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临缓缓的将手中的黑羽展凤图收起,身体微微一欠,说道:“不知林家主,可否还对我所带来的生日礼物满意。”

  即便是挑剔如林正,也无法对这个作品说出半个不字。

  只是,就当林正打算接过巨大的纸张的时候,夏梦临手中的纸,却是缓慢冒出了轻烟。

  “凤凰是不会留下的。即便是画也是如此。”

  夏梦临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一小撮火焰将巨大的纸张吞噬的干干净净。甚至,一丝灰都没有留下。

  “夫人的生日礼物,不过是凤凰的一次展翅罢了。”

  “实在是可惜。”林正闻言,也无奈的叹息一声。单轮画技而言,此作不敢说后无来者,却可以说得上是前无古人。只是,作者的名气极低几乎没有什么收藏的价值,所以,毁了也只是让林正感到可惜罢了。

  毕竟,林正的家中也没有长五米的表对这幅画进行装潢。

  夏梦临的脸上没有任何保护不了礼物的不安,事实上,他已经送出去全场都为之惊艳的礼物,顺带着在这个圈子逐渐的打出了名气。尽管上层社会不需要画师,但是,一个好的画师融入上层社会也不是不可接受。而在这其中,恨不得咬碎银牙的不过是文暖玉一人罢了。

  古烟笑意盈盈的站在林正身边,继续着刚刚未结束的话题。

  “林叔叔,这一次,我是来退婚的。”

  “退婚?”

  “不错,林家虽好,但是不适合我。希望林叔叔能够慎重考虑。”

  林正的脸色风云变幻,脑中思考着这件事发生之后的利弊。最后不得不悠悠的说一句:“古侄女啊,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叔叔我不能现在回答你,回去后给你回复。”

  在一旁的胡雪莉的脸却是僵了僵:“小烟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

  “好了。”林正打断胡雪莉说的话,说完,林正便带着胡雪莉,来到宴会的最中心。在诸多宾客翘首以待的目光下,林正拿着话筒,准备开始说话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

  “应龙山少主陈峰,携南海火珊瑚一盘,夜明珠一双,贺林夫人寿。”

  林正身边的保镖林勇,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不由一变,什么时候向来不问俗事的应龙山,竟然会为一个世俗的豪门屈尊了。而且,来的人竟然是少主。

  妖孽无双的陈峰。

  坐在角落的夏梦临闻言,手中的酒杯不由摇晃出一滴红酒。只见他的双眼开始眯起,透过折射在酒杯的灯光,打量着藏在角落中的一只乌鸦。

  林正不由露出不满的神色,很显然,刚刚那道声音的主人不是林家安排的,那么,便是送礼而来的客人。只是,送礼而来的客人不仅迟到,还如此高调,实在是让人难以心生好感,尽管,林正最后一次听应龙山的名字,是在他父亲口中。

  “应龙山是什么人,老公,是你请的吗?”胡雪莉的神色明显的变幻一下,然后低声的向林正问着。

  林正自然看到了胡雪莉的脸色变幻,不过他只当是胡雪莉对应龙山的不礼貌而不满的表现罢了。淡淡的说道:“我父亲曾经对我听过不止一次这个名字,若是没有应龙山便没有林家,日后若是有人拿着应龙山牌来到林家,便让林家按照那个人的吩咐做事。”

  “这,不是将整个林家拱手让人么。”

  “呵,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林正自然不是什么循规守矩的人,因为已故父亲的几句话便将家业拱手让人,这件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能做出来的。

  只见宴会之中,突然多出几个人,邪魅的少年昂首而立,步伐不疾不徐,身后三个美女莹莹而行,引起在座不知多少男士吞咽口水,火色的珊瑚,躺在盒子中的夜明珠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这种名奢的东西,多少年没有见过了。而拿着奢侈品的两个黑衣人,各自散发处凛然嗜血的气息,却是忍不住令人惊惧。

  只是,在几千年的文化熏陶下,高调的东西往往并不讨喜,更何况,高调的还是一位少年。

  诸多人看向陈峰的双眼充满厌恶,戏谑,不满。不论是贵妇还是小姐,没有人因为他邪魅的外表而给他赞扬。只是,少年傲而不折,一双眼没有去看在场任何人,也没有去看宴会的主人,而是绕过所有的纷杂,直视着坐在角落的另一位少年。

  夏梦临摇晃了一下高脚杯,鲜艳的液体遮掩他复杂的目光。看向陈峰望向他,夏梦临遥遥举杯,抿一口已示致意。

  如果说夏梦临是丝毫不张扬的竹,那么陈峰便是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剑。竹子虽然不折却也随和,而利剑不论是否故意都是锋芒毕露。

  陈峰淡淡的走到林正的旁边,双眼露出逼人的锋芒:“林家家主,不知您的父亲身体如何?”

