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看着走出来的吴晨晨,双眼不由一亮,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假声假意的呵斥:“对待美女,你们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只见他向前走几步:“抱歉,让你受惊了,只是,我的保镖说的也对,这件事情,并不是你能插手的。”

  古烟咬了一下嘴唇,尽管很讨厌林天,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林天说得对。只听她小声的说着:“你,你快离开吧,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在古烟看来,吴晨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罢了。遇见他们,不过是因为凑巧。

  “离开,恐怕还不行。”谁知道,林天却是摇摇头的说着:“听我的保镖说,将他们打伤的人就有你,虽然我的保镖比较鲁莽,但是,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在这一点,我需要这位小姐给我一个说法。”

  “你想要做什么?”古烟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只见她向前走一步,对着林天说着:“你要是敢动我的朋友,我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可是,不动你也会让我后悔的不是么?”林天突然笑起来,面容全是残忍。而楼道之中,都是黑色衣服的保镖,没有任何医生或者病人感经过这里,甚至,整个楼道都没有人其余的敢停留。

  古烟马上走在吴晨晨面前,对着吴晨晨说着:“他们会打死你的。快走。”

  “别担心,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的。”吴晨晨摇摇头:“嗯,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林天微微错愕,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姑娘,你当我的保镖是什么,废物么?”

  吴晨晨将头轻微抬起,她知道,自己的后桌就在楼上,说不定正在看着她,说不定,如果她呼唤一声,后桌肯定会出现。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她不止是需要食物,同时需要成长。

  所以,夏梦临没有出现。

  吴晨晨平静的双眼满是讥诮,只听她不算清丽的声音满是冷冽:“你的保镖不是废物,不过是可有可无罢了。”

  林天似乎是气乐了,摆摆手没有说话,两个保镖缓缓向前,横在吴晨晨和林天之间,只听其中一个人缓缓的说着:“我不喜欢打女人,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不必了。”吴晨晨深呼吸一口气,只见她直接把古烟拦在身后,不屑的说着:“为虎作伥的家伙,你们连让我道歉的资格都没有。”

  见到吴晨晨如此大胆,两个保镖一下子怒火翻滚,不想再废话,只是双眼满是残忍。

  “轰轰”

  下一秒,两人同时砸出拳头,毫无花哨,凶狠的对着吴晨晨的面门,拳速极快,耳边依稀可以听见破风声。

  古烟的脸色都苍白了起来,双眼不知觉流出两行清泪,她几乎可以看见吴晨晨躺在血泊的场景。

  这样的拳头之下,不死即残啊。

  转眼之间。

  两声闷响传入古烟的耳朵。古烟的双眼彻彻底底的不敢置信。

  电光火石之间,吴晨晨的两个拳头先后拦住了两个黑衣人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而更让人惊呆的是,想象中吴晨晨摔倒在地,大口吐血,拳头血肉模糊的样子都没有出现,甚至,就连最简单的破皮,也没有。

  吴晨晨纹丝不动,双眼还是一如既往的讥诮,还加上了一些,看不起人的意思。

  而两个保镖的表情却是十分的丰富多彩,从停滞的狰狞,残忍的面容,则是变成了震撼和丝毫无法掩饰的痛苦。

  蹭蹭蹭他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姿,狠狠的倒退,胳膊就像是要断了一样,一直退到三四米远,才停下来,却是怎么也站不住了,半跪在地上,痛苦的闷哼。

  “怎么会这样。”

  不止是古烟和林天诧异,就连保镖中也是有这样的质疑,他们对这两个保镖的力量有着十分清楚的认知,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力量也不是普通人能比较的,林天可是亲眼见过其中一个人一拳打死老黄牛。

  可是,面对一个女学生,他们竟然会落得如此的结局。

  在拳头碰撞的一刹那,两个保镖感觉,他们打得根本就不是拳头,而是很强很硬的铁石,甚至铁石都不足以形容,分明就是百炼精钢。他们的手断了,而吴晨晨呢,没有任何事!

