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子邪与柳青分离,子邪柳梦兮带一队,自东南方向搜索直到荒月魔林,而柳青则是从西南方向搜索。

  柳青实力位列武王中品,对付一些低级魔兽自然绰绰有余,一路上遇到魔兽一击必杀,干净利落,行走的非常快,而子邪则是依靠自身感知能力,一路之上,哪里有魔兽一目了然,进度也不比柳青慢多少。

  柳青自打与子邪分开,一路披荆斩棘,斩尽妖兽,到下午的时候已经到了荒月魔林边缘。

  众人皆知,村庄中的魔兽只是小股,唯有到了荒月魔林中,才是真正的除魔开始。

  “子邪梦兮实力尚弱,只恐行进速度不会太快,我等先在这里等候,荒月魔林中危机重重,不能让他们单独行动”,柳青对着众人说道。

  而子邪这边,也是很快的将附近的村庄搜索完毕之后,赶到了荒月魔林,正巧看到了柳青一干人。

  “青叔果然厉害,让您久等了”,子邪在马上拱手说道。

  柳青摆了摆手,笑道:“你小子也很不错啊,我遇到魔兽一击必杀,故而敢在了你们前面,未曾想你们居然如此快,也赶了过来”。

  “一路上,共遇到了十三个村落,其中六个被魔兽屠杀,七个村尚有村民,魔兽已经除去”,子邪说道:“不知青叔那边如何。”

  “唉,情况差不多,七个村子被灭,惨不忍睹”,柳青叹息了一声,说道。

  “前面就是荒月魔林了,里面魔兽众多,层出不穷,实力最高的有武灵的魔僵,你们若遇到万万不可力敌,还有就是魔林中,毒物毒草居多,你们务必小心谨慎,不可大意!”,柳青告诫道。

  “子邪明白”

  “梦兮明白”

  柳青点了点头,众人向着荒月魔林深处走去。

  话分两头,单说石家众人。

  石凌山很是懊恼,对着石从羽说道:“从羽哥,这事不好办了,云凌公子怎么会看上那傻小子,如今我们只怕计划不好进行了,如果让他知道我们杀了他,只怕云凌公子会发怒的”。

  石从羽摇了摇头,奸诈的笑了笑,说道:“云凌师兄虽然喜欢他,但这里是荒月魔林,就算我们杀了他,到时候云凌师兄追问下来,我们只将责任推到魔兽身上也就是了,云凌师兄就是在生气,也不能把我们兄弟怎样吧”。

  “哈哈”,石凌山对着石从羽伸出大拇指说道:“还是从羽哥心思紧密,小弟自愧不如,佩服佩服!”

  石从羽摇了摇头,示以谦虚,就在此时,一名石家弟子,跑了过来。

  “回禀二位公子,柳家的人已经进入荒月魔林”

  石凌山有些激动的问道:“都有谁,有没有子邪和柳梦兮?”

  “回公子,有!”

  石凌山示意那人退下,对着石从羽很是恭敬的说道:“从羽哥,他们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石从羽拍了拍石凌山的肩膀,说道:“先不急,现在刚刚处于荒月魔林的边缘,那柳青实力也有武王中品,我为武王巅峰,虽能胜他,但是也要付出极重的代价,倒不如借他们的手多斩杀一些魔兽,也为我们自己减轻负担”。

  石凌山有些不甘心,但还是点了点头,无他,石从羽的实力比起自己,厉害太多,根本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自己只能小心翼翼的巴结着他。

  另一面,子邪一干人众,骑马走进荒月魔林中,柳青便将自己的武王威压前面释放开来,这样子一些实力较弱的魔兽会被吓到,退缩,省去很多麻烦。

  但还是有一些魔兽,类似于白蚁、独角兽、魔狮等低级魔兽,全部被柳青一击斩杀。

  子邪在一边看着,心中感慨万千,一个武王就如此厉害。

  这想法却是被战老听到了,有些鄙视的说道:“你小子好好修炼,等你到达武王境界的时候,十个他也打不过你”。

  子邪听到战老的话语,便问道:“战老,今天你看到九龙鼎为何那么激动,九龙鼎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使用?”

