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装着龙烟草的匣子到手的时候,夏梦临的内心还是隐隐有着几分激动的。

  在灵气匮乏的年代,十全大补丸对修炼的作用性不言而喻。而且,从理论而言,只要能量充足,夏梦临的神通是没有所谓的时间限制的。也就是说,只要有十全大补丸,再次做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完全不用有着时间紧迫的负担和被人发现的尴尬。毕竟,能发现他的人基本上只需要确认是敌是友,而不必计较他在做什么。

  即便是没有打开匣子,夏梦临也能感觉到里面龙烟草浓郁的生命力,夏梦临林林总总在药王谷呆过四百年的时间,接受雁城城主的传承也长达八百年,对于药材的辨认,还是相当的自信。而且,更让夏梦临惊喜的是,这龙烟草的品质,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林天听着夏梦临的话微微一愣,这才认出来,夏梦临就是上午拒绝自己的父亲吃饭的那位,突然一阵无名火起,对着夏梦临咆哮的说着:“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抢劫吗,知不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是林家。”

  “别激动,消消火。”夏梦临嘿嘿的笑着:“要是被气死了就不值得了,你还有几百亿的家产等着你呢。”

  6看正^√版√Z章sL节上+)酷.p匠'网◇G

  “你说的对。”林天非常有同感的点点头,随即一愣:“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赶紧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不要,哥。”林雪突然阻止他。

  夏梦临还是带着不着调的神情,向林天缓缓的走几步:“本来呢,今天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按照道理,我应该走了的,毕竟触碰别人的家事不好,只是,林雪是我的学妹,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留下一些东西。”

  只见夏梦临脚步一转,将他山寨机直接拆下来,SIM卡拿到手中。

  “完整的录音都在手机里,怎么处置随便你,林家家大业大,我也不适合参合在这里面,话说,这个手机算得上是挺坚强的,只要有适合的数据线都可以充电,摔了两三次也没有坏。这次拿你们家两千万的东西,算是挺惭愧的,那么,学长就走了。”夏梦临将安装好的手机直接拿给林雪,之后对着寒九说着:“我不知道你是苗疆九寨中的哪一位,但是,我知道,你现在没有我厉害,林正身体上不过是最普通的蛊虫,我可不希望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

  寒九的双眼黯淡,在以武为尊的世界,实力总是比道理的嗓门还要大,就像现在一样。只听他低眉顺目的说着:“老朽知道了。”

  “前桌,我们走吧。”夏梦临对着吴晨晨轻轻呼唤一声,在经过林天身边的时候,对着林天轻轻的说着:“林公子,我们要离开,你不会介意吧。”

  “啊,不介意,不介意。”林天急忙的说着,一直目睹着夏梦临和吴晨晨的身影消失,才呼出一口气,只听他身边的一个保镖对着他惶恐的说着:“少爷,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报警。”林天喃喃的说着,突然反应过来,对着保镖就是劈头盖脸的臭骂一顿:“报警,报什么警啊,你嫌我少爷活的太舒坦了是不是。”

  “哥,你见过夏学长?”在一旁的林雪惊诧的问着。

  “林雪,你是说那个女暴龙身边的那个男的?”林天双眼一亮:“他是你学长?”

  寒九不由的咳嗽几声,显示他并不强的存在感,林天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糟老头,不是很客气的说着:“老人家,你谁啊,怎么会出现在我妹妹的房间中。”

  “林正的蛊我会给他解除,不到七天就可以恢复如初,林夫人,你给我的钱我会全额退给你,这一次,到此为止,他我招惹不起。”

  寒九虚弱的话语,却是给胡雪莉不啻于雷霆般的打击。

  “九先生。”

  寒九说完后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胡雪莉绝望的身影。

  华夏,云省。

  在分不清是山峦还是丘陵的地方,坐落一出村落,而这个不知名的村落之中,一切都是按照复古的形式布置,没有任何水电,甚至连简单的水泥路都没有通入,村落不大,大概也就只有十几户人家,在寒冷的冬季却是衣裳单薄,刻骨的寒风刮入体内却是不见有人有有任何不适的神色。每个人的脸上大多带着安于清贫的面容,温和无争。

