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城火车南站,人来人往的人中藏着一个老者。

  老者大约七八十岁,穿着粗制的麻衣,看样子已经有了很多的年头,脚下一双不知是用什么草编织成的草鞋,和城市的油泊路显得格格不入。

  不管是不是赶时间的人,经过老者身边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只是,老者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步伐矫健,老态龙钟往一个方向走去。

  在破乱不堪的蜻蜓道,胡雪莉卷缩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中瑟瑟发抖。

  她依旧还是碧水华庭,林家别墅的女主人,她依旧还是林家家主,林正的法定夫妻。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惊惧害怕。任谁不过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从华丽的别墅中被劫持到破旧的出租房里,都会忍不住害怕。

  更不用提胡雪莉这个没有少做亏心事的女人。

  站在胡雪莉身边的是两个大汉,害怕的胡雪莉并没有发现,这两个大汉虽然魁梧雄壮,但是双眼却是有着不正常的呆滞,仿佛他们正在睁着眼睛睡觉。任由胡雪莉如何质问,求饶,尖叫,讨好,两个大汉都没有任何反应,倒是在出租屋中飞来一只黑色乌鸦,声音叫的很难听。

  胡雪莉愤怒的大喊一声:“闭嘴,死乌鸦。”

  乌鸦叫唤的更难听了,就像是在幸灾乐祸。

  温城最近的天气都不错,即便是大冬天,在大中午都可以穿着短袖出门。只是,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角,胡雪莉却是感觉到透入骨髓的寒冷。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一动不动的大汉突然有了反应。乌鸦扑哧扑哧的扇动翅膀,聒噪的声音传遍整个房间,胡雪莉烦躁的甩甩头,她发誓,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的痛恨过乌鸦。只是一个大汉去开门,另一个大汉犹如雕像守在这里,让她不敢轻易的作出动作。

  “七长老好。”

  向胡雪莉走来的是一个老者,穿着不知多少年的衣服,踩着不知什么草编织的草鞋,满头银发却是老态龙钟,胡雪莉惊愕的发现,原本她以为不会说话的两个大汉,现在却是恭顺的迎接老者的到来。

  乌鸦聒噪的声音更加高亢,老者笑眯眯的伸出手,口中响起含糊不明的音律。只见乌鸦扇动翅膀,落在老者的肩膀之上,聒噪的声音也随之停止,而与此同时,在胡雪莉惊骇的目光之下,两个大汉的双眼,鼻子,耳朵,嘴巴都溢出黑色的鲜血,随之而来的是魁梧的身躯倒在地上的闷声。

  “林夫人不要害怕,他们不过是我万千傀儡的两个。”七长老依旧笑眯眯,慢悠悠的对着胡雪莉说着:“把林夫人请来,他们就没有用处了。”

  “哦,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苗疆,他们都称呼我为齐七。”

  乌鸦又开始叫唤了。

  苗疆九府,练傀齐七。

  依旧是那一处黄沙地,吴晨晨不厌其烦的变幻着手中的火球。

  在黄沙地的上方,是一处小山丘。郑昊昊淡漠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吴晨晨,每晚,吴晨晨来这里变幻火焰的时候,郑昊昊总是会站在这。

  从一开始的生疏,到如今的娴熟;从最开始的两人,到如今的一人。郑昊昊都看在眼中。

  今夜的月色很好,远处传来一阵风声。

  郑昊昊皱皱眉,忽然一个转身掠过,只见他一伸手,反手接过让他转身的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是一罐啤酒,落在手中还有沁人的冷意。郑昊昊抬头凝视着闲庭信步般走来的夏梦临,手中还拿着一瓶和他一样的啤酒,依旧是温和的笑意,和那一张郑昊昊很想打上一拳的脸。

  “我以为你已经看的入迷了,没想到还是躲过了。”夏梦临没有一丝偷袭失败的惭愧和沮丧感,神色自然的说着:“喝一杯,怎么样?”

  手中逐渐的使力,郑昊昊的啤酒冒出白色的泡沫。只见他抬头饮了一口,随后说着:“你走在哪里,灵气便跟在哪里,躲过你的偷袭,很难么?”

