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近响午,老婆婆果然姗姗来迟,不过却不是一个人,白公子约莫还是不放心夫人,到底是跟来了。

  老婆婆今天打扮格外隆重,满头银丝用两个金步摇固定住,随着走动叮叮作响,粉色的裙子,脸上竟也上了淡淡的妆。手上拿了一幅画,虽然显得有些滑稽,却也能看出老婆婆少女模样的风采。

  细碎的阳光被脚步踏碎,两人相伴而来,竟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

  “既是来了,那么就进来吧”芊芊不紧不慢地瞟了二人一眼,“这位夫人,麻烦单独进来,”语气透露出不快“白公子麻烦先回吧,太阳落山以后,再来接您的夫人”

  “这位小姐,能否通融一下”白公子面露焦急“我不放心”

  “不放心?我们少主昨天说的不够明白么?请这位夫人一个人来,嗯?”安梦璃脸色一如往昔的冰冷无波,语气却已相当不耐烦。

  “好了,好了,既然我们答应安公子在先,如此做法到底不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老婆婆打圆场。

  一脚踏进悦来客栈,梦璃突然回头“叶族长,麻烦尊驾,也在门口等着。少主有正事要干,恕不接待了”门“啪”的一声便关上了,独留一白一红两个男子,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这大白天关上客栈的门,不大好吧”“横竖客栈我们包下了,怎么做是我们的自由,就当是见鬼了吧”“门口两位闯进来怎么办”“丢出去喂狗”。。。。。。

  “我们何时开始?”老婆婆已经迫不及待拿出一幅画。

  画上是位豆葵年华的少女,柳叶眉,丹凤眼,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不过巴掌大的脸,两个梨涡若影若现,五官小巧精致却透露出一种极致的艳丽,少女身着粉白的留仙裙,头上流苏垂至耳旁,飘逸灵动,眉眼却有一种糜烂的瑰丽,至纯至媚,身后有朵开的正好的胭脂醉,少女手持长鞭翩然跃于纸上。

  画被保存的很好,画的主人似乎很爱惜,时时翻开来看。这幅画似乎是年轻时代的老婆婆,可却转眼一看却觉得不像。

  “这福画是五六年前,夫君替我画的一幅小像”老婆婆的脸微露羞涩,粉色自脸上蔓延开来。

  “是么”我端起茶杯吹了吹,在飘起的水雾里,我轻轻浅浅开口:“不知道,夫人所指的小像是那位少女还是”放下茶杯“那盆胭脂醉”

  老婆婆脸上刚刚爬上的粉色须臾消退,整个脸布满惨白,似有细碎的汗滴下来:“白公子说笑了!”

  “说笑?”微微冷哼,轻抚袖口,“我这个人从不说笑,画中少女系白莲教圣女洛宁,白莲教左长老之女,自九岁开始出任务,手上献血无数,你眉间慈祥一片,半点戾气也无。”语气微微停顿,喝了口茶水,拍拍胸口“胭脂醉,可吸食死者未散灵气,变幻其样,提前成人,此乃逆天之举,不过数年,必遭天谴。这便是你容颜迅速衰老的原因,不是病,而是天谴,真正的洛宁早死了,而你是一朵胭脂醉,我说的对是不对?”

  “果然瞒不住少主”老婆婆这会儿倒也淡定起来,“你说的没错,我是一朵胭脂醉,我的夫君白君华,也是我的主人。”

  “你可知道,胭脂,醉不说成仙有无尽的岁月,即便是不成仙也有数千年的繁华,你为了一个凡人,放弃自己修行的机会,遭到天谴,生命缩到短短十年,红颜老去,可还值得?”我语气严肃:“你又可知道,天谴之下若还执意逆天而为,必将灰飞烟灭,你。。。可确定?”

  “胭脂不悔,”老婆婆脸上出现悲伤夹杂着甜蜜“我嫁给他已四年,何尝不知道他的温柔甜蜜是给洛宁的,他甚至并不知道我非他,这偷来的岁月,我并不后悔,我只希望,我在离开的时候,依旧在他面前保持容貌。既然无法控制离去,多留一点美好也是好的。”

  “他说他不在意,无论你容颜在否,待你如初。”插话的却是芊芊。

  “傻丫头,他即便是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啊,女为悦己者容,这世间的女子,大抵都希望自己在心爱人记忆力是美好的,这样就算有天我不在了,他娶了别人,也会怀念我,记得我的好”老婆婆语气充满慨叹。

  柳芊芊听到这话,头压得低低的,面纱下的容颜不辨神情,整个身上似乎蔓延出哀伤的气息。

  “我此生华丽的纸张铺开,泛着淡淡的金色,几笔勾画,一点一提,一个人的脸蛋轮廓已经静静在纸张上伸展开来。

  躺椅上的老婆婆已经陷入了美好的梦乡,嘴角一丝浅笑,放佛梦见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事。

