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局势很不好,最起码林雪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她的同学都走了,除了翁田甜还在一旁看着之外,就连小鱼也是挣扎了半响,被她劝走了。林雪的想法很简单,即便是死,也不愿意拖累自己的朋友。十几个看样子实战能力一流的流氓混混将这个不大的KTV包厢塞满,只剩下自己站在东边的角落,而夏梦临站在她的前面,而且,似乎还保持着一段距离。

  “小子,你在找死?”带头的流氓怒了,价值三千多的相机,说没就没了,怎么能不怒。而且更可恶的是,现在的夏梦临竟然在挑衅着他的尊严。身为泰阳县西大街的总瓢把子的东哥,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挑衅过。

  徐默看着夏梦临觉得有些眼熟,一直到夏梦临和他对视一眼的时候,突然开口说着:“对了,东哥,今天偷我钱的人就是他。”说完随即对着林雪狞笑的说着:“被一个小偷称为大小姐,看来,你的人品也并不怎么样嘛。”

  “喂,你可以侮辱我大小姐的人品,但是,却不能侮辱我的智商。”夏梦临轻笑的说着:“我要是小偷,怎么可能会被你知道。”

  徐默被夏梦临话语一噎。只见那东哥马上怒火高涨:“哥几个,这个小子明显的不把我们放在眼中啊,干他。”

  夏梦临神情严肃,左手向前伸出,立起一根中指,用着平淡的语气说着:“一群渣渣。”

  战斗比想想之中还来的快速,也比想想之中来的惨烈。十几个人倒在地上哀鸣,也算是另一种景象。

  “我觉得,现在我们需要谈谈很多问题。”夏梦临走到徐默身边:“我觉得,你不但侮辱了我的智商,而且还十分怀疑我的专业能力,想欺负我们家的大小姐,竟然只是派出这种货色。我觉得,你很有必要作出一些补偿,抚慰我心灵的创伤。”

  一直到现在,徐默明白了夏梦临所说的破财消灾是属于什么意思了,也深深的了解他的无耻程度。不过,作为一个常年厮混的纨绔,徐默的学习能力不咋地,但是脑子还是非常的活跃:“她给了你什么好处,我给你双倍,只让你不插手这件事情。”

  夏梦临笑了,笑的无比的灿烂:“现在你不但侮辱我的智商,怀疑我的能力,还深深的低估了我的节操。本来我心灵的创伤要两千块钱才能抚慰,现在要五千了。”

  徐默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林雪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冰雪聪明的人往往想的更多,夏梦临无耻般的话语更像是为了安慰她的即兴演出。原来,她在别人的心中还是有着位置,她还可以让别人弯腰讨好,突然,觉得有这些就足够了。

  “算了,我们走吧。”林雪开口说着,夏梦临深深的看着徐默一眼:“记住,你还欠我五千。”

  林雪的父亲来自温城巨富林家,母族是京城姜家。而因为一系列的原因,她的父母在她幼年的时候便开始离异,她则是被判给父亲。而她的父亲后来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美人作为她的继母。父亲忙于工作,母亲对她极为刻薄。可想而知,她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是灰色作为主调色。

  而夏梦临更知道未来的冰皇,在两年之后,就被逼着和一个同样岁数的花花公子订婚,订婚后的一年那位公子的家道开始没落,之后林雪的后母极力悔婚。之后相继还有两次订婚的经历,但是,都是莫名其妙的家道中落。之后,林雪作为丧门星的名号开始在上流社会流传开,自然也就嫁不出去。

  而林雪的母亲愈加的刻薄,在这之前,林雪还能有着充足甚至可以称之为奢侈的零花钱,而在这之后,林雪的钱都被她的所谓继母全部收走,一个月的生活费都是来自于她的工作。并且,基本每一次工作都干的不长,都会受到刁难。

  冰皇的成长史在她成名的时候就被好事者扒了出来。而这些历史随着冰皇的名气增大也被变得众所周知。可以说,在得到力量之前,林雪生活的颜色都是灰色。

  晚上九点钟的泰阳县,人就变得稀疏了。活跃在马路上的车也变得空空荡荡。在一家还没有关门的小饭店上,夏梦临和林雪相对而坐,在两人面前是两碗热腾腾的过桥米线。

  “这位,同学。”夏梦临尴尬的说着:“你看看,时间不早了,是不是应该回学校了。”

  “不想回去。”林雪摇摇头。

  夏梦临知道林雪为什么不愿意回去,只是,这并不代表夏梦临想要和林雪有着过多的接触,冰皇的霉运,可是玄之又玄的存在,夏梦临并不想要沾惹一丝:“那这样吧,你在这里慢慢吃着,我先回去?”

