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那朵胭脂醉?”我惊奇和脑海里的声音对话着,这朵胭脂醉居然还在幼年期,好生有趣,“那你说说,只是什么,恩”

  “人家,人家”稚嫩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带着丝丝哭泣的前兆“瑾桦哥哥,不要问,人家不能说,也说不清。”

  “那你多嘴干嘛,我又没说洛宁害人。”撇撇嘴,还以为能有什么劲爆的八卦消息呢,结果,这小东西说了等于没说。

  “哇”小胭脂醉开始抽抽搭搭,居然哇的一声哭了,“你欺负我。”

  满头黑线,现在我无比地发现,我不是带回一盆花,而是领养了一个女儿。

  。。。。。。梨花树下,风吹乱,一烛烟,尘埃里开满眷恋。

  幻颜族四季如春,梨花树下青衣少年,衣袂翻飞,上下舞动,或急或缓,梨花随着剑到处形成漩涡,白色花瓣飞舞在少年周围。

  舞毕,收剑,人自半空落下,站定,目光浅浅,落在一旁看舞剑的呆呆傻傻红衣少女身上,眉眼染上一丝笑意,青光闪过,玉笛出现在手里,“啪”的一声敲上少女的脑袋。

  酷{)匠(网永,久免费7`看6-小{说Y

  “啊,”红衣少女回过神来,手捂住脑袋,跳脚“瑾师兄,你干嘛打我”

  “栖栖”青衣少年把玩玉笛,嘴上染上一丝笑意,梨花飘落在身上,轻轻拂去“我舞的剑法,你可记住了吗?”拿出刚刚的剑“诺,舞给我看看,先记得这些死的,才能活学活用。”

  “那个师兄啊”红衣少女支支吾吾,“我没看清,没记住,你能不能再舞一遍给我看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遍,我肯定记住,真心”红衣少女拼命眨眼睛想要从中强行挤出一滴眼泪。

  “事不过三,我这已经是第三遍了,栖栖啊,师兄累了,”青衣少年摇摇头,玉笛轻轻敲击手心“你这样躲懒,以后遇到危险,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

  “不会啊”红衣少女盯着少年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所以啊,从今往后,师兄去哪儿,栖栖就去哪儿,形影不离,就好了,遇到危险,我就躲在瑾哥哥后面好了。瑾哥哥说要罩着我的,对不对。”

  “对”青衣少年声音响起,“无论你去哪里,只要你撑开骨折伞,我都能找到你的所在,我会护着你。”

  “呼”我惊坐起,拍拍乱作一团的脑袋,梦中场景历历在目,眼前突然闪现另一幅画面,青衫依旧的少年,皱着眉拥着眼前奋笔疾书的少女:“栖栖,你没必要这么拼的,我会保护你的,无论如何,我的妻子只能是你,我不会走父君的老路。”

  红衣女子,魅惑一笑玩弄自己的发丝,贴近身后人的胸膛,听着强有力的心跳声:“我自然是信你的,可是”女子转过身来“我终究不是外族女子,你的修为已经大成,而我,我不会让自己一天天老去,你内定的妻子是圣女,我不能比她差,以自己的实力说话,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与长老们斗那么辛苦。”红衣女子身上闪现出坚定的意志。

  火光中,“孽障啊,你这个妖女,白眼狼,你有什么不满足的,”是谁在脑子里呼喊,我感觉自己浑浑噩噩,属于旧事的记忆大门似乎一点点打开。思绪乱成一团,无法理清芊芊,你与我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若是。。我愿此生再无法忆起。

  浑浑噩噩坐起,终是失去了睡意,披着衣裳走到门外,盈盈的月光下,一个影子飘了过来。回头一见,粉色娇俏少女飘在半空中。三千青丝散落,身体半透明状,眉间魅惑至极,至纯至媚,年纪尚右。

  看清女子容貌,我微微怔住,试探开口询问:“洛宁?”