  双手翻飞,芊芊和梦璃已经忙活开来,人脸轮廓被从之上飘出,泛着五彩的光,没入老婆婆的脸蛋消失不见。

  约莫是觉得画像不够具体生动,梦璃以灵识探入老婆婆的脑袋,生生拉出一段记忆,豆葵年华的少女,笑的灿若春花,嘴角的梨涡若影若现,眉间的瑰丽妖治更甚,把玩着手上的节鞭,轻轻笑道:“君华哥哥,你好了没啊,快点画,人家累死了。”

  白衣少年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睛被宠溺浸透,整个人如沐春风:“好了,好了,快乐,阿宁在坚持一下。”

  身后的胭脂醉,随风摇曳,疑有水珠划过,春天的暖日融融中,阳光铺满两个少年少女中,说不出的和谐融洽。

  一笔一划,柳芊芊,小心照着记忆画着老婆婆的脸蛋,柳叶眉,丹凤眼,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粉嫩的双颊,脸上的梨涡在笔下,逐一显现。

  银丝散落,被梦璃,一根根用笔墨染黑,终于如墨的黑发,在阳光下铺展开来。

  雪白的刀子展现,血色开始铺展开来,换皮,画骨,换骨,全身都被芊芊和梦璃小心地雕刻着,如同对待最好的艺术品。

  太阳渐渐西落,幻颜之术也接近尾声,原本年纪垂暮的婆婆,转身一变就变成豆葵年华娇俏佳人,五彩的水自老婆婆的头上洒下,迅速融入皮肤不见,原本因为动刀的伤痕以肉眼可见速度消失,肤如凝脂,地上的血色也消失不见,一切痕迹都消逝,放佛躺在椅上不是老婆婆,而是原本就是俏佳人。

  “嘤嘤”少女睁开双眼,眼中透过一丝迷茫。

  “先别急着说话”柳芊芊打断准备说话的老婆婆,“你的声音与你现在外表不符”端过去一杯茶,在里面滴了什么“诺,把这个给喝了。音色也会变成你想要的。”

  寥寥茶香飘起,芊芊浅浅开口:“我们虽有办法改变你的外表,但是,有一点,你要明白,你本遭天谴,即使外表变化,内里也不会发生改变,况且,我们之前也说得很清楚了,我们用的方法,换皮,画骨,你也应该明白这世上木有白吃的午餐,融入里皮肤的幻颜纸,本身也会侵蚀你的生命,任何事情都是对等,你既然想要美丽的容貌,就得付出寿数的代价。合约会取你几年的命,你自遇到白公子来,放弃了成仙,放弃了,那么多年的生命,你可否后悔?”

  “不,我不后悔”黄莺般的声音响起,洛宁已经一口喝了杯子中的水,“若生命波澜不惊,丝毫不起波澜又有何意?不若现在,不带遗憾,纵然短暂,却亦无悔,对于可以和心爱的人短暂相守,千万年的孤苦换的很划算。”

  以后的以后,数千年来,我不止一次响起洛宁的话,心如止水,感叹沧海桑田不过一瞬的同时,不经赞同洛宁的话,可惜她至少可以选择,可是.......浮生如逆旅,而我在等着谁,聚散两字最心累。

  薄暮,夕阳把人影拉长,粉衣少女言笑嫣然,对着等在客栈门口的白衣青年眨眨眼睛,浅浅开口:“君华哥哥,我的容貌恢复了,终于又可以肆无忌惮地站在你的身边了。”

  男子将少女亲拥入怀:“我说过我不在乎,只要你平安,我别无所求。”

  “难道我变好看了,你一点不为了我开心?”

  “开心开心。”

  “你敷衍我,”

  “娘子,小生岂敢?”

  。。。夕阳中一粉一白两道身影逐渐走远,我们站在背后注视,“他们会幸福的吧!”芊芊慨叹。

  0i酷rz匠网H永n久☆.免H'费看Cz小z说{

  “但愿吧,我总觉得洛宁身上不止一个魂魄,似乎有其他魂魄的碎片。”我悠悠说出自己的观点“我观察很久,想读取她的记忆,可惜她的记忆太乱,根本不止一个人,所以。。。”

  “什么”芊芊叶思则大惊,只有梦璃平静无波,想必她读取记忆也发现了。

  屋内的胭脂醉迸发出红色的光芒,我似乎听见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急切在我脑里响起:“瑾桦哥哥,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姐姐她并没有害人,这只是。。。”如饮鸩止渴,即便是自取灭亡,能遇到他,却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这几年哪怕千年万年也不换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