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在哪,刘东正在保安室看着监控录像。

  此时的他气得想要砸电脑,一直的咆哮者:“废物,都是废物,这么多人都打不过一个人,一群废物。”

  身边的小弟颤颤巍巍的看着刘东在咆哮,不敢接任何话,这话他也没有办法接下去,如果顺着刘东的话说吧,刘东来一句那你上,他就傻眼了,但是说这不能怪他们,只能说夏梦临是大变态的话,刘东来一句你是在嘲笑我么,他也傻眼了,现在说什么都能触摸到刘东易躁的神经,他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大约在几分钟之后,刘东的咆哮也差不多了,那个小弟小心翼翼的说着:“东哥,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我去你大爷的,报警,这话亏你也说的出来,报警了之后大头张以后怎么看我,啊,我们是做什么的你忘了,我草,竟然报警,我还要不要混了。”刘东又是咆哮了一阵,很显然,他这个小弟的提议对他而言已经不是提议,更像是羞辱:“去,把所有的兄弟都叫来,我他娘的就不信了。”

  保安觉得自己快要内分泌失调了,看着夏梦临英俊的脸靠的越来越近,橡胶棍已经抵在他的额心,他觉得,自己的背后,全是冷汗。

  “我我我我”保安说出不知道多少个我字:“我不知道啊。”

  “这样啊。”夏梦临的脸又离他进了一分:“那我给你一个机会,这里的钱都放在哪里?”

  “在在在。”保安结结巴巴的说着,突然面色一喜,爆了一句粗口:“我在你他娘的。”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夏梦临侧身一闪,躲过了一个混混对他背部的敲击,一脚将他扫荡在地上,站起身体,双手整理着有些褶皱的领子,此时夏梦临的周围,都是拿着砍刀木棍铁棒甚至来了一个狼牙棒的人包围他。

  而为中心的,就是刘东。

  “听说你在找我。”刘东狞笑着看着夏梦临,他现在把能找的不能找的人都找来了,一共一百多个人,尽管一百多人在泰阳县就像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在整个泰阳县,一百人组成的势力,也算是庞大了。

  夏梦临扭了扭脖子,对着刘东勾勾小拇指,轻声的说着:“小子,今天你摊上大事了。”

  认真的话语用稚嫩的表情显得有些滑稽,但是,没有人敢小觑这个年仅十七岁的男生,躺下去的几十个人告诉他们,这个人不好惹。

  刘东一个酿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吃惊的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孩吓住了。感觉到深深的羞辱的刘东用着高亢的语气说着:“我草,今天没有干掉你是我心软,我就不信,你一个小毛孩有多厉害。”

  夏梦临眼中的煞气愈发浓郁。看着刘东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样:“我想,你会知道的。”

  “草,兄弟们,给我上。”刘东动怒,只见几十个人前仆后继,浩浩荡荡的拿着砍刀,木棒向夏梦临冲来,夏梦临的嘴角微翘,突然,他左脚踹起,直接将刚刚那个保安踢飞出去,落在前面急冲冲的几个人,只见那几个人大骇,却又躲不开,直接给那个保安当成肉盾。

  夏梦临从来没有停止过进攻的动作,就像迪厅的哀嚎声从来未曾停止一样。只见他的手,头,脚都成为敌人重伤的致命武器,灰色的衣服染上了暗红色的血液,铁锈味开始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向前冲的几个人,先是打红了眼,嗷嗷叫的向前冲。但是,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两个,三个。不少人的心中从兴奋变成了胆寒,从胆寒变成了畏惧。

  夏梦临并没有注意他们的心理变化,就算是注意了也不会在意这些,身体成功闪过所有的打击,然后给所有人的腰间或者腿部最致命的重拳之后,只是四十分钟的时间,迪厅一片死寂。

  刘东死死的盯着夏梦临,双眼有震惊,有悔恨,但是更多的是不可思议神色,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错了,刘东悲哀的想道,一开始,夏梦临只是一个路人罢了。只是,谁都没有在乎过这个路人,徐默因为被打扰好事而恼羞成怒,刘东则是成为徐默的帮凶。站在双方立场上,这件事很难说谁错谁对,夏梦临不论打砸的再厉害,充其量也只是自卫罢了。

