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一行人直接来到百济堂,穆天成是一个德高望重并且没有传人的医者,年高八十,也要时刻坐诊百济堂。穆天成并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传人,但是,他虽然德高望重,是一方杏林高手,只是,中医式微,而穆家也是人才凋零,此时的穆天成正在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不是没有想过把这些东西传给程武,但是,程武却只有小聪明,难看大任,而现在,穆天成的希望全在穆苏的身上。

  所以,现在不止是穆苏非常高兴能够和夏梦临探讨医术,穆天成也十分乐意看到如此,自己的孙女医术进步神速,即便是自己也是自叹不如,这里面,不止是天赋的问题,导师也同样非常重要。

  程武在百济堂的柜台上撑着腮,神色非常不爽的看着夏梦临,此时的夏梦临在他心中的印象更加的糟糕了,明明身边有那么多美女环绕,却还是缠着穆苏,简直就是可恨。

  “这是你要的药材,里面有十份,是目前百济堂能拿出的极限了。”穆天成苦涩一笑,十全大补丸的药材在地球上都有,但是并不代表这些东西都是廉价品,事实上,穆天成为了能够满足夏梦临的药材需求,前前后后花的金钱不下于十万,而期间用掉的人情价值更是没有办法去计算。

  “没有龙烟草?”夏梦临打开一副药包,双眼凝视一阵,神情略微失望。

  穆天成摇摇头。

  夏梦临叹了一口气,十全大补丸中最稀罕的就是龙烟草,即便是前世也是生长在深山老林之中,而今生更不用多说了,天地灵气匮乏的今天,没有灭绝就是很对得起夏梦临了。只是,不论是前世今生,夏梦临都没有建立所谓的势力,也就是说,夏梦临想要寻找药材,基本都是靠运气。世界那么大,不是想找到就能找到的。

  随手撕下一张白纸,夏梦临收回难掩的神情,得失本是天意,他自然不会怨天尤人,只见他写下一手清秀的小楷,对着穆天成笑道:“这份药方,算是谢礼。”

  “切,你还真是打的好算盘啊,一份药方就想要十万块钱。”程武撇撇嘴,对着夏梦临的做法很是不屑,在中医式微的今天,他实在不明白有什么药方值得十万块钱。

  穆苏疑惑的看着穆天成的眉头越皱越深,只见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穆天成情不自禁的吼叫道:“这药方,价值千金。”

  程武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前面才说夏梦临占便宜,而后却被穆天成的行为所打脸,这东西,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夏梦临的嘴角轻扬,穆天成总结的一点都不算过分,甚至可能还算是轻的了。刚刚他写的那副药方,并不是治病,而是长生。

  这个药方,叫做长生方,而这,原本是夏梦临从药王谷求来给他父母用的药方。而代价就是,夏梦临守护药王谷三百年。这也是夏梦临切切实实,不打丝毫折扣兑现自己承诺的三百年。可想而知,这个药方的神奇之处。

  无病无灾,寿命悠长。

  “穆爷爷,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龙烟草么?”夏梦临对着穆天成平静的问着,只口不提长生方的事情。

  “龙烟草。”穆天成思索了一阵:“龙烟草举世罕有,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如果你真的需要龙烟草的话,那么,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你或许能够得到。”

  “什么地方?”

  “温城林家。”穆天成抿了一口茶:“就在五年前,林家花了两千万的高价购得龙烟草一株,好像是为了给林家的一个老人续命,只是,在龙须草还没有到手的时候,老人却是突然暴毙了。”

  “也就是说,这龙烟草就在林家。”夏梦临似笑非笑的说着:“两千万的东西,林家也看的挺紧的吧。”

  “嗯。”穆天成点点头:“不过,现任林家家主林正,却是患了不知名的病,小夏你若是愿意一试,还是有机会获得的。”

  夏梦临沉吟一刻,抬头看着穆天成:“林正现在在哪?”

