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一技之长

  救命的时间比想想之中短了一些,以至于夏梦临还有时间欣赏自己的炼器作品。

  九根银针晶莹流转的躺在一个檀木小盒子中,带着天生的寒气和青鸾圣火的它们,不论是救命还是杀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利器。只是,夏梦临所恢复的时间还太短,实力太浅,以至于在炼器成功之后,夏梦临累的虚脱。

  不过,好歹算是有武器傍身了。

  恢复了一会,夏梦临替叶清浅盖上了被子,逐渐恢复的叶清浅,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呼吸也逐渐的均匀。不知道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叶清浅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也好上了不少。只是,此时的她依旧还是瘦弱的模样,身体还处于干瘪未发育的状态,自然,在夏梦临眼中也就不存在什么旋旎了。

  叶清眉进来了,紧随着是穆天成和穆苏,只见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清浅,即便是不懂医的叶清眉也能看出来,自己的妹妹得救了:“谢谢,谢谢你。”

  叶清眉是哽噎的对着夏梦临说的,自己的妹妹对自己太重要了,曾经因为她的病,叶清眉不惜在半夜的时候死死捂着她,只为给她一丝温暖。而今天穆天成在判下死刑的时候,叶清眉的脑袋都是一片空白。

  “没什么。我也得到我想要的了。”夏梦临拿着用檀香木装着的冰魄银针,对着叶清眉说着:“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还有,医药费自己解决。”

  “小姐,今天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识人,害你差点失去了你的至亲,医药费全免。”穆天成马上说着:“小兄弟,我在这里先向你道歉,是我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留下来,我请你吃饭就当作是赔礼了。”

  夏梦临的神色有些动容,他是真心感觉到穆天成是有心道歉。像穆天成这样社会达到一定高度的人,拉下脸道歉已经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了,而穆天成的洒脱不做作,可想而知,他是真的没有在意自己的成就和身份的。

  “你是一名真正的医者。”

  反正夏梦临也只是在说错话的时候对吴晨晨说过对不起,前世吴晨晨去世之后,夏梦临再也没有遇见能够让他道歉的人了。

  “哪有,技不如人,还是我肤浅了。”穆天成灿灿的说了一下:“不知道小兄弟何处高就,年纪轻轻医术造诣不凡。”

  “爷爷,学长还是学生,说什么高就呢。”穆苏不同意了:“还有,爷爷,他是我学长,你喊他小兄弟,这不是比我高两个辈分么。”

  夏梦临面容自若,轻声笑着:“说不上什么高就,这一次也只是恰逢其会而已。”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谦虚的真是不多了。”夏梦临自若的笑容更是令穆天成所欣赏,人老成精,并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的,凭借他的阅历,如何看不出夏梦临对这件事情谈不上什么看重:“你如果不介意,就叫我一声穆爷爷吧。”

  “穆爷爷。”夏梦临点了点头:“我姓夏,夏梦临,做梦的梦,来临的临。你们对我称呼随意好了。”

  此时叶清眉照顾着熟睡的叶清浅,看了看在不远的夏梦临,她很想感谢夏梦临,只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却是让她尴尬,诚然夏梦临是有做的错的了地方,但是,事情真正的根源还是叶清眉行窃。

  而这里面,可能心情最不好的就是程武了。看得出穆苏眼睛里对夏梦临的崇拜,而越是这样程武的心中越不是滋味,尽管自己自认为已经很有自知之明,但是,心中总是还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现在穆苏和夏梦临来自同一个学校,听穆苏表达的意思是夏梦临还帮过她,加上一身精湛的医术,不俗的外貌谈吐。

  简直就是韩剧中的男二号啊。

  叶清眉向夏梦临走了过来,声如蚊呐的说了一声对不起,夏梦临摇头说:“不必,今天只是意外。”就在叶清眉走回去,夏梦临不知道思索什么,脱口而出:“对了,中午一起吃饭吧。”

  “啊,吃饭。”

  “对啊,一起吃饭,穆爷爷被你急急忙忙的拖过来,我也算是出了不少力,中午怎么样也要吃一顿敬一杯酒再走吧。”夏梦临很有道理的说着。穆天成也是呵呵的笑着,显然对叶清眉也是颇有好感:“对啊,虽然今天没有出多少力,但是好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叶清眉愣愣的看着夏梦临和穆天成,穆苏也是怯怯的说着:“对啊,姐姐,你就留下来吧,我们家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谢谢,真的谢谢,谢谢你们。”两行清泪流的那么突然,叶清眉觉得心中在发堵。她是小偷,凭借一身盗术可以做到吃喝不愁,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也以为这辈子习惯了孤独。原来,戳到一个人的泪点,可以这么轻易。

