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薇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虚无之中,上望不见天,下踏无实地。小薇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孤魂野鬼,飘荡在这不知名的地方,眼前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象——阴森幽暗,让她丝毫不知道自己是前进还是原地打转。

  而这个情况,一直到面前的建筑出现。

  那是由白骨构筑而成的祭台,面前的是通向祭台中央的白骨梯,两面也是由白骨组成的扶栏,远远望去,就像白色的战台,森寒阵阵,阴风粼粼。

  “焚天台”

  小薇不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自己微微一愣。

  它就像是藏在深处的记忆,平时不吭不响,但是在关键的时刻爆发在脑海之中。小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这三个字,但是,她感觉面前的这个焚天台,和她有着很大的关系。

  “孩子,上来吧。”

  上面依稀传来老人家的声音,小薇微微一愣,抬头望去,依旧是不见边的森森白骨。

  “孩子,上来吧。”

  小薇的身体离焚天台越来越近,而越近,小薇的脚离地面越近。等到小薇来到焚天台的白骨梯前,小薇终于重新找到做人的感觉。脚踏实地。

  =酷8$匠网唯)一●正版9,+其U他$|都是:0盗DT版√

  “孩子,上来吧。”

  小薇缓缓抬脚,开始向上走去。

  脚踏白骨,素面焚天。

  簌簌落叶飞舞,粼粼剑光闪烁。

  倾城的剑术就像是绝世的舞姿,一人一剑就像是美学界的精品,剑光荡起的剑气时不时的惊扰密林中的落叶残花,而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剑,从未伤到一颗树半分。

  而倾城的对手,是鬼王。

  和诸多阴魂不同的是,鬼王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躯壳——由鬼火凝练出的铠甲。阴穴聚集的浓郁阴气成为它铠甲最好的补充,而拥有铠甲的它,则可以无所限制的触碰这个世界,尤其是触碰倾城的寒剑,让倾城的宝剑沾惹不少的鬼气,也黯淡了几分。

  倾城不急不缓,又是一剑点出,直接刺在鬼王的额头之上。鬼王的双眸跳动着幽火,喉咙开始吐出浓郁的死气,喋喋的笑道:“小娃娃,没用的,你伤不了我。”

  “天命三才修生死。谁告诉你我伤不了你了。”倾城绝美的双眼闪过阴谋得逞的快意,连声急喝道:“三才剑阵,顺斩阴阳。”

  刺中鬼王的寒剑爆发凛冽的寒光,直接没入鬼王的头骨之中。鬼王痛苦的嚎叫一声,只见它的双手散发浓郁的鬼火,直接握住寒剑的剑刃。

  鬼火以极快的速度的消耗,阴气用极快的速度补充。

  鬼王大喝一声,鬼手逐渐凝聚成灰色的手套,缓缓的将没入它头部的寒剑拔出来。倾城的双眼闪过一丝无奈,她的实力还没有达到硬抗鬼王的地步,更不要说,现在正值深夜,属于鬼王的主场。

  众鬼合力,阴聚尸铠。

  寒剑被拔出,倾城顺势一挑,带着剑直接抽身而退。鬼王顺势追击,速度比倾城还要快上半分,眼看着双手就要击中倾城的身体,就在此时,一道火焰突兀的出现。

  在黑夜燃烧的火焰显得格外耀眼,鬼王连忙后退,不敢和它沾惹半分。

  三昧真火吴晨晨冷冷的看着惊魂未定的鬼王,不说半句言语。

  鬼王迟疑的看着吴晨晨,缓缓的吐出两个字:“凤凰?”

  此刻的倾城缓缓的走出,站在吴晨晨的旁边,说道:“晨晨,阴云遮天,鬼君始成,我们必须赶快阻止它,不然的话,鬼君为祸人间,我们都是罪人。”

  鬼王沉声喝道:“你这话和‘有钱人都会作恶,我们不能让他发财’有什么区别,我等在这万余年,一直在林中未曾招惹人间是非,是你们现在对付我们,谋害鬼君在先,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这是你们人类的天赋么。”

  倾城朱唇轻启,冷声连连:“人鬼殊途,是天地不变的至理,你们现在所盘踞的地方,是人间。”

  “别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说到底不过实力为尊。”鬼王不屑的冷哼一声:“若不是天道卑鄙,让鬼界凋零,我等岂会像现在这般如同小丑。”

  “区区小鬼,安敢谤天,找死。”倾城绝美的脸冷若寒霜,寒剑连忙向前刺出。

  吴晨晨冷冷的看着战场,她不知道这件事情谁对谁错,但是,她知道倾城是她的朋友。只见她双手轻扬,缓缓的吐出:“神通,焚尽八荒。”

  “神通,天卷琉水”

  四面八方的火焰被突如其来的流水浇灭,从黑夜中出现的夏梦临急声对着吴晨晨说道:“前桌,你先等等,鬼王,我问你,被你带走的小女生在哪里?”