  “家父已故多年。”

  酷&匠网/首k,发

  “哦,这一次我带来了应龙山牌。想请林家帮我调查一件事。”

  陈峰毫不客气的说着,几乎为命令式的话语让宾客的心底止不住哗然。

  林家是谁,温城的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而整个华夏,能够超过温城的经济发展不过只有有限的几个城市,自然,林家这个数一数二的含金量可见一斑。但是,这个即便是他们都要仰慕的家族,竟然会被人命令。

  “应龙山山主陈奎,去云省不知所踪,这件事情和苗疆九府的人有关,而林家和苗疆九府关系不浅,不知道能否劳烦林家调查一下家父的行踪呢。”

  陈峰说的轻描淡写,林正却是怒火中烧。

  “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敬重他但却不是他。”林正要不容易强压着怒气说道:“没有人可以命令林家做事,更不要说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

  “你在拒绝我?”

  少年说的随性,一双眼却是展示强烈的侵略性。

  胡雪莉的左手一直举着明晃晃的高脚杯。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下,猩红的液体泼向陈峰的身上。

  “少主。”身后的人见状不由大惊失色,他们不是担心陈峰的安全,而是担心陈峰的性格。

  灯红酒绿和修罗浴血,相差的并不远。

  陈峰没有躲,却也没有沾上任何一点酒水。

  一张突如其来的餐巾挡住了所有的酒水,夏梦临依旧摇晃着高挑的红酒杯。陈峰笑了笑,邪魅的脸嘲弄着对着夏梦临:“你是让我原谅他们的愚蠢吗?”

  “我出手不过是觉得她还不配向你泼酒。”夏梦临站起身体,脚步沉稳有力的向陈峰走来:“至于其余的事情,你随意。”

  “呵呵”陈峰转头:“如果我要制造人间地狱呢。”

  “你不会的。”夏梦临淡淡的笑着:“这里可不只是我们呢。”

  乌鸦鼓噪的声音开始传遍整个大厅,许多人惊扰纷纷,而就在这时,一个银发老人的入场更是引起无数惊疑。

  “应龙山的小子,别来无恙啊。”

  冬天的泰阳县,入夜的特别快,不过是八点钟,天气便已经是全黑。

  今晚的天气并不算好,没有星光,没有月光,甚至凄冷的路灯也因为耗电而被关闭。黄沙地恍如鬼域,但是吴晨晨却是乐此不疲的练习着神通。

  焚尽八荒。

  这个在上古时代不知吓退多少魑魅魍魉的神通,这个即便是青龙白虎都要退避三舍的神通,终于在不知道几百个万年之后,又一点一点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席卷天下,焚尽八荒。

  这个神通威能最大的时候,号称连空间都能够焚毁。能够焚烧空间的火焰,又岂会是凡物所能扑灭的,只是,此时的吴晨晨能力算小,即便是年纪,按照凤凰的寿命折算,恐怕连满月的婴儿还没有达到。可想而知,这个情况下的吴晨晨,所使用的焚尽八荒,不过是一个最稚嫩的版本。

  只是,即便是最稚嫩的焚尽八荒,温度明显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的。即便是郑昊昊,也能感觉到温度逐渐的升温。

  这种升温让郑昊昊本能的感觉到不舒服。

  它除了说明吴晨晨越来越强之外,其余的什么都说明不了,而这,给郑昊昊带来的是无尽的压力。

  “啧啧,小姑娘的悟性不错啊,难以想象这个还是你一年前暗恋的小姑娘,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就应该怂恿你把她抢走的。”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有幸灾乐祸的嫌疑:“不过,现在抢走也不迟啊,征服凤凰,不知道是多少灵兽的梦想啊。”

  郑昊昊沉默不语。

  而就在此时,一道沙沙的声音传入郑昊昊的耳朵。慕颜华穿着一身白袍,腰间鼓鼓囊囊,似乎藏着不一般的东西,干脆凛然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害怕,一双锐利的双眼总是让人心寒。

  只听他用着沙哑的声音缓慢的说着:“你好啊,郑昊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