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我睁开眼睛,我的视野中出现了四个头,八只眼睛,吓了我一跳。

  接着我被告知,他们分别是我的爸爸,妈妈,妹妹和我的铁哥们,轩辕朋。

  我无语,还轩辕剑呢,你以为你演仙侠剧呢?

  “我们很铁吗?“我在怀疑与这位“铁“哥们儿的关系。

  “是的,请不要怀疑我们的兄弟之情!“轩辕朋义正词严地说道。

  我觉得他的表情很好笑,我便偷偷地笑了一下,不料却被他发现了。“这很好笑吗?“这位“我的兄弟“又义正言辞地说。“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吗?““对对对,很严肃,很严肃……“我忍着笑容说道。我虽然不明白严肃在哪里,但我还是点头应承,很显然,他是一位麻烦的主。

  接着,他从柜子里翻出一本相册,装进他的背包里,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东西,但我的灵感告诉我,这个,并不属于他。虽然初次见面,但是,这本相册给我的感觉是,它就是我的灵魂,我离不开它。

  它不是你的!“我有点激动地说道。

  “啊?“他显得很惊讶,并迅速将相册从背包里掏了出来,“你记得它是谁的了?不对啊,不可能啊,以你的情况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记起事情,不是晚上八点才是你的记忆高峰吗?““你给我,婆婆妈妈地啰嗦什么呢你!“我不胜其烦地从他手中拿过相册。

  “哎,你你你……“他显得很无奈的样子,“你嚣张,我拿你没办法,谁叫你是我兄弟呢……““你有完没完?“我指着相册里一个熟悉的面孔问他:“这是谁?“。

  “拜托大哥,你杀了我吧,是你有完没完好不好!“看他的样子快要抓狂了,“你干嘛老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你卡壳了吗?也对,你本来就卡壳了。“不过,他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这样吧,我已另外一种方式告诉你她是谁,保证你一辈子都忘不掉!“他拍了拍手掌,我感觉里边有什么阴谋似的。

  “别废话,她到底是谁!“我被他搞得有点按捺不住。

  “她呀?她是你今天要见的人!“他越说越来劲,故意跟我卖起了关子。

  最,新.(章ed节%●上酷…匠b0网

  “我要见的人?我为什么要见她?我不去!““你为什么不去?““我头好痛,有个影子最近老在我的脑海里飞来飞去,弄得我好烦,我哪儿也不想去!“说完我躺在床上,把那本相册扔到了枕边。

  “有个影子?有希望了,快想想那个影子是谁,是不是我?是不是我?“他抓住我的肩膀,显得异常激动。

  “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头好痛,你没听见吗!““好好好,不想了,不想了,但你必须跟我去见那个人。“他又露出哄我的表情,“这样吧,只要你跟我去见她,我们兄弟俩改天好好打一场篮球,怎么样?“他跑到我面前,眨巴着眼睛看着我。

  “你无聊不无聊,打篮球?没兴趣。“突然,他变得很庄重,眼神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沮丧和失望,“你什么都可以忘掉,唯独不可以忘掉梦想,篮球是你的梦,也是我的梦,怎能说忘记就忘记。也罢,给你看一样东西,如果看了以后你仍然没有任何感触,就算我们这一切都白做了。““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去了你就知道了,不用怕,这是最后一次,过了这次,我再也不来麻烦你了。“看得出,他这次是认真的。

  他带我去了离我家不远的一处空旷的地方,虽然四周什么都没有,但有一处精心修缮的球场,这球场,似乎修建了有些年月了。奇怪的是,球场的边缘停着两辆造型奇特的摩托车。

  这一切就像有人预备好了一样。

  我走到摩托车跟前,发现车轮旁边放着一个篮球,这颗篮球的年纪好像也有些老了,表面被磨得甚为光滑。我拿球来观察,突然发现上面还有一行手写上去的字:“无兄弟,不篮球!““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球都磨得这么光了,字还能在上面存在。这是因为以前我们每打完一场球,都会用笔把这句话描一下,久而久之,墨汁渗入球里面,成为球的一部分。“他摸着那句话,眼里的泪水在闪闪发光。

  “你一定觉得这样做很幼稚对不对?是啊,你当初这么做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幼稚。可是后来,我认同了你的话,为兄弟做任何事,都不幼稚,不论在别人看来多么无趣。“他说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兄弟……“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知道这颗球为什么这么破了而不换新的吗?“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不让扔,你说这颗球代表着我们的兄弟情谊,我们私下打球的时候,永远用这颗。你还说这颗球就像我们的兄弟情一样,永远不会破。“他转过身来注视着我的眼睛说道。

