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颜华对出现的黑袍人如临大敌。

  黑袍人不说话,直直的站在路中央。似乎在思考,似乎在斟酌。

  “阁下,如果你不配合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慕颜华像是被激怒的雄狮,只听他一声怒喝,周边一阵狂暴的气流席卷,直向黑袍人袭去。

  慕家功法,碧水欺天。

  “传说慕家久不现世,却已经堕落至斯。”黑袍人开口了,狂暴的气流没有惊动他一丝发梢,声音依旧平淡低沉:“当初慕家老鬼打遍三山五岳的雄姿,如今的碧水欺天也只剩下这般威力,慕家,真是堕落了啊。”

  只见黑袍人话音一落,一股凛然的黑气若隐若现,就在风暴即将把黑袍人席卷的时候,黑气迅速化龙,只是一瞬间的时间,风暴被黑龙捣毁全无。

  “黑气化龙,你是应龙山的人。”慕颜华双眼不由睁大,不可置信的说着。

  黑袍人嘿嘿一声:“看到慕家的继承人不过是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黑色的靴子带着踏踏的响声,慕颜华沉默不语。应龙山的人出现在泰阳县,似乎泰阳县要变天。

  夏梦临终于把手中的啤酒喝完了。

  郑昊昊皱皱眉,对着夏梦临说着:“喝不了就不要喝,吴晨晨也不喜欢你喝酒。”

  “呵”夏梦临笑了笑:“我也不喜欢我喝酒。”

  “你怎么不下去陪她了?”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夏梦临的嘴角微微翘起:“就像你明明喜欢她却总是躲着她一样。”

  郑昊昊抬头,一轮弯月被乌云遮住:“她喜欢你。”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最起码给了我鼓舞。”夏梦临似乎很开心,笑了一阵过后,对着郑昊昊说着:“但是,现在的她需要成长,而不是喜欢。”

  郑昊昊默然。

  “曾经的我,天真的想过要一辈子守护她,我想要她在我的羽翼下过一辈子,但是,她是凤凰。”夏梦临闭上眼:“她注定凤舞九天,我不能阻止她张开翅膀。”

  夏梦临望向吴晨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晨晨已经越来越强了,她的火焰控制的比任何人都要娴熟,她看向周围的目光也逐渐增加了警惕,她开始变得安静且高贵。

  “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今天,我甚至怀疑她已经学会了控制情绪。我不能堵在她的路上。”

  郑昊昊知道夏梦临的意思,事实上,他脑中的声音经常教导他:真正的强者,嬉笑怒骂都不必掩饰,但是,控制情绪,却是强者的开始。

  吴晨晨呼了一口气,周边的火焰尽数散去。此时的她心中微微欣喜:“太好了,凤凰传承中的第一层火,总算领悟了,我终于能够修炼神通焚尽八荒了。”

  “只是。”吴晨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从校服的口袋中拿出装着十全大补丸的瓷瓶:“这十全大补丸消耗的速度,好像比后桌计算的还要快,不管了,先用了再说。”

  只见她服用一粒十全大补丸,顿时一股充裕的能量充满全身,闭着眼,回味着刚刚的领悟。

  周围的灵气比起以往似乎浓郁了一些,吴晨晨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后桌,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呢。”

  夏梦临看向郑昊昊:“她已经越来越强了,你还是想想,怎么才能瞒过她的眼睛吧。”

  第二天一早,夏梦临的心情依旧很好。

  照例还是一瓶椰汁饮料放在吴晨晨的桌子上,吴晨晨也是大大方方的收下,两个人和谐的一塌糊涂,和整个班级充斥着一种叫做奋斗的气氛格格不入,而现在,已经离一模不足十五天。

  按照正常的生活节奏,此时的夏梦临应该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度过这十五天,只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顺心的事情。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吸引了班上所有人的目光。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老人家,头上的银发整理的一丝不苟,双眼浑浊,整张脸上带着亲和的微笑。身上的西装看不出款式,但即便是再不懂设计的人也能感受到属于西装的美感和风雅。而他敲门之外的另一只手中,却是拿着一张金色渡边的纸张,而纸张上所显露一角的设计,也能让人感受到它的名贵和奢华。

  “请问,夏梦临先生在么?”西装老者挺直着腰,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对着班级说道。

