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天气并不算太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阴雨绵绵。

  当最后一个科目理综结束的时候,天空已经是小雨霏霏了。

  “后桌,十五分钟,整整十五分钟哎,我在这里等你整整十五分钟了。”

  当夏梦临在交卷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马上跑回宿舍拿起收拾的东西,撑开伞快走到行政楼门前,看到吴晨晨双手抱着一个盆栽,背着一个书包在雨中等着他。

  “抱歉啊,我想提前交卷来着,但是老师不同意。”夏梦临一脸的谄媚,夏梦临和吴晨晨的家在同一个地方,夏梦临也是因为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才对吴晨晨有着印象,而今天,两人本来约好提前交卷,一起挤车回家的。

  “算了,我们走吧。”吴晨晨说完,快步的走在前面去。

  夏梦临跟在吴晨晨的后面,将伞自然而然的遮住吴晨晨的身体:“下雨了,我给你打伞吧。”

  “不用了啦。”吴晨晨偏偏头,但是没有躲得过夏梦临的伞。今生和前世总是有相同的时候,就像同样都是这一天的时候,两人共用一把伞走了一路。

  “乖,淋雨不好。”

  泰阳县有两个车站,一个是和县外流通的客运北站,另一个是在县内行驶的客运东站。但是,客运东站和客运北站相比的话,那还是相差太多了,比如说,这里的车没有客运时刻表,而且,有些地方的车少人多,有些地方的车多人少。

  夏梦临和吴晨晨所等的车就是属于没有客运时刻表,并且人多车少不够分的那一种。

  尤其是吴贤杰在车上对着夏梦临打招呼的时候,两人对车的怨念不由多了几分。

  “同桌,你来的比我还要早,怎么还没有上车啊。”贤杰对着夏梦临乐呵呵的说着,看着夏梦临和吴晨晨同用一把伞,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没办法,可能是这里舍不得我走,所以让车来的慢一点吧。”夏梦临笑着摇摇头,眼神一瞥,却是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郑昊昊拎着一个单肩包,极为潇洒的走在人流之中,一张脸上充满满不在乎的神色,但是却又显得淡漠至极。

  吴贤杰也发现了郑昊昊,对这个高三十班众所周知的三角恋,表示夹在中间很难做人。连忙对着夏梦临说一句:“同桌,车快开了,我先不聊了。”

  “行。”夏梦临答应一声,嘴角含笑看着郑昊昊。

  郑昊昊也含笑的看着夏梦临和吴晨晨两位。

  “昨晚,你也遇见他们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

  说完之后,两人相视一笑,只听夏梦临说着:“昨晚过后,最起码可以少五年的麻烦。”

  “但是也被有心人惦记了。”

  “你还怕别人惦记?”

  “我不在乎,倒是你,可不要让她被别人欺负了。”

  郑昊昊平淡的说着,夏梦临嘴角轻扬:“放心吧,还有我在呢。”

  吴晨晨皱皱眉,打断两人的话语:“喂,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神神秘秘的。”

  “没什么。”夏梦临一阵轻笑:“这不是一模考试要结束了吗,只是让郑昊昊不要欺负那个一中的家伙太惨。”

  通往新山的车辆缓缓而来,一下上百人将车团团围住,夏梦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他已经上千年没有挤过车了啊。

  吴晨晨一副淡然的样子,表示这个样子很常见。而为了避免太惊世骇俗,她决定还是不要用特殊的手段挤车了。所以,两人又被来到车站的夏海萍嘲笑了一次,是乘坐加班车才回到家的。

  一路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当夏梦临走下车,踏入夏家村的一刻,他闻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鬼气,夏家村竟然有着鬼气。

  夏梦临不由想起脑子中关于夏家村的记载:在上个世纪,华夏还是一片硝烟的时候,泰阳县,因为地理位置偏僻,资源贫瘠而意外的成为世外桃源。很自然的,泰阳县涌入了许多躲避兵祸的外乡人,其中,自然包括了夏家村也涌入了外地人。在夏家村候车的地方到居民处,有着大约两千米的路程,而在空荡的两千米处,有着一处密林,这个密林分为上林和下林两侧,而在上林和下林之间就是一处公路。

