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银色月光下,我见到一位周身散漫浅浅光辉的男子,弱冠之齡,清雅无双。月白色