  “我就是,怎么了?”夏梦临疑惑的起身,来到西装的老者面前。

  “这周六晚上林先生将会在碧水华庭的别墅区中举办宴会,庆祝林夫人三十五岁寿宴,林先生特意嘱咐让我亲自为您送上请柬,到时候凭借请柬入门,一张请柬可以带上一位女伴。林先生说,请夏先生务必到场。”

  夏梦临接过请柬,烫金的纸张上的确写着他的名字,对着老者笑了笑道:“麻烦老先生了,到时候,我会去的。”

  “后桌,这是什么?”吴晨晨好奇的问着。

  “林家,就是贡献给你龙烟草的那个别墅的主人,邀请我这周六晚上去参加林夫人的生日宴会。”夏梦临不在乎的说着:“你要去吗?”

  “这周六啊,这周六不是有课么?去温州好像也来不及了吧。”吴晨晨不是很肯定的说着。

  夏梦临也是赞同的点点头,说着:“你说的对,那就推了吧。”

  “额”吴晨晨眨眨眼:“可是,后桌,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我们可是拿了他们家两千万的东西,为什么他们过生日还要叫上我们啊。”

  “可能他们是要叫警察叔叔把我们抓起来吧。”夏梦临不在乎的说着。

  “额,应该不至于吧。”

  “换作你被别人敲诈了两千万,你想不想把他抓起来。”夏梦临双眼促狭,笑眯眯的说着。

  吴晨晨思索了一会,然后点点头:“我大概会杀了他。”

  “所以后桌,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去大概还是要去的。”夏梦临笑嘻嘻的说着:“别忘了,林雪和我们也还算是认识,胡雪莉现在还能召开生日宴会,我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

  “哦。”

  “话说,没有手机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前桌,中午你自己吃吧,我去买一个手机回来,你要什么吃的,我带给你。”

  最新9章g,节}上酷√匠网Le

  “啧啧,有钱了啊。”吴晨晨砸吧砸吧嘴:“我要棉花糖。”

  买手机只是即兴的一个借口,夏梦临从来没有得过没有手机就会死的病,不过,没有手机不方便联系是真的,没有借口不方便出去也是真的。

  他感应到了杀机。

  与此同时,在一中的太子班中。

  周涛随意的涂鸦着刚刚发下来的一张试卷,和其余叫苦连天的同学相比这一份试卷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他已经不屑于去做。就像他不屑于亲手操作对付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

  “事情做的怎么样了。”课间时间,周涛随意的向身后的跟班问着,尽管他没有吩咐,但是,他相信,他的跟班们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

  不过,这一次周涛的信任估计是要被辜负了。

  只见他身后的跟班一脸惭愧,呐呐的说着:“涛哥,事情失败了,找来的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又闹又跳的,这一次失败了。”

  “没关系。”周涛淡淡的说着:“离一模也没有多少时间,且让这个小子张狂一会。”

  “只是,这一次你让我失望了,规矩,你懂得。”

  “是”身后的跟班战战兢兢:“等下,我就去小龙那里领处罚,蔓藤缠身。”

  行走在阴暗的小道上,夏梦临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呵欠:“朋友,我特意挑了这样一个风水宝地,你到现在还不出来,是嫌弃我挑得不够好么?”

  得不说,你还是太差了。”应和夏梦临的话是一个黑袍人,而这个黑袍人和昨夜慕颜华所遇见的黑袍人是同一个人。

  “风水差不差并不重要,一个好的风水玄师,不也有着堪破风水,逆天改命的能力么。”夏梦临嘿嘿的说着:“不过倒是你,算命先生有没有和你说过,今天你有血光之灾。”

  “算命先生说我今日无惊无险。”黑袍人冷哼一声,周边弥漫出浓郁的黑气,犹如黑色藤蔓向夏梦临快速的生长。

  应龙山鬼,嗜血黑藤夏梦临的嘴角勾勒出一丝邪魅的笑意:“你的功夫让我想起两个蠢货,看样子你和他们出于同源,只是,那两个蠢货死了,你猜猜,你还能活到什么时候?”

  青莲圣衣,诛邪破法只见他的脚下忽然绽放出朵朵青莲,阴湿的路面上好似有清水涟漪,在黑袍人惊愕的目光之下,靠近朵朵青莲的所有黑藤,用着极快的速度无影无踪。

  “看样子,你遇见的算命先生,大概是骗钱的货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