  夏家村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外来者若是在本地死去,那么,就必须放在上林处停尸一日,才能下葬,据说是因为在上林处葬着最初夏氏先祖,只有经过夏氏先祖的同意,夏家村才能接受外来者入葬。而夏家村村民若是生出孩子不幸早夭,则被葬在夏家村的下林,据说是因为早夭的婴儿是因为带着前世的戾气,而下林种着松树和竹子,能够化解戾气。

  夏梦临不知道这个习俗在现在还有没有保留着,但是,夏梦临却是记得,在夏梦临小时候,和几个熊孩子一起去上山下河,偷鸡摸狗都做过,唯独却是没有去过上林和下林。似乎,从来没有人去过上林和下林,并不是因为被警告,而是不自觉的将它忽略。

  现在看来,密林之处藏着许多东西啊。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对于冬天的泰阳县,此刻天气已经是昏昏沉沉。夏梦临神色自若的走在公路上,目光含笑的看着前方,一直到一个阴魂出现在他的面前。

  青面血口,猩牙红目,黑身白纹,脚步游离。

  “喋喋,真想不到,这个破落的地方,竟然有一个蕴藏着如此深厚灵气的人。”青面鬼桀桀怪笑,显然是被夏梦临吸引而来的。

  G…酷H@匠网唯一、正1版,@,其他*L都FL是(n盗/版m

  三界六道皆为灵,天地灵气不仅仅对人的身体有补充,对鬼也是如此。但是,寻常人的身体只有血肉的生气,将死之人只剩下行将就木的暮气和死气,不论是生气还是死气,都是灵气的一种具现形式,对鬼来讲是好东西。但是,比起纯粹的天地灵气,这些东西又有些不够看了。

  用利用率解释的话,阴魂对生气的利用率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五,对死气的利用率有百分之二十,但是对天气灵气的利用率用恐怖的百分之七十。可想而知,在同等的量,灵气对阴魂的吸引力有多大。而夏梦临身体的大聚源阵,可是无时无刻的吸收灵气的啊。

  以前的阴魂一直在密林之中,是因为没有吸引它们的东西出现,但是现在夏梦临来了。

  “闻一下都会飞起来的味道,好久没有这样的食物出现了。”

  青面鬼缓缓的向夏梦临游荡而去,血口含糊的说着。忽然,它看见夏梦临停止了向前的脚步,眸若星火,含笑的看着它。

  “咦,不可能,不过一介凡人,如何能看得到我。”青面鬼摇了摇头,心念一想,自念自语说着:“算了,不管了,这么美味的人,先下手再说。”

  想到此处,只见它的血口露出獠牙,直接向夏梦临扑去。

  夏梦临看着向他扑过来的青面鬼,皱了皱眉,只见他单手一挥,口中急喝:“神通,画地为牢。”

  青面鬼亡魂乍起,只觉一股令它魂飞天外的力量瞬间笼罩它的全身。

  “仙人!”

  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青面鬼大惊失色,青面不由惨白几分。刚要逃命,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和外界失去了任何联系,动弹不得。

  任凭它如何挣扎,却是没有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夏梦临离他越走越近。

  青面鬼惊骇绝伦,它做梦都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然有着一名拥有强大力量的仙人。

  夏梦临皱眉看着面前的青面鬼,猩红的双眼变成白色,显露出无限的哀求神色。夏梦临左手变幻数个动作,只听青面鬼凄厉的叫喊一声,一米六几的身体被夏梦临用手塞入一个从地上捡的石子之中。

  神通,天地为囚将装着鬼的石子放到书包之中,夏梦临皱眉看了看密林的上下,这里的鬼气依旧浓郁,没有丝毫减少半分。

  “我不管你们是谁,但是,这里是夏家村,若是你们出来为祸此地,便是上天入地,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声如洪雷,惊涛滚滚。好似有着莫大的天威,密林之中的无数阴魂被惊扰,顿时鬼气混乱一团,无数鸟兽因此遭殃。

  被困在石子中青面鬼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上仙,这才是上仙啊,这才是神仙手段啊。”

  在它的眼中,看到无数在此游荡的阴魂恭恭敬敬的站在密林的两侧,对着夏梦临伏地叩首:“谨遵上仙号令。”

  夏梦临一路小走,回到家中已经接近七点。

  看着熟悉的小路,越来越接近老房子,夏梦临用着生涩的方言,大声的说着:“奶奶,我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