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暖阳初升,子邪已经走上了征程。

  又变成了自己一个人,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次他的心中有了牵挂。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战老,我将她一人留在天水城,真的对吗”,当柳梦兮消失在他的感知范围内的时候,不由得长声一叹。

  “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好,她自己发展肯定要比留在你身边要好,你不要忘了,你身为罪恶之体,而且得到御战神帝的传承,如此重担你要担起来,以后你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如果她留在你身边,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悔恨终生”,战老幽幽说道。

  子邪抬头看了看天,沉默许久,等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定,心中说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今后的路还很长,容不得我儿女情长”。

  战老没有再说什么,心中有些许的赞赏。

  子邪突破到武师境界,丹田内的斗气全部液化,御战锻体篇突破一星铁身,感知范围突破十里,可以说他这个武师,就算是对上一般的武灵修士,也不会落在下风。

  可以想象,一个肉身极度强横的武师,丹田内的斗气容量是一般武师的数倍,而拥有感知能力又可以预防他人偷袭,如何不厉害!

  自天水城出来,行至半晌,子邪虽然是步行,但是走的也极快,已经是距离天水城五百里之外。

  子邪的感知能力时刻展开,顺着一条大道走,一座城池出现在了子邪的感知范围内。

  玄月城。

  同样是属于斗阳仙阁下的一座城池,和天水城的性质基本相同,但是不同的是玄月城有一座传送大阵,直通斗阳山脚,子邪正是要借助大阵传送过去,天水城距离斗阳山足足有二百万里,就算子邪全力赶路,仅靠步行,也要数个月才能到达。

  斗阳仙阁势力极大,掌管着东洲几亿里的土地,每座城池都相距甚远,所以城中基本上都有传送大阵,用来运输,但是想要搭乘传送大阵的话,需要支付一笔的费用,对于平民实为天数。

  子邪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玄月城的城门口处。

  相对而言,子邪感觉玄月城比起天水城的治理要好上许多,城门两边站着侍卫,子邪探查下发现,侍卫都有武者巅峰的实力,不由得咋舌,玄月城的实力比起天水城要强不少!

  子邪身穿一身白袍,同其他人一样,排队进城。

  刚刚走进城门,却是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女声。

  “子邪公子,想不到这么巧”,声音滑腻,极度文荣。

  子邪转身去看,是一名身穿黑色宫装的女子,头发盘起,颠覆众生的绝美容颜露出微微笑容看着子邪。

  花韵!

  子邪心中一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花韵。

  “原来是花韵姑娘,一向可好?”

  子邪很是正经,却惹得花韵噗嗤笑了出来,略微调笑的说道:“我们也算旧识了吧,怎么还这么拘谨”。

  子邪微笑,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邪魅的说道:“面对绝世美女,我心中紧张,也就变得拘谨了”

  花韵看着子邪英俊到不可一世的脸颊,听着子邪那特有的磁性嗓音,有些痴了,微微一愣才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且随我来”。

  子邪点点头,两人同步而行,花韵的身后跟着几名跟班。

  走了不久,抬头一看,同样是一处高大的建筑,上刻有‘玄月商会’四个大字。

  子邪心中疑惑,看了看花韵,只见花韵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子邪走了进去。

  几名丫鬟模样的人看到花韵进来,连忙行礼。

  花韵摆摆手,吩咐道:“帮我把静心小阁准备出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放进”。

  “小子,你感觉花韵这丫头怎么样”,子邪心中正有思虑,不料却听到战老的声音。

  子邪想了想,说道:“身份神秘,头脑清晰,只怕来历不小,怎么?”

