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夏梦临只是林家宴会的一个不和谐因素的话,那么,陈峰和齐七则是整个宴会的易燃易爆品。

  “苗疆九府,练傀齐七。”

  陈峰还未开口,只见他身后的一个黑袍人却是惊诧的出声。

  没有人敢轻视来自苗疆九府的人。苗疆九府,天蚕地蛊,毒傀御中,血雨江湖。不论是蛊,亦或者毒,还是傀儡都是自诩正统的江湖人士所防不胜防的。而这些自诩正统江湖人士中,以应龙山对苗疆九府的人认识的最深。

  应龙山和苗疆九府是世仇了。

  自汉唐起,苗疆一直都是乌烟瘴气浓厚的地方,山中藏毒,水中藏毒,花中藏毒,果中藏毒,蚁兽藏毒,虫蛇藏毒。可以说,在苗疆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带着毒。而落后文明的苗疆人,就是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中,艰难生存。

  但是他们不服气啊。

  凭什么中原汉人能够享受最优渥的土地,最适宜的天气,最发达的文明和最先进的科技,而苗疆人还要苦哈哈的和蚁兽虫蛇为伍,过着有今天没有明天的日子。于是,为了抗议这种不公,从汉唐开始,苗疆为祸的事情时有发生,而最著名的或许就是安史之乱了。

  苗疆九府,最开始则是苗疆各个阶层代表选举出来为祸中原的领导人。

  当然,这样的推举出来的领导人,地位权力自然是建立在中原汉人的血液之上。为此,苗疆九府,染上不少汉人的鲜血。

  其中就包括应龙山的第九代山主陈集。

  应龙山一直都是底蕴深厚的江湖势力,从春秋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活跃在江湖之中。苗疆为祸,不论是江湖地位还是应有的道义,应龙山自然是首当其中。只是,应龙山底蕴虽然深厚,但是,苗疆的蛊毒虫傀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一次没有防备,应龙山便死去接近八成的宗室长老,山门子弟。

  那一代应龙山山主陈集也亡于此。

  那一次之后,苗疆虽然被赶出去,但是应龙山也是元气大伤,虽然在江湖获得不菲的赞誉,但是地位却是下滑的厉害。自然而然的,应龙山和苗疆结下世仇。

  从唐宋到今天,应龙山时不时派遣人骚扰一下苗疆九府,而苗疆九府也时不时投毒,两家仇恨越来越深。自然,苗疆九府知道应龙山,应龙山对苗疆九府也不陌生。

  更何况,当代应龙山山主陈奎去云省失踪。云省便是苗疆九府所占据的地方。

  事实上,这一次陈峰说要来林家,便受到诸多反对,但是,到了陈峰说林家有苗疆之人的时候,反对的声音马上消失,而是变成一片磨刀霍霍的声音。

  宴会正在往常人看不懂的方向中进行,奢华的会场此时显得格外安静。

  “想不到,在这里能够看到应龙山中人,不知应龙山山主可还安好。”

  齐七笑眯眯的捻着胡须,一副慈祥和蔼的形象站立在陈峰面前,笑眯眯的向陈峰问道。

  “家父身体康健,不劳挂忧。”

  少年不紧不慢的回答,随即嘴角露出一丝讥诮:“若是苗疆中人尽数死绝,家父说不定会更好。”

  “你”齐七呛了一声,随即恢复正常,淡淡的说着:“可惜,他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陈峰表情讥诮,不屑争辩。

  林正此时眉头皱深,淡漠而有威严的说着:“各位,这里是林家的场地,是谁邀请你进来的。”

  “我知道我这个糟老头子一向被你们看不起,所以稍微用了点手段。”齐七哈哈大笑的说道:“我的请帖,自然是你身边的夫人发的。”

  “什么?”

  林正愣了一愣,众多宾客也是议论纷纷:难道是林夫人的一个穷亲戚来投奔她,可是,这个穷亲戚好像也太傲了吧。

  而且,林夫人的反应似乎不一般。

  只见胡雪莉突然挣脱开林正的手,双眼从灵动逐渐变成呆滞,一步一步的走向齐七的身边,朱唇轻启,吐出令人惊骇的两个字。

  “主人。”

  宴会一阵哗然。

  林正的脸上十分难看,在文明和平等高度发达的今天,自己的妻子喊别人是主人,不论对谁而言,都是深深的耻辱。

  “你对我的妻子做了什么?”林正一口一字缓缓吐出,上层社会的一家之主威势不言而喻。

  “苗疆九府,练傀齐七,果然名不虚传。”陈峰的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不知道是称赞还是讥讽说道:“炼制人傀这样的事情,能够信手拈来,并且让人看不出丝毫破绽,看样子,齐七对此道专研不浅啊。”