  “你也不能回去。”林雪脱口而出的说着“为什么?”

  “因为,因为。”林雪急了眼,突然灵光一闪的说着:“因为,我是你家大小姐。”

  小饭店的老板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时不时有着汽车开着前灯在路上行驶。两份过桥米线只剩下了汤,夏梦临苦恼的看着不省人事的林雪,人在伤心之下借酒消愁可以原谅,可是醉的不省人事那就过分了。想着也无奈叹了一口气,这个样子,带回学校去估计不太可能,早就该想到的,在救下她之后就赶紧跑,该死的怜悯心,显然今晚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老板,结账。”

  “好嘞。”小老板眉开眼笑的看着夏梦临拿出百元大钞,双眼促狭的看着夏梦临,说着:“兄弟,眼光不错,今晚你要幸福了。”

  “得了吧,她心情不太好。”夏梦临扶着就像烂泥一样的林雪,一只手接过找的钱:“今晚照顾一个喝醉的人,哪里幸福了。”

  饭店老板转念一想也是,他也是常年浸淫酒中之人,嘿嘿的说着:“那兄弟,你这可是要幸福一辈子了啊。”

  说的也是,就现在这种情况,夏梦临下决心一追,追到了就是幸福一辈子了。

  夏梦临没有辩解什么,大晚上扶着一个喝醉的人在马路上其实并不好受,而且现在还是十二月末,虽然是阳历的。但是晚上的夜风一吹,冰冷无比。如果只是风,那么还好一些,关键是,冷的人不止是夏梦临一位,旁边的那位大小姐,现在正在用她的娇躯对着夏梦临一蹭一蹭,意图取暖呢。

  感受到内心的一阵火热,夏梦临轻叹一口气,虽然从来没有行过男欢女爱之事,但是夏梦临的性功能还是完全正常的,只是心中装着一个人罢了。可是,现在的林雪正在挑战这位少年的底线啊。

  指尖缓缓渡过一丝青鸾气,感觉到温暖的林雪终于停下动作。大马路上两个人在四处寻找着住处,背影显得十分的萧索。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梦临。”

  “好听,比我的名字好听。”

  “我也这么觉得。”

  “你觉得我漂亮吗。”

  “还好。”

  bE酷KK匠,j网唯一正64版3》,其gw他都c是盗版,+

  “他们都说我漂亮,说我长得就像我妈妈一样。可是,他们都只是说我漂亮。呕。”

  林雪半弯着腰,前面是散发着酒气的秽物。夏梦临好险侧过身体,才避免被吐了一身的尴尬,眼看林雪就要倒下,连忙用手拉住她的手臂,或许是力气有些大,只见林雪顺势倒在夏梦临的怀中,两个人直接翻在大马路上。

  “我就知道,和你一起就没有好事。”

  两个人的身上全身呕吐物,夏梦临也就绝了带着她找旅馆的心思。随意的在附近的阶梯上坐下,林雪靠在他的怀中,双眼微微眯着。看样子是要睡着了。夏梦临顺势靠在一处墙壁上,双眼愣愣的看着不知哪处的天空。

  夜里越来越冷了,林雪不自觉的依偎惊醒了夏梦临,此时的夏梦临头发上满是银霜,就在刚刚遥望远方之际,他的内心之中似乎有着一种明悟,天地辽阔宽远,永无尽头。全身上下的气质越来越温和,而他没有注意的是,在林雪和他抱团取暖的时候,林雪的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能量流入他的体内,之后他的青鸾之力也不自觉的流入林雪的腹中。

  水乳交融。

  元旦的清晨比想象中的来的更快,夏梦临的双眼爆射实质性的精光,一扫被折腾一晚的疲惫,此时的他恍如前世的青圣,强大而睥睨。林雪嘤咛般的声音响起,夏梦临心思电转,凌厉的眼神瞬间宛如浩瀚星辰,平和而深不可测。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在这里?”林雪尖叫了一声,发现自己手脚发麻,倒在地上,不由的惊慌道。

  “没什么,只是喝酒而已。”夏梦临慵懒的声音传来,吓了林雪一跳。只听夏梦临淡淡的说着:“走吧,去换一身衣服,这衣服,算是废了。”

  林雪俏脸一红,点了点头。此时的夏梦临带给她的是不一样的感觉,令她忍不住想要亲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