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这份养胃汤是夏学长的,就连我爷爷也说精妙呢。”穆苏没有等到夏梦临答话,便自顾自的说着:“爷爷说这几乎是全世界最好的养胃的汤药,即便是胃病都能根治。”

  “哦。”吴晨晨低下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心细的夏梦临不由苦笑一声,养胃汤是将她的生活扰乱的罪魁祸首。那么,吴晨晨自然会对养胃汤的一切有着怀疑。

  脚步下意识的放缓,夏梦临对着吴晨晨轻声的说着:“等下去教室,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知道这一切了。”

  “嗯。”

  一路上,吴晨晨的话并不多,陈静也是冷的够呛。林雪一直走在穆苏身边,只有夏梦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穆苏聊着。而在夏梦临有意识的引导之下,两人聊天很快扯到叶清眉和叶清浅姐妹俩。

  “夏学长,现在叶清浅已经好很多了,和正常人无异呢,清眉姐特意带了好多东西给我的爷爷,对了好像也有你的一份,但是她不知道你在哪里,所有暂时寄存在我爷爷那里。”穆苏兴奋的说着,自从跟随穆天成开始接触医学入梦的时候,她才深深的感受到夏梦临医术的恐怖之处,说和阎王抢命也不为过。

  看得出穆苏双眼之中的崇拜和炙热,陈静不由冷哼一声:“穆苏,虽然我和你不熟,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千万不要被这个人渣骗了,这个人,哪里像是会医术的样子,说不定是骗子,专门去骗你爷爷来着。”

  “学长才不是骗子呢。”穆苏涨红了脸争辩着:“清浅姐是我爷爷印象最深的病人,我爷爷的医术很厉害的,怎么可能会有人在病情上瞒过他,夏学长的医术真的很厉害。”说到这里,只听她话锋一转:“夏学长,以后我有时间和你学医,可以吗?”

  “那还是别。”夏梦临挪吁的说着:“免得被我欺骗了感情,把自己都搭上那就不好了。”

  “你说什么呢。”穆苏脸一红:“我相信学长你不是这种人,我爷爷说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就去问你。就这么定了。”

  陈静的小脸气得一阵通红,夏梦临的挪吁的声音对她来说更像是讽刺,同时也让她深深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多管闲事了。但是,想到昨天还没有放学的时候,李颖哭哭啼啼的对她说夏梦临是如何如何甩了她的,转而如何和另一个狐狸精好上的。说实话,陈静和李颖并不熟,并且,李颖在外的坏名声巧妙的都没有传到陈静的耳朵中,于是,正义感爆棚,自诩为人间超人的陈静,决定要给夏梦临一个教训。

  一直到现在,陈静还固执的认为一定是夏梦临给穆苏等人灌了什么迷魂汤,所以才让穆苏这么维护她,而吴晨晨和林雪也是被夏梦临外表欺骗的可怜人。

  当夏梦临将四位颜美身好气质佳的美女带回到租住的地方的时候,夏梦临的房东都惊呆了,吴永这辈子见过的美女并不算多也不算少,但是,谁见过一个男的能把四个女的领到屋里面的啊,本来这几天吴晨晨天天蹭饭,吴永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他们最后如何分手的,但是现在看来,节奏不对啊。

  思索了片刻,吴永对着上楼的夏梦临吼了一句:“小兄弟,节制一些。”

  这边的夏梦临过上了常人不能理解的生活,另一边的刘东正是一脸讨好的接见两个人。

  t;酷sZ匠网W首◇K发

  作为南大街的总瓢把子,能够让刘东折腰的人其实并不多,尽管他是混混,但是他也是有身份的混混,即便是徐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还是可以称呼一声徐默为徐老弟。但是,对于面前的两个人,他还真的不敢用兄弟称呼他们。

  面前的两个人是真的杀了人的。

  甚至,他们正是因为杀人才出名。

  作为一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丁汉和武田一直有着一个原则,那就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论什么单子,只要是杀人,只要肯出钱,他们都会接单。武田看起来有些憨傻,脾气暴躁,但是,他一身横练功夫却是到达外家极致,只差一步就可以由力入气,成为后天高手,世俗之人已经难找武田的对手了。而丁汉虽然功夫不行,但是不论是制定计划,还是善后处理,都是他一手包办,可谓是谋士型人才。两人组合,在国内不能说是鼎鼎大名,但是也算是小有名气,尤其是连续五年连跨六个地方杀人,警方抓不到一丝把柄。更是让人佩服不已。

