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烟古大小姐,林家和古家门当户对,林总是你的父亲钦点的女婿,你的归属一定是属于林总,这样无谓的挣扎,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们林总是真心待你的,他从来没有对待那个女孩子这么用心过。”

  “今天是他的生日宴会,邀请温城诸多名流,同时,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他即将订亲。”

  “你不去,林总的面子往哪里放。”

  两个大汉各进一步,逼的古烟下意识的后退,因为身后是墙,古烟一下子撞到墙上,而恰好一只脚踩中比较圆滑的石头,直接摔倒在地。

  蜻蜓道的脏乱差,让古烟的大衣裤子一下子就变成脏兮兮的了。

  “古大小姐,既然你是这种态度,就不要怪我们粗鲁了。”

  两名保镖见状,明白古烟现在是不能跟着他们走了,宴会也不允许一个脏兮兮的女孩出现。那么,就只能强行将她带到林总面前了。

  只见一个保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绳子,结实的粗麻让古烟的眼中不由感觉到一阵委屈,她知道这个绳子是来捆自己的,也知道,今天要是被他们捆走了,以后的人生怕是由不得自己了。只见她拿出浑身的气力,大声的喊道:“你们敢?”

  两个大汉稍稍犹豫了一下,古家在温城的势力并不比林家差,古烟的身份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是,下一秒,两人还是对视一眼点头,继续刚刚未完成的动作。

  原因无它,林总的手段比古家更狠。

  见到这一幕,古烟害怕的颤抖,脸色越来越差。

  只听“噗噗”两声,两名大汉就像是醉倒的大汉,酿跄的摔倒在古烟的旁边,在古烟恐惧的目光之下,只见吴晨晨伸出右手,弯下腰对着古烟轻声的说着:“别害怕,没事了。”

  两个大汉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喘着气,只见他们的背部多了依稀可见的灰尘,两个石头就躺在他们的旁边。没错,导致两人倒下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两个石头。

  以及夏梦临的点穴功夫。

  %*最9新h,章W}节;D上fX酷匠x{网、

  古烟缓缓的恢复了脸色,见到两名大汉起不了身,心中不由的安静下来,拉着吴晨晨的手,轻声的说着:“这位妹妹,谢谢你救了我。”

  吴晨晨和古烟看样子年纪不相上下,只是看样子,吴晨晨还是比古烟小一些,古烟今年二十,叫上一声妹妹,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不用谢我,要谢谢就谢谢我后桌吧。”吴晨晨嘻嘻的笑着:“这两个混蛋,是我后桌打倒的。”

  古烟这才注意到夏梦临,只见他拍拍手中的灰尘,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相处自然。而此时的古烟,心中也绝对不能将夏梦临和打到两个大汉的人联系在一起,能够成为他们那个层面的保镖,手中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本事,但是,就是这两个有本事的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倒下去了。

  “没事吧。”夏梦临对着古烟淡淡的说着。

  古烟摇摇头,将拉着吴晨晨的手松开,只见她抬腿走了一小步,嘴巴却是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吴晨晨关心的问着。

  “疼。”古烟的双眼噙着泪,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身体上的委屈,刚刚那一下摔得,足够她回味好多天了。此时的她已经撞破了膝盖,伤口黏着裤子,走路的时候自然会疼了。

  “我扶你吧。”吴晨晨接过古烟的左手,古烟点点头。只见两人走出一步,古烟的双眼噙着的眼泪就更多了。

  “疼。”

  “等下。”夏梦临摇摇头:“这样吧,我帮你止血止疼。”

  古烟露出疑惑的神色,只听夏梦临淡淡的说着:“别这样看我,我对这方面算是挺有心得的。前桌,扶她坐下吧,那里就有两个人肉垫子,暂时他们就起不来了。”

  古烟红着脸,点了点头。只见吴晨晨扶她坐在一处石头上,夏梦临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把受伤的那只脚伸出来。”

  乖乖的伸出了右脚,夏梦临蹲下身体,然后将古烟的右脚裤腿轻轻的向上拉去。

  古烟的连上泛起一阵红霞,从小到大,她的身体从来没有被异性这样接触过,但是,夏梦临的双手接触她的脚却又是如此的真实。只见夏梦临将她的裤脚拉到膝盖上,露出已经破皮流血的膝盖,白皙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就像是艺术品一般。古烟忍者莫名的情绪,看着夏梦临的左手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银针,扎在她的小腿上。