  吴晨晨愣愣的看着两个字,此时的她完全被凤凰的思维所占据,脑海中所念所想只被两个字占据:“好强。”

  鬼王躲过倾城的剑,看见吴晨晨被夏梦临压制住,不由一喜,它是认识夏梦临的,连忙说道:“你所说的那个小女孩,是鬼界的传承者。”

  小薇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老者,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在白骨堆叠的焚天台却丝毫没有格格不入之感,相反,自从他出现之后,似乎整个世界都变得圣洁许多。

  “你是谁?”

  小薇疑惑的问着老者,不知道为什么,面前出现的老人,有一种令她安心的感觉。

  “我不过是失败者的一缕残魂,你不必知道的太多,你只要知道,今日起,你便是鬼界的主人。”老者的话语令小薇有着如沐春风的感觉,好似天地间的美好都藏在言语之中。

  “从今日起,你便是焚天台的主人,你的修炼都在焚天台中。我会给你展示,鬼界的一切。”

  老者的声音逐渐变得空灵,小薇的脑中逐渐浮现出庞杂的记忆。

  阴气愈发的浓郁了,连带着整个天地都黯淡了几分。

  鬼王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难以想象面瘫的脸如何能作出这样的表情。倾城一剑斩出之后收回,连忙对着夏梦临说道:“鬼君临世,赶紧毁了这里,不然鬼君为祸人间,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不会毁了这里的。”夏梦临冷冷的说着。

  倾城一愣,忽然面色一沉:“你知不知道,鬼君代表什么?”

  “知道,鬼分九等,君者为尊。”夏梦临侃侃而谈:“除了传说中的鬼帝之外,鬼君,大概是鬼界地位最高的尊者。传说中的十面阎王,八方修罗,无常使者,汤鬼孟婆都是鬼君境界,每一个鬼君对鬼界的正常运转负责,不论是判读生死簿,守望鬼门关,修筑奈何桥,司掌六道口。对于鬼界来说,每一个鬼君,都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你竟然知道鬼君,那你为什么不毁了这里。”

  “人界和鬼界有仇?”

  夏梦临突然问道。

  倾城一愣,下意识的回答:“没有。”

  “你和鬼界有仇?”

  “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毁了这里?”

  “天道至理,人鬼殊途。”倾城的目光变得冰冷:“天意即吾命,容不得半点污垢。”

  修天者,顺天为奴;修道者,逆天争命。

  夏梦临的双眼突然变得狂暴,言语变得冰冷:“我才不在乎什么天意,我只知道,在里面的人,是我的发小,是我的妹妹,是我不忍心伤害的人,谁若是伤害她,便先踏过我。”

  而此时,吴晨晨突然说着:“如果她为祸一方怎么办?”

  夏梦临转过身,看向吴晨晨说道:“前桌,如果你信我,我向你保证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那我若是不信呢。”

  “我不会对你出手,也不会让你伤她。”夏梦临轻抿着嘴,忽然说道:“我有保护她的义务,而你是凤凰。”

  凤凰执天火,神鸟入桐林。

  此身无所依,赤羽展琉云。

  吴晨晨漠然。

  倾城一剑挥出,提剑向阴穴砍去,只见夏梦临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树枝,飞过去的树枝震得倾城的手一阵颤抖。

  “我说过了,谁若是伤害她,便先踏过我。”

  “大道三千音,袅袅万灵行,六道轮回路,众生皆为哭。孩子,鬼界在你的血液中传承,以后的路,靠你了。”

  就在夏梦临和倾城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时候,只听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无数碎石滚滚而落。夏梦临只听耳边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夏哥哥,你来了啊。”

  只见小薇从后面抱住夏梦临,夏梦临还没有反应过来,小薇的头向前探去,冰凉的嘴唇触碰夏梦临的脖子上。

  “这是小薇的吻,从此,你是鬼界最尊贵的客人。”

  夏梦临微微一愣,随即恢复过神:“放心吧,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保护你,人界鬼界,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