  “你小子知道个屁,九龙鼎本是近古时期龙帝的贴身法宝,后来龙帝神秘消失,九龙鼎跟着也不见了,不想竟被你小子得到”,战老为子邪解释道。

  “哦?为何九龙鼎上面的一条龙呈土色,而另外八条龙却是金黄色呢?”,子邪继续问道。

  “相传九龙鼎是龙帝以自身龙珠炼制而成,而如今那九龙鼎上只镶嵌有土龙珠,故而只有一龙呈土色,而其余八颗龙珠,不知去向,如若以后你能够找到其他的龙珠,其他龙也会变色的。”

  子邪现在发现,战老就好像是百科全书一般,无论什么事情,一问便知,不过想想,战老已经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妖怪了,也就释然了。

  “那这九龙鼎怎么用?”,子邪很是激动的说道,他想不到自己得到的法宝,居然是一位近古时期的大人物炼制而成!

  “嘿嘿,小子,你现在最好别打九龙鼎的主意,你丹田内斗气量太少,如果你现在使用的话,会被吸干的”,战老警告道。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用?”,子邪听了战老这么一说,有些蛋疼,看着法宝不能用的滋味太不爽了。

  看《正版.9章。"节:h上酷()匠网HK

  “至少要等到武灵境界之后,可以发挥出一点威力来”,战老轻飘飘的说道。

  “我艹,这什么破东西,还要等那么久…”,子邪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小子以为九龙鼎是泥巴搓成的嘛嘛,几万年来,多少人寻找不到,你小子得了便宜卖乖还说是破东西”,战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以为龙帝炼制出来的法宝,你一个小小的武者就能驾驭的了吗,也就你是罪恶之体,再加上修炼御战神诀武灵实力才能用,其他人的话,你面前的柳青用起来都很是困难。”。

  “呃,龙帝很厉害吗”,子邪被战老气骂了一顿,有些不清楚的问道。

  “你小子知道个屁,龙帝和御战神帝是同一个时期的人,御战神帝说过,倘若龙帝全力催动九龙鼎,可以与他一战”,战老没好气的说道。

  行走之间,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荒月魔林中魔气浓郁,只听见柳青说道。

  “天黑了,在走路多有不便,切在这里扎营休息一晚”

  说着在以自身斗气在方圆百丈布下了一道小禁制,魔兽无法进来这里,一旦有敌人靠近,柳青也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早作准备。

  众人下马,几名弟子四处找柴草,准备点火,却被子邪拦住。

  “不可点火,火光明亮,必然会引起魔兽的注意,恐有麻烦”

  柳青走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出门在外,一切以小心为上,今晚暂且休息”。

  子邪又与柳青随意聊了几句,就走去找柳梦兮了。

  柳梦兮坐在地上,脑中都是子邪的身影,她感觉子邪太神秘。

  “他怎么会清楚的知道哪个地方有魔兽,他怎么会只用一晚上就突破到武者,他为何生气的时候身体会升腾起血雾,那些被他斩杀的白蚁怎么会全身萎缩,生命精华尽失”,柳梦兮脑中回忆着自从遇到子邪之后的一幕幕,竟然没有感觉有人靠近。

  子邪在她后面,慢慢的蹲了下来,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温柔的说道:“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我过来都没发现”。

  柳梦兮回过神来,对着子邪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们相遇之后的种种事情,有些出神了”。

  子邪笑了笑,用手刮了一下柳梦兮的脸蛋,磁性的声音嗓音说道:“别乱想了,在外面这样出神,会有危险的”。

  柳梦兮伸出手臂挽住子邪的脖子,对着他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你会保护我的”!

  子邪轻轻地拿开柳梦兮的胳膊,说道:“我会的,不要多想了,早些休息,明天厮杀估计会更加激烈”。

  说是休息,也只不过是找一棵树,靠在树上,眯一会,养养精神。

  再看子邪,找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盘膝而坐,修炼御战神诀!

  “小子,你要学会把御战神诀和自身的体质优点搭配起来,这样子修炼才会事半功倍,进步飞快”,战老的声音这时候传了出来。

  子邪点了点头,他明白战老的意思,罪恶之体可以调动附近的天地灵气为自己所用,而御战神诀淬炼肉身也是需要天地灵气的,子邪引附近的天地灵气慢慢吸收涌进自己的身体中,再以御战神诀锻造肉身,化为斗气,存入丹田内,子邪感觉丹田内的斗气渐渐地变的浓稠,竟然有一小部分液化成为斗液。

  修炼无岁月,夜晚很快就过去,一夜相安无事。

  众人尽皆醒来,准备继续前进。

  众人却不知,有一场阴谋正在慢慢的向他们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罪恶的是人心说:

  我自知书写的不好,很多地方处理不到位,没办法,新人写书,坚持为贵,诸位能够捧场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