  “还有这球场,你很小的时候迷上了篮球,立志要做第二个乔丹,硬拽着你爸爸,让他建在他公司的旁边,属于你一个人的营地。但没过多久,你爸妈离婚,你爸消失了,公司也不在了。这里就只剩下这球场。后来你在这里认识了我,你说你什么也没了,只剩下兄弟和篮球。我们两个,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球,然后痛痛快快地骑着摩托车回家。

  你说,一球,一车,一兄弟,男儿如此,此生足矣。

  那时候,何等逍遥,何等快活。“他说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说我爸妈已经离婚,为什么他们还在一起?“我问他。

  “这是他们为了治好你的病,想的权宜之计而已,他们企图假装在一起,给你一个温暖的家,所以特意搬到了这里。说实话,我也是他们叫来给你治病的。可我觉得他们越是这样,你的病越不容易好,应该真实地模拟你以前的生活。所以我姑且告诉了你实情。“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好了,我们不说痛苦的事情了。你还记得这两辆摩托车吗?“说着他拿起其中一辆车上的一只头盔,这只头盔上印了蓝色的火焰图案,我注意到,另一辆摩托车上也有一只头盔,上面也印了火焰图案,不过是红色的。另外,那辆放红色头盔的摩托车后面的座,明显是人为改装过的。

  “你还记不记得哪辆是你的?“他问我。

  “这个……““没关系,不记得不要紧,我告诉你,这辆红色的是你的。这是我第一次输了球买给你的。你号称蓝球场上的‘风中之神',做事总是那么风风火火。所以我特意在你的头盔和车身上印上了蓝色的火焰,表示你的球技炉火纯青的意思。“他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相视一笑。

  “后来你说你要和我做兄弟,也要买一辆同样的摩托车给我,我说我不喜欢和别人骑一样的车。其实,我是不想抢你‘风神'的‘颜色'而已,因为我真的很在乎你这个兄弟,没想到你买了一辆蓝色的摩托车,上面印了红色的火焰。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告诉我,我的球技也不错,但终究我的火还是烧得没你的旺啊,你都'纯青'了,你说我还能烧得起来吗?“说到这里,我们两个都会心地笑了。

  我注视着那辆红色的摩托车,手不知不觉摸到了后面的座上,“为什么这个座这么奇怪?““这是你可以为她改装的。“他笑着说。“为了这个座,你还和那个改装车的师傅大吵了一架呢。““她?她是谁?“我问道。

  “她是你喜欢的人,也是,也是……“他欲言又止。

  “也是什么?“看得出,他很在乎那个她。

  “也是……也是我们今天要见的人。“看着他尴尬的表情,我突然不经思索,冒出一句:“走,轩辕,我们去打球。““你叫我什么?“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叫你‘轩辕'啊,怎么了?““轩辕?你,你记得我了?“轩辕的眼睛里又闪着泪花。“这是你对我的专称,你记起我了,你一定给记起我了,没想到你第一个记起的人是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记得口号吗?“这是一个我和他创造的神话,这个神话中,他不是神,但他却是那个创造神的人。是他用默契的配合,创造了篮球场上的风中之神。但当欢呼和呐喊声全部送给我的时候,只有我知道,真正的风神不是我,而是我的好兄弟,轩辕。

  “无兄弟,不篮球!“我们异口同声地喊出我们的口号。

  我注视他的眼睛,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千万种情绪。但是我对这个球场上乃至生活中的生死之交充满了敬意,就像以前一样,未曾改变。

  也许轩辕发现了我的异样,他哭了,他很少哭过,只要他哭,便为兄弟。

  “那么多困难我们都挺过来了,难道这次你就爬不起来了吗?我们因篮球而识,希望我们像我们手中的篮球一样,愈挫愈勇。我不会倒下,你也不可以!“像以往一样,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没有你,风神完不成暴扣,同样,没有你,风神也不会重新站起来!““对,有轩辕在,风神,会站起来的!“他仰起头,拼命使自己的眼泪不要流下来,当他再次看着我的时候,他的眼泪已经完全不见了。

  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好兄弟,我们要见谁,我跟你去,我不会逃避了,我要做回风神!““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的被打败!“轩辕激动地说。

  “那我们walk还是打的?“我问轩辕。

  “当然是骑摩托车了,这么好的车,我们为什么不用呢?“说着我们便骑上摩托飞奔上路,头盔上的烈焰,似乎在空中飞舞。我拼命地加着油门,迫切想见到这个我一直想记住的女孩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感觉得到,轩辕也很想见到她,他头盔上的烈焰瞬间变成了一条红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