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西沉,子邪与柳梦兮终于是来到了城门口。

  “子邪公子,这就是天水城了,只要进了这城中,我们就已经安全了”,柳梦兮松了口气,说道。

  “柳姑娘不要总是公子公子的叫了,直呼我名就是”,子邪说道。

  “那好,子邪,你叫我梦兮就好了,不然显的太过生分”,柳梦兮掩嘴一笑,很是动人。

  子邪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进城去吧”。

  言罢,两人同步走近城去。

  不料刚一进城就听到有人喊柳梦兮的名字,闻声寻去,是几名身穿青袍的男子正在向自己走来,神色有些焦急。

  “梦兮,可算找到你了,家主命我等四处寻找你”,为首的男子走过来,却又看到一边的子邪,问道:“不知,这位是?”。

  “青叔,这位是子邪公子,我在外面遇到石家追杀,正是子邪公子相救,也因为我得罪了石家”

  “哦,原来是子邪公子,多谢公子救下梦兮,公子放心,只要到了柳家,石家就不敢怎么样了”,柳青向着子邪拱手说道。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相信只要心怀正义之人都会出手相救的,这没什么!”,子邪回礼道。

  “即是这样,那我们先回家族,一来为梦兮治伤,二来我柳家也要感谢一下公子,毕竟公子是为我柳家才惹上大祸的”,柳青道。

  天水城,本是东洲的一座小城,由柳家和石家共同掌管。

  然,柳家以民为本,刻苦经营,一心只为黎民百姓,相反,石家为了自己家族壮大,不惜劫略民脂民膏,宦养恶奴,为非作歹,百姓惧怕石家势力,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时间不久,几人已经出现在柳家的门前。

  “子邪,这里就是我柳家”,柳梦兮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伸手说道:“请进吧”

  “梦兮,你先去处理下自己的伤势,我带着子邪先去正堂和家主打声招呼。”,柳青吩咐道。

  梦兮嗯了一声说道:“子邪,你先随青叔去见我爹,我去换身衣服,随后就到”

  子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柳青向正堂而去。

  话分两头,单说柳梦兮。

  柳梦兮来到自己的房中,拿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将自己身上的脏衣服拖掉之后,看到自己的伤口处居然上着药,不由得一惊。

  “莫非,这药是子邪帮我上的,那样的话,岂不是都被他看光了,真是羞死人了”,想到这里,柳梦兮一张俏脸早已通红,心中想道:“他是为了救我,出于下策才这样做的吧,子邪一身正气,容貌英俊,倘若……,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柳梦兮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穿好衣服,依旧是一身白衣,一头长发垂落,身材高挑,配上绝美的容颜,好似天仙谪尘。

  而另一面,子邪和柳青来到大堂,殿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来回踱步,看到柳青出现,连忙走向前来,焦急的问道:“怎么样,梦兮可有下落?”

  “大哥勿虑,梦兮只是受了些外伤”,柳青对着中年男子说道:“此次梦兮得以脱险,多亏了这位公子,如果没有他,只怕就要被石家得逞了”

  “子邪,这是我柳家家主柳言,也是梦兮的父亲”,柳青向着子邪介绍道:“这位公子名叫子邪”

  “柳家主,子邪有礼”,子邪微微施礼。

  柳言连忙扶起子邪,说道:“公子不必多礼,小女能够脱险全靠公子搭救。”

  子邪没有说话,柳言继续说道:“子邪公子因我柳家而得罪石家,石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报复公子,不知公子日后可有安身之所”

  几人说话之间,柳梦兮走了进来,打断了柳言的话,说道:“子邪未曾修炼,以纯粹肉身力量击退三名武者”

  柳梦兮走到子邪身边,又想起刚刚在房间里的事,不由得心跳有些急促,面色微微泛红。

  “嘶…”,柳言柳青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柳言问道:“子邪,梦兮所言当真?”

  t酷f匠网d@正《版_首y发%◎

  “不错,我确实不懂修炼,只是天生肉身强大”,子邪自然是不会将自己身具御战神决的事情说出去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却说子邪,柳言柳青只顾惊叹,唯有子邪发现了柳梦兮脸上的变化,眉头略微皱了皱,心中一动:“看来,她已经知道了”

  “子邪,倘若今后无处可去,倒不如留在柳家,一来可以与石家分庭抗礼,二来踏入修炼一道,还有机会更上一层楼,成为斗阳仙阁中的弟子。”,柳言拍了拍子邪的肩膀,拉拢子邪说道。

  “承蒙柳家主好意,子邪不胜感激,只是子邪乃山野中人,留在柳家只怕多有叨扰”,子邪说道。

  “你进我柳家之后便是我柳家客卿,哪怕是石家也要有几分顾忌,子邪莫要推辞”,柳言继续劝道。

  “是啊子邪,你天资聪颖,若是踏入修炼一道,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你孤身在外,难保会遭遇石家毒手,不如留在柳家”,柳梦兮也劝说,又小声说道:“而且,我们也还有一些其他事情要处理的,不是么”

  子邪微微一愣,看了看柳梦兮微红的脸蛋,终还是点头答应:“也好,那我便留下来”。

  “子邪,你与梦兮年纪相仿,不要总是家主家主的叫,显的生分,以后叫我伯父”

  柳言很是高兴,自己的女子平安回来,而且家族中还收纳了一名天资聪慧的子邪。

  “是,伯父”,子邪再度施礼。

  “无需那么多的客套”,柳言摆了摆手,对柳梦兮说道:“梦兮,你切带着子邪找一间房子住下,待会宴会为子邪接风洗尘!”

  柳梦兮应了一声,与子邪并肩出了正堂。

  一路,两人心中各有所思,片字未说,终于子邪轻咳一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梦兮,这天水城中除去石柳两家势力之外,还有其他势力吗?”

  梦兮点了点头,说道:“除去石柳两家之外,还有一处大势力名叫‘天水商会’,里面卖的东西应有尽有,只要拿出相应的钱,几乎没有买不到的,明天我带你去转转”

  “也好,刚好要买一些东西”,子邪轻笑说道。

  来到一处房子前,柳梦兮推开门,说道:“这里是为你准备的,你看看喜欢吗”

  “非常好,有劳梦兮了”,子邪感激的说道。

  “好了,没事的话你先休息吧,晚宴的时候我派人通知你”。

  言罢,柳梦兮开门出去,不料却被子邪抓住了一只手,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梦兮,其实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