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儿子。”

  “爸,什么事?”

  “没什么,我今天回来了,你等下去帮忙拿一下东西,东西挺多的。”

  当夏梦临准备好好的享受假期的时候,接到了夏念瓦回家的消息。

  夏梦临默默的挂了电话,对于自己爸爸回家的消息感受不到一丝波澜,自己自幼是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爸妈给自己更多的无疑是经济上的支持,只是,金钱并不能转化成亲情,以致于千年之后,夏梦临在清明祭酒,也是久久默然不语,心中难起波澜。

  夏梦临来到接车的地方时候,夏念瓦还没有到,却是等到了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美貌的少妇,身姿婀娜,体态妩媚。精致的面容风情万种,媚眼如丝,欲火轻佻。

  “这是一个危险的女人。”夏梦临默默的给她贴了一个标签:“她有实力,更有智慧。”

  火漪的嘴角抹出勾人的笑意,看着面前清秀的男子。夏家村的风景很美,前有湖后靠山。而夏梦临站在山水处,更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童子。

  只听她朱唇轻吐,口若铃兰:“夏梦临?”

  夏梦临冷冷的看着火漪:“你是谁?”

  “是不是如果国际赏金榜上没有古碑文的悬赏,我们就不知道泰阳县出现了三个少年强者呢。”火漪没有回答夏梦临的话,而是用着近乎魅惑的语气说着:“小弟弟,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能够让一个普通人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成为化劲高手呢。”

  夏梦临没有说话。

  火漪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夏梦临的冷淡,脚步缓缓走到夏梦临身边,当火漪的嘴唇靠近夏梦临的脸蛋的时候,她却是感觉到脖子一凉。

  那是一块石头,看样子是夏梦临随意捡的,只是,此刻它正在被夏梦临按在火漪的脖子之处:“如果你再靠近,你会死。”

  火漪心中巨震,石子中蕴藏的杀意,让火漪毫不怀疑她将会面对死亡。只是,让火漪震惊的是,夏梦临究竟是何时出手的,她完全没有感应到。

  yA看%正8“版章wI节/上a酷aI匠网`~

  要知道,她也是化劲强者。

  化劲强者也有强弱高下之分,本来火漪到此,以为纵使夏梦临虽然是化劲高手,但是年纪还小,自己还能够压制住他,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我不管你是哪里的人,请你回去。”夏梦临淡淡的说着。

  火漪深呼吸退步,话语逐渐变得冷淡:“你是第一个威胁凤组的人。”

  “那又如何?”

  火漪深呼吸一口气,在心中告诉自己是来拉拢人而不是推向敌人的。想到此处,火漪露出了妩媚的面容:“泰阳县如今风云变幻,你自己小心。”

  说完,火漪则是坐着车,直接开走。

  一辆大巴车缓缓行驶而来,停在夏家村的路口,夏梦临双眼一亮,只见夏念瓦下车,在车厢中拿出一个又一个东西。

  夏念瓦今年四十四岁了,短发平头,比较矮胖,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却有着一个大肚子。虽然只是一个工人,但是自带老板的富态。

  夏梦临接过夏念瓦的东西,两个大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对着夏念瓦说一句:“爸,你回来了。”

  夏念瓦笑呵呵的说着:“这么久没有看见你了,你都长高了,长帅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夏梦临笑了笑,没接话。

  回到家中的路上,夏念瓦几乎是照本宣科般的问着夏梦临‘学习怎么样啊’‘在学校过得好不好啊’‘身体怎么样啊’等。夏梦临在最初心里的不适之后,也学会类似客套的寒暄。

  回到家中,奶奶在家门口等候许久了。夏念瓦在放过东西之后,便和奶奶一阵寒暄。

  夏梦临站在一旁沉默。

  奶奶埋怨一声,对着站在一旁尴尬夏梦临说道:“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爸爸回来了也不泡一杯茶。”

  夏梦临呼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用尴尬了。

  粗粗的放了茶叶,在玻璃杯上到入开水,只见夏梦临的手中闪过一丝冰霜,将茶温稍稍冷却一些,便将茶水递给夏念瓦。

  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夏梦临才逐渐的适应了自己有一个家的事实。也应该庆幸,以前的夏梦临,因为父母离异的原因,在家中算是比较木讷,为现在的夏梦临适应生活提供了良好的前提条件。

