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人冷哼一声:“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如此猖狂。”

  夏梦临缄默不语,脚下的青莲以极快的速度生长,开花。朵朵花蕾释放沁人心脾的芳香,而黑袍人的黑藤,竟然被打压的没有一丝生机,迅速枯萎,凋亡。

  夺造化而加己身。

  黑袍人的脚下淌落滴滴鲜血,深深的看了夏梦临一眼。在黑藤迅速败亡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他输了。面前的这个人,最起码有着化劲强者的实力。

  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应龙山,化劲强者的数量也极为有限。更不要说,面前的这个人,才十七岁。

  “哎,别走啊,我还有东西你要不要尝尝啊。”

  黑袍人迅速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夏梦临的嘴角咕哝两句,随即笑了笑,自顾自的说着:“算了,还是去买手机吧。”

  而此时,慕颜华却快要被烦死了。

  在一旁的手机被一个电话号码来回轰炸,而身边还有一个喋喋不休的孩子,慕颜华一看手机,都是一个未署名的号码的来电,而当他想要回拨的时候,一边的小越总是缠着他去好玩的地方。关键是,龙头的指示下来了,限期十天之内将古碑文带回去。

  “喂。”慕颜华语气不善的将号码进行回拨。

  李颖惊喜的看着接通的电话,备注名写着‘甜心’两个字。深呼吸一口气,用着甜腻的声音说着:“我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

  只听电话的一端,慕颜华用着极为不耐烦的语气说着:“我现在很忙,十天的时间,我不想我的手机再有无所谓的电话,还有,这个号码很危险,你会死。”

  慕颜华挂断了电话,最近泰阳县越来越不安稳了,前天,在美帝工作的一个龙魂成员告诉他,国际赏金榜中对古碑文的悬赏价格又出现变动,从三亿美金到六亿美金。美帝的银沙不缺钱,欧洲的上帝之手也不缺钱,但是,他们并不会拒绝来的容易的钱,更不要说,国际雇佣组织不止是分布在美帝和欧洲,中东,南美,许多地方的组织都是用人命换钱。

  正是因为此,华夏的地面安全工作难度一下子增加无数倍,这些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要是涌入了华夏,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是当权者和老百姓都想要看到的。一个意外就上升到国防和外交的高度,这不是上面的人愿意看到的。

  于是,龙头下了死命令,要求十天的时间将古碑文带回帝京,而小越,就是龙头派遣给慕颜华的助手。如果十天之内还没有结果,那么,龙头将会派遣更多的人参与这一次的事件当中,而慕颜华,则会被判定任务失败。

  毫无疑问,如果被判定任务失败,对心高气傲的人中之龙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更不要说,还有龙魂那么多人盯着他。

  想必不论是九洲,还是国安,以及他最讨厌的凤组,都对看他的笑话表示很期待吧。

  “小越,接下来只能靠你了,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要不要。”慕颜华深呼吸一口气,和声细语的对着正在一旁嘟着嘴的小男孩说着。

  “真哒?”小越听到慕颜华的话之后,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眨啊眨呀盯着慕颜华看。

  慕颜华被看的颇为不自在,这一次的事件已经不仅仅是国际赏金榜这么简单,而是上升到国防的问题,事关重大,也就代表不可能龙头派遣到慕颜华身边的助手只是一个可爱撒娇卖萌并且还自带啰嗦属性的小正太。

  小越是一个异能者。而且,还是让诸多古武者愿意接纳的异能者。

  因为,小越的异能属性没有任何攻击性,而是具有很大的辅助属性。而他们都称之为:时光回溯。

  只要特定的媒介,小越就可以知道任何物体过去的状态,而且,不受任何时间性的限制。

  古碑文是被黑袍人抢走的,而黑袍人打伤慕颜华的时候,或多或少总有一股力量留在慕颜华体内,而这几日,慕颜华也是极力保住这一股残存的力量。而且,慕颜华还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几乎不治之伤一日之内尽数痊愈。

  “嗯,慕哥哥说的话,从来都不会不作数。”慕颜华说着:“那就开始吧。”

  “好。”小越点点头。

  只见慕颜华拿出一个白色瓷碗,然后用锋利的军刀划开左手小拇指。几滴血液留下,慕颜华用纸巾擦拭了军刀,简要的包扎伤口,便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小越。

  此时的小越的双眼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紧紧的盯着殷红的血液,白皙的脸上分泌出几滴汗珠,突然,慕颜华惊愕的发现,此时的小越双眼瞠出,嘴角长大,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

  “小越,你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慕颜华连忙唤醒小越,着急的问着。

  “龙,有龙。”

  “什么?”