  “这,”古烟呆呆的看着吴晨晨,一张小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双还噙着眼泪的美目中,全是懵。

  她感觉自己在做梦。

  “你-很-好。”林天感觉自己被打脸了,前一秒说不是废物下一秒就被证明。脸色在青紫涨红中来回闪烁变化。只听他怒喝一声:“你们这些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打死了算我的。”

  只见四个保镖向吴晨晨的面前冲去,两两呼风的拳头带着破空的声音相随,十分刺耳。

  “死!!!”

  差不多半个呼吸的时间,四个保镖就到了吴晨晨面前,抬起拳头,向吴晨晨的上下左右四个方位砸去。

  力量凝结,轨迹刁钻。

  吴晨晨的瞳孔一缩,如果先前的两人可以说是天生神力的话,那么这一下,她十分确定,面前的四个人绝对是所谓的练家子,也就是说,她和他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尽管在夏梦临杀人的晚上,她就知道这个世界不简单,但是,她还是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来自另一个世界人的实力。

  虽然,面前的几个人还有些菜。

  可惜,他们遇见的是吴晨晨。

  下一秒,在四人凝重的瞳孔之中,却是失去了吴晨晨的身影。

  吴晨晨没有选择用拳头硬碰硬,毕竟她也没有那么多个拳头,但是,不要忘记,凤凰所拥有的绝对不止是力量。

  还有速度。

  “嘭”

  下一刻,一阵闷响声响起,在林天的眼中,时间就好似静止了一般。他看见,自己引以为傲的保镖,身体就像是向前飞了出去,就倒在古烟的旁边。而四个人的肩背上,毫无例外的塌陷了。

  吴晨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四个保镖的身后。此刻正在背对林天。

  “小心。”

  古烟着急的大喊着。吴晨晨抬头,她在古烟的眼中,看见一个保镖正在举着黑黝黝的枪,对着自己的后脑勺。

  “啊。”只听那个保镖凄厉的大喊一声,吴晨晨就像是鬼魅游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只见她一脚踢飞那个保镖的手枪,顺带他的右手也遭了殃,被活生生的踢断。

  林天此时冷汗就像是不值钱的水一直在滴,他惊骇的发现,此时的吴晨晨已经离他不远了。

  “你要不要也试试被打的感觉。”吴晨晨深呼吸一口气,对着林天戏谑的说着:“不得不说,打人的感觉真的很爽。”

  而此时林正的专属病房之内,林勇站在林正的身边,而夏梦临,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吃着在林正桌边的水果。一直到楼下的动静传到楼上来,林正才后知后觉的问道:“楼下发生了什么?”

  夏梦临将果核精准的扔到垃圾桶中,随意而严肃的对林正说着:“抱歉,刚刚我提出的那个建议取消,我决定,改行去抢。”

  “什么?”

  林天战战兢兢地看着在他身边的吴晨晨,此刻的他绝对不敢对吴晨晨抱着任何猥琐的想法,相反,还对自己的未来表示深深的担忧。

  刚刚可是他说的:“打死算我的。”

  “住手,你们都住手。”林正沉闷的声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就连喊得最痛苦的保镖在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也停止了动作。

  只见林正穿着白色的病服,面容消瘦,却带着属于上位者的威严。古烟一愣,下意识对林正喊道:“林伯父。”

  林天愣愣的喊着:“爸爸。”

  他是绝对不愿意让林正看到自己这般样子的。除了说明家主继承人无能之外什么都不能得到。只是,现在的情况算是由不得他了。

  吴晨晨对林正视而不见,一双美目流转,直直的看着夏梦临,而一直到夏梦临在林正的后边,对着吴晨晨伸出一个大拇指,吴晨晨紧绷的脸,顿时绽放出迷人的面庞。

  一个夸奖,笑颜如花。

  u:酷◎匠网8?唯一q,正k,版,*%其他_都是盗,版P_

  而此刻,本该是主人的医生,反而成为最无关紧要的角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路痴小鱼说:

(大章继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