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武纪年,935年1月23日。

  天元国境内。

  “元少爷,我们该离开这里了。”在一间有些破旧的房舍内,一名身着白色长裙,年约二十几岁,容貌清秀的侍女站在床前,向床上正闭目盘坐的男子恭敬说道。

  床上的男人年龄大概是二十五六岁,身着一身昂贵服饰,面貌十分英俊,闻言睁开了双眼,看向女子时,一张俏脸带着怒气的说道:“怎么,我们才刚在这天元国落脚三月多一些,为何又要急匆匆的离开,我已经连续逃亡二年有余,身心俱都十分疲惫,急需要休息一下。”说完,不再理会女子,竟一头栽进被窝,呼呼大睡起来。

  侍女见他睡了过去,虽然心中十分焦急,但却也不敢叫醒他,只能站在床前默默等候。

  待到时间过去两个时辰,男子这才悠悠醒来,对依旧站在床前的女子说道:“韵诗,说吧,为什么又要离开这里了。”

  那叫韵诗的女子这才快速说道:“元少爷,虽然您已经逃亡了两年,且也已经离自己王朝十分遥远,但您的敌人还是没有放松对您的追杀,就在两个时辰前,我手下掌握的几名死士给我传来消息,说白月王朝的白野校尉已经来到了天元国内,而且进入天元国后,并非漫无目的乱撞,看似应该有精确的目标,韵诗虽不敢确定白野此行的目的是不是少爷,但韵诗万不敢将少爷置于险地,请少爷速速离开天元国。”

  男子听后一声冷笑的说道:“那白月王朝真看得起我,竟派出一名校尉来专程追杀我,真给我元朗面子。”

  韵诗急急说道:“少爷,我们此时已经耽搁了两个时辰了,还请少爷快随我一起离开吧。”

  元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感慨道:“不想我元朗身为堂堂皇子,如今竟然沦落为一只丧家之犬,处处被人追赶,可悲,可恨啊。”

  现今元武大陆乃是九大帝国掌控。分别为:白月王朝,大凉王朝,池其帝国,大月帝国,伯丝王朝,美赛斯帝国,吐伊尔帝国,塔尔王朝,蒙娄伽帝国。

  当然,元武大陆总体来讲是被九大王朝瓜分,但其实在九大王朝之下,还有一些小国,和一些小王朝存在的,但是,基本不成什么气候,也就没有多少人会去提起。

  而元朗则是大凉王朝的嫡传皇子,大凉王朝国力十分强盛,拥有两千一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这个面积已经算不上不小了,就算是在九大帝国中,也是排名第四的。

  大凉王朝土地富饶,人口达二十五亿之多,元朗的父亲元铁寒坐上皇位之后,前期与中期一直都在扩张领土,但是,虽然领土一直在扩张,但是底层百姓的生活切未见得有多少改善,而到了后期,因为元铁寒迷恋上了一个叫做“苏佳娜”的女人,更是变得昏庸无道,不理政事。再也不曾上朝,也不曾翻阅奏折,整日沉醉在苏佳娜的后宫。慢慢的变得荒淫无道。

  而临近的白月王朝见到元铁寒逐渐昏庸,便立刻大举入侵凉王朝,而且还并没有花多大力气就攻打下来了,白月帝国经此一役,疯狂吞噬大凉王朝的领土,不过一年的时间白月帝国的领土就整整扩大了一千万平方公里,而大凉王朝残余的领土,则趁机被邻国逐渐蚕食,强盛而强大的大凉王朝最后以极端凄惨的方式落幕了,而元朗也只能放弃凉王朝逃离了。

  而且元朗也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则是元丰穆,现在无奈只能改名叫做元朗,其实,他的手下最先给他定的名字叫做“王朗”,只是他实在不愿意把自己的姓也改掉。

  两年前,就在两年前,元朗还是享尽荣华富贵的一国皇子,手中握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权力,而且元朗也很聪明,清楚的知道他之所以能够享有这一切,是因为他有一个做皇帝的老子,如果没了这一条件,那他元朗就连个屁都算不上,所以,元朗对于元铁寒,他的父亲,是十分的敬重和敬畏的,元朗在元铁寒的面前表现的总是极佳,处处都挑不出一丝毛病,而元铁寒对于元朗如此精明,也是十分高兴,因为这才像是能有做皇帝的料子。

  只可惜元铁寒到了晚年的时候,性情变了,可是变得多疑,暴躁,好大喜功,而聪明的元朗自然很敏感的意识到了,可是,对于自己父亲的这些改变,元朗假装一无所知,依旧对元铁寒很是遵从。对于他下达的每一个命令依然是用尽手段的做到。

  元铁寒近些年已经年事已高。但他依旧不服老,依旧霸道的驱兵攻打周边的一些小国,想要证明自己依然强壮。

  而元朗猜到元铁寒的心思后,微微一笑,你不是想要胜利吗?好,那我就给你胜利。于是,元朗自己亲自带兵,攻打了大凉王朝身边一个叫做“月耳”的国家。

  元武大陆虽然明面上是被九大帝国瓜分,但其实依然还有一些小国家的存在,但这些小国家要么就是依附了各大王朝做了藩属国受王朝保护,要么就是把国家建立在少有人烟,环境贫瘠的地方,这些贫瘠的地方让各大王朝看了都不屑的嗤之以鼻,所以反倒能够自保。

