毒气虽然还有一些,但是想来以咱们的修为应该也对咱们形不成什么伤害了。”说完,那中年男人好像是看了一眼元朗。似笑非笑。

  元朗心中也是非常愤怒,不过也并没有发作,因为元朗也有方法对付这些毒气,想要对付这些毒气,只要用元力就可以抵挡了,没看到那些死掉的武徒用元力抵挡还能坚持几分钟的吗,元朗虽然限于修为,无法长时间抵挡,但是他有一个别人比拟的优势,那就是他有数量惊人的晶石。

  等到元朗觉得自己抗不住的时候,他可以吸收晶石内的元力补充自己的消耗。

  想到这里,元朗也没说话,跟着众人身后也继续向洞府深处走去。

  不得不说,就这一个入口确实有不少危险,除却那毒气之外,众人先后又遇到了喂毒的暗器冷箭等,还有流沙之类的阵法等。遇见了这么些危险之后,不只是那剩下的十几个武徒全部都挂了,而且还有损失了二十几个淬体初期的武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