  夏梦临好像是累了,慢慢悠悠的走到刘龙面前,因为受到了特殊照顾,刘龙的伤势虽然不是最重的,但是,绝对是最痛的,而且还是渗入骨髓的疼痛,即便是晕倒也是一种奢望。

  “你,你想要干什么?”刘东的嘴巴一颤一颤的说着,有种抑制不住的恐惧。

  “你觉得呢?”夏梦临笑的很干净,很阳光,就像是这一切都不是他做的一样。

  而正是因为这样,刘东的恐惧更胜,什么人最恐怖,那就是明目张胆的打人之后还作出不是我做的表情这样的人最恐怖,夏梦临这样的表情说明什么,说明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酷匠=z网)\首b3发

  这位究竟是从哪里过来的煞星啊。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真的错了,你就放过我们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刘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去求饶,但是,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比起小命,仁义什么的,都不算什么。

  夏梦临将橡胶棍顶在刘东的头上,血腥味顺着空气进入他的鼻子中,刘龙不敢轻举妄动,夏梦临淡淡的说着:“别发抖,别紧张,就这么躺着挺好,多舒服啊,就这样,别动,别挪身体,痛也要忍者,知道不。”

  “是是是,知道了。”刘东欲哭无泪的回答。

  “别做出一个便秘的表情。这样我会看的不开心。”夏梦临淡淡的说着:“本来人长得就丑了,在作出这样的表情,多影响美观啊。来,笑,多笑笑,想想开心的事情嘛。”

  “大哥大哥,我笑不出来。”刘东越来越想哭了。

  “别啊,别笑不出来,不知道的以为我怎么着你呢,来,开心点,想想开心的事情。”夏梦临的语气越来越不着调,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想想你小时候买辣条啊,想想你小时候去玩沙子啊,还有,想想你中午意气风发时候的样子嘛。”

  “大哥,我中午没有意气风发啊。”刘东突然一愣,说着。

  “是么,没有意气风发。那你中午是用什么表情度过的。夏梦临呵呵的笑着。

  “我忘了?”

  “什么?”夏梦临惊讶的说着:“中午那么重要,你竟然说你忘记了用什么表情度过。”

  刘东眨眨眼,他感觉自己好无辜:“大哥,有什么问题么?”

  夏梦临狰狞一笑:“那你知道我中午是怎么度过的么,我中午写了一千三百七十六个字,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怕我会杀人。”夏梦临几乎是吼出声,只见他手中的橡胶棍狠狠的向刘东旁边的地板打去。刘东等人惊骇的发现,就在他左边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沓粉。

  那本来是大理石铺就而成的地板的啊。

  “以后有什么手段都不要藏着掖着,我们看看谁能玩的过谁。”夏梦临嘿嘿一笑。一把扔掉橡胶棍:“十点了,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现在,我想你们该支付这笔费用了。”

  夜越来越深了,夏梦临肚子行走了回学校的路上。十点钟的泰阳县并没有多少人,也没有多少车,夏梦临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感觉。

  当然,身后有个跟屁虫就例外了。

  “喂,你好厉害啊,做我的师傅好不好啊。”慕颜心几乎是一路尾随夏梦临的,慕颜心是一中的问题学生,特殊的身份让她在学校做什么都肆无忌惮,只是,作为一个学霸成堆的学校,实在是无趣的太多,因此,慕颜心开始迷恋上了迪吧。

  但是,她现在发现比迪吧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抢劫。

  慕颜心可是亲眼看见夏梦临是如何以一敌百,然后拿走大把的现金离开的,鲜血和暴力深深的刺激了小姑娘的神经,在慕颜心的心中是这么想的:“打架还有钱拿,太爽了。”

  “不要。”夏梦临淡淡的说着。

  “为什么?我有钱。”慕颜心自认为抓住了夏梦临的软肋,因为夏梦临最后走的样子实在是太没有形象了,就像是一个小财迷一样,不过,令慕颜心有些沮丧的是,这个小财迷对她的提议完全不动神色。

  “本门功夫,传男不传女。”夏梦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额,你不要把我当女的就好了?”慕颜心为自己机制的回答点了好几个赞,但是,谁知道夏梦临的回答让慕颜心一阵心酸:“练武是要检查身体的,一丝不挂的那种检查。”

  “你欺负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