  而元朗攻打的月耳国就是一个很荒凉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虽然贫穷,打起仗来却十分生猛,这个国家的人口虽然不多,所能训练的军队也不是很多,但打起仗来个个都能豁出命去。第一次交锋,元朗出兵征讨时手下带领的大量士兵居然死伤惨重,之后的几次攻打都是铩羽而归。只不过,战争到了尾声之时,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大凉王朝倾斜,因为你月耳国就算在凶猛无匹,也终究只是一个拥有九十七万平方公里领土的小国家,又岂能是大凉王朝这等庞然大物的对手,结果,元朗在付出了手上带领的十余万士兵,外加从别处将领调过来的无数士兵后,终于把月耳国消灭了,而且,在打到月耳国的宫殿时,还在月耳国的皇宫里俘虏了凛尔皇帝的女儿,而这个女人就是苏佳娜。

  战争结束之后,元朗下令打扫战场,清理整顿之后,回到大凉王朝,向元铁寒禀告了自己的战绩,元铁寒自然是大喜,立刻授予了元朗极高的评价和军衔。虽说现在的他已经变得多疑,但是,他也不会提防到自己儿子的身上,因为虽然以前元铁寒有四个儿子,但到了现在还能活着的就只有元朗一个人了,而元铁寒知道元朗能够在如此残酷的争斗环境中活到现在,已经证明了元朗本身的实力了,所以,将来这皇位迟早还是要给他的,那元铁寒自然就没有防备之心了。

  而当元朗命人把自己俘获了苏佳娜带给父亲看时,元铁寒居然失态的留下了口水,因为苏佳娜的容貌生的极端艳丽,一下子就把他的心给蒙住了。而元朗看到父亲这幅模样后,自然识趣的将苏佳娜的献给了父皇。

  可惜,一向聪明的元朗此时变成了自作聪明,他以为自己摧毁了一个王朝,并且还给了父亲一个艳丽佳人,父亲会对他更加器重,可是,他低估了自己父亲的好色,也低估了苏佳娜的美貌,元朗怎么也想不到,元铁寒虽然对他确实更加欣赏,但是,也仅限于此了,因为,他以后所有的时间里,全都是在后宫里与苏佳娜寻欢作乐,在以后的几年内,元铁寒再也不理朝纲,以至于朝野上下昏官当道,乌烟瘴气,而原本就生活在生身火热中的百姓,在这几年间,更是民不聊生,于是,各地皆有乱民,揭竿而起,顿时响应者无数。偌大的帝国此时已是风雨飘摇了。

  而元铁寒虽然早就不理政事,但是,他无愧是能做大凉王朝皇帝的人,对于这些讯息他居然还能清楚的知晓,但是,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在有一天的夜里,元铁寒把元朗召进了自己的皇宫,当他看着面容英俊,毕恭毕敬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元朗时,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皇儿,我知道你确实是个人才,把自己的野心掩盖的很好,对我也是十分孝顺,我吩咐下的每件事你都不会让我失望,我也有意大力培养你,但是,有一件事,你恐怕是做错了,那就是你不应该把苏佳娜带给我啊。”元铁寒苍老但是同样英俊的脸上有着一丝悔意。看来,他对自己的过错也认识到了。

  元朗站在一旁恭敬的听着,当他听完之后,脸上也不禁有些惧色,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而元铁寒也未曾顾元朗这些,又说道:“丰穆,现如今暴民四处而起,我已经对这个大凉王朝的状况没什么办法了,我祸以铸下,也就不再去想怎么改了,如今这个担子就只能靠你来挑了,我现在只怕一件事,那就是你还不够成熟,不了解王朝的事务,我恐怕我死后便会洪水滔天了。”元铁寒有些心痛也有些唏嘘的说道。

  元朗听自己的父亲说完,也不禁心里有一些绝望了,因为元铁寒说的都是实话,唯一有些不同的那就是,元铁寒说错了一点。

  j^酷L匠网2-首发Oi

  那就是,他还没死,大凉王朝就已经洪水滔天了,因为百姓的动乱早已经不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情了,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有过案例了,不过,那时的元朗硬是靠自己武断的暴力将这些不利统治的事情镇压了,加上当时的规模也并不算大,充其量也只是乌合之众,于是,元朗镇压完毕之后,对自己的父亲只字未提。当然,元铁寒也不是傻瓜,他自然有自己的渠道得知这些事情,可惜,当时的他听完这些事情之后,也只是一笑了之。没有当回事。

  而那时候,元朗带兵去平反骚乱的时候,他的年龄却刚刚十八岁。

  但是,最近几年的情况可谓十分恶劣,因为,不同于以往,现在的这伙所谓的暴民不再是一群散兵游勇,这其中还有不少退役的军人,而且,其中还掺杂进了武者混于其中,不只如此,这些武者的修为还都是不低,所以,综合以上这些原因,这一次的动乱,可是让大凉王朝有些吃不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