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子邪无端吐血,吓坏了柳梦兮,她还没有从柳青的死的事实中走出来,如今又看到子邪吐血,再也忍受不住眼睛的酸意,抱紧子邪落泪问道:“子邪,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

  正是此时,石从羽带着石凌山自天而落,随后,石家幸存的二十多名武师将他们围了起来,插翅难逃!

  柳梦兮神色伤感,眼帘低垂,只是将子邪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对于现在的危险处境丝毫不在意,她只知道,她已经不能失去子邪了。

  子邪刚刚只感觉身后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直接对着他的身体拍来,无法闪躲,这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特有的压迫。

  石从羽心中暗暗吃惊,他实力在武王巅峰,境界威压全力压迫,他心想子邪应该会被震的粉碎的,根本就想不到子邪只是吐了一口血,如何让他相信。

  子邪轻轻地拍了拍柳梦兮的背,安慰说道:“我不要紧,现在情况危急,你见机行事”。

  说完,子邪猛然转头看向石从羽,一对星目微眯,柳青的死让他心头很是愤怒,御战神诀在体内疯狂的运转开来,身上被一层血色红雾包裹,就连头发也变成了红色,笔直坚硬,根根如剑。

  他心中的愤怒越来越大,杀念骤然爆发,手握青云剑,刚刚要冲出去的时候,脑海中却传来了战老的一声厉喝:“子邪,给我醒来!”

  酷,L匠y^网#首发-

  却说子邪,听到战老的喊声,瞬间惊醒,刚刚他差点被自身的愤怒支配,走火入魔。

  “石从羽,你这样做,不怕云凌师兄追问下来,要你的命”,子邪冷冷的喊道,他知道,越是危急关头,心中越要冷静,方能有一线生机。

  刚刚就是因为失去理智,差点走火入魔,如果刚刚他真的冲了出去,只怕早已横死在石从羽的剑下。

  “哼,这里是荒月魔林,你们死了之后,是魔兽杀的你们,我石家也损失惨重,云凌师兄就算再愤怒,也不会追查到我石家的身上”,石从羽嘴角带着不屑的冷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石从羽,如果今日我子邪有幸活下来,今后一定要你后悔当人”,子邪愤恨一声说道。

  “傻小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的,你不是喜欢柳梦兮吗,我让你亲眼看着她被我干,被石家上上下下所有男子玩”,石凌山走了出来,对着子邪很是嚣张的骂道:“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让你充分的享受痛苦”。

  石凌山径直向着柳梦兮走去,一张极为丑陋的面孔,舔了舔猩红的舌头,眼中满是淫虐的目光:“柳梦兮,我会兑现我的承诺,让你爱上我的”。

  说着伸手去摸柳梦兮的脸,柳梦兮心如死灰,知道今日再无生还可能,脸色苍白急忙后退。

  这个样子确实更让石凌山疯狂,他最喜欢这种女人,但是却从来没有碰过向柳梦兮这样漂亮的女子。

  “石凌山,你得死”,只听见子邪的冷冷一声。

  石凌山知道子邪要对自己动手,慌忙寻找他的身影,正是同时。石凌山只感觉眼前一道红芒闪过,速度快的让人无法反应,子邪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碧血剑,碧血染青天”,随着子邪的一声怒喝,丹田内的斗气全部灌注进了青云剑中,化为一道剑光,直接将石凌山的人头砍落。

  再看现在的子邪,全身没有一丝力气,手中的青云剑掉到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当时的他看到石凌山要对柳梦兮动手动脚,本能的冲杀上去。

  再看一边的石从羽,却是拍了拍手,阴险的笑了:“我倒要谢谢你了,不用我亲自动手解决那个废物,这么漂亮的美人当然是我石从羽的,美人,你说呢?”

  子邪的心头有些无力,他怪自己,怪自己太弱小了,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弯下腰,试图将青云剑捡起来。

  石从羽自然知道子邪的想法,自己意念集中,武王威压再次压迫向了子邪:“给我跪下!”

  子邪被这全身遭到压迫,好像只有跪在地上才能舒服一些,他牙关紧咬,双拳由于握得太紧手部皮肤崩开,流下鲜血,全身的骨头都被在嘎巴嘎巴的裂开,如果他不跪下,他会这样一直到死。

  “我子邪一生不跪天不跪地,怎会向你一个废物下拜”,子邪咬着牙。极度愤怒的说道。

  就在此时,子邪感觉丹田内的气旋完全液化,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入子邪的丹田之内,他在这压力中,居然突破到武师境界。

  “不错,确实是天才,让天才能死在我的手上这种感觉真好,你放心,柳梦兮我会替你好好疼惜的”,石凌山再度发力,龙霄剑向着子邪刺来,这一击,子邪必死!

