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临觉得最近吴晨晨可能比较闲,不是闲的话,吴晨晨就不会问为什么夏梦临选择在做一些作业而不是和她一起回去的问题了。

  带着墨香的试卷上留着干净俊逸的小楷,卷面整洁的赏心悦目到一塌糊涂。夏梦临坐在位置上颇有好学生的架势,如果不看试卷的完成度的话,夏梦临作秀的姿态一定会引起许多人的称赞。

  “后桌,你什么时候走啊?”吴晨晨的双眼扑哧扑哧,充斥着莫名的火焰:“后桌,回去吧,这个试卷什么时候写都可以。但是,有些东西,可不能错过了啊。”

  酷匠网fz唯E◎一正*版CY,》8其'他@都u5是》盗@b版

  夏梦临无奈的抬头看着吴晨晨,只见吴晨晨明媚的眼眸都迸出激动的火花:“后桌,你就说,你什么时候走吧。”

  其实,夏梦临挺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的,要不是因为自己嘴皮子犯贱,现在的吴晨晨就不会这样了。

  事实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卖弄的心理,夏梦临对吴晨晨说了一句话:“前桌,你今天有福了,可以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战斗。”

  凤凰是一种因为战斗而生的种族,虽然世界和平也不简单它就会死,但是,世界不和平它就会活的更加的痛快。

  可想而知,在被战斗的血脉影响之下,吴晨晨对战斗的渴望。更何况,吴晨晨根本就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和他们同一类人的存在。

  对于寻找同类,吴晨晨自然有着别样的激动。

  “好啊,等下,你可不要捣乱。”夏梦临无奈的嘱咐了一声:“也不要冲动,先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好的。”

  在城关中学教学楼上方,有一个足球场,当然,足球场也只是曾经的称呼,毕竟在城关还真的没有人踢足球,而这片地也自然的荒废了。当然,在夏梦临的记忆中,这一黄沙地在最后也并没有荒废,而是废物利用般的给泰阳县的军人进行训练。而这个训练,好像是在他们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就开始了,但是现在的话,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的黄沙地。就连在学校高压之下的早恋情侣也不愿意去这里。

  没有青草没有橡胶,几盏不明不暗的路灯照射在黄沙地上,让夏梦临不由想起在后世,自己为了寻找一种叫做碧落黄泉的上古神器而来到传说中的阴阳地,一片黄沙,恍若鬼域,不得不说的是,夜晚下的足球场还真的和阴阳地有几分相似。

  而不同的是,那一次属于死里逃生,而这次纯粹闲庭信步。

  丁汉目光灼灼的看着夏梦临,在接下徐默所发布的任务之后,丁汉和武田两人就用了半天的时间去接触夏梦临,却是意外的发现夏梦临,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事实上,在科技和网络发达的今天,杀手这一行也非常不好做,尤其是在枪械不得流入民间的华夏,而类似于丁汉和武田这两位,只是小有名气,做不了大生意的杀手,生存空间更是低的可怜。小有名气说明他们的能力不足,杀人是一项对能力要求很高的技术,能力不足的人自然就得不到雇主的信任,而得不到雇主的信任自然就没有订单,没有订单就没有钱。所以,尽管丁汉和武田在徐默面前可以傲气一塌糊涂,但是,在杀手界不过是混个温饱。而为了提升名气,他们甚至还不得不接下几个金钱寥寥无几但是难度很高的杀人任务。而杀一个普通的学生就得到十万块钱,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太惊喜,太意外了。

  简直就是天降横财。

  丁汉的目光总是充满贪婪和狡黠,而与之相比,武田的眼睛就干净多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论赚钱还是花钱,都是丁汉精打细算,武田本身是一个痴人,除了吃喝之外最喜欢的就是打架,所以对这种生活很满意,或许也就是因为这种率真,让武田在武道上一路上畅通无阻,就他们的出身而言,能够在三十之龄就达到外家巅峰,也算得上是天才了。武田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而且,他还希望在有生之年进入内家境界。因此,对于武道有强烈追求的武田对这个任务颇有看不起的意思。因此,双眼并不像是丁汉的目光灼灼,而更像是遗憾。

