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吴晨晨回到宿舍的时候,夏海萍坐在吴晨晨的床上坐了好久。

  “晨晨,我有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夏海萍一脸的坏笑,故意对着吴晨晨用着极高的声调说着,吴晨晨一阵疑惑,对着夏海萍说着:“什么问题啊?”

  “你今晚去哪里了啊,怎么现在才回来。”夏海萍盯着吴晨晨手中的书,用着不算正常的语气的说着:“晚自习一结束就带着夏梦临跑了哦,说,是不是去和夏梦临约会了。”

  “才没有呢。”吴晨晨撇撇嘴,神情平静:“我是问他问题了。”

  “什么问题,要私下才问?”夏海萍明白着一副你不用辩解,我自有判定的样子对着吴晨晨说着:“说吧小晨晨,你们到了什么地步了?”

  此时,同宿舍的几个同学们也是看向吴晨晨,现在高三十班最大的绯闻是什么,莫过于吴晨晨和夏梦临的事情了,本来两人每天都在聊天说话,而现在更是每天黏在一起,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着看着夏梦临带着吴晨晨出去吃饭,这种关系,不让人误会都很难啊。

  吴晨晨的俏脸一红,把书本扔在床上,对着夏海萍说着:“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我和夏梦临真的是普通朋友关系,这两天是因为我的身体出现一些情况,只有他能照顾我。”

  “什么情况啊?”夏海萍促狭的问着。

  吴晨晨的脸涨的通红,却是说不出任何辩驳的理由。虽然夏梦临并没有告诉她这个并不方便展现在普通人面前,但是,她自己也知道修炼这件事出现在普通人面前的严重性。因此,不善说谎的吴晨晨这一次选择了沉默。

  “好了好了。”吴阿露出来缓解了一下吴晨晨的窘境:“不就是一个传闻嘛,当年你和吴贤杰不也是一样,会在一起的不会就这样偷偷摸摸的,不会在一起的绯闻闹得再疯也没有用。”

  “这倒也是。”夏海萍似有所悟的点点头,然后,促狭的对吴晨晨说着:“我听贤杰说,夏梦临买的零食有很多哦,好像都进了你的嘴巴里了。”

  吴晨晨嘟着嘴,心中说不清是被误会的生气还是高兴,脸上还是闷闷的不说话,夏海萍促狭的表情消失,转而关心的对着吴晨晨说着:“晨晨,生气啦,对不起啊,我只是开玩笑的,别介意。”

  “没有。”吴晨晨憋出两个字,然后说着:“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和他的关系。”

  “好了,高中也就这点时间了,大学是不一定在一起呢。”吴阿露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劝慰着:“我们还是该考虑怎么考一个比较好的大学吧,其实晨晨这样挺好的,倒是海萍,你和贤杰要考虑一下以后了。”

  “放心,他听我的。”夏海萍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吴晨晨的双眼微微闪烁,随即很严肃的加入这个话题。

  夏梦临盘着腿坐在床上,正对面是前不久买的小桌子和一套数学试卷。

  吴贤杰这一次非常罕见的和夏梦临说话,而话题的中心总是离不开吴晨晨。

  “同桌,今天海萍和我说,你可是把吴晨晨带走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话说,你们两现在的关系怎么样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夏梦临的回答方式比较简单粗暴,只见他随手将床边的八宝粥扔到吴贤杰的床边:“给你,拿来堵住你的嘴。”

  “这明摆着有情况啊。”另一个舍友郑明宽在上铺,大声嚷嚷着:“晨晨是谁啊,三年下来拒绝了多少个又不是不知道,哪有男的成功把她约出去过了。什么情况不很明显啊。”

  酷,匠a网{唯#M一9正版《,M其)a他z)都tu是{盗{版

  “给你。”夏梦临的八宝粥又发挥了作用:“就你清楚明白,行了吧。”

  “还有我的呢。”张顺涛此时也开始口若悬河了:“话说晨晨这个人也不错,漂亮,还越来越漂亮,人也好心,梦临你明显是赚到了啊。”

  “这话说得好听,赏了。”夏梦临的八宝粥直接扔上去:“不过,我和她是真的没有你们说的那种关系。”

  “你是想要这种关系吧。”贤杰一开口,整个宿舍都哄笑出声。

  第二天一早,夏梦临就发现了吴晨晨的闷闷不乐。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夏梦临随意的将刚买不久的六个核桃放在吴晨晨的桌子上:“大清早的皱眉,一点都不酷。”

  “没有。”吴晨晨吐出两个字:“今天中午我在食堂吃,不去你那了。”

