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言坐在主位上,看到柳梦兮走了进来,站起身来,说道:“梦兮啊,怎么样,伤好些了吗”。

  柳梦兮点了点头,说道:“伤以痊愈,爹放心吧,女儿这次来是想和爹爹说一件事”。

  “哦?什么事?”,柳言慈祥的看着柳梦兮问道。

  “今天我和子邪前往天水商会,不料偶遇石凌山,石凌山出言不逊,子邪气急,废掉了他的双臂,又将他拖到街上,被城中百姓打了一顿,石凌山大失颜面,只怕石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来通知爹,早做准备。”,柳梦兮将今天发生在天水商会的事情,告诉了柳言。

  “哦?子邪尚未修炼,如何能打过武师巅峰的石凌山?”,柳言不敢相信,一个普通人能够打过一个武师巅峰的修士,这根本不可能。

  柳梦兮语不惊人死不休,说道:“还没来得及告诉您,子邪昨晚一晚上,突破到了武者境界。”

  “嘶…”,柳言很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很是郑重的说道:“梦兮不可玩笑,此话当真?”

  “女儿不敢骗爹,子邪现在确实是武者境界,只用了一个晚上。”,柳梦兮点了点头说道。

  一个从没有修炼过的人,仅仅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突破到武者境界,这传出去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石家这边,爹自会应付”,柳言拍了拍柳梦兮的肩膀,很是郑重的说道:“子邪此子极为神秘,背后恐怕有我们不知道的高人指导,梦兮,你是真心喜欢他么?他的成就不会低,倘若以后他妻妾成群的话,你会不会后悔,爹不想你以后过的不开心,如果现在后悔的话,为时未晚。”

  柳梦兮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女儿确实很喜欢子邪,我也能感受到子邪是真心喜欢我的,就算他以后会有其他的女人,只要我爱他,他也爱我,就足够了,不会有任何怨言”。

  柳言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就在此时,只听一道声音仿若自九天之上传来。

  “我乃斗阳仙阁真传弟子云凌,柳家主出来接令!”

  柳言心中一惊,连忙带着柳梦兮走了出去,而子邪刚刚回到自己的屋中,就听到九天之上传出一道声音,也就顺着声音走了过来。

  一片祥云之上,一名男子身穿一身白衣战甲,手持一把枪,胯下骑着一头如火一般的龙驹,垂临而下。

  柳言带着柳梦兮连忙拱手施礼,很是恭敬的说道:“不知云凌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公子恕罪。”

  子邪恰好此时走了过来,看着九天之上的男子,一身装扮还有胯下的龙驹显得那么威风凛凛,一股自卑油然而生,但随即又消失了,他相信,自己以后的成就,只会比这名男子更高。

  昂首挺胸,目光直视云彩上的云凌,心中略有所动:“战老所说的大人物,只怕就是说云凌了”。

  云凌看到直视自己的子邪,先是一点诧异,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自云彩上飞身而下,对着柳言说道:“此次荒月魔林魔物层出,附近已有几个村庄惨遭厄难,命令天水城柳家、石家两家合力,诛杀妖魔,辅助我加固荒月魔林封印,明日出发,不得拖延。”

  “柳言遵命,即刻准备”,柳言又连忙拱手施礼说道。

  将命令宣布完之后,径直走到了子邪的身边,点了点头,对着子邪说了句:“你很好”。

  言罢,一飞冲天,坐上他坐骑,向着石家飞去……

  待云凌走远之后,柳言方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子邪,问道:“子邪,你原来认识云凌公子吗?”

  子邪摇了摇头,说道:“我与他从未见过,我也不知道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柳言越来越感觉子邪不简单,拍了拍子邪的肩膀说道:“子邪真是天资聪颖,仅仅一晚上就突破到了武者境界,如今又被云凌公子看好,以后很有可能进入斗阳仙阁修行,这次除魔一事,你就与梦兮一并前去吧。”

  子邪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实力是在血战中拼杀出来的,而不是每日修炼就可以得来的,只是梦兮伤才刚痊愈,伯父是不是不要让她去了”。

  还没等柳言开口说话,柳梦兮就连忙说道:“子邪去哪我就去哪,我伤已经好了,再说了,不是还有子邪保护我嘛”。

  柳言也点点头说道:“让梦兮随你一起去吧,她也该见见世面了,这次由柳青亲自带着弟子,不会有问题的,一会我会安排下去,你们也都回去准备吧。”

  子邪与柳梦兮都回去准备暂且不说,单说石家石凌山。

  自子邪等人离开天水商会之后,花韵让天水商会闭门不出,不在营业,整个街道上,只留下了一个被揍到半死的石凌山,他带出来的几名恶奴跑回石家,连忙向石家家主石岳禀报情况。