  红色摇曳的身姿,带着火焰的翅膀,那一双恍如宇宙的双眼,深深的落入小越的脑海之中。

  夜晚,魔都,应龙山中。

  黑袍人是带着血回到应龙山的,一路上不敢停留,绕过了应龙山的石阶,直接抄着近路,黑色的靴子踩在山石之上沙沙的响,却又像是风声,毫无吸引人的地方。

  身体矫健如豹,进退幽鬼游风。

  少年人静静的站在山崖的最高处,远眺着远处魔都的灯火辉煌。清风拂过他略长的发梢,双眼狭长,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黑袍人一路未作停歇,直接来到了山崖之处,见到少年的一刻,焦急躁动的心此时仿佛都沉寂了下来。只见他单膝跪地叩首,说道:“属下无能,将少主的吩咐弄砸了,侥幸逃脱。”

  少年没有转身,清风继续拂过他的发梢。

  黑袍遮挡了黑袍人的面容,身前的枯叶却是多了几滴水渍。

  “你确实很无能。”少年人开口了,冰冷的空气中多了几分凛然的杀机。

  “是”黑袍人附和一声,话音刚落,却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凌空飞起。

  没有人知道少年的速度,甚至没有人能够说出少年和风究竟谁比较快,或许只是清风拂过发梢的功夫,少年便出现在黑袍人的身前,之后,只见他单手将黑袍人抓起,狠狠的向外扔去。

  黑袍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被正面朝上,直直的扔了出去。而在他即将坠地的同时,他的双眼却是看见那个邪魅的少年,从天落下,一只手直接拍中他的胸膛。

  “咳,咳”黑袍人挣扎的从地上站起,一滩血迹落在刚刚被雪遮掩的石头中,娇艳而冰冷。

  少年人终于转身了,气定神闲的打量着黑袍人,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黑袍人知道,刚刚彻骨铭心的痛是真的,落下的鲜血也是真的。

  “你不服气?”少年人开口了。

  空气中弥漫着冰冷的杀机,就像魔都的夜晚一样彻骨。黑袍人大口的喘着气,对着少年人说着:“是。”

  一颗石子弹射而出,在黑袍人震惊,莫名的眼神中向他刚刚受到重击的胸膛处袭去。

  没有人刚轻视这个石子,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巨大威力。黑袍人是化劲高手,他更能感受到里面的力量,以及,这位少主出手的毫不留情。

  这是要置他于死地。

  黑袍人想要侧身避开,却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却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一丝。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含着巨大威力的石头向他的胸膛打去,彻骨的空气中尽是渗入骨髓的严寒。

  “这是”黑袍人的喉咙吞吐一声,只见他的胸膛之中,一道青色的光影徐徐出现。

  尖尾羽长,两翼白纹,周身华丽,啼声清鸣,外饰若凤,体大如鸡。

  少年好奇的打量着在祥云中飞舞的青鸾,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而此时,黑袍人再傻也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了。

  ,6酷匠~网Z{首发“4

  自己哪是什么侥幸逃脱啊,分明是夏梦临有意放过自己,从而更容易的知道究竟是谁针对夏梦临。

  “属下有罪,属下该死。”黑袍人连忙下跪,急忙叩首连连说道。

  少年没有说话,双眼还是不停的打量着青鸾,只听青鸾在云中鸣叫两声,华丽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极为不真实。青鸾的身姿不断摇弋,随着祥云逐渐变得黯淡,之后逐渐消失在人间。

  “有趣,有趣。华夏五千年,天下果然不止是应龙山啊。”少年没有理会黑袍人,而是自顾自的说着:“林勇传来消息,说林家在这周六举行宴会,而林家,就是林勇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的地方,不得不说,真是期待啊。”

  而与此同时,深夜正在躺在床上的夏梦临突兀的睁开双眼。

  “魔都应龙山,呵,又是一个不好惹的。”夏梦临摇了摇头:“算了,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