  “光明医院。”

  在整个浙省,有19家光明医院,其中,温城就有一家。作为温城最大的私人医院,这里网罗了无数个国内国外的专家教授学者甚至是优异的医学院毕业生,不论是硬件设施还是服务环境,都比已经有了几十年历史的人民医院还要好许多,而现在发生在光明医院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就是震天集团的董事长林正得了怪病,正在光明医院疗养。

  温城林家,可谓说是百年大家族了,早在前朝的时候,林家就有入京的大官,而后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林家也出了有名的英雄,只是在十年动荡的时候,林家一朝没落,即便如此,在新的政策出台之后,林家当代家主林正毅然下海经商,凭借聪明的头脑再加上上一辈积攒下来的人脉,使林家在短短的十年中成为巨富之家,此时的林正,说是温城的巨富也不为过,而现在,全国各地都有几处房产都是姓林的。可想而知,这位商界的大BOOS生病的时候,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可想而知,当林正在光明医院疗养的时候,光明集团的高层都纷纷惊动,表示要提供最好最有效的条件治疗林正。

  虽然林正在华夏声名不显,但是,在上层社会也是一位大名流了啊,如果说治好了林正,先不说从他手中漏出的一些钱,这样给上流社会打广告的机会也是不可多得啊。

  “后桌,我们去哪里啊?”

  “先去吃饭。”

  夏梦临宠溺了看着吴晨晨,两人并没有在穆天成那里留下来吃中饭,长生方也足够此时的穆天成专研许久,明白夏梦临的焦急,也没有强留。叶清眉和叶清浅姐妹俩在百济堂门口的时候就离开了,并没有叨扰穆天成。而想要和夏梦临一起出来的穆苏,则是被穆天成留下‘考较’医术。所以,现在的两人可谓是男女独处。

  BI最…新?¤章^◎节上q#酷p)匠J网8

  不过好在,夏梦临是在社会上混迹千年的角色,男女独处在他眼中还真的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在他十八岁没有到的时候,他也经常和另外的一位异性抽时间就单处。而吴晨晨大大咧咧,许多事情也不会想太多。再加上夏梦临还算得上是健谈,基本不会营造暧昧或者尴尬的气氛。

  温城人大多知道有一条叫做五马街的商业街,但是大多都不知道,有一个叫做蜻蜓道的小街道。这一条小道几乎是脏乱差的代名词,即便是在前世二十年后,夏梦临也听吴晨晨曾经说起过,那时候的蜻蜓道依旧是脏乱差,但是却是除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因此蜻蜓道也就跟着出名了。而此时的蜻蜓道却是没有前世的那种名气,倒是许多人却是对之避恐不及。

  如果夏梦临和吴晨晨没有注意里面的声音,或许两人也会随着人流离开,但是,两人都听到了。

  两人的目力都不差,入眼处是一个女孩子,穿着一套白色的大衣,身材不算高挑,也有165公分左右,和此时的吴晨晨不相上下。

  因为是背对着两人,夏梦临看不清楚这个女孩的面容,但是,处于男性的本能,即便是看背影,夏梦临也有一种强烈的直接,这位呼救的小姑娘,绝对是美女。

  甚至,恐怕吴晨晨都比不过她。

  不过,这位美女显然是遇见了麻烦,此时的她被两个穿着西装的大汉给逼到了墙角。

  远远地,夏梦临两人听到一个大汉玩味的声音响起:“古烟古大小姐,你就不要再后退了,后面是墙。”

  另一个大汉摆出我这是为你好的样子,沉声的说着:“我们林总邀请你参加生日派对,你直接跟着我们走就好了,这又是何必呢。”

  吴晨晨皱了皱眉头,又扫了眼偶尔在蜻蜓道来往的那些人。只见他们一个个扫视两名大汉和女孩一眼,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不要说打抱不平了,驻足围观都不敢。

  理智告诉吴晨晨,现在的她不要多管闲事,最好和其余人一样装作没看见,夏梦临已经告诉过他,他们的时间比较紧张。只是,如果遇见了,就这么走了,一点都不符合吴晨晨十九年来建立的世界观。

  吴晨晨注定要打抱不平,夏梦临自然也就不会驻足围观。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向蜻蜓道走去。

  “告诉林峰,让他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答应他的,更加不会参加他的生日派对。”

  “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作没发生,不要逼我。”

  “这件事情一旦被我爹知道了,古家的怒火你们承受不起,不仅仅是林峰,整个林家也会因此遭殃,而你们的命运我也不用多言。”

  两人靠近的时候,正好听见了女孩的声音。尽管是在警告大汉,但是却不自觉流出紧张的气息。

  声如啼鸟,空谷幽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