  石岳听后大发雷霆,大怒之下将几名恶奴全部杀死,又派人把石凌山接回来,看到石凌山肿的就像猪头一样脸,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满是脚印,就好像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大怒之下吼道:“柳家,我与你势不两立。”

  就在此时,一身白衣战甲的云凌自天上飞了下来,看着石凌山的模样,冷漠的说道:“他出言不逊,欺压百姓,咎由自取,自讨苦吃”。

  石岳盛怒之下,居然看到了云凌,顿时吓得六魂无主,跪在地上,说道:“不知云凌公子大驾光临,望请恕罪。”

  云凌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屑的说了一声:“起来吧”。

  石岳向来知道云凌嫉恶如仇,心狠手辣,为人极度正直,身为斗阳仙阁的真传弟子,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小家族能够惹得起的,毫不夸张的说,云凌可以一个人轻松的灭掉整个石家。

  “不知云凌公子前来,为了何事?”,石岳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惹了云凌不高兴。

  “此次荒月魔林魔物层出,附近已有几个村庄惨遭厄难,命令天水城柳家、石家两家合力,诛杀妖魔,辅助我加固荒月魔林封印,明日出发,不得拖延。”

  云凌将命令告诉了石岳,看也不看的离开,只留下石岳的声音:“恭送云凌公子”。

  石岳看着转身看到跪在地上的丫鬟们,又看了看躺在屋里的石凌山,怒喝道:“还跪在这干嘛,快去给公子治伤!”

  就在此时,又是一名男子,身穿黑色长袍,面色高傲,自天空落到石家地上,被丫鬟看到,连忙去报告石岳。

  “启禀家主,石从羽少爷回来了”,一名丫鬟跑了进来说道。

  “哦?他现在何处,快带他过来”,石岳一听到石从羽回来了,心中极为高兴,一开始的愤怒也消退了一些。

  石从羽,斗阳仙阁中的内门弟子,实力极高,为人高傲,同样也是心狠手辣之辈,欺软怕硬,石家敢在天水城中肆无忌惮欺压百姓,多数原因就是因为石从羽为斗阳仙阁的内门弟子的缘故。

  “叔叔,是谁将凌山伤成这样?”,石从羽走进屋来,第一眼看到了床上躺着的石凌山,不禁发问道。

  “是一个叫子邪的小子,实力在武者左右”,石岳说话声音很低:“从羽,你这次回家族是有什么事吗?

  “一个武师竟然被一名武者打成重伤,真是废物到了极点”,石从羽看着床上石凌山的惨状,心中暗想道,当然,如果他知道子邪是一个变态武者,就不会这么想了。

  石从羽拿出了一瓶丹药,交给一边的下人,说道:“这是四品灵药,把这药擦在他的伤处,估计明天就可以痊愈了,双臂也可复原”。

  随后,石从羽看向石岳说道:“小侄得知云凌师兄传令,柳家石家合力镇压荒月魔林,我特意赶回助阵。”

  石岳一听,大喜说道:“如此甚好,从羽你切随我来,石柳两家龙争虎斗多年,可以趁着这一次,将柳家彻底根除,你切来与我商议一番。”

  “……”

  “那这次除魔行动,就由你来带领,我们所谈计划只要成功,以后在天水城就是我们石家一家独大,而且柳家家主的女儿,生的极为漂亮,从羽到时候可不要放过,凌山就是因为她才伤成这样的!”,石岳拍了拍石从羽的肩膀,淫虐的说道。

  石从羽面露淫光,对着石岳笑道:“叔叔放心,一切都包在小侄身上,保证让柳家一干人等,死在荒月魔林之中,至于柳梦兮我一定会为凌山报仇的。”

  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另一面,柳家子邪的房间中。

  “战老,我现在已经突破武者了,你也该传我一套武技了吧”,子邪心中想道,他心里想的,战老是可以听到的。

  “好,你现在的武器是青云剑,就传你一套天级功法吧,名叫‘碧血剑法’,你好好领悟一番,在荒月魔林,可以用的上。”,战老的声音响起,随即他的脑海中,就多出了一道剑法,正是碧血剑法的剑招。

  子邪很是激动,走出自己的屋子,站在屋前开始修炼碧血剑法。

  剑招飞舞,风声呼啸。

  而这一幕,却被暗中的云凌看在眼里:“此子心性坚韧,为人正义,懂得隐忍,是一块人才,在观察一段时间,倘若可以的话,将他带去斗阳仙阁修行”。

  u酷◎匠B4网Ke永久;免{费看;(小EG说《“

  却说子邪,练了一晚上的剑招,越练越精神,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而他对这碧血剑法也大概了解了一些。

  就在此时,梦兮出现在了,子邪的视线中。

  “子邪,青叔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也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