  而此时,在最大最中心的房屋之中,此时正有八个老人烘烤着炉火,在一张桌子上相对而坐,只听为首一人长发老者对着众人皱眉说着:“寒九传出来消息,遇见一个火属性异能者,在温城的计划全被打破。”

  “什么火属性异能者,难道是火鸦?似乎,整个龙魂当中,只有火鸦才能让寒九忌惮一二吧?”众人纷纷疑惑,其中一个坐在末尾的长者问着。

  “哼,我看是寒九自己起了贪心,随便捏造一个借口说的话吧。”一个看起来很不舒服的大汉阴恻恻的说着。而其中,竟然有不少人点头表示赞同。

  只见为首之人摆了摆手,淡淡的说着:“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人,只是,手段却是诡异无比,制造蛊鸟的幻想对付蛊虫,而且,一身火焰可以燃烧寒九的毒烟,大家都了解寒九不过,他虽然不是君子,只是,却比谁都看重他的孙子。他说是了,那便是了。”

  “哼”那个阴恻恻的老者冷哼一声:“谁知道,这是不是他假装给我们看的呢,外面的世界那么繁华,抛下一个孙子又算得了什么。”

  “好了,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另一个老者开口劝和:“如果寒九说的是真的,那么,只能说明我们苗疆九府对外闭塞太久了,如此天才在华夏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这就更说明我们计划实行的必要,我们苗疆,必须走出去。”

  “不错,就在这里等寒九回来吧。”

  “那就等三个月。”阴恻恻的老者说着:“若是开春之时,寒九还没有回来,那么,我便亲手杀了他的孙子。”

  众人点头,仿佛他说的是无关的话语。

  而就在同一时间的魔都,一处不知名的深山之处。

  山峦之处负手而立一个少年人,只见他的身后低伏数十人,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林勇传来消息,在温城出现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抢走了林正的龙烟草,你们怎么看。”少年口吻很淡,却有着难以言喻的威仪。

  无人应答。

  少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自顾自的说着:“天赋异禀的少年,我真想去看看呐。”

  而一瞬间,正在低伏的所有人仿佛被炸了雷一般,跳起来,其中为首的一个老者对着少年说着:“少主不可,老主人不知所踪,少主此时更不应该出应龙山,免得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啊。”

  “对啊,而且林勇是什么人,不过是内家子罢了,他所谓的天赋异禀,大抵只是比他强上几分,又如何能够和少主相提并论。”

  “不错,而且这一次还出现苗疆九府的影子,老主人就是去往云省未归,请少主三思。”

  “请少主三思。”众人合力,才勉强将这个少年下山的念头所打消。

  少年的脸上带着不自觉的张扬,闭上双眼享受山风三秒,淡淡的说着:“对了,丁汉和武田呢,我记得他们两个好像下山谋发展去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关于林勇提到的人的情报。”

  “回禀少主。”一个老者站出来,神色尴尬的说着:“丁汉和武田死了。”

  “死了?”

  “不错,命符破碎,确实是死了。”

  “谁做的,直接杀了。”少年神情无悲无喜,平稳的说着:“即便是应龙山的废物,也不是外面的人能招惹的。”

  “是。”众人允诺。

  山风轻抚少年的秀发,斜阳直接照射在他邪魅的脸庞,没有人知道少年人在想什么,就像没有人能够理解少年无以伦比的天赋。十八岁的化劲高手,甚至更强,强的令人绝望。

  “前桌,看样子,我们是回不去了。”夏梦临看了看昏暗的天色,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没有了温城到泰阳县的客车,而动车更是没有影子的事情了。

  吴晨晨哀叹了一声,从碧水山庄出来的时候,两个人便直奔百济堂拿到药材之后,遇见了温城并不算难遇见的堵车。

  直接错过最后一班车。

  “算了,找个地方对付一个晚上吧。”吴晨晨的心情比低落,事实上,她并不觉得温城比学校哪里好了。

  夏梦临点点头,然后,对着吴晨晨说着:“算了,别失落了,温城好歹也是大城市,来一次不玩一下怎么行。走吧,带你去玩。”

  “啊”吴晨晨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夏梦临叫一声:“师傅,去温城乐园。”

  不知从何而来的出租车司机乐呵了一声:“好嘞,极速车行,包你满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