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绕过科技楼,果然看到了教学楼,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教学楼只有一栋,德城一中的教学楼有三栋,分别是“弘毅楼“,“厚德楼“,“省身楼“,三座大楼巍峨地屹立在哪里。

  经过推理我猜测高二的教学楼应该就是厚德楼,我走上前去,发现教学楼果然如她们所说是关着的,透过豪华的玻璃门,我望到了高二一班的门牌,看来我推测得不错。

  我现在这座豪华的厚德楼前,感觉有点怪怪的,《周易》里这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的“厚德“二字被引用到这里,我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书香气息,而更多的感觉到的是钢筋混凝土塑造的强大外壳下的无限压力。因为我不知道,妈妈会为了我在这里更好地学习,额外付出多少的努力。

  说到妈妈,这会她一定在担心我呢,以前在乡下高中上学的时候,学校离家比较近,我每天中午都会回家吃饭,这次转到城里,妈妈说学校离家太远了,回家吃饭不太方便,何况她听别人说德城一中餐厅的饭特别不错,让我在学校餐厅吃了就行了,但我考虑到妈妈的经济压力,回绝了她,我告诉她别人骑车半个小时的路,我有二十分钟绝对就到了,来回也就四十分钟的路程,再说学校一般都会安排午休,大不了不睡午觉。但是妈妈还是不同意,她说担心我骑车太快不安全,也担心我中午不睡觉会影响下午的学习,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说了一大堆,最后被我一句“我一顿不吃妈妈做的饭我感觉浑身不自在“治得服服帖贴。看来对付女人还是要拣好听的说,不过说真的妈妈的饭做的那叫真的好,不知道当初爸爸是怎么舍得离开妈妈的。

  妈妈现在一定在等我回家吃饭,因为她知道我跟她说要回家吃饭就一定会回来。想到这里我顿时鼻子一酸,抑制不住回家的冲动,向我藏车子的那个灌木绿化带跑去,反正现在大家都在午休,就算来不及吃饭,至少也不要让妈妈担心。

  因为路痴的缘故,找了大概十多分钟才找到那里,我悄悄踏进去,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让我惊奇的是,车子怎么不见了!

  “我靠!这么破的车也偷啊!“我顿时懵了。

  虽然车子很破,但妈妈没让我丢啊,何况我上下学全靠它,现在怎么办?我该怎么跟妈妈解释?现在家里经济那么紧,我总不能跟妈妈说我因为我的虚荣心没把车停到位置上,让小偷偷了,然后再向她要五六百,不对,至少五六百的买车钱吧!

  “龙霆,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妈妈都已经这么辛苦了,你还要给她添堵。“我摊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这时,已经有通校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踏进校园,不行,先得给我妈打个电话,不然她还在等我。

  看正S版“章!节上‘酷_,匠网

  “哎,同学,你知道哪里有公用电话吗?“我问从我身边经过的一个同学。

  “公用电话?现在已经很少见公用电话了,要不你去北门的那种小超市里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这位同学一看就是典型的高三党,说话那么着急,外带口齿不清,都没告诉我北门到底在哪里。

  不管了,沿着他走来的路应该可以找到北门吧。

  走着走着,果然看到了一个门,但奇怪的是,这个门看起来就不如我早上来的那个门高大上了,还带着一丝破旧感。

  “哎,小伙子,你干嘛去?还有半个小时就上课了,只让进不让出。““这不是早上追我的那个保安大叔的声音吗。“我转身一看,果然是他,“我靠,他怎么又到这儿来了。““你不是那个偷……““不不不……不是,大叔你错了,我不是,我不是……“我连忙摇手否认。

  “对对对,你不是,那贼是个黑衣人。“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球服的我,摇头说道。

  “那贼跑得挺快的,不过……“他突然笑了起来。

  “《黑衣人》?这大叔美国大片看多了吧!“我心想。

  “靠,话说拿我衣服那小丫头呢,下场之后怎么没看见她,她一定想报复我!“我突然记起我把衣服这茬给忘了。

  都怪我平时球服穿惯了,如今装备不全也浑然不知,这样我一会儿如何去找老师报到呢?如果是夏天还说得过去,不过现在冬天刚过,老师会不会觉得我是脑残?突然感觉初春的天气还是非常冷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大叔,我真的不是偷车贼,你不让我出去,那可不可以借你手机一用,我有急事。““哦,是这样啊,当然可以。“他从腰上掏出一个诺基亚老人机,“不过你得省着点打,叔叔话费不多。““放心吧,大叔,就几句。““喂,妈,我是小霆,我中午不回家吃饭了,我拿别人手机打的,就这样,拜拜妈!“我打完塞到大叔手里,“谢谢大叔,我有事先走了,真的非常感谢!“说完我向教学楼跑去。

  这时,我听到大叔喊道:“哎,小伙子,我没告诉你那家伙是个偷车贼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大叔,完了跟你解释,我真的不是偷车贼。“我向大叔招了招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