  尽管他们现在所杀的人并不算是多么令人重视的人物,但是,在道上也可以令人闻风丧胆了。

  “是你找我们?”丁汉长的瘦瘦小小,双眼狭长的就像是狡黠的狐狸。看得出这个人很聪明,一看就是靠脑子吃饭的人。旁边的武田憨憨傻傻,双眼却是有着莫名的煞气,一米八的身高加上重达240斤的体表,可以看出,武田这个人很不好惹。

  “对对对。”刘东心中将出主意的小弟骂个半死,毫无疑问,那一晚上之后,刘东就在思考怎么报仇。恰巧,一个小弟说了一句:他现在能干的掉我们,但是总不能干掉所有人吧,只要我们请他干不掉的人去干掉他不就可以了么。

  这句话一出,这位小弟的智商立即被点上108个赞。不止是刘东想要报仇,就连他的小弟也觉得憋屈啊。在泰阳县虽然不算是纵横天下,但是,谁受过这样的耻辱啊。自然,报复的法子一出来,马上就受到了从上到下的一致赞成。

  只是,现在刘东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两人都不像是能干倒夏梦临的人啊,关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的服务态度还不好。花钱请了一个大爷,刘东的心情如何能好。

  “给我他的资料。”丁汉颇为傲气的说着。

  凡聪明人皆有傲气,丁汉对刘东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看得起的,只是一群流氓混混,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自然,丁汉也就对他的任务对象并不怎么上心。

  毕竟,羊畏惧的生物,并不代表值得被狮子尊重。

  尤其是当丁汉看到夏梦临的资料的时候,他就乐了。一个学生,父母在安瑞市打工,家里只剩下爷爷奶奶,没有任何背景。这刘东,是脑子被踢坏了送钱来了么。

  “你确定没有弄错?”丁汉下意识的问一句,这个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弄错了。

  “没有,没有。”刘东自然想到为什么丁汉会有这么问,按照道上的说法就是,一个学生都弄不过,还在道上混什么,不要给道上的人抹黑。或许是为了面子,或许是为了让他们重视夏梦临,总之,刘东补充一句:“这个人很厉害,可以一个打一百个。”

  潜台词就是,并不是我们太弱,是遇见了变态。

  “一个打一百个?”丁汉冷哼了声,目光倒是稍微有些凝重。以一敌百,即便是一百个都是普通人,一次性打一百个,世俗中绝对也是罕见的存在,这样的人,却是只有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背景。

  任谁都会有狐疑。

  “你们确定,这份资料是真的么?”丁汉再次冷哼了声。

  “对啊,绝对真实。”刘东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十万块,五万定金,这时谈好的价格。”丁汉犹豫一下,马上说着,以一敌百对于武田来说,也不是不能做到,甚至可以做的很轻松,丁汉并不认为,如果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比武田还高的天赋,穷文富武这句话并不是说说而已:“还有,别骗我,不然你会知道代价。”

  夏梦临和吴晨晨回到了学校。

  毫无例外,当夏梦临和吴晨晨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迎来了整个高三十班好奇的目光,随后,一阵轻微的议论声在教室响起:“看,这几天他们两个人几乎都是和一起来教室,一起走的。吴晨晨和夏梦临是什么关系啊?”“这还用问么,肯定就是那种关系啊。这几天你们谁见过他们两个在食堂吃午饭晚饭啊。”“也是,可是,这样子郑昊昊怎么办啊。”

  夏梦临没有理会别人的话语,而是笑着对着吴晨晨说:“给你看一样东西,我再和你细说为什么你变成这样。”说完,只见他的衣袖之中,甩出一个冰晶银白色的银针。

  冰魄银针。

  夏梦临和吴晨晨几乎是头对头交流着,许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坐在最后一排的郑昊昊,脸色很不好看,非常的不好看。

  “属于你的,即将被别人抢走,你到现在,还能忍下去么。”

  “看他们亲密的样子,你还能做什么?”

  “只有我,我能赐予你力量。你想要的东西,都会通过力量得到。”

  “鲜血和杀戮组成的世界,才应该是你的世界,这个世界,太不完美了。”

  邪魅阴阴测测,声音恰若游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