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了一个月的艳阳天终于落下帷幕,泰阳县的冬天终于迎来它应有的温度。

  夏梦临和吴晨晨相对而坐,餐盘中是充满油水的菜和分量十足的饭,夏梦临自在且优雅的消灭了餐盘的饭菜,令人赏心悦目的脸一直挂着和煦的笑容。

  “前桌,这一次去温城去不去啊,免费吃喝哦。”夏梦临挑眉说着,像个斤斤计较的小睚眦。和他的面容结合在一起,有种让人忍不住笑的力量。

  “再吃我就胖了。”吴晨晨唉声叹气的说了一句:“而且,我现在在练着一个神通,正好要趁着周末,所以我就不去了吧。”

  “嗯,好的,回来给你带酱鸭。”夏梦临笑嘻嘻的说着:“等下我去找班主任请中午的假,上课好好听,回来帮我补习。”

  “好啦好啦,知道了。”吴晨晨狭长的双眼看着夏梦临,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样子说着:“我会好好听讲的。”

  找班主任请假并不困难,夏梦临使用了一些语言上的技巧便让班主任点头了。很快,夏梦临便搭上了泰阳县去温城的客车。

  这一次夏梦临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基本是车一到,夏梦临便动身去碧水华庭了。

  就在夏梦临搭上去温城的车不久,城关中学的下午第一节课便开始了,慕颜华便带着小越出现在城关中学门口。

  慕颜心看到慕颜华的到来,双眼不由一喜。不顾老师惊诧的眼神,连忙跑出去,说一声:“哥,你来了。”

  慕颜华笑着调侃:“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欢迎我,是不是受到欺负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慕颜心皱了皱琼鼻,没好气的说道:“而且,这里真的不好玩,一群人想要聚一聚,都想不到什么好的点子,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吃喝玩乐,无聊死了。”

  “你也就别埋汰他们了,格局决定眼界。”慕颜华说着:“对了,你出来的时候站的久一点,小越要找一个人。”

  “一个人,什么人?”慕颜心双眼一亮,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小正太,不由得问着:“小越,是你的同事么?”

  慕颜华没有回答慕颜心的话,而是看着这个小越。

  》酷匠:网Qk唯一%x正7版(,V;其L5他PU都是盗版~w

  小越的双眼游移不定的扫视着整个班级,几乎所有同学都有一种被窥视的凉飕飕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吴晨晨和郑昊昊的心中体现更甚。

  “找到了。”小越的嘴唇在慕颜华的耳边咕哝几句,只见慕颜华的脸上变得十分精彩。

  “哥,怎么了?”

  “小心,哥问你,你的那个同桌,你相处的感觉怎么样?”

  当夏梦临坐着出租车来到碧水华庭门口的时候,林家的大宅已经十分的热闹了。时不时有车进入,而这些车无一不是豪车,本身的价值都是百万级别以上。

  当夏梦临来到林家门口的时候,毫无疑问就被保安拦下来了。在夏梦临眼中还算是得体的衣服,在看惯了奢侈品的保安眼中,不过是残次的掉渣的货色。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然在保安眼中,一身‘地摊货’的夏梦临,自然不是林家的邀请对象之一。

  更有可能是来闹事的。

  “喂,小子,你是不是走错了,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么,赶紧走,不要挡着道。”其中一个保安很不耐烦的开了口。做保安也是有心理负担的好不好。虽然这一份工作薪水还算不错,工作也算是清闲,但是当事人不会这么想啊。你天天看着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进出,自然不会觉得月入上万不算什么了,甚至觉得还很低很低。而这个时候竟然混入一个收入很有可能比他更低的,趾高气昂自然是必然的。

  做保安又不需要有多好的修养。

  “就是,就是,你还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到时候受欺负了叫妈妈都没用。”另一个保安哈哈大笑的说着。这句话自然引来一群同事的附和。

  “好了,好了,今晚事关重大。别闹了。小朋友,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走快走。”其中一个看样子比较沉稳的保安对着夏梦临说着:“这位年轻人,你如果是客人,请你出示请柬,如果你不是,请你离开,这里不是车展,不是看车子的地方。”

  “我知道。”夏梦临呵呵的笑了笑:“这是我的请柬。”

  当保安的拿到请柬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林家发出的请柬也是有三六九等的,什么人是普通的客人,只需要敷衍,什么人值得尊敬,需要热情招待,保安都是记得清清楚楚。而夏梦临的请柬,或许是他们见到过设计最精美,代表的身份最尊贵的请柬。