  “托你们应龙山的福。”齐七笑呵呵的说着:“每年苗疆死因不明的儿郎不知有多少,相比于埋在地下成为枯中孤骨,亦或者被虫兽蚕食,还不如被我所用,成为不朽之傀。”

  “生不生,死不死,如此乱入天道,会死的很惨的。”陈峰的脸色不变,甚至言语中的讥讽不减一分。

  齐七呵呵一笑,没有反驳陈峰的话语,相反一脸感慨的说道:“我是不是死的很惨,恐怕你是看不道了,相反,今日此地集齐温城的政要,今晚过后,温城尽入我手。”

  这句话一出,在座不知多少人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控制别人的东西。”其中一个胖呼呼的老板,嘶声力竭的吼道:“你一定在危言耸听。”

  *更%c新zu最s快上6◇酷匠网dG

  “他不能控制活人。”齐七还没有说话,陈峰倒是先开了口:“最多只是炼制死尸而已。不过,若是他动手,杀你们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贤侄说的果然不错。”

  齐七哈哈大小,一双枯瘦的双手却是用极快的速度刺出。

  夏梦临杯中的酒晃得更厉害了。

  陈峰眉头一皱,侧身闪过齐七的攻击。他的余光掠过,却是发现自己被齐七利用了。

  齐七攻击陈峰不过是一个幌子,而他的目标则是在一旁看戏的夏梦临。

  夏梦临的双眼微微眯起,露出些许寒光。齐七的双手马上就到夏梦临的脖子之时,只见夏梦临的直接将杯中的酒向齐七的脸上泼去。

  “什么?”

  齐七笑眯眯的脸上难看了几分,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原本近在咫尺夏梦临便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老家伙,你爸妈没有教导你,做人要讲礼貌吗?”

  夏梦临的声音在齐七的耳中恍若惊雷,只见他不知何时闪烁在齐七的身后,纤细的手如若白玉青葱,却是给齐七的腰腹打出一记。

  只有陈峰才能看清楚夏梦临的速度有多快。

  身姿随风起,自在恰羽落。

  “老家伙,身上的份量不轻,玄金软甲藏身,想不到你也是一个土豪啊。”

  齐七的身体被夏梦临打的顺势酿跄几步,只是,夏梦临凌厉的攻击却是没有在齐七的身体上落下半分反应。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齐七神功大成,刀枪不入,二是齐七有宝物护身。只是,看样子后者的可能性比前者大一些。

  陈峰邪魅的脸上不由一变,玄金软甲一向是江湖人士哄抢的宝物,内家高手的全力一击几乎不留痕迹,化劲高手也需要用大力气才能破开,就这一项,便可以帮助许多人化解多次的灾厄了。和防弹衣比起来,不论是韧性还是坚硬的程度都不知道高了几百倍。

  玄金软甲贴身藏,陈峰不得不承认,他并没有看出齐七身体的异常,也就是说,如果是他和齐七斗,很容易阴沟里翻船。尽管陈峰和齐七都是化劲高手,不相上下。

  “你就是打伤寒九的人。”齐七的脸色阴沉了几分:“你究竟是谁?”

  “你连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抱着什么心态来到林家的。”夏梦临笑嘻嘻的说着:“难道,你不知道,我是林家独女的学长吗?”

  现代教育出品的学生,所谓的学长大部分都是不靠谱的,毕竟学生太多了。只是,从理论上而言学长就是相当于师门之中师兄这一个位置。天地君亲师,即便是当今浮躁的江湖,也很少有人去违反。

  “所以,你是来替林家出头的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夏梦临淡然的笑了一声:“不过,我很好奇,你看上林家哪一点?”

  这边的林家开始热闹,而另一头的黄沙地也逐渐的不平静。

  “你的伤比我想的恢复的快得多,只是手下败将,你还在我面前出现。”

  郑昊昊淡淡的说了一声,言语说不清是诧异还是讥讽。

  慕颜华怒火不由一阵中烧,曾几何时,他也是被那个人赞叹过的人中之龙,中东刺手之名在全世界都为之赫赫。但是,在名不见经传的泰阳县,先是夏梦临,后有郑昊昊,两人先后将他的傲气都压制的抬不起头来,人中之龙更像是实实在在的讥讽。

  慕颜华一直在忍,他不知道两人都是修炼者,只当是他们是异能者中的极品,被上天眷顾。心中还有一道声音告诉他能够超越他们。

  但是,当旧时的伤疤被郑昊昊无情的揭露,慕颜华觉得他忍不了了。

  “将古碑文交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