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阳县的夜晚并不冷清,尤其是在元旦之后的夜晚。

  灯红酒绿的霓虹总是夜晚最好的装饰,即便是泰阳县也不例外,在新城区中,酒吧迪吧成为彻夜不眠的人汇聚地,作为泰阳县西大街的总瓢把子的刘东,晚上自然也是不会回到在家里乖乖入眠,K歌斗酒玩女人,哪个不比睡觉有意思啊。

  夏梦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面前热闹的不像话的迪厅,不由暗暗叹了一声:“真是堕落的生活啊。”后世的科技尽管比现在发达很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仅仅娱乐而言,还是现代人会玩。后世有能力的人都去修炼了,有钱的都不敢太嚣张,有权力的都知道什么叫做节制,实在不知天高地厚的都已经和阎王爷唠嗑了。即便是魔皇的爱女,也是秉持着低调做人的原则在这个世界上混。

  此时的夏梦临穿着箱子里的旧衣服,他是在晚上老师们查完宿舍的时候才出来的,因此,来到这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不过,按照现在看,十点钟,才是泰阳县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时间。

  热歌辣舞,香槟美女。明明还只是冬天,夏梦临就像是进入了盛夏时节。即便是修炼千年的一颗淡泊的心,也忍不住对白花花的大腿心生悸动。

  不过,作为一个修炼千年的老妖怪而言,夏梦临还是忍住了焦躁的心,毕竟相对于看腿,夏梦临更喜欢看脸,而恰好,夏梦临并不喜欢看到浓妆艳抹的脸。

  从强子的同伴那里了解到,刘东每天晚上都会来到这个迪厅消费。事实上,这个迪厅大部分都是刘东的,这个迪厅是刘东专门为了一些纨绔来此消费而建造的。不然的话,以徐默的性子和身份,区区一个南大街总瓢把子怎么能入他的眼。

  旁边的纹身大汉摆弄着不堪入眼的肥臀,夏梦临不动神色的向他靠近,劲爆的舞曲掩盖这里面的一切龌蹉。大汉搔首弄姿的样子真的很不雅,而且,他还撞倒他了。

  “喂,你停一下。”夏梦临轻轻拍了大汉的肩膀。

  大汉瞥了他一眼,没理他。

  “我说,你停一下。”夏梦临不放弃,还是拍着大汉肩膀。

  “小子,你想死么?”大汉看起来非常凶神恶煞,黑色的背心下肥肉一颤一颤的,很令人担忧他的心脏是否能够承担这么大的身躯。

  “你撞到我了。”夏梦临一本正经的说着。

  大汉瞪大了双眼,舞曲也无法阻止他浑厚的男高音:“我草,就这点小事你也敢打断我,小子,你想打架吗?”

  “想。”

  夏梦临轻声吐出一个字。只见他的右腿就像是蓄力已久的弹簧,顷刻从下到上踢向了大汉的两腿之间。

  “嘭”的一声闷响,不知道有没有蛋碎的声音,还没等大汉翻完白眼,夏梦临将他肥肥腻腻的双肩扣住,屈身膝盖一顶,双手用力一拉。

  Z酷5匠*网3正KT版。首发j|

  “啪!”

  夏梦临的膝盖重重的砸在大汉的鼻梁骨上,飞溅的血花从他的鼻口中喷射而出,两个部位的剧烈疼痛,竟让他直接晕了过去,身体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鲜血浸染了大汉的脸庞,同时也带来了极度的混乱。

  鲜血总是能让人的神经容易失去理智,迪厅在这一刻失去了仅有的秩序,无数尖叫声,呼喊声不时而起,舞曲还没有来得及关,从热闹场所到噪音制造机从来只是一瞬之间。

  夏梦临无比嫌弃的看着没有来得及躲开而被浸染血液的裤子,估计这件前年的裤子又要面临被回收的命运,双手油腻的触感让他不禁感叹,自己还是挑错了对手,当初只是想着这个人看起来这么抗打能够让自己多发泄一下,但是看样子,发泄还没有多少,又多了些许恶心,看样子,下次打架的时候,就不要专门挑胖子了。

  “强哥,草,兄弟们,有人在闹事,对强哥动手,揍死他丫的。”

  惊愕从来只是一瞬间,只见一个小伙子突然清醒过来,连忙对同样惊愕的几个人喊道。周围大概二三十个人,看样子都是跟在强哥后面混的。看样子强哥对他们还算是不错,不存在什么克扣工资之类的情况,以至于众人都是义愤填膺的对着夏梦临出手。