  在温城,林家是巨富之家,并且老一辈留下的政治资源还在,而林正所拥有的经济资源也是诸多人所看见的并且为之垂涎的。也就是说,在温城,林家已经不必去折腰而去讨好任何家族或者势力了。这也意味着,林家的金色渡边请柬,不论是数量还是价值都超越过了国宝大熊猫。

  夏梦临收过请柬,神情不悲不喜,从容的走入宴客的大厅。他实在没有必要将被邀请当作一种骄傲,曾经的他正面打败魔皇的时候,光是烧了请柬就烧了一天,其中并不缺少媲美现在的林家的存在。

  只是,夏梦临的一出场,就若有若无的成为整个宴会的中心,最起码成为许多人眼珠的中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这句话并不能代表全部,但是,总归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以如今林家在温城的地位,一起整个家族的财富而言,在过去落魄时候所积累的人脉到现在已经变成了负担。自然,林家举办宴会,自然自动忽略了还在苦哈哈过生活的兄弟,而是各个请柬飞向温城各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各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到宴会自然不会把自己打扮的太寒碜,有钱的要让自己看起来有品味,有权的要让自己看起来有威严。一个宴会基本是相当于将他们的圈子聚在了一起,而偏偏没有人愿意在这个圈子中丢脸,也不会愿意有人在这之中因为衣食住行而丢脸,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他们实力的一种体现。

  但是,夏梦临的出现,却是让他们觉得很没有面子。

  剪裁的并不算得体的小西装,一看就不是什么名贵布料的休闲裤,看样子就是超过了半年历史的运动鞋,无一不是在显示着这个人不但穿着没有品味,而且整个人还没有钱。

  他们很难理解,为什么豪门林家的宴会会有这么一个人混进来。

  只是,什么规格的场地讲着什么资格的话语也是他们的必修课之一,尽管诸多人打量着夏梦临,但是,摸不出夏梦临的虚实并且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夏梦临一个人坐在角落中尽管格格不入,倒也显得相安无事。

  事实上,夏梦临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来到林家的宴会。

  正如夏梦临对吴晨晨所说的,自己刚刚窃走了林家在五年前价值两千万的东西,尽管看样子是因为他而让林家避免陷入分崩离析的局面,但是林正并不知道啊。而知道这件事始末的估计只有胡雪莉以及林雪。但是看林正打着为林夫人庆生的牌子举办宴会,也就是说胡雪莉在林家活的好好的。

  从某种程度上理解,也就是说林雪的处境很不好。

  而林家身为豪门,被抢了东西还召开宴会请劫匪回来参加,夏梦临用脚趾头都可以想的出林家还不至于这么掉价。也就是说,夏梦临参加这个宴会,一定是属于被针对的一位。

  而现在的夏梦临正在纠结:自己到底是因为投机的心思太重,一心想要救林雪与水火之中呢;还是因为自己想要看看胡雪莉究竟有什么样的方式报复自己而来到这个宴会。

  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果是前者,意味着夏梦临要打到胡雪莉而让林雪在林家的地位逐渐上升。如果是后者,夏梦临便有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其实只是过来看戏。

  这位特立独行的人物在侍者的盘子之中拿走一杯红酒便安安静静的坐下来浅酌。一个宴会的目光自然不会在不值得的人或者事物上逗留太久,整个宴会又开始恢复了入门前的绅士性喧嚣。

  只是,这绅士性的喧嚣持续没有多久,夏梦临的耳边便响起了熟悉且刺耳的声音。

  温城的大家族并不仅仅只有林家,文家也是其中之一。

  林家经商,文家从政,一个拿着钱,一个握着权;林家属于老牌家族,尽管中途没落但是很快崛起,文家属于新贵,跑得太快而根基不稳;林家人丁稀少而资源众多,文家人丁众多而可用性资源稀缺。所有明眼人都知道,林家和文家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只是,当林家家主林正为了儿子林天来到文家提亲,却是遭到文家羞辱。文家的小女儿文暖玉在林正面前直接讽刺林天不过是一个不知上进的富二代配不上他,而林家不要脸想要高攀文家。

  不论林正身为一个父亲还是作为一家之主,林正的心情自然不会太好过。所以,林家和文家交恶了。而这在温城的上层社会都不是秘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