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粗暴的把门撞开。林正皱眉看着被扔进房间的林勇。

  ij看.l正版_%章1节上$H酷。匠u)网

  夏梦临神色自若的走进林正的病房间,挑眉对着林正说着:“我们谈谈。”

  作为一个手中掌握几十亿流动资金,固定资产上千亿的集团老总而言,从来不缺少人想要和林正谈谈。小到儿女家人,大到生意场上。但是,即便是生意场上最看不顺眼的人,在酒席上都会摆出和煦的样子,哪怕你恨不得下一秒就像一刀把他砍死。

  而林正,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这样和他谈话的。

  “你想要多少钱?”

  即便是此时的他生病在床,他也不愿意被人看见此时虚弱的模样,尤其是现在的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也依旧摆出智珠在握的样子。即便他心中对打倒林勇的人感到深深的惊骇。

  “听说林总家中有一株龙烟草,我很感兴趣。”夏梦临淡淡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底气,对着林正颇为自傲的说道。

  “龙烟草。”林正的眉头一皱,随即嗤笑:“你还真是敢想。”

  林正不是医生,但是,在五年前的那场拍卖会上依旧是记忆生刻。两千万拍下来的药材,哪能说忘就忘。五年前的震天集团,远还没有到达今天这种规模。而拍下龙烟草的林正,也不得不缩衣节食过日子一段时间。在请过不知道多少中医看过之后,他才知道,龙烟草竟然有着续命的功效,甚至,比起所谓的野山参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现在的林正,也未尝没有最后使用龙烟草的心思。

  “不敢想,也不好入你的眼啊。”夏梦临噗嗤一笑,顺势坐在床沿:“这样吧,我帮你治病,你把龙烟草给我。”

  林正无声的看着夏梦临,而此时的光明医院却是乱成一团。

  吴晨晨扶着古烟,双眼平静的看着前方,前方是十几个大汉,正围在走廊的过道两边,而在十几个保镖中间,为首的是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年轻人大概二十岁作用,穿着清一色的米兰西装和皮鞋,看样子还是贴身订制,价格不菲。

  林天露出和煦的面容,对着古烟轻轻的笑着:“小烟,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你也是来看我爸爸的吗?”

  古烟淡雅的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厌恶的目光,只见她摇摇头,说道:“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为什么来这里,你说,我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林伯父或者我的父亲,那接下来会怎么样?还有,不要小烟小烟的叫我。”

  古烟的父亲虽然一味要求古烟嫁给林天,但是这并不代表古烟大小姐就是任人欺凌的角色,更何况,现在的林正身体并不算太好,这在上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林天也十分担心古家会因此而退婚,毕竟,没有林正的林家和有林正的林家完完全全是两种概念,失去了林正,林家的巨额资产绝对会成为危险的滋床,引起诸多人的觊觎,而在那之后,林家也就失去和古家平等对话的资本。而林天本身并不算太有本事,因此,才会相处下作的方法,想要维持并不算稳固的关系。

  事实上,如果林天的做法成功了,再加上林正还在人世,那么,林古联姻绝对是温城其余世家的噩梦。但是,现在不得不说的是,林天的做法失败了,现在,他不止是还要担心如何面古家的报复,还要操心怎么和林正解释这件事,让林正出马,把这件事的影响压倒最低。

  毕竟,从这件事基本就可以看出来林家未来的掌门人的智商,而这样智商的掌门人,并不具备联姻的价值。

  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古烟。林天的心情激动可谓就别提了,要知道,应付古烟总比应付林天和古家要好得多,而且,听古烟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还没有被捅出去。

  林天按捺住自己心中激动的心情,对着古烟轻轻的说着:“小烟,你要理解我激动的心情,毕竟,你太美了。”

  “这也不是你意图对我侵犯的理由。”古烟淡淡的说着:“麻烦让一下,我想去拜访林伯父,顺便说一下两家的联姻,应该有些不适合了。”

  “这样啊,恰好我也要去看看我爸爸,那么,我们一起。”林天自信对付古烟还是有把握的。只要在林正的病房中,不论古烟怎么说,林天都有自信将黑的说成白的,并不是因为林正的智商有多低,更是因为林正是他的爸爸。

  林天知道,林正为了能和古家联姻,不知道心中费尽多少心思。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放弃。哪怕,这是林天捅出来的篓子。

  古烟显然也想到这一点,对着林天淡淡的说着:“不必,我会改时间拜访林伯父的。”

  林天深呼吸一口气,古烟说出这一句话,也算是达到他原本的目的了,他最开始不就是想要在古家知道事情之前想出相应的对策。但是,很显然人的心理是不满足的。在林天看到古烟只是让另一个女的陪着她一起,心中不免起了一些坏心思。

  “小烟,反正你迟早是我的人,就不要这么绝情嘛。”林天嘿嘿的笑着,同时,几个保镖在他的暗示下,将整个二楼的过道围住。

  古烟见状,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事实上,抛去她的身份不谈,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大学生,而且还是远在京城的大学生。两年的时间,她早就不熟悉林天的作派,毕竟,在两年前,林天也没有胆子对她作出那种事情。而现在的她,就是因为家中的订婚仪式才不得已回来的。

  但是,现在的林天若是执意破罐子破摔,古烟也没有丝毫的办法,甚至,古家会为了面子,而不得已捏着鼻子认下这件事。事后古家会对林家报复多少,这些都和古烟无关了。因为,她已经成为林天的妻子。

  行尸走肉般的妻子,也是妻子。

  吴晨晨心中暗叹一声,开始庆幸幸好自己是生在小门小户的人家,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恐怕最大的烦恼也就是自己想要吃冰但是妈妈不允许罢了。

  当十几个保镖不怀好意接近的时候,吴晨晨站出来说话了。

  “喂,我的朋友说,让开。”

  “这位姑娘,你在和我们说话?”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站出来沉声的说着:“这件事情,不是你能管的,你再不离开,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