  当然,他遗憾的眼神并没有持续太长。

  吴晨晨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后桌的另外一种样子。

  那是恍如皇家的高贵,将军的睥睨,大儒的浩然以及侠客的潇洒。而这四种东西都能在现在的夏梦临身上见到,此时,没有人能将他和普普通通的学生联系在一起。

  丁汉惊骇的看着夏梦临,武田的双眼就像是瞪大的铜铃一般,明明周围什么都没有,但是,莫名的压力却是让他们喘不过气,心中一阵惊慌,甚至觉得此时的路灯也阴冷了几分。

  黄沙组成的场地上只有夏梦临孤冷的身影,千年的风尘洗礼他不算普通的面容,只见他目光含笑,就像是出尘的隐士,又像是入世的公子,用着超越时间的眼光看着滚滚红尘。

  “到现在,你们还不出来么。”夏梦临的声音很好听,就像醇酒般容易醉人,同美玉一样夺目,即便是觉得已经是将夏梦临了解的差不多的吴晨晨,听到这个声音也忍不住惊讶,甚至痴迷。这是夏梦临从未展示在人前的,即便是后世,青衣夏梦临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操纵五感的双眼,而不是令人痴迷的声音。

  青鸾最出名的,是一双眼睛,但是最自傲的,却是连凤凰都比不上的好嗓子。

  丁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武田就像是入了魔一般,在黄沙地组成的操场背后就是一出林子,在黑夜下,这里就是最好的掩护,只是,黑夜只能掩护不算是高大的外形,而生命体的特征却是在夏梦临的大脑中一览无余。

  吴晨晨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夏梦临突然的变化,只看见武田就像是疯魔一样冲出,重达两百多斤的奔跑声还是非常带感的,更何况这奔跑的速度还不慢。黑黝黝的身体,就像是野猪一样冲撞到夏梦临面前,扎实的拳头直接攻击夏梦临的面门,而这一拳,竟然有着自带风雷的威势。

  夏梦临微微一笑,一根修长的手指和武田的拳头形成鲜明的对比,但是,就是这么一根白皙,修长,甚至和武田比起来算得上是纤弱的手指,挡住了武田风雷般的拳头。

  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冲撞着丁汉的三观,甚至让他不自觉的惊骇出声:“内家高手,绝对是内家高手。”

  丁汉和武田没有见过内家高手。

  这时一个属于科技的时代,不论是上古文明的修炼,还是远古时期的追道,古文明先秦的炼丹,秦汉之后的古武,三教九流,诸子百家的传承,在这个时代,都属于式微。而就是在这个时代,外家高手就没有多少,内家高手更是寥寥无几。他们要么成为一个家族之中的宝贝,要么就成为一个势力的爪牙。很少有流浪在外的。而说起来,武田和丁汉的武功也不是无根之萍,只是两人一个资质不好,一个智商不高,在那个势力不受重视,因此任由两人出来晃荡罢了。

  而在那个势力里面,内家高手虽然不少,但是,却不是他们轻易能够见到的。丁汉和武田就没有见到过他们,但是,对内家高手却是听说过一些:百米之外以气伤人,五米之内取人首级。有着开山碎石之力,轻如鸿雁之功。飞檐走壁,水面平行,在种种以讹传讹的传说之下,倒显得微不足道了。

  现在的丁汉,实在想不到,如果不是内家高手这个解释的话,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解释面前违和感超级强烈的一幕。

  武田激动的双眼微微有些凝滞,似乎想象不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会有被人轻松接住的一天。想不明白明明只是一根手指,却能够挡住他。

  夏梦临的神情轻松写意,似乎武田的拳头对他而言只是隔空搔痒,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事实就是如此,修炼是一种古武不能理解的力量,而这个不能理解,体现在力量的应用和反差上。

  丁汉惊讶的神色愈来愈浓,他是聪明人,本身也有见识,自然知道这种状况说明什么,两者的力量级别不在同一个水平之上。而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表现的那么普通啊。

  这是一个送命的任务啊。

  夏梦临的嘴角勾勒一丝弧度,用着让丁汉身体发寒的声音轻轻说道:“你,还是太弱了。”

  修长的手指挑开武田的拳头,武田蹭蹭的后退几步,只见夏梦临扬起右手,食指指着武汉,凝结在空气中的杀机让武田心中发毛,只见他扯开嗓子,却是嚎不出任何声音,铜铃大的瞳孔上有着无尽的惧意。

  一指出,百骸俱凉。

  丁汉不可置信的看着武田倒下的身躯,他想不通,明明是外家巅峰高手的武田在夏梦临面前为什么没有一点点的抵抗之力,难道,内家高手就真的这么厉害么。

  就在他还在思考之际,感觉身体一阵悬空,下一秒,强烈的痛苦传入他的身体,此时的丁汉,竟然是重重的摔在夏梦临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