  少女含笑点头,抬眼看向月亮“吾乃白莲教圣女洛宁,并非是胭脂醉洛宁。”

  “那你,”我面露不解“魂魄为何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未了的心事。”

  “我们也来做交易如何”少女笑的魅惑众生。

  “我并不觉得和一个魂魄,还不全者有什么好交易的。”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少女的半透明手穿过我的身体,“你很好奇不是么,我先给你看看过去的一切,在看看,我是否有合作的条件。”

  “忘了,告诉你”洛宁不紧不慢地再次抛出炸弹“我还知道柳栖栖的身世,兴许和当年的祸事有关呢,不知道,公子是否有兴趣?”

  “你想要交易什么?_?”

  “七月七,鬼门大开之日,这已经是我最后的机会”浅淡的眸色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忽明忽暗,“我已经在人界滞留太久,就连魂魄都不全了”不在意玩弄头发“我需要你帮我投胎。”

  “我并不觉得我有这样的本事”我微微摇头,面露不解。

  “何必妄自菲薄”少女痴痴的笑声响起,压低声响似你喃,私窃语,“君华欠你的,这么些年,我也还清了”

  月光何皎皎,这是我第一次窥探一个灵魂,一个亡故多年之人的记忆。

  热闹的繁华大街上,小贩的吆喝声,粉衣少女骑马狂奔,完全不顾这是在市集中心,人来人往。一位四五岁的孩子突然因为捡东西出现在马路中央。一切发展突然,躲闪已经来不及。

  “小屁孩,快闪开”少女辫子挥舞,丝毫没有让马停下来的样子。

  四五岁的小孩,哪里见过这种架势,怔楞在原地,“哇”的一声哭泣。

  “完了完了”旁边的人七嘴八舌“谁家的孩子,真可怜。”

  “麻烦”少女挥舞手上的鞭子,一把卷起地上的孩子,丢入路人的怀抱中,绝尘而去。

  “姑娘可知,刚刚有多危险”白衣少年一直跟在少女身后,轻功绝尘,不紧不慢。“万一有个什么万一,姑娘可是把人命当儿戏!”

  “你跟了我一路,就是想要和我说这个”少女利落翻身下马“你说的不错,人命在我眼里确实不算什么,”少女步步紧逼“你身手这般好,却也不救下那孩子,只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被逼到依靠在树上少年,不急不恼,“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没打算救,不过我跟了一路并非想要和姑娘说这件事。”

  “在下,姓白名君华,敢问姑娘芳名,”手上的扇子哗一下打开,语音依旧平缓“在下想与姑娘交个朋友,不知?”

  “洛宁”粉衣少女笑的风情万种,全身上下自带魅惑气息“朋友,这世上还没有人敢和我做朋友,你可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知道你,白莲圣女,洛宁”白衣少年毫不在意“我一直好奇被称为死神少女的洛宁是何种模样,却不饷,居然是这般样子。”

  “哪般?”少女不解“你不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白衣少年笑的风轻云淡,笃定地说到“何况,论武功我为你不如你,何况我的名字难道在追杀榜上,用的着圣女亲自动手,素闻圣女风华绝代,魅惑众生,不饷却还是个未及长成的小姑娘罢了。”

  耀眼的阳光下,白衣和粉衣交响呼应,连我也不禁感叹画面太美,如诗如画。

  闭上眼睛,灵识外放,凝神细看,耳旁陡然响起少女幽幽的声响“我与他的初遇,看似偶然,其实不过一场精心策划,并非偶然。”

  “爹爹知道昕阁少阁主,对我很是好奇,这才有了街上纵马这一幕。”

  “世事如局,我猜中了开头,却没预料到结局,我承认我一直利用他,到死都是”

  “怎么很吃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教养之恩,出自白莲,我成于白莲,却也被他带累终生,不得自由,死去的那一刹那,我终是属于我自己了”

  “那现在的洛宁,那个胭脂醉究竟怎么回事?”我听见自己平淡地问道。

  “呵呵”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想起,满是解脱的释然,“那是我能为君华做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事了。”

  “这辈子,我按照自己的想法任性了这么一回。”

  “我与他,从头至尾,满纸荒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