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梦临的名声不负众望的被抹黑了。

  基本上,除了高三的班级之外,其余的学生都在传夏梦临是如何脚踏两只船,玩弄小女生的感情,并且还嘴巴吃干净不认等等,甚至还爆出夏梦临在十几个女生之间来回切磋,一度成为男生心底的偶像,女生口中的人渣。

  “看,他就是夏梦临,以后离他远点。”

  L酷匠网;g正版$首●发IQ

  “什么,原来是他啊,快走快走快走。”

  耳边传来两个小女生窃窃私语的声音,夏梦临的神情依旧淡然,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笑意。在夏梦临旁边的吴晨晨看样子对这些很感兴趣,特意放缓步伐,听着流言琐碎的声音。

  “前桌,这些黑历史,你怎么听的那么认真。”夏梦临平淡的说着:“你肚子不饿么?”

  “嘻嘻,饿啊,不过已经习惯了。”吴晨晨不在乎的说着,现在的她出落的愈发出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食物的摄取量也越来越高,事实上,食物的能量还只是勉强能够维持她的日常消耗,等到吴晨晨觉醒的血脉时间再久一些的时候,她估计是史上第一只营养不良的凤凰了。

  “好吧,中午要吃什么?”夏梦临淡淡的说着:“宫保鸡丁,鱼香肉丝,还是火腿?”

  “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吧。”吴晨晨显然对夏梦临的厨艺很信任,转而换另一个话题:“对了,后桌,今天早上的那两个女的谁啊?”

  “一个是昨天晚上认识的一个,另一个我也不知道。”

  “昨晚,后桌,有故事噢。”吴晨晨挑了挑眉,作出坏笑的表情。

  “嗯,去打了一架。”夏梦临轻描淡写的把去迪厅打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着:“然后,我就抢到了十万块钱,被美女缠住拜师一天。”

  吴晨晨听到这,却是突然沉寂下来:“后桌,他叫做徐默对吧。”

  “额,嗯,怎么了?”

  “没什么。对了,后桌,你对这些谣言不感到生气么?”吴晨晨抬起头,目光直视夏梦临,灼灼的问道。

  “看,又是一个无知少女被夏梦临拐走了。”

  “啊,看样子还挺漂亮的啊。”

  “就是这样才没有智商。”

  “额,其实从男人的角度来讲,我还真的没有什么生气的理由。”夏梦临说着,想了想,接着补充一句:“更何况,我在乎的人也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这就够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相视一笑,然后向校门外走去。

  “学长,学长,等等我。”

  夏梦临转过头,只见穆苏拉着林雪气喘吁吁的来到夏梦临面前:“学长,你还是不要出去了,陈静说要教训你。”

  “教训我。”夏梦临惊愕的说着,突然听到一声傲气十足并且敌意十足的冷哼在他们耳边响起。

  “喂,你就是那个叫做夏梦临的人渣吧。”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新世纪是一个礼乐崩坏,人心不古的世纪,但是,按照华夏的安定程度来看,这个世界还是好人比坏人多的。尤其是,那种不明真相正义感爆棚的人特别多。

  陈静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慕颜心出名是因为变态的智商和颜值的话,那么,陈静出名就是因为她是浙省散打冠军。

  在这个钢琴十级都会令人惊叹不已的县城,散打冠军更像是传说中走出来的人,也正是因为此,陈静虽然颜值不错,但是,身边的追求者可谓是少之又少,而偏偏她还做成了一群女生的大姐头,正义感爆棚。

  夏梦临无辜的打量着穿着校服,身材高挑的陈静,尽管李颖的诬陷在高三十班没有任何市场,但是在整个学校他的名声算是毁了,恰好就是高三十班承载着诸多师生考本科大学的期望,在这个前提条件之下,注定了他们远离八卦中心之外,自然,夏梦临人渣的名声是注定无人去澄清。人渣算是坐实了。

  陈静看着穆苏和林雪顿时一阵诧异,在高二段,林雪和穆苏算是有名的美人了,尤其是因为徐默的关系,林雪更是变得出名,但是,她实在没有想到为什么林雪会和夏梦临在一起。转而看向夏梦临的目光更加怒气喷薄。先入为主的印象,肯定是夏梦临用了什么迷魂大法,勾搭三个女孩子。

  尤其是她将夏梦临无辜的眼神认为是色色打量她的身材的时候,怒气马上爆满。

  “人渣,你还敢这么看我。”陈静一阵气不过,马上对着夏梦临一个劈腿踢去。

  夏梦临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只见他的左手拿捏住陈静匀称的小腿,一个近身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陈静一愣,只听夏梦临说着:“喂,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说我人渣,只是,你想知道绯闻是怎么来的么?”