  毕竟,千年的时间,足够磨灭许多东西。

  晚饭过后,夏梦临照例还是将小薇约出来了。

  今天的小薇看样子心情不错,好多以前难以解开的题目到现在都解的得心应手,连带着作业都写了好多。

  不过,夏梦临的心情并不算太好。

  如果前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么,这个寒假,他将会在文城县度过。那里有他爸爸二婚的妈妈,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若是没有《修魂术》,夏梦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只是,《修魂术》的出现,让夏梦临没有任何理由浪费时间不去修炼。

  更何况,夏家村还闹鬼。

  “夏哥哥,怎么了?”小薇看着夏梦临满腹心事的样子,不由问道:“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情担心啊。”

  “一群小鬼,还不值得我操心。”夏梦临呼了一口气:“给我一些时间,那些小鬼都不是什么事,只是,我可能要去文城过年了。”

  夏梦临简要的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

  “那就去啊。”小薇眨眨眼说着。

  “我说我舍不得你你信不。”夏梦临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一脸的抑郁:“唉,真心不想去吧。”

  小薇俏脸一红,反常的没有说话。

  夏梦临眨眨眼,修长的小手在小薇面前摇晃几下。

  “喂,醒醒,醒醒。”

  “啊,怎么了?”小薇突然反应过来,说道。

  夏梦临疑惑的看了小薇一眼,问着:“在想什么呢?怎么突然没了神。”

  小薇小脸红红的说:“你说舍不得我,是不是真的?”

  夏梦临随意的回答:“当然了啊,谁舍得能陪自己看风景的人啊。”忽然,夏梦临瞥见小薇的脸上不对劲。心中不由一阵哀嚎:“这,不会是把她撩了吧。”

  小薇的表情看起来比较失落:“只是陪你看风景的人吗?”

  夏梦临深呼吸,然后微笑的说着:“不止是看风景啊,还是一起看鬼的人。”

  小薇鄙视的看着夏梦临一眼,心情莫名的又好了起来。

  “对了,有没有什么借口,让我不要去文城。”夏梦临马上转开话题:“真心不想去啊,在那边只有湖没有你。”

  “我觉得你还是去吧。”小薇受不了夏梦临有意无意撩拨人的话语,直接说道:“毕竟也是你家人。”

  夏梦临张张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该怎么说,说自己已经对家人没有什么感觉?还是说提升实力比家人重要。这个在二十年后逐渐成为主流的价值观,在现在一定会被认为是不可理喻。而事实上,现在看起来非常亲和的夏梦临,在前世就是这个理念的先行者。不然,吴晨晨和小薇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而在今生,夏梦临想要极力的避免悲剧,便渴望更多的实力,事实上,这是一个悖论,实力越大,陷入的江湖越深,带来的危险也就越大,但是危险越大,便需要更大的实力去解决。夏梦临在此中往复循环,至今还没有走出。

  “算了,不管了。”夏梦临甩甩头,毕竟又不是一去不回,更何况,夏梦临也不信只有夏家村有阴魂,文城是一方净土。

  在离夏家村不远的地方是一个乡,名字叫做新山乡。而这个乡,就是吴晨晨所居住的地方。只是,和以往的平静不同的是,现在的新山看样子颇为热闹。

  不知何时,新山多了一位神医。和别的赤脚游医不同,这位神医在半月前,便在新山居住下来,每日给乡民问诊。不论小疾还是大病,神医寥寥几针便治愈完全,并且分文不取。而最令人佩服的是,这位医术高超心地善良的神医,是一位极为美貌的女子。

  她很美,美的让人不敢亵渎,眉目好似脱凡俗,倾城一笑忘人间。

  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每个人都称呼她为神医,只有吴晨晨称呼她为倾城。

  神医没有朋友,吴晨晨成为能够和她一起说话的人。而倾城,则是神医对吴晨晨的自我介绍。吴晨晨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能够担得起这两个字。

  倾城坐诊的小药房永远不缺问诊的人,不论是年轻的小伙子,还是年老的老大爷老大妈。而不知什么时候起,吴晨晨也习惯坐在倾城旁边,看倾城行医。倾城的身上有着让凤凰安静下来的气息。而且,看倾城行医,让吴晨晨想起一个人。

  和她一样神秘的夏梦临。

  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和后桌联系了。

  就在吴晨晨拿出手机的时候,只听刚刚施针结束的倾城泠泠的说道:“晨晨,你的心不够静,要不要考虑和我学医。”

  “学医,可以让你掌控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己。”

  “你需要绝对的理智。不然,你会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