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暖玉讥诮的声音在整个宴会中显得如此的突兀,几乎所有人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把目光投向文暖玉和夏梦临。

  整个温城对林家来说实在太少,并且,两家虽然交恶,但是这种性质的宴会基本绕不过所有温城有头有脸的人。自然的,林家邀请文家是应有之举,不邀请反倒是一种羞辱。当然,文家自然也是要来人的,除非两家想要彻底的交恶。林家需要好的政策降低他们的企业成本,文家同样也需要好的经济数据给他的履历添上一笔。

  自然,文家人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并不诧异。

  但是,这并不妨碍文家人想要恶心林家人:你看,你邀请的客人如此没有品味,说明你也是毫无品味的人。

  这个逻辑虽然看上去牵强附会,但是,它在上流社会还是很有市场的。多少人在富贵的时候抛弃穷亲戚,就可以看出这个逻辑的强大之处了。

  更何况,夏梦临还和自己的小男朋友有仇。

  尽管在经历过吴晨晨和慕颜华的双重暴打之后,徐默已经老实的不敢去找夏梦临的麻烦。但是,夏梦临曾经所对徐默说的话语文暖玉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很自然的,文暖玉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可以连续打击两个敌人的大好机会。

  夏梦临淡淡的扫视了一下面前的文暖玉:长发盘起显得雍容,脸上精致的淡妆显得美艳,露出锁骨的香肩显得性感,紫色的小礼裙包裹下的身材显得神秘。

  只听他不由暗叹一声:“可惜嘴唇太薄,口红太明显,就像小家子气般的刻薄。”

  “你,你说谁刻薄呢。”文暖玉的小脸突然涨红,对着夏梦临大声的说着。

  夏梦临的整张脸似乎憋着一股强烈的笑意,似笑非笑的样子似乎在看着文暖玉就像是看笑话一般。而这样无声的语言,更是激起文暖玉的怒火高涨。

  “古小姐好,古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酷匠网J5唯…一正E~版Z:,hV其他\都$是盗TL版

  就在文暖玉想要对夏梦临进行讥讽的时候,一道道招呼声却是止住她在唇边的话语。

  古家大小姐古烟到。

  严格意义说,古家并不是温城土生土长的家族,现在的温城古家,是因为老家主在帝京上退下来,来到温城养老。只是古家的老家主来头太大,温城上层社会不得不以家族称呼温城古家。而在如今的帝京,古家的政治势力依旧庞大到让人窒息。这也导致整个古家在温城都是属于超然的存在。

  而作为大家族的古家唯一的大小姐,自幼开始就是老爷子的掌心宝,尽管现在古家的老爷子已经去世,古家的政治势力已经大不如前,古家的二代家主古峰出于家族的考虑,强行和林家联姻,据说父女两人争执不下,但是这并不影响古烟在古家的地位。

  帝京大学的高材生,经济学专业,一年的时间拿着初始资金一百万开公司做到了上千万的生意,而并且借此融入帝京大学的上层圈子。没有人怀疑古烟的实力,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子,不论是智慧还是手段,比温城大多数二代都强的太多了。

  而强大的实力带来的就是强大的气场,尽管古烟在温城所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诸多温城的二代都不敢招惹他,或许,也就只有林天这个缺心眼的货色才会想着用下作的手段来占有。

  古烟的一出场,就将宴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青丝随意挽起,白裙穿在身上,恍如出尘的仙子,绝色倾城而不食烟火。她的到来,惹来的不仅是诸多男士放下身段的称赞,还有诸多女性诸多惊羡的眼光。

  倾城之姿,通达之慧,女人为之慕艳的东西,她都有。

  即便是刁蛮的文暖玉,在古烟到来的时候,也不敢大声的说话,或许也有文家不如古家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古烟带来的震撼太强烈。

  不过,在下一分钟,古烟给全场带来的震撼一点都不亚于在华夏传来日本核弹爆炸的消息。

  只见古烟轻挪步伐,摇曳身姿,向夏梦临款款而来。清纯的脸上显露的是对这种形式社交的淡定和从容,朱唇泠泠轻启:“夏梦临,想不到你也在这里。”

  “这没有什么想不到的。”夏梦临遥遥的举杯,然后随意的抿了一口鲜艳的红酒:“不过是有人邀请我,我就来了。”

  文暖玉惊诧的看着夏梦临和古烟,在场的诸多人的反应也不比文暖玉好多少。文暖玉大抵是能够猜出为什么夏梦临出现在这里,毕竟林雪和夏梦临相识。可是,夏梦临和古烟竟然有交集,这让文暖玉完全想象不到啊。

  诸多公子名媛也想象不到啊,这个一身残次品的非主流,究竟是使用什么手段才搭上女神的。

  “这倒是。”古烟浅笑,对着夏梦临说着:“吴晨晨呢,没有和你一起来么?”

