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的一个字让徐默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神色也变得阴沉。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徐默一字一顿的说着,纨绔的表面之下竟然有着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只是,这种若有若无没有实质性的东西,根本就吓唬不了林雪。

  “也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这样纠缠。”林雪骄傲的说着,冰冷的脸上有着难以言喻的气势。

  “你会后悔的。”徐默留下一句话,向前跨步走去。穆苏匆匆的闪过,就像是徐默是一个瘟神一般。

  时间总是不经意的流过,一瞬间,就已经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了。

  “后桌,回家嘛?”吴晨晨对着夏梦临眨眨眼,非常娴熟的问着。

  夏梦临同样也是眨眼,对着吴晨晨颇为无奈的说着:“这一次我估计是回不去了。”

  “额,为什么啊?”吴晨晨颇为诧异的说着。

  “前桌,你的肠胃不好吧。”夏梦临岔开话题,对着吴晨晨问着:“而且还贫血。”

  “对啊,怎么了?”吴晨晨疑惑的问着。

  “没什么。”夏梦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吴晨晨说着:“这一次假期我会去温城,去找一个老医生。有暖胃的药,给你带些回来。”

  “啊,你去温城找医生干嘛啊?”

  “我有病啊。”夏梦临很是自然的说着。

  而事实上,温城有老医生是真的,有养胃的药也是真的,只是,夏梦临完全不认识老医生。前世的夏梦临不止是修炼,医术的造诣也是不浅。九宫十二城中雁城城主的毕生绝学都在夏梦临的脑子里。

  琴棋书画,医经毒学,奇门遁甲,神通玄术。

  夏梦临知道,吴晨晨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尤其是在激发血脉的时候,肠胃的虚弱而承受不了能量的淬炼,导致吴晨晨每一次战斗的持续能力和爆发力都是大打折扣,只是,知道这些的人很少。而这样的原因就是吴晨晨贫血加胃病。

  “就当作是我给你的补偿。”

  城关中学的放假总是很痛快,三天的假期没有折扣。只是,此时的夏梦临却是很痛苦,很简单,那就是,买药需要钱,而夏梦临现在全身上下却是只有一百块钱。

  在这个一张人民币养活一个人还要憋红脸的时代,一百块钱真的不算什么。前世的夏梦临很少有为钱担心的时候,那是一个拳头大于律法的时代,而现在的夏梦临,却是处在法律制约一切的时代。可想而知,在学生身份的制约之下,能够挣钱,并且快速来钱的方式,几乎少之又少。

  “两种方式,赌博和抢劫。”

  夏梦临默默的想了一下自己的目前能做的所有挣钱的方法,无非逃不了坑蒙拐骗这四个字,而考虑了一下时间和收益的最高性价比,夏梦临还是觉得,就这两种最具有可行性。

  从宿舍回来,换了一身旧衣服,夏梦临扯了扯身体,因为长高的原因,衣服都太小了。只能勉强的不漏点,不过,注意一下还是可以的。

  “咦,她怎么在这?”走在大街上,夏梦临疑惑的看着一个熟悉的倩影,本来就不快的步伐,不由更加的慢了几分。

  印堂发黑,这是,血光之灾啊。

  夏梦临的神色突然纠结无比,前面的林雪跟着几个小女生嘻嘻笑笑的走着,看样子心情非常的不错,不过那乖乖女打扮的穆苏却是不在此列。未来的冰皇即将遇难,救她吧,唯恐被霉运上了身,而不救吧,对自己也说不过去。

  就在夏梦临纠结之际,只见一个人和自己檫肩而过,浑身上下散发处阴冷的气息。夏梦临的双眼微微发亮:钱来了。

  徐默今天很高兴,虽然谈不上是夙愿,但是多日的想法有朝一日能够成真,想想内心还是激动不已,而想到心中的女神即将在他的胯下承欢,没有一个正常的男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即便只是在心中想想,也足够让给自己一阵火热。

  “啊,不好意思啊。”夏梦临匆匆跑过,撞到徐默的美梦。徐默感觉左肩一痛,马上就是破口大骂,而夏梦临却早已跑远。

  左手多出一个褐色的钱包,看样子价值不菲,右手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到一个没人在意的地方,夏梦临打开塑料袋一看,竟然有着一万元。加上钱包的钱,总共一千多左右。

  DH看}@正~.版-章5节#上)酷"a匠网》@

  “啧啧,这位徐家的少爷是得了失心疯,带着这么多钱是要出去炫富?”

