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一纸飞天独舞

  “化妆品和女人我都不懂。你问错人了。”夏梦临皱了皱眉头,文暖玉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吸引林家的仇恨在自己身上,只是,文暖玉大概并不知道,自己和林家并不算是什么好朋友。

  果然,夏梦临开口的时候,林天的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林雪的双眼微微一亮,随即变成疑惑。倒是林正的神情无悲无喜,似乎静看事情的发展,而胡雪莉的双眼闪烁着莫名的微光。

  “是吗,那这一次夏学长给胡婶婶准备什么礼物了呢?”

  文暖玉此时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事实上,文暖玉并不只是想要羞辱林家,事实上她也知道羞辱林家其实毫无意义,林家的根基就在这里摆着。而文暖玉更想要羞辱的是夏梦临,就像夏梦临毫不客气的对待她的小男朋友一样。

  文暖玉可不认为穿着廉价衣服的夏梦临,会带着什么名贵的东西。而只要夏梦临拿不出东西,那么,他便只会是一个笑话。

  一个关于阶层的笑话。以后知道这件事的人就会对夏梦临指指点点说:“看,就算你认识豪门有什么用,没有东西混进去哪是那么容易的,连礼物都送不起。”

  而事实上就是,夏梦临真的没有带任何的礼物。他并不觉得他需要送给胡雪莉一份礼物。只是,尽管实力可以无视别人眼光的夏梦临也知道,这时候的他,真的需要一份礼物。

  他可以无视别人,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让别人看不起他。而且,夏梦临还知道,这个圈子很小,但是动用的资源却是极为丰富。在天地灵气极为稀薄的今天,夏梦临要寻找一些东西,真的绕不开这个圈子。

  就像当初的龙烟草,如果没有林家,或许十全大补丸还是遥遥无期。

  更e^新最√快上b酷v.匠☆D网

  文暖玉没有继续说话,此时的她成功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在夏梦临身上,而她本人看向夏梦临的目光不仅有着些许强者对弱者的怜悯,更多的是即将大仇得报的快意。

  “我自然是准备礼物了的。”夏梦临洒然一笑:“不知道林夫人愿不愿意接受我的礼物呢?”

  “哼,两手空空,你会拿出什么好东西。”此时的林天却是不由的讥讽一声,那一日他因为吴晨晨的阴影而放过夏梦临,而此时林家的人都在,他也变得有底气许多。

  “谁规定两手空空就没有好东西了。”夏梦临一副你很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之后神色恭敬挑不出毛病的对着林正说道:“林家主,不知可否给我一张宣纸,越大越好。还有毛笔,越粗犷越好。”

  当有钱人满足了最基础的生理需求之后,就会想尽一切弥补精神上的空虚,很显然,林正也是如此,只是他玩的东西有些高雅,那便是书画。

  林家书画一绝,在温城众所周知,基本上在温城之中,没有几个家族的书画像林家一样价值连城,品种繁多。而林正还是温城书画爱好者协会的挂名荣誉会长,虽然整个人的境界算不上高,却也不是谁都可以糊弄的。自然,有如此厚藏的林家,自然是不缺宣纸和毛笔。

  而夏梦临,则要送上一幅画。

  周围若有若无的嗤笑声响起,显然诸多人差不多看穿了夏梦临的用意,并且都是在嘲笑着夏梦临的自不量力。

  这是一个浮躁而务实的时代,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会有多么深厚的国画造诣。更何况,即便有那又如何,没有名气的作品,在他们眼中便不存在任何价值,没有价值的作品,再完美也不过是废纸。

  夏梦临目光含笑,直直的看着林正。原本的林正便想要否定这荒唐的决定,宴会的时间也是不容浪费的。但是,想到那一日在医院夏梦临表现的种种不平凡,却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

  “既然您有心,那我便不客气了,老陈,拿纸笔。不过,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而本该是宴会最中心的主角,胡雪莉一直到现在也只是微微含笑,对林正的提议似乎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宴会的主角没有否定提议,诸多人也不便说什么,各个全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一张大桌子摆在夏梦临的面前,一张约五米长,三米宽的白纸铺平在桌上。而桌子的旁边是大小不一的十六支狼豪毛笔。而毛笔的旁边是各种颜色的水墨,四方砚台压在白纸之上。

  笔墨纸砚,样样不差。

  夏梦临在心中暗暗赞叹了一下林家的底蕴。这些东西,不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家族,还真的拿不出来。

