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教学楼到底在哪里啊!“走了好久,绕过图书馆,我看到篮球场上有很多人,好像挺热闹的,我远远地便看见一个漂亮的进球。

  “哇塞,有比赛哎,想不到德城一中也是一个篮球的国度!“看到球赛,我便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我还没走到跟前,球便像想我了一样,直扑我而来,被我一个压腕,轻而易举揽入手里。

  然后,人群缓缓地向我移动。

  “不会吧,我就摸了一下球,他们不会‘群起而攻之'吧。“我心想,不知不觉地向后退了几步。

  慢慢地,人群中突然开出一条道,一个球员,背着另一个球员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们的眼神中充满着愤怒,观众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身上。那个被背着的球员仍处于昏迷状态,他的膝盖还在留血。

  “原来不是针对我,吓我一跳。“我喃喃道。

  这时我才记起,妈妈以前在乡下卫生所工作的时候教我的那些基本的急救方法,这次不是派上用场了吗。并且她经常告诫我,做人要乐善好施,做好人更要经常帮助别人。今天他们碰上我,算是是他们很幸运了。

  我扔下篮球,快步走过去,“同学,快放下他,他的伤需要止血!“我发现这个球员虽然伤得很重,但身体素质不差,如此好的身体素质,被伤成这样,对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队。

  那位同学小心翼翼地放下伤员,可以看得出,他心中的愤怒已经转化成烈火,随时都可能喷发出来。

  “谁有布质的手绢,快!“我问边上的女生。

  Uo看N正《.版√@章lf节{"上1…酷&匠(网rD

  “给,我这儿有纸巾。“一位女同学将一包纸巾的到我手上。

  “纸巾不行,纸巾会粘在伤口上,干净的布最好,伤员失血过多导致昏迷,不能再耽搁了。“我发现这个伤员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了。

  “可是现在大家都不用手绢啊,那不是古人才用的东西吗?“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我妈妈就用啊。“救人要紧,懒得跟她多费口舌。

  “哎,古人,她说的‘古人'一词,倒是提醒了我,电视剧里那些大将军受伤,一般都会撕下战袍来包扎,我何不效仿古人呢。“我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衬衫上。

  “不行,这件衬衫和这套小西装都是爸爸寄来的,我一直舍不得穿,怎么能轻易撕掉呢!““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不要耽误伤员。“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边上的同学催了起来。

  算了,救人要紧,我还是忍痛割爱吧。

  “医院离这里很远,他的血一直在流,现在送医院,对他有害无利,还是先让我为他包扎吧。“我恋恋不舍地把手移到衬衫上,但是衬衫的质量太好,我没有撕下来。

  大家都用着急的眼光看着我。

  “有了!“我拿下挂在腰上的钥匙链,找了一把比较尖的钥匙,在衬衫上用力戳了一下,这时,衣服出现了一个洞,我顺着这个洞,撕下了一大块衣襟,接着,便替他进行了包扎。

  “要赶快送他去医院,这样子,只是暂时地帮他止血罢了,他伤得很重,需要及时治疗。“经过我的妙手,他的伤口终于被包扎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