  “子邪…”,柳梦兮撕心裂肺的哭喊。

  “石从羽,你好大胆子,我云凌看上的人你也敢动”,云凌的声音就好像是从九天之上传下来的。

  千钧一发之际,石从羽的龙霄剑竟然停滞在子邪的眉心前一寸处,再看石从羽,好像是被一座大山撞了一下一般,一口血喷出来,向后倒飞而去。

  云凌手持长枪,坐下火龙驹,自天而落,落在子邪的身边,连忙下马,走过来对着子邪说道:“子邪,你切好好调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子邪全身都被冷汗浸湿,如果刚刚不是云凌及时赶到,他真的要死了,柳梦兮也凶多吉少。

  “多谢云凌师兄搭救”,子邪喘气说道,柳梦兮也连忙跑了过来,照顾子邪。

  石从羽被云凌一击直接轰飞了二百丈,摔在地上,口吐鲜血,顾不上其他的,连忙向着远处跑去,他后悔没有早动手除掉子邪,如今引来了云凌,嫉恶如仇,会杀了自己。

  柳梦兮看到石从羽要跑,直接跪倒在在云凌身前,说道:“云凌公子,不能放他走,我族叔的死,还有柳家七十七名弟子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恳请公子为我柳家做主”。

  云凌将梦兮扶起,对她说道:“你在此照顾子邪,我亲自去擒他,还柳家一个公道!”

  云凌跃上火龙驹,火龙驹的速度极快,向着石从羽逃走的方向飞驰而去。

  再看子邪这里。

  “子邪你怎么样了,伤要不要紧”,子邪摇了摇头,说道:“无碍,调息一番就好,梦兮为我护法”。

  被武王强者打伤,纵然子邪身为罪恶之体也依然受伤不轻,子邪也只是为了宽慰柳梦兮才假装无碍的。

  他全身骨头被震成粉碎,这也多亏了子邪拥有九星木身,再加上罪恶之体本就肉身坚固,这才得以脱险,如果换成一名寻常武者,被武王威压一震,只怕会直接血肉横飞,身体炸裂!

  子邪修炼御战锻体篇,其实道理都差不多,修炼御战锻体也是将自己的身体破而后立,只不过这次的骨头破碎不是他自愿的,是石从羽境界实力震碎的。

  柳梦兮守在子邪一边,看到子邪身体被雪血雾包裹,身体骨骼发出响声,她难以想象子邪正在受什么样的痛苦。

  只见子邪额间出了一些细汗,面容很是坚毅,好像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柳梦兮看着子邪的样子,忍不住的落下泪,只能轻声的呼喊子邪的名字。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子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身肌肉皮肤骨骼好像是铁铸成的一般。

  他肉身突破了,从九星木身突破到一星铁身!

  柳梦兮看到洗衣服的身体皮肤变成了金属铁色,随即又恢复本来颜色,心中疑虑,却看到子邪睁开了眼睛。

  “子邪,你感觉怎么样了?”,柳梦兮连忙问道。

  子邪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温柔的笑道:“让梦兮担心了,我的伤已经没事了,而且实力增强了不少,因祸得福”。

  子邪拿起青云剑,伸出左臂,用力劈了下去,这一举动却吓坏柳梦兮。

  “子邪,你疯……”

  柳梦兮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了一声金属碰撞的翠响,睁眼一看,子邪的左臂依然在,只是被剑劈出一道白痕。

  “你吓死我了”,柳梦兮扑倒子邪的怀里,用力拍打他的胸膛,却是拍的自己手生疼…

  “你的身体好硬…”,柳梦兮被子邪抱的紧紧的,无奈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子邪听到柳梦兮的话,爽朗的笑了,他没想到突破到铁身后,青云剑用力劈只能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道白痕,可见这御战神决有多么变态了。

  如果两个人打架,相同境界下,丹田斗气也都相同时,比拼的就是肉身强度!

  “跪下”,云凌直接将石从羽从天空扔了下来,在地上砸了一个人形深坑。

  “石从羽,你还我青叔命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