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临冷哼了一声,飞虫的速度极快,只是夏梦临也不慢,只见他的左手轻动,迅疾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只是,左手的中间三根手指,却是夹住两个飞虫。

  “天蚕蛊,你倒是舍得。”夏梦临淡淡的笑着:“传说中天蚕蛊具有万蛊之王之称,中蛊之人将会有七日痛不欲生之苦,但是体表不会有任何异状,甚至行为举止都和平时无异,心中有苦而不能具状,显然比痛苦更有折磨。而七天之后,这个人将会迅速萎靡,一身精力被施蛊之人所吸收,成为他的布料。可谓是吃人的另一种形式。

  而且,这种方式的吃人对修炼极具好处,还没有心理负担,绝对是苗疆人们的最爱。而天蚕蛊,自然是苗疆修炼者最喜欢的蛊虫之一。只是,天蚕蛊虫虽然不算濒危,但是数量和华南虎相差无几,尤其是蛊虫低劣的生殖力,让每一个苗疆修炼者暗暗伤心不已。

  “舍得,自然是因为你值得。”

  只听寒九嗤笑一声,只见夏梦临的手指中的天蚕蛊虫,身体一下子膨胀开来,夏梦临的手指措不及防被张出一丝缝隙,而就是这些缝隙,让天蚕蛊虫直接挣脱夏梦临的手指,直奔夏梦临的身体而去。

  寒九的表情平淡无奇,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他仿佛看见自己心爱的蛊虫已经张开獠牙,直接钻入夏梦临身体的样子了。

  “蛊虫虽然神秘,却并非无敌。”

  在寒九突入而来的惊疑眼中,只见他无往不利的天蚕蛊虫却又是飞回来,好似受到了万般惊吓,在短短三十秒之内,还算是肥胖的身躯竟然直接萎缩下来,透明的翅膀扑哧扑哧,竟然是不动了。两只蛊虫,竟然同一时间死亡。

  “天蚕蛊不能离开人身三十秒,三十秒中若是找不到营养,便会饥辘致死。很显然,你的天蚕蛊养的太肥了,飞不动了。”夏梦临戏谑的声音在寒九的耳边响起。

  在胡雪莉惊骇的目光下,自己敬若神明般的老人家竟然喷出一口鲜血,只见他的神色十分萎靡,好似老了十岁一般,身体更是佝偻的不像话。

  “天蚕蛊的速度在蛊虫之中可谓最快,一身戾气无惧任何生物,唯有蛊鸟是天蚕蛊的天敌。”寒九的声音虚弱的厉害,但是双眼锐利如刀:“只是,蛊鸟已经成为传说,我想知道,你究竟从何而来。”

  夏梦临戏谑的说出两个字:“你猜。”

  '酷'O匠网1唯,一:^正Qh版},‘其#g他@e都6是盗版M

  在苗疆,蛊鸟几乎是所有蛊虫的天敌,它们虽然不以蛊虫为主食,但是,对蛊虫浑然无惧,一双锐利的眼睛,而在古文明事情,一度苗疆肆虐中原的时候,蛊鸟便成为中原人士抵御苗疆的利器,中原人士训练蛊鸟捕捉蛊虫,很快便将苗疆祸乱所镇压。

  只是,在几次吃过蛊鸟的大亏之后,苗疆人士纷纷醒悟过来,大肆猎杀蛊鸟,而后中原几次朝代更迭,自然无暇顾及蛊鸟的命运,而这样情况下的蛊鸟命运可想而知。

  “蛊鸟呢,我自然是没有的。”夏梦临戏谑的声音在寒九的耳朵真的很讨厌:“但是,我见过。”

  寒九懂了夏梦临的意思。

  蛊虫也是生物的一种,而且灵智低下,近乎虚无。夏梦临只需要施展幻术,模拟蛊鸟的身形体态,欺骗蛊虫是没有问题的。蛊虫遇见天敌,自然本能的后退。事实上,蛊鸟虽然没有灭绝,但是和灭绝也是相差无已了,而这成为后世对付苗疆蛊虫屡试不爽的办法。

  而这个方法推广开,绝对是苗疆人士的噩梦。

  寒九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凶残,如果说之前来这里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话,那么,现在他的首要目标已经变了。

  必须杀死夏梦临!绝对不能让这个方法推广开了,不然的话,苗疆人士面对中原绝对会吃不少的亏。

  想到了这,寒九的目光又是冷冽了几分,目光锐利入刀,只见他的双手向前一抖,黑色的袖子之中冒出滚滚浓烟,好像有灵气一般直接向夏梦临飘忽而去。

  “苗疆不止是有蛊,还有毒。”