  “好了。”大约五分钟的时候,夏梦临收回冰魄银针,轻声的说着。

  “谢谢。”听见夏梦临的声音,古烟才算是有了理智的思维,脸颊的红晕更浓,小声的道谢。

  丝凉凉的感觉很快取代了痛楚,吴晨晨再次扶着古烟,很显然,古烟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这样吧,我们先去医院,正好我们也有事,你也做一个检查,免得担心。”夏梦临对着古烟说着:“你应该知道光明医院吧。”

  “嗯。”古烟点头。

  “那就一起吧。”

  吴晨晨扶着古烟走出蜻蜓道的尽头,此刻的古烟半边的大衣都带着灰黑色的污渍,狼狈的姿态却是不减美丽半分。夏梦临的直觉并没有错,如果说吴晨晨是初生的凤凰,古烟已经是盛开的幽兰,难说谁比谁更胜一筹,但是,论吸引力而言,即便是狼狈的古烟,也比吴晨晨还高一分。

  作为温城最大的商业步行街,五马街的人流量堪称恐怖,尽管现在已经是一月份,大冬天。但是,此刻来来往往的人绝对不少。而站在蜻蜓道口,狼狈而优美的古烟很快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在半个小时后,光明医院。

  宽敞的收费大厅中,有不少人在医院挂号。不过,此刻,几乎有不少人都看向了刚刚进来的一男两女。惊艳、羡慕、嫉妒、不一而足。换了衣物的古烟,却是由值得骄傲的资本。

  夏梦临淡定自若的取了号。丝毫没有作为焦点的觉悟。

  挂好号,吴晨晨扶着古烟走去了二楼。夏梦临丝毫没有忘记,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林正。

  三人很快来到外伤科,外科的医生是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男子,惊艳的看了两女一眼,定了定神,只听他问一句:“什么事情?谁受伤了?”

  古烟抿嘴向前走了两步,弯腰拉起了裤脚,只见她的膝盖上已经没有血迹,淤青也消得差不多,只剩下一些伤疤:“医生,膝盖的疤,能去了么?”

  那个医生皱了皱眉的样子让古烟有些尴尬,毕竟只是因为一个小问题而去医院实在是有些太浪费资源了。只是,古烟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膝盖会好的这么快。

  吴晨晨一直陪着古烟,夏梦临则是和吴晨晨低声说了一句话之后,不经意的转身离开。

  作为当代林家家主,震天集团的董事长。林正一直都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在光明医院中,他所居住的是最好的单间,享受最周到的服务,并且还有平时不敢奢望的闲暇时间。

  但是,这并不代表林正喜欢光明医院。

  没有人会喜欢医院。

  夏梦临的脚步沉稳而轻灵的向前走去,面前就是林正所居住的单间。

  林勇如临大敌的看着向他走来的夏梦临,作为林正最受信任的保镖,他的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以气化劲,内家高手,不用说温城,就连当今华夏都是大熊猫一样的存在。毫不客气的说,他可能就是温城的最强者。

  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他不是最强者了。

  因为,他遇见了夏梦临。

  夏梦临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勇,双眼的睥睨毫不掩饰,只听他一脸傲然的说着:“是你让我进去,还是我自己进去。”

  林勇深呼一口气,掩饰内心的紧张焦躁:“董事长吩咐过,除了他的允许之外,没有人能够进去。”

  “如果是我呢。”

  “那就先打到我。”

  林勇怒吼了一声,只见他骤然一动,欺身向前。动作无比的利索,速度快似清风。

  而伴随清风一同而动的,还有明亮晃眼的弯刀。锋利逼人。

  那是林勇的佩刀。

  只见林勇的手腕连续翻转,弯刀在空中划过诡异、迅疾的弧线,对着夏梦临的脖子砍去。

  而这一刀若是砍中,夏梦临估计要瞬间毙命。

  林勇完全不敢轻视眼前年轻过份了的男子,一出招,便是全力。

  夏梦临嘴角轻扬,只见他竖起两根手指,那几乎划破空气的弯刀,竟然无法在他面前前进半分。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三个呼吸!

  时间好似在这一刻静止,而林勇的额头却是冒出清晰可见的汗珠。只见他瞪大的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而伴随的,还有丝丝的惊恐。

  刀被接住了,两根手指,空手接刀。要知道,林勇已经是内家高手了。

  他究竟有多强。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