  “额。”夏梦临整个人僵了一下,马上恢复过来:“嗯,你开心就好,我没问题。”

  说完话的夏梦临顺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虽然翻开了书本,但是心中一直在思考这段关系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吴晨晨对他的淡漠几乎是写在脸上显而易见,让夏梦临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向吴晨晨提前表白了。

  前世的夏梦临总共向吴晨晨表白两次,两次都是婉拒,之后一段时间吴晨晨对夏梦临是冷冷的,甚至一段时间夏梦临都认为这段关系要完了,但是,最后在夏梦临坚持死不要脸的情况下,吴晨晨和他的关系又回到熟悉的状态。

  凭着这一段记忆,夏梦临便将吴晨晨的问题归结为夏海萍说的‘她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不理人,我都习惯了’的状态下,在思索了一会之后,夏梦临便不纠结了,毕竟,连表白失败都还能做朋友,夏梦临觉得,过几天就好了。

  晚上还是固定的一个小时修炼,只是,夏梦临很清楚的看清吴晨晨心不在焉的的状态。就连手中控制的火焰,也不似昨日那么熟练。

  夏梦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吴晨晨没有手机,眉宇不见得焦急,所以不是家中的事情,那么只能是学校的事情,而现在在学校能够对她造成困扰的。”夏梦临思来索去,尽管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是他还是止不住想下去:“好像,只有我。”

  夏梦临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今年仅仅是2015年。

  夏梦临和吴晨晨认识仅仅是半年,吴晨晨对夏梦临的一切都不熟知,老乡关系都显得牵强,吴晨晨是一个慢热的人,更是一个独立独行的人,一切发生在吴晨晨身边的流言都可能被吴晨晨视之为裹挟,而现在亦是如此。尽管在夏梦临心中,他和吴晨晨的情谊牢不可破,但是,在吴晨晨心中,两人不过是认识接近一个学期,聊天还不错的同学,也仅此而已。

  他太心急了。

  “前桌。”

  “怎么了?”

  夏梦临用着斟酌的语气对着吴晨晨说着:“额,没什么,就是,我要回去写作业了,你对力量引用的越多,就会对传承的领悟越多,我就不陪你了,以后修炼的时候,注意一下时间,别回去的太晚,那我走了。”

  没等吴晨晨开口,夏梦临几乎是向逃一般离开。

  一直到视线之中没有吴晨晨的影子,确定吴晨晨听不到他的话之后,夏梦临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靠,前世今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

  吴晨晨几乎是目睹着夏梦临的离开的。

  手中的火焰艳丽逼人,缓缓的凝结出一只凤凰的模样,华丽高贵的身躯却是讨不了吴晨晨任何一丝欢心。

  一直到火焰缓缓散尽,吴晨晨的嘴唇才喃喃轻语:“这是,让我提前感受离别的痛苦么。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郑昊昊还是在阴影之处,脑海中的声音似乎在幸灾乐祸:“看样子,你的情敌和小情人之间出现矛盾了,你的机会来了。”

  郑昊昊摇摇头。

  “咦?”脑海中的声音忽然一阵轻呼,郑昊昊皱眉,周围的温度,似乎在逐渐上升。

  皱眉的不仅仅是郑昊昊,还有的是吴晨晨,随着对火的感悟逐渐增加,吴晨晨感觉到周围浓郁的火属性愈发浓郁。

  “你在干什么?”脑海中的声音制止想要冲出去的郑昊昊:“这里有一股狂暴的能量,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承受的,快走。”

  “我要救她。”郑昊昊焦急的说着。

  “等等,看看情况。”脑海中的声音急忙说着。在吴晨晨诧异的目光之下,只见周围凭空浮现青色的火焰,浓郁的火焰组成一个可爱的小人,而这个小人就是在未来的十年风靡一时的表情包。

  只见可爱的小人眨巴眨巴眼睛,很是俏皮的作出一个对不起的神情,在吴晨晨的面前,空中浮现了这样几行字:如果我的行为让你伤心,请让我在这里说一句对不起,请你相信,伤害总是在无意,我不会放弃和你的情谊。

  可爱的表情眨巴眨巴眼睛,只见空中的火焰变成一道道绚烂的花朵,那个小人眨眨眼,随着花朵的湮灭而缓缓消失。吴晨晨愣了愣,沮丧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手中赤红色的火焰缓缓变成红色的凤凰,一声清啼好似对小人的送别。

  “小子,你这情敌不错,有实力还懂浪漫,我开始不看好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