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阴沉的看着林天。

  随着古烟一五一十的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之后,林正的脸上从来没有好过。

  林天的手段他并不陌生,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竟然是自己宝贝儿子的手笔,如此的荒唐以致于愚蠢。古家和林家不相上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古家比林家还要高几分,这也是为什么林正会致力于林古两家联姻。

  但是,林天的一个昏招顿时让林正陷入被动的境地。

  “古烟侄女,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林家做的不对。”林正叹了口气,只听他神色严肃的说着:“这些天,我一定会管管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你放心,这件事情,林家会有一个交代。”

  “我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古烟紧紧的拉着吴晨晨的衣袖,对着林正说着:“我想要的,是林家退婚。林家并不适合我。”

  气氛一下子到达非常严肃的境地。

  “后桌,后桌。”

  夏梦临疑惑的走到吴晨晨身边,对着吴晨晨说着:“前桌,怎么了?”

  吴晨晨神色颇为尴尬的说着:“后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啊?”

  “想走就可以走啊。”夏梦临的脑子突然一阵明悟,不由对吴晨晨调笑道:“你该不会是肚子饿了吧。”

  话音刚落,在吴晨晨的肚子中,突然传来一阵咕噜的声音。

  吴晨晨的神色颇为气恼,狠狠的踢了夏梦临小腿一下。夏梦临无辜的眨眨眼。突然只听林正哈哈大笑的说着:“是我忽略了,两位远道而来肯定是没有吃饭的吧,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吃个便饭如何?”

  “不必了。”夏梦临淡淡的说着,直接拒绝林正的提议:“林总看样子惹了不少的麻烦,我就不打扰你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林正还没有说话,林天反而说起话来。这件事情足够他丢脸了,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平时自己不屑一顾的人都看在眼中,并且还被调笑了。

  林正深呼吸一口气,他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一些问题,以致于自己的儿子嚣张跋扈过了头。只是,现在并不是教育儿子的好时间,只听他淡淡的说着:“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便不强留了。”

  “那林叔叔,我也先走了。”古烟微微一笑,十分大方的说着:“这是我远道而来的朋友,所以,我需要招待他们。”

  “小烟”

  “林天”

  林天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林正的注视下,喏喏不敢言语。古烟见状放松一口气,只听林正说着:“既然侄女有心回去,那么,今天就这样吧。”

  “改天,我会拜访林伯父的。”

  吴晨晨几乎是饿的走不动了,夏梦临无奈的说着:“要不,我背你?”

  吴晨晨很想说我自己走就好,只是,夏梦临没等吴晨晨回应,便自顾自的说着:“算了,那样你也太尴尬,我扶你吧。”说完,便直接将吴晨晨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古烟在前面走着,夏梦临扶着吴晨晨走在后面,而此时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罕见的出现的尴尬。说来惭愧,夏梦临和吴晨晨只有过一次肢体接触,还是在做操的时候无意中将手搭在她的肩上。

  只是,这个尴尬的气氛很快就被打破。

  来人带头的是一个帅哥,面孔硬朗,棱角分明。他的眼中全是玩世不恭的轻佻,夏梦临微微一愣,随即面容满是戏谑:“哟,这么巧,你还想要吃石头?”

  李铭的脸上满是愤恨,对着为首的郑青谄媚的说着:“郑少爷,就是他,他不但打我,还在我抬出你的名号之后,还说看不起你。”

  吴晨晨抬眼瞥着李铭,不屑的说着:“后桌,你还是太善良了。”

  “对,当初还是下手轻了啊。”夏梦临非常有同感的点点头。

  郑青微微一愣,双眼直接错过吴晨晨和夏梦临,而是注视在古烟身上。

  “你姓郑?”古烟眉头微皱,轻声的问着。

  郑青稍稍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马上对着李铭的头奋力一拍:“你这个什么眼睛,这位是古家的大小姐,别说她不会欺负人,就算会,那也是你的荣幸知道不。”

  “啊。”李铭一下子被拍懵了,郑青虽然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力气也是不少。不过,他也马上反应过来,知道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肯定不好惹。此时的他还抱着一丝希望,委屈的说着:“少爷,我说的不是古小姐,而是那边那两位。”

  “他们是我的朋友。”古烟淡淡的说着:“你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没有。”李铭深呼吸一口气,作为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向一个小女人低头他自然是不服气的。只是,不服气又能如何,在跟着郑青后面的时候,李铭就知道,有太多人他惹不起了。

  郑青打哈哈的笑着:“古小姐的朋友自然是我的朋友,那么,今天就有我接风洗尘,为各位做东如何?”