  夏梦临眉毛一挑,将钱收拢在一个袋子中喃喃说道。作为校园的一霸,即便是没有见过徐默的人也是听过徐少的大名,很恰巧,夏梦临就是属于见过徐默的人。这位可是吃喝不愁的,偏偏还是一个混账性子,夏梦临可谓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相反的,更加好奇徐默这是带钱出去干嘛。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星月KTV上响起了生日祝福歌,已经是晚上六点,泰阳县的天空就像是深夜一般。一个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小姑娘,正在享受着别人的生日祝福。林雪看起来颇为高兴,看样子,这些人和她的关系不错。

  “小雪儿,我们喝酒吧。”

  KTV的声音震耳欲聋,林雪勉强才听到翁田甜的声音。翁田甜就是今天的寿星,此时看她涨红的脸就知道,她看起来是非常的高兴。脸上一丝微醺,就像是喝醉了一般。

  林雪摇摇头,说着:“你们喝吧,我不喝酒。”

  “这样啊。”翁田甜的神色有些黯淡,林雪似乎有着愧疚的说着:“不好意思,扫你的兴了。”

  “没事没事。”翁田甜眼神闪烁,桌子上的手机一下振动,翁田甜面色一变:“我出去一趟,去一下厕所。”

  徐默站在KTV门口,翁田甜急急忙忙的出来,对着徐默说着:“徐少,你来了。”

  “怎么样,那个贱人怎么说?”徐默迫不及待的说着。

  翁田甜摇了摇头,说着:“徐少,她不喝酒。”

  “不喝酒,好,那就让她喝饮料。”徐默阴蛰一笑:“等下你去让服务生上饮料,记住,服务生会把有迷药的饮料放在最左边,你让她喝下去。等事情成了之后,你爸爸绝对没有问题,而且。”

  只见徐默顺手摸着口袋,忽然面色一变:“糟糕,我的钱包掉了。”

  翁田甜勉强露出笑容,对着徐默说着:“那我就谢谢徐少搭救我爸爸了,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徐默烦躁的点点头,手中拿起手机,说着:“喂,东子,马上准备摄像机,我要把她裸体的模样录下来。还有,带一些钱,我钱掉了,放心,答应你的一万块,绝对不会少。”

  颇为烦躁的挂了电话,徐默的脸色逐渐阴沉:“贱人,看你这次这么逃过我的手掌。”

  夏梦临颇为无语的看着这一幕,以他的视力和记忆力,自然知道翁田甜是刚刚和林雪同行的一个女生,徐默疯狂追求林雪不惜放出豪言壮语,也是整个学校众所周知的。即便是高三了,夏梦临对这些八卦也是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些。而看样子,现在的情况就是,追求不成要下药啊。

  “怪不得以后的冰皇会发出话,恨不得杀死世界上任何一个男性,原来问题出现在这里。”夏梦临嘀咕着。想起前世冰皇看他的双眼不加掩饰的厌恶。就心中一阵郁闷,那一次为了一朵冰雪莲,可以说是费尽代价,原因就是因为冰皇在捣乱,人家根本就不听你谈条件的。

  翁田甜对着林雪甜甜的一笑,服务生已经拿来了饮料,两瓶一模一样的橙汁,还有一箱啤酒。包厢的人并不少,大概七八个左右,只听服务生用着磁性的声音说着:“各位帅哥美女,需要开酒么?”

  “当然要啊,全开了。”只听一个男生豪爽的说着:“好不容易出来爽一次,怎么能不喝酒呢,你们女生就算了,我们几个要不醉不归。”

  “对,不醉不归。”几个男生起哄的说着。

  林雪安静的看着众人嬉闹,她和班级的人关系都还不错,偶尔也很豪爽大方,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淡淡的心悸,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一般,这种感觉很不好,林雪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总之,就是没有心情在闹腾了。

  “小心饮料和酒。”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只听这位服务生对着林雪轻声的说着。林雪一愣,只见他用嘴型吐出两个字:徐默。

  明白了,明白不正常的地方在哪里了,翁田甜一向不喜欢KTV,这一次却是提议体验新环境。林雪觉得浑身都在发冷,徐默想要得到她,而自己的朋友,自己的闺蜜成为推波助澜的帮凶,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让这个服务生帮她,但是,这并不代表林雪的心是暖的。

  夏梦临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表演非常的满意。看着在厕所昏迷不醒,被扒光的服务小哥,心中不由默念着:兄弟,对不起了,没办法,这个女的来头太大,招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