  “哦,她有事。”夏梦临随意的答话:“你要是想她的话,我会帮你转告她,实在想的不行,欢迎你来泰阳县。”

  “有时间我会去的。”古烟的眼角露出一丝笑意:“明天我就去帝京了,要不要送送我。”

  “帝京”夏梦临稍稍讶异了一声,然后恢复正常的表情:“所以你的潜台词是说,这一次你是来退婚的?”

  “不错。”古烟依旧浅笑:“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耗费在温城,去当一个相夫教子的豪门夫人。是非因果,到今日应该有一个了断。”

  “你这么厉害,你家人知道么?”夏梦临开玩笑的回应着。

  只听古烟嘴角轻扬,双目含笑:“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我才会过来,等下有保镖打我的时候,你可要保护我啊。”

  “我尽力。”夏梦临说完三个字之后,便不再看着古烟的双眼,而是将目光投注在此时会场的正中心。

  红毯绿台,烟雾环绕。

  古烟轻抿一口红酒,对着夏梦临点头示意离去。尽管古家超然,但是必要的社交还是不可少的,身在这个圈子,便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洒脱。

  古烟的到来只是一个插曲,不过让文暖玉闭上她刻薄的嘴,夏梦临倒也认为值得。

  时间很快将指针推向七点钟。这是请柬上宴会开始的详细时间。当林家家主林正,穿着并不耀眼的衣物,牵着曼妙的胡雪莉款款走来。身后的林天西装革履,双眼很是精神。走在最后的林雪,也是画上精致的淡妆,穿着不菲的礼服,尽管略微青涩,但是可以看出绝对是一个美人坯子。

  “这是从周大福挑来的珍珠项链,特意挑出来送给林夫人,祝林夫人生日快乐。”

  一道送礼声将宴会推向了正式开始,而宴会的开始,就是宾客炫富的流程。

  夏梦临安之若素的看着一个个名贵的字画古董,珠宝首饰,就像是不值钱的水一样向外流出,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会场中,和各个附和着礼物的宾客格格不入。耳边不是响起这个字画拍卖价几十万,就是那个珠宝都是专卖店的镇店之宝的声音,时不时的啧啧两声,感慨着比他们更有钱的人优渥的生活。

  看到林雪的身心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夏梦临便只想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等待宴会结束,只是,有很多时候,夏梦临不招惹麻烦,麻烦总会不自觉的缠着夏梦临。

  “林叔叔,胡婶婶,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没有什么钱,所以没有什么名贵的礼物,这是一套欧莱雅的化妆品,希望您能够喜欢。”

  文暖玉刺耳的声音在宴会的中心响起,顿时让整个会场的气氛不由一滞。

  羞辱,实实在在的羞辱。

  欧莱雅在国际上也算是品牌做的非常成功的化妆品了,只是,不管它的品牌再好,所面向的客户还是占据这个世界上多数的普通群众。林家是豪门,自然不会跟随普通群众,用他们所追捧的化妆品,并不是说林家看不起普通人,只是,有很多时候,阶级真的很难让人将就。更何况,文暖玉偏偏送来的是市价中最便宜的一套化妆品。

  胡雪莉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不论是身份还是言语,文暖玉都让人抓不住把柄。她本人都说了,没有什么钱,所以只能送这个,更何况文暖玉是小辈,胡雪莉总不能因为一个小辈而丢了贵妇的面子去追究吧。

  林正皱了皱眉头,用眼神示意一下林天,只听林天咳嗽两声说道:“既然是文妹妹送的,那小妈你就收下吧。大不了扔了就是,横竖不过是一个垃圾桶的事情。”

  如果说文暖玉是刻意的羞辱的话,那么,林天便就是有水平的反击,宴会一开始就充斥着针锋相对的火药味。

  “其实,我觉得这一款化妆品真的很适合婶婶的,不知道夏梦临夏学长,你觉得呢?”文暖玉笑眯眯的说着,直接将夏梦临拉入乱局:“你觉得胡婶婶的皮肤是不是适合这个化妆品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