  “怎么来的?”陈静下意识的问着。

  “就是怎么来的。”夏梦临一个挺身,陈静能明显感觉到来自对方温热的气息,而在远处看去,两人的距离简直天衣无缝。

  陈静又羞又恼,夏梦临的身体几乎和她完全贴在一起,一只脚被夏梦临抬起,让她整个下盘都不稳,更不要说反击了,只见她小脸通红:“放手啊。”

  “哦。”夏梦临听话的放手。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理,城关中学的设计是属于越靠近教学楼的地方越高,越靠近大门的地方越低的,从教学楼到大门,永远都是下坡。而夏梦临放手的结果就是:陈静一个站不稳,只见她的双脚无疑向后退去,而悲剧的就是,就在不远处就是阶梯。

  穆苏和林雪见状吓了一跳,只见吴晨晨在夏梦临出手之前,快速将陈静的手拉住,吴晨晨的轻轻使力,直接将陈静拉到怀中。夏梦临无奈的一笑,吴晨晨对着夏梦临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的说着:“后桌,她只是一个女生,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夏梦临耸耸肩:“前桌,现在十一点四十了,按照我们的吃饭速度来看的话,再不去做饭,中午就要迟到了。最近崔姐看我俩特别紧。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了。”

  “啊,哦。”吴晨晨马上反应过来,放开陈静,只听夏梦临对着穆苏和林雪说着:“你们中午要不要一起,饭菜算不上美味,但是份量还算是挺足的。”

  “啊,这样不太好吧。”穆苏下意识的拒绝,却只听林雪说着:“这有什么不好的,是谁害你紧张成这样的,中午就吃他一顿怎么了,你不是还抱怨着食堂的饭油太多了么。”

  “哪有啊。”穆苏羞红了脸,暗中捏了林雪一把。只听夏梦临轻松的笑着:“没事,就当作见识一下我的厨艺好了。”

  只听夏梦临接着对陈静说着:“喂,你要不要一起。”

  “流氓,色狼,混蛋,谁跟你一起。”陈静哼哼了一声,今天她算是出大丑了,刚想要离开,而后想想不对:“不对,像你这样的色狼,一定会对这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下手,我一定要盯着你,跟紧你,不能让你有下手的机会。我去。”

  “额,那还是算了,中午饭不够。你还是在食堂吧。”

  “本姑娘不吃了。”

  夏梦临愧疚的看了吴晨晨一眼,因为补充能量的缘故,吴晨晨的饭量有些大,平时吃饭只有两个人还好,反正吴晨晨都无所谓了,但是,在外人面前,可想而知,吴晨晨下午又该饿肚子了。

  被吴晨晨掐了一把的夏梦临表情极为精彩,穆苏关切的问着夏梦临:“学长,怎么了?”夏梦临摇摇头,说:“没事,对了,你们都还不认识吧,我来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的前桌,吴晨晨,当然,你们要称呼一声学姐。”夏梦临指着说着:“我前桌和我关系挺好的,最近一起蹭饭。”

  “这两位是穆苏,林雪。我上次有提到过的。”夏梦临对着吴晨晨说着:“穆苏家在温城开了一家药店,我上次说的老医生就是穆苏的爷爷。”

  “啊,哦。”吴晨晨看向穆苏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那导致她血脉激发的养胃汤是谁配的,对力量的好奇和后遗症严重程度,令她不知道应该对养胃汤的主人是该感激还是讨厌。

  “嗯嗯。对了,夏学长,我爷爷现在还在念叨你呢,前两天我把你的药方给我爷爷看了,我爷爷一直夸你是一个奇才,这份药方用的好,简直就是生死人肉白骨,比你的养胃药还神奇。”穆苏嘻嘻的说着:“不过,爷爷好像说,这份药材有一份药特别名贵,即便是百济堂也没有,好像要你自己去找。”

  “是龙烟草吧。”

  “对啊。学长好厉害。”

  “等等,后桌,你们在讨论什么,养胃汤是你的?”吴晨晨突然反应过来,对着夏梦临咄咄的问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