  寒九双眼凶光大盛,神情愈发严肃。胡雪莉看见这样的场面,神情有一种兴奋的紧张,而林雪虽然不知道寒九毒烟的威力,但忍不住担忧了一下。只是,作为当事人的夏梦临,依旧是波澜不惊,云淡风轻的模样。

  吴晨晨的双眼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夏梦临的左手向前轻轻一指,黑色的毒烟好似一条毒蛇,直接向夏梦临的手指冲去,只是,就在它快要接触到夏梦临的手指之际,夏梦临的手指突然着火了。

  “青鸾圣火。”

  一束细小的青焰在偏暗的卧室之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夏梦临就像是一名魔术师,用手指作为指挥棒,指挥着仿佛风一吹就会熄灭的火苗,燃烧着熊熊的毒烟。

  “火属性异能者?”寒九看着夏梦临的火苗,不屑的笑了笑,如果毒烟可以依靠火焰焚烧,那么,整个华夏早就没有苗疆的一席之地了。只是寒九不是吴晨晨,只有同样拥有火焰力量的凤凰,才能真切的感觉到夏梦临手中的火焰蕴含多么强大的力量。

  青鸾和凤凰同根同源,青鸾圣火的力量,并不逊色三昧真火。

  半分钟过后,寒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夏梦临的手指依旧燃着细小的青色火苗,毒烟所组成的毒蛇依旧在空中飞舞。只是,寒九知道,自己的毒烟,外家高手能够撑过五秒钟已经是万幸,而练出气力的内家高手,在十秒中便会有异状。最多三十秒就会无力而中毒而死。至于练出化劲的内家高手,倒是可以凭借一身劲气消毒,只是,这么年轻的化劲高手,可能么?

  寒九目光灼灼的盯着夏梦临,一分钟已经过去了,夏梦临依旧是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脆弱的青焰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只是,那黑色浓郁的烟蛇却是变得比刚刚淡了一分。

  “是火焰的问题。”

  寒九嘶声力竭的大吼一声,只见夏梦临的嘴角勾勒一丝莫名的笑意,手中的青焰化成星星点点的火球,所有人似乎都听到那只毒蛇悲哀的嘶鸣,在寒九,胡雪莉,林雪甚至是吴晨晨惊骇的目光之下,那只烟蛇的身体突然冒出斑斑点点的红色。

  “不”寒九大喊一声,不过一瞬间的时间,火焰遍布整个烟蛇的身体,就像是过了一秒钟,烟蛇不见了,火焰也不见了。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那让胡雪莉敬若神明的寒九,身形又佝偻了几分。

  “你究竟是谁?”寒九咳嗽了几声:“你可知,你这是在挑起苗疆和中原的恩怨。”

  “看得出来你在苗疆的地位不低。”夏梦临莞尔的说着,神色没有一丝着调:“不必拿大帽子来压我,就算是挑起恩怨又怎么样,难道只许你欺负我的学妹,还不能让我报仇了。”

  “你究竟是谁?”

  “夏梦临。”

  胡雪莉深呼吸一口气,即便再愚笨的人都知道,寒九是打不过夏梦临了。此时的她开始发挥她那长袖善舞的一面,对着夏梦临甜腻腻的笑着:“这位同学,现在是我们林家的家事,请你不要参合好么,你想要什么,姐姐都会满足你的哦。”

  “这位阿姨,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家事问题了。”夏梦临很是认真的说着:“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老人家打了我,我就要打回去,想要我不插手,可以,你先把老人家赶出去。对了,不用让你为难了,主人来了。”

  “小妈,小雪,你们是谁,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允许你们进来了。”

  二楼闹出的动静在一楼并不清楚,只是,当那些保镖很久之后都没有下来,管家便意识到事情的不好了,一个电话直接打在医院之中,林天马上火急火燎的赶回来。

  已经捅了一个篓子,现在的他只想要在他爸爸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只是,在林天看到吴晨晨的第一眼,他表现的心思便淡了,随之而来的是刻骨铭心的恐惧。

  他看见了吴晨晨。

  那个今天把他十几个保镖打趴,直接无视他的身份的暴力女人。

  “你你你你”林天的嘴巴结结巴巴:“你想做什么?”

  吴晨晨感觉好尴尬,夏梦临轻笑了一下,突然胡雪莉感觉自己手中的匣子一动,尖叫一声,装着龙烟草的匣子似乎有着灵性一般,用着不可思议的抛物线弧度落入夏梦临的手中。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夏梦临,意图行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