  “这倒是。”夏梦临用手开了易拉罐的拉环,放在嘴边轻轻喝了一口之后,只见夏梦临的脸夸张的皱起,一脸嫌弃的说着:“真不明白,明明这么苦的啤酒,为什么总是有人喜欢喝。”

  “习惯就好了。”郑昊昊面无表情,眼角的余光还是移不开在掌控火焰的吴晨晨。

  夏梦临咂咂嘴,又饮了一口,和郑昊昊说着:“和你这种人聊天真是无趣,还是我认识的郑昊昊么,表情那么冷,我都不想说话了。”

  “那你可以闭嘴。”郑昊昊转过身,看也不看夏梦临一眼。

  夏梦临噎了一下,随即晒笑一声,脚步缓缓移动到郑昊昊的旁边,摇了摇头,说着:“我倒是想闭嘴,不过现在却是挺闲的。”

  夏梦临继续说着:“今天中午多美味的那个十字路口,据说出现了一群疯子,有的人在表演脱衣舞,有的人在表演铁头功,撞电线杆,还有的人直接是胸口碎大石了,这么热闹的景象,不知道你知道么?”

  郑昊昊沉默不语。

  夏梦临也没有等着郑昊昊的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着:“周涛不是什么好东西,睚眦必报可以说是他的本性,只是,恐怕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找的人那么的菜,那么的渣,你说是么,烛龙郑昊昊。”

  “你想说什么?”

  “打伤慕颜心的哥哥,慕颜华的人是你吧。”夏梦临不看郑昊昊惊愕的表情,而是自顾自的饮了一口啤酒:“一目睁而天下昼,一目闭而万物息。烛龙拥有昼夜无序,乾坤颠倒的力量,但是,我却从未听说过,什么时候烛龙也可以制造幻境了。”

  “迷仙引乃是传承的神通之术,传说可以迷惑仙踪,操控一切,从上古到如今,不知多少大能为其出手争夺乃至于大打出手,然而,传承的碑文一直久久未现身。但是,我今天却是看到了迷仙引的力量,虽然很稚嫩,很薄弱,但依旧是仙家道法。我说的没错吧,郑昊昊。”

  “不可能。”郑昊昊脑海中的声音狂暴的响起:“老夫活了亿万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有人跟踪而没有直觉,你问问,他是如何知道的。”

  郑昊昊没有理会脑海中声音的话语,而是嗤笑一声:“你说的没错,迷仙引在我手中,所以,你想要杀人夺宝?”

  夏梦临终于想起来前世泰阳县发生的一些怪事了。

  前世,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泰阳县频频出现一些外国人,不过那个时候的夏梦临并没有激活青鸾血脉,不过是普通人罢了。而前世知道迷仙引曾经在泰阳县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三百年后了。

  “你如果能看懂迷仙引碑文上的字,那么,我想你应该知道迷仙引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作用,我只是好奇罢了。事实上,发现迷仙引,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

  当夏梦临知道郑昊昊是烛龙的传承者之后,他就有了一窥郑昊昊的心思,只是一直苦无良机,而今天的周涛无疑是给了夏梦临创造了机会。类似于周涛这种人,受气定不会善罢甘休,夏梦临笃定的相信周涛一定会找郑昊昊的麻烦,果然,夏梦临相信的没有错。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在试探我。”郑昊昊突然笑道:“看样子,我对你造成了压力。”

  “没有谁能对身边的烛龙心怀轻视,烛龙的力量太强了,强到任何人都不可能安心的与之相处。”夏梦临很自然的说着:“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黄沙地上的吴晨晨似有所悟,手中的火焰奔腾而起。

  “虽然知道你是在夸我,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讽刺。”郑昊昊面无表情的看着吴晨晨:“你说我强,但是,我却被你窥探的一清二楚。”

  而同一时间,慕颜华的脸色却是极度的不好看。

  “华哥,我们今晚去哪里住啊?”

  “华哥,泰阳县好玩吗?”

  “华哥,泰阳县有游乐场碎冰冰嘛?”

  “华哥,我”

  “闭嘴。”慕颜华呵斥一声,只见跟在慕颜华身后的是一个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白衣,皮肤白皙,脸上却是有着明显的稚气。只是,此时的他却是一脸委屈的跟着慕颜华。

  慕颜华看着少年楚楚可怜的样子,又是无奈的哀叹:“小越,我把你带来是请你帮忙的,不是让你烦我的。”

  “华哥,你是不喜欢我了么?”那个叫做小越的孩子楚楚可怜的说着。

  “额”慕颜华一阵恶寒,他开始反思自己把这个小孩子叫过来是不是一个错误了。

  小越瘪着嘴,突然,慕颜华见到小越浑身激灵,只听小越惊慌的说着:“华哥,快跑,危险。”

  慕颜华锐目如刀,只见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

  “来自龙魂的朋友,你们好啊。”

  酷p匠I网7永T久“O免5◎费i看小.@说

  那人仿佛伫立在那许久,黑袍之中发出低沉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