  尽管夏梦临也不知道混这一行究竟有没有一份基本工资。

  夏梦临挑了挑眉,看着迎面冲过来的两个人,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紧接着身体直接向前迈出一步,一个直拳轰向右手边的人。

  “嘭”

  正中鼻梁。只见那人连连后退,直接压倒在后面跟着冲上来的几个人上,而与此同时,夏梦临没有任何耽搁,一个扫腿直接扫荡在另一个人的腰间。

  “咔嚓”

  一声轻微的骨裂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如此脆耳,以至于他直接扑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后背哭爹喊娘,甚是惨烈。

  夏梦临的暴力让他们微微愣了几秒钟,而就是这几秒钟的时间,夏梦临开始掌握这一场战役的主动权。

  拳,脚,拳,脚,拳,脚,拳,脚。

  只是一小会的时间,夏梦临直接干翻了好几个。看着地上惨烈的景象,晕了四个,站不起来的两个,能站起来却不敢站起来咿呀鬼叫的不知道多少个,而站在夏梦临五米之内的,一个都没有。

  迪厅中劲爆的舞曲终于被关掉,那些没动手的人震惊的看着明显成为中心的夏梦临,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岁的学生,竟然有着这么好的身手,并且,下手竟然这么狠。

  “别停啊,继续啊。”夏梦临慵懒的声音响彻在这个明显的开始安静的迪厅上,双眼之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煞气:“老子可是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出来,又是翻墙又是牺牲了睡觉时间的,现在人到了这里,可就是为了让你们尽兴的,让你们尽情施展手段报复的。怎么,现在怂了。”

  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在社会上混的人,几乎谁都听明白了,这里有人招惹了这个煞星,而这个煞星是专门来到这里报复的。只是我的娘嘞,究竟是谁这么缺心眼,把这个煞星招惹到这里来了,现在虽然是法制社会没有错,但是,每个社会都是从拳头大的社会演变而来的啊。

  夏梦临是真的怒了,他不敢想象吴晨晨要是落入这群渣滓手中的后果,他欠吴晨晨的太多,多到这份情谊在他心中已经变成了责任,他有义务有责任让吴晨晨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世,不论她是九天之上的凤凰,还是红尘之中的凡女。

  很显然,今天中午的事情,成为夏梦临怒火膨胀的源头。

  怒气多了就要发泄,憋着容易伤肝。夏梦临不想伤肝,所以,他选择了伤人。

  很明显,这几个人还没有让夏梦临得到发泄的欲望。

  舞曲永远是迪厅的必需品,如今必需品没了,自然引来了保安。只见各个拿着橡胶棍,穿着制服的保安来到了夏梦临周围,看着倒在地上的一个人,为首的人不由惊讶的叫到:“强哥,强哥你没事吧。”

  “噢?一伙的?”夏梦临舔了舔嘴唇,双眼就像是见到了猎物孤狼神采奕奕。只见为首的保安不由狰狞的说着:“小子,你是谁,竟敢在这里捣乱还打伤了强哥。”

  “我一直信奉一句话,能动手尽量别啰嗦,不然这样会显得你很娘。”夏梦临的右手伸出一个食指:“我给你们一个先出手的机会。”

  “小子,你太自大了吧。”

  事实上,保安不愧是保安,比起一群乌合之众还是有素质很多,而这个素质体现在,保安不但人多,还知道利用武器,橡胶棍耍的虎虎生风,看样子是熟稔无比。

  “大伙一起上,把这家伙打残。”为首的保安大吼一声,拿着棍子就是向夏梦临冲去,对准他就是一棍狠狠的向下敲。

  “你晚上,是没有吃饱么。”夏梦临邪魅一笑,只见为首的保安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橡胶棍竟然被敲折了,而他用来挨棍子的右手,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就这点力气,还当保安,你知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工作多难找,真是,尸位素餐啊。”

  只见夏梦临的顺手夺过他的橡胶棍,对着他的腰间就是狠狠的一记。一阵惨烈的惊呼声响起,还没有来得及结束,紧接着各个惨烈到极点的声音,就像是不知名的协奏曲一样一唱一和,颇有乐感。

  只是可惜的是,这里并没有所谓热爱音乐胜过热爱生命的音乐大师,注定了他们也没有心情聆听夏梦临特意为制造的音乐。反而,此时清醒的还站着的所有人,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大家都知道,今晚的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夏梦临一脚踩在那名保安的腹间,那被打的明显歪曲的橡胶棍顶着他的头,只见他俯身对着保安说着:“告诉我,刘东在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