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邪与柳梦兮骑马来到柳家大门。

  一路上满是血迹,平民百姓尸体遍布,两人心中明白,这天水城中一定是出事了,但是有石柳两家势力镇守,又能出什么事呢。

  思虑之间,却听到了石家家主石岳的声音,心中一紧,子邪心中已经猜想到了几分。

  就在此时,自大门内却听见了柳言的声音:“梦兮快走,赶快出城,石家贼子用计灭我柳家,你们快走,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已经晚了”,这时候石岳一行人走了出来,一队人将子邪两人包围了起来。

  柳言也被他们带了出来,双眼已经被抠了出来,四肢被废,只能趴在地上,满身血污,柳梦兮看到这一幕,就要冲过去,却被子邪死死地抓住。

  “真没想到你们如此命大,石从羽居然没能杀了你们,不过游戏也该结束了,在这里你们插翅难飞!”,石岳阴寒一笑,对着手下的人说道:“先送柳家主上路,再对付他们”。

  子邪心中很是焦急,心中在怒吼:“战老,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下柳家主”。

  “办法确实有,不过以他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救下来,他也撑不下多久”,战老的声音出现。

  “无论如何,先救人,有什么办法,快说”,子邪内心很是焦急。

  柳梦兮还没有在柳青的离去中走出来,如果父亲在离开的话,子邪真的怕她会禁受不住。

  “很简单,石岳仅仅是武王实力,我刚刚突破到武王,只要你能够让我接触到他,我就可以瞬间控制住他的意识”,战老说道。

  石家的两名弟子,刚刚拔出剑,要对子邪下手的时候,却听见了子邪的声音、“且慢”,子邪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石岳说道:“石家主,可知道柳家藏有一件上品天器,是否找到了?”

  石岳抬了一下手,示意手下人先不要动手,眼中冒出一缕贪婪的光芒:“此话当真?”

  身后的柳梦兮不知道子邪心中所想,况且她身居柳家二十年,从不知道自己家族藏有上品天器,便知道了这是子邪的计谋。

  上品天器,就连极为富有的石家也是没有的,拥有一件上品天器的话,足可以让一个小家族翻身而起,成为一处中流势力不成问题。

  虽然石岳贪婪了一些,但是家主也不是白当的,眼中略微带过了一抹睿智,对着子邪说道:“哼,还在这里巧言令色,区区一个柳家哪里来的什么上品天器,你无非是想拖延时间,想办法离开”。

  “既然石家主这样想,那子邪无话可说,自知今日必死无疑,只是可惜了那件上品天器不知要过多少岁月才能重见天日”,子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仰起头,闭上眼,说道:“石家主既然不信,请动手吧”。

  石岳看着子邪坚定的姿势,心中却是有些动摇,心中想道:“如今柳言带伤以成废人,柳梦兮区区武师巅峰不足为虑,子邪年纪尚轻,刚刚突破武师,量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且让我再试他一试!”

  “你刚刚来到柳家不过三日,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小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样,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石岳眼神微冷的警告道。

  看正版章@;节e上uq酷匠/)网_

  “不敢,子邪刚刚到柳家三日不假,但我已经在柳家周围徘徊半年,只为打听那上品天器的秘密,前几日刚刚确定下来,准备动手,救下柳梦兮,不料却得罪了石凌山公子,后来为取得柳家信任不得不与石家作对,还请石家主原谅”,子邪对着石岳拱手说道。

  “子邪,你居然……”,柳梦兮大惊失色,不可思议的看着子邪。

  子邪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对着石岳说道:“子邪知道上品天器现在何处,也可以献给石家主,不过在下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石岳看着子邪的眼,极为清澈看不出半分虚假,说道:“什么条件,你且说来”。

  子邪有些腼腆的笑了,说道:“柳梦兮虽然人傻了点,但是相貌身材均数一流,我的条件就是希望石家主可以把柳梦兮赏赐给我,如果家主答应的话,子邪可以立刻献上上品天器”。

  “哈哈哈”,子邪却是听到了柳梦兮失落的惨笑声:“我原本以为这辈子找到了对的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子邪并没有回头看柳梦兮,现在正是危急时刻,一旦他暴露一点,就真的一点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石家主,以为如何?这个条件可否答应”

  石岳点了点头,说道:“倘若真有上品天器,区区一个柳梦兮又有何妨,你且将法宝拿来我看”。

  石岳心中很是精明,只要子邪拿出上品天器的一刻,一击毙命,一箭双雕,既能得到上品天器壮大石家实力,又能得到柳梦兮,一举两得。

  “子邪肯定家主随我一同去拿,上品天器之上,有柳言下的禁制,如今时间紧急,无法破开禁制,只有请家主随我一同前往,家主实力浑厚,一定可以办到!”,子邪略带为难的说道。

  石岳听见子邪说的话,心中很是欢喜,说道:“好,只要能得到上品天器,怎样都行”。

  子邪与石岳的心理较量结束,石岳真正相信了子邪。

  如果子邪最后不说有柳言禁制的话,石岳就会当场出手斩杀子邪,上品天器对于像柳家这样的小势力来说,太珍贵了,不可能不设禁制守护!

  石岳既然相信,对着众人下令道:“你们将柳家二人看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可妄动,我与子邪公子进去拿点东西”。

  子邪连忙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石岳大笑一声,双臂背在身后,走进了柳家。

  子邪在前面引路,心中却在和战老交流:“战老,我将他引进来,你可有把握一击拿下他”。

  “嘿嘿,放心,一会你就知道了”,战老故作神秘的说道。

  七拐八拐,子邪将石岳带到一处偏殿,转身拱手说道:“石家主,上品天器就在此处,这是这房门有禁制守护,在下无能为力,还请家主施展神威,打开房门!”

  “这有何难!”,石岳走到门口,丹田叫力,对着房门轰出一拳。

  石岳心情极度激动,再加上子邪说的话,很是奉承自己,他心中高兴,竟然放松了警惕。

  子邪站在其身后,双手暗中掐印,嘴角依旧是邪邪的笑容,只淡淡的说了句:“战老,看你的了”。

  速度奇快,子邪剑指一点,直接点到了石岳的后脖颈处,心中却有些发毛,手中已经有冷汗冒出。

  却说石岳,听到子邪的的声音,心中大惊,刚刚要有所动作,却早已经晚了!

  石岳缓缓地转过身,瞳孔由黑变红,又由红变黑,一直反复了三次,最终停留在了黑色状态。

  子邪戒备的盯着,石岳却是缓缓张口了:“嘿嘿,小子,不认识我了?”

  子邪终于放下心来,石岳说话的语气与战老一样,知道战老已经成功,笑了笑,说道:“真的成功了,他们有救了!”

  ‘石岳’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已经拿到了法宝,我们该出去了”。

  子邪邪笑了一声,两人向着门口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罪恶的是人心说:

  更新晚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