  夏梦临的中午实在穆天成家中吃的,穆天成的家在温城的一处公寓,地方不大,却也雅致。而不得不说的是,程武的厨艺不凡,八个家常菜都是香气扑鼻,令人食欲大增。穆天成坐在主位上,旁边落座的是夏梦临。叶清浅恢复的不错,依顺而拘谨的坐在叶清眉的旁边。穆苏就在穆天成的旁边,看起来有些害羞。颇有其乐融融一家人的味道。

  叶清眉向穆天成倒了一杯酒,叶清浅也是有模有样的学者对着夏梦临倒了一杯酒,说着:“夏哥哥,今天谢谢你。”

  “没什么。我今天也算是赚到了。”夏梦临笑呵呵的说着,对着叶清眉挤眉弄眼:“对吧,叶清眉。”

  ;!最{p新/章|节aL上xK酷t匠》^网

  叶清眉气得牙痒痒,尽管她很努力的记忆着夏梦临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但是还是止不住想起当时夏梦临对她所做的。倒是穆苏颇有些疑惑:“学长,你和清眉姐认识?”

  穆天成对这些八卦没有什么兴趣,对着夏梦临目光火热的问着:“小夏,你给小苏的那份药方,不知道重不重要?”

  “额,只是养胃的药方,谈不上什么重要的。怎么了?”夏梦临疑惑的说着。

  “妙,真是妙啊。”穆天成激动的说着:“敢问,这幅药方是何人所作,简直是千古一绝。”

  夏梦临撇撇嘴,他能说这个在后世是烂大街的药方了么,随着中医在后世的发展,各种在现在中医不能医治的病症,都被许多名医琢磨出药方。而如果夏梦临的记忆中没有出错的话,这个药方还是在百济堂中流传出去的。

  “这个,是一个游方道士留下来的。”夏梦临心中为雁城城主默哀的三秒,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个道士有一手神奇的医术,恰好学了一些。事实上,叶清浅的病可谓是万古无一,而我也只是知道一些偏方罢了,论医学造诣,我并不如您。”

  “哈哈,小友谦虚了。”穆天成呵呵的说着:“老人家最近肝脏不太好,我该吃点什么?”

  “啊,爷爷,你肝脏不好?”穆苏马上着急的问着,却是只见穆天成目光灼灼的看着夏梦临,顿时反应过来这时自己的爷爷在考较着夏梦临。

  夏梦临轻笑一身:“穆爷爷,你的肝脏健康的很,不过,心脉却是有些问题,早年受过伤,一直到现在还是气血不足。”

  穆天成愣愣的看着夏梦临,忽然哈哈大笑:“小友说的不错,不知可有什么医治的办法。”

  饭局逐渐变了味道,从开始的寻常感谢,变成了对医术的探讨和交流,饭桌的主人变成了一老一少的交流,或高谈或低吟,却是没有一句不离医字。夏梦临精湛的医术令穆天成回味,而穆天成的一颗医者仁心,更是带给夏梦临许多不同的感受。

  只是可惜的是,医学或许是穆天成的全部,但是,却只是夏梦临的一技之长。所以,最后的夏梦临推辞了穆天成说的去温城医学院进修的邀请,给穆家留下一个遗憾而离开。

  “夏哥哥,你要走了么?”

  在回汽车站的公交车上,三人坐在最后一排,叶清浅在中间对着夏梦临颇为不舍的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小女孩特别的心绪,竟然对夏梦临流露出不舍的味道。

  “嗯,以后有机会可以找我。”夏梦临的脸上带着笑意:“这时我的联系方式,拿好了。”

  客运南站,人来人往,夏梦临走进候车厅,踏上了回泰阳县的车。

  而在此时的百济堂。穆苏此时抿着嘴唇,站在穆天成面前。穆天成看样子心情不错,多年的顽疾有了解决的办法,不得不说,即便他看透诸多东西,也会畏惧于死亡。

  “小苏,你有什么事情么?”

  “爷爷,我要学医。”

  穆苏坚定的说着,穆天成颇为深意的看了穆苏两眼:“好,爷爷这就让你学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