  花韵吩咐完之后,对着子邪笑了笑说道:“子邪,随我来吧”。

  子邪点了点头,两人向着静心小阁走去,后面几名丫鬟看着两人走远,又开始议论纷纷…

  静心小阁,子邪刚刚走进来,却是被眼前的场景给惊了一下,本以为所谓的小阁也就是一处比较好的屋子,而眼前却是竹林小溪,木屋石桌,修身养性。

  两人坐在石桌上,桌上有早就已经泡好的茶水,花韵给子邪倒了一杯说道:“这是醒神茶,喝了之后可以帮助排除体内杂质”。

  子邪端起来茶杯,茶香四溢,只感觉头脑清晰不少,原本有些疲惫的感觉也消失不见:“好茶”。

  “子邪这次来玄月城是有什么事吗?不妨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助你”,花韵看子邪放下茶杯,问道。

  子邪抬头看了看花韵,如实说道:“得知玄月城有一处传送阵直通斗阳山脚,承蒙云灵师兄青睐,带我进斗阳仙阁,如今是为赶路而来”。

  花韵略微心惊,随即又恢复平常,喝了一口醒神茶,说道:“云凌是斗阳仙阁真传弟子,实力极强,他可不是轻易就会看中谁的,向来子邪公子必要过人之处”。

  “花韵,可否能帮我一个忙?”,子邪站起身来。

  花韵点了点头,微笑说道:“你且说来”。

  子邪站起身来,从自己的纳戒中,拿出了约有百枚纳戒,将石从羽的纳戒留下来,摆在桌上,说道:“将我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换成上品玉石,可以吗?”

  花韵看着子邪,微微一愣,好奇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纳戒?”

  子邪笑了笑,却是有些苦涩:“这些纳戒都是天水城石柳两家弟子身上的,死在荒月魔林,被我得来”。

  花韵微微笑了笑,并没有丝毫的鄙夷,反而有些赞赏的看子邪,点了点头说道:“你真会发财,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只怕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子邪哈哈的笑道:“没办法,单身男人要持家,放在那里也只是丢失价值,不如发笔死人财,为我所用”。

  花韵叫进来一个侍女,将桌上的纳戒全部拿走估价去了。

  “花韵,我看你绝非凡人,梦兮曾和我说过,石家势力强大却不敢惹天水商会,如今这玄月商会比起天水商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所有的人都对你毕恭毕敬,你到底是什么人?”,子邪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花韵微微一愣,瞬间笑颜如花,道:“天水商会和这玄月商会都是我聚宝商会的下属商会,我的身份嘛,聚宝商会会长之女”。

  子邪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真没想到花韵来头居然这么大”。

  聚宝商会,这可是在整个天玄大陆每一处地方都有其势力,极为强大,花韵竟是聚宝商会会长的千金。

  “梦兮怎么没和你一起?”,花韵疑惑的问道。

  子邪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天水城遭逢变故,石柳两家火拼,双双俱灭,梦兮父亲身死,而石岳则被我斩杀,我本想带着梦兮一同前往斗阳仙阁,不料她执意不肯,她要守护天水城的百姓”。

  花韵微微邹眉,愣了愣才说道:“想不到我离开天水城刚几天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梦兮心善,我自愧不如,你放心,我会多多照顾她的”。

  子邪称谢,这时候,侍女走了进来。

  侍女对着花韵施礼,随后说道“一共纳戒一百零七枚,总价值是二十万块上品玉石,考虑到公子携带玉石不方便,特意换成二十张玉石卡,每张可抵一万块,请公子查点”。

  子邪点了点头,将玉石卡放进了自己的纳戒中,对着侍女说了一声:“有劳了”。

  侍女行礼退下。

  花韵笑嘻嘻的调笑道:“你发财了”。

  子邪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说道:“既如此,我就不多叨扰,后会有期吧”。

  花韵站起来,从自己身上拿出来一道令牌,说道:“子邪,这是我聚宝商会的聚宝金令,你收好,以后只要是我聚宝商会的地方,可以享受七折优惠,另外还有就是拥有聚宝金令的人,都知道是我花韵的朋友”。

  子邪接过来,点头称谢,说道:“保重”。

  随即,离开了静心小阁,出玄月商会,向着传送大阵的方向走去。

  花韵站在一处楼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子邪,露出一抹微笑,自语道:“我倒要看看你的成就到底会有多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罪恶的是人心说:

  看着追书一点点的增加,心中很是感动,感谢各位老爷能够屈尊看我的书,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