  捏了捏最粗犷的一支毛笔,夏梦临的心中便了然几分,不论重量还是质量,都已经是上上之选,硬要比较的话,即便是后世雁城的城主私藏,比这支毛笔好的也没有多少。只是,若是论起画技,纵观千古,能够和雁城城主相提并论的也是没有多少,而夏梦临,则是得到雁城城主的倾囊相授,比起雁城城主,也是分毫不差。

  当今画技,夏梦临自负不输任何人。

  林正带着胡雪莉在人群之中来回穿插,林天跟在后面叔叔伯伯叫的亲热,夏梦临的作画还不值得他们围观,不过是几双眼睛时不时的瞥向巨大的白纸之上,文暖玉倒是难得的没有说话,穷追猛打倒也失了风度,文暖玉显然也是还要一些脸面的。借此,夏梦临倒是少了几分干扰,好似被遗忘一般。

  并不是所有人都将夏梦临遗忘。

  林雪恬静的站在夏梦临的身边,看着夏梦临的毛笔在白纸走过的痕迹。粗犷的笔下线条有粗有细,远山进水在白色的世界中已经显露出轮廓。

  少年的节奏不紧不慢,脸上的神情闲适的让人生不出一丝紧张。林雪显然也是粗懂一些画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林雪更是诧异少年的不骄不躁。因为,画中的山水太普通了。

  夏梦临画中的山,好似所有国画中万年不变的山;夏梦临画中的水,好似所有国画中画中的水;远山只有寥寥几笔的风景,却是占据了大部分的版面,近水不过是一窝清泉,却没有泠泠滴水的意境。

  他是放弃作画还是有意羞辱?

  夏梦临看不到林雪眼中的怀疑,此时此刻,他好似全身心的投入画中的意境,林雪只看见夏梦临拿着粗犷的毛笔,却是画出纤细的线条,寥寥几笔,一只鸟的雏形便出现在林雪的眼中。

  “林叔叔,胡婶婶生日快乐。”

  古烟的声音直接挡在林正的必经之路上。胡雪莉看向古烟的双眼微微一亮,很是亲切的说道:“小烟啊,你可是有一阵子没有来婶婶家了。现在都生分了。”

  林天的头不由微微缩了缩,林正尴尬的咳了一声,马上神色恢复自然,对着古烟说一句:“古侄女,你的爸爸没有来吗?”

  “父亲让我向您问好。”

  古烟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林天暗叹一声,古家如今对联姻的态度还不知道,但是,古烟的态度却是可以试探出来了。来了未来婆家的姑娘,又怎么会对公公不冷不热呢。

  只是,这件事情还真的怪不了别人。

  “古侄女,我知道”

  “咦?”

  一声惊呼声,打断了林正的话语,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注视在中央的夏梦临,巨大的宣纸就像是湖水般晕开了波澜,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栩栩如生,当然,这并不是惹得他们惊讶的缘由,他们惊讶的是,夏梦临画的东西。

  只见夏梦临左手持墨,右手执笔,笔尖时不时有墨汁滴出,尽落宣纸处,一瓶墨水以可观的速度迅速被消耗,不知不觉,夏梦临走在宣纸的最左边,而纸上的砚台,却是被挥落在桌下。

  见他左手随意将墨瓶扔开,一滴墨水未沾地。左手将巨大的宣纸用力一抓,一张宣纸就像在空中飞舞,长条猎猎,恍如巨龙。只是,让人惊诧的并不是如同杂技般的宣纸,而是宣纸之中的画。

  黑白相间的羽色,展翅高飞的神鸟。全画不过是黑白两色来回切换,却是出现一只高贵艳丽的凤凰:没有人见过凤凰的模样,但是,这并不妨碍所有人将这个神鸟当成一直凤凰。

  事实上,这便是一只凤凰,只是,虽有形而无神韵。

  夏梦临的目光深邃而幽静,见他左手用力一甩,巨大的白纸凌空飘舞,他右手中的笔奋力向上一甩,众人一惊,随后双眼一亮,只见粗犷的毛笔依旧在夏梦临手中,而凌空飞出去的几滴墨汁,落在凤凰身上,仿佛活了过来。

  啾鸣远山浩荡,展翅活水清影。林家的宴会厅好似飞出一只凤凰,没有人舍得眨眼,飞舞的神灵,没有人舍得错过。

  染笔,泼墨,一纸飞天独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