  “不必了。他们由我来招待。”古烟淡淡的说着:“你还是先去医院看一看吧,里面挺乱的。”

  郑青一脸阴沉的看着古烟和夏梦临等人远去。但凡有些骨气的人,也不愿意对一个小姑娘低声下气。只是,家族两个字深深的压在郑青的心头。给了他莫大的物质支持的同时,也需要他学会忍气吞声。

  李铭揪心的看了一眼郑青一眼,怯怯的说着:“郑少。”

  “不用担心。”郑青烦躁的挥挥手:“古烟在我们这个圈子是出了名的纯洁,基本上你们不做出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她都不会放在心中。滚吧,下次注意点。”

  “是,是,是。”李铭连忙点点头。

  “等下,帮我查查那两个人的来历,能和古烟做朋友,不简单啊。”

  “是。”

  而此时,泰阳县,天关山。

  慕颜华十分隐秘的躲在一侧的树林中,而他的眼中,有着四个男人。而让慕颜华所忌惮的是,他们个个手中都有枪。

  重型狙击,精锐步枪,还有重型机关枪。

  在枪械管制严格的华夏,开枪都是大事,可想而知,这四个人的来历并不寻常。

  国际佣兵组织,活跃在中东战场上的战狼分队,来到了华夏,而他们,就是慕颜华的任务目标。

  此时的泰阳县正处于风云汇集地,因为,在泰阳县出土了一个古碑文。而在国际佣兵市场中,有人用三亿美金点名要这个碑文。

  三亿美金能买什么?

  房子,车子,军火,毒品,美女以及奴隶。

  没有人不动心。

  肆虐在中东战场上的战狼,派遣小分队进来了。游荡在南美洲的雷蛇,也开始收集关于华夏的情报。在北美的上帝之手,欧洲的圣教徒,也没有闲着,而是把目光放在华夏中。

  三亿美金不值得他们倾尽全力,但是足够他们冒险。

  “头,你说,这个东西是不是就是任务物品啊,三亿美金,也太方便拿到了吧。”一个大汉小心的擦拭着机关枪,用英语轻轻的对另一个大汉说着。

  “不要着急,组织的消息传出来,肯定没有错。”

  只见那个队长舔了舔嘴唇,嘿嘿的笑着:“都说华夏是全世界枪械管制最严的地区,不过,看样子也不过如此。”

  突然,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正在聊天的四个大汉一愣,只见那个头当机立断,只见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开了一枪。

  酷;w匠7网首发

  一阵青烟稀稀疏疏的冒起,四个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只见其中一个人马上用英语大喊:“不好,中计了。”

  一阵闷哼声响起,众人惊骇的发现,自己队伍中的小四,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晕在地上。只见慕颜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战狼队伍面前,而手中,就是小四经常视之如宝贝的沙漠之鹰。

  “战狼?”慕颜华从容的面对着三个黑黝黝的枪口,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你是,刺手。”战狼分队的队长不可置信的看着慕颜华。在中东,刺手是一个传说,一个来自于东方古国的传说。连续接下两个SS级别的人物而完美完成,保护三个阿拉伯重要人物三个月。直接影响了中东的局势,并且,在战狼和上帝之手的围攻之下而不死,甚至反杀了三个重要人物。

  刺手在中东的传说,数不胜数。

  “华夏真是看得起我们。”队长苦笑一声,双眼随之变得坚定:“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刺手的厉害之处吧。”

  “你会死的。”慕颜华淡淡的说着。

  三个大汉将枪直接对准慕颜华,就在他们开枪的一瞬间,他们惊骇的发现,慕颜华却是在他们的视线之内,消失了。

  “你们太慢了。”

  慕颜华淡淡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这是他们最后听见的声音。

  “太弱了。”慕颜华叹息着。弯腰,在一个人的胸中,把碑文拿了出来。

  突然,他的瞳孔一睁,脸上浮现出极具痛苦的神色。

  一个穿着黑色风袍的男子,轻易的将他手中的古碑文拿走。而在他晕倒之前,听到最后的是一声叹息。

  “太弱了。”

  “哈哈哈哈,小子,你可是得了了不得的宝贝啊,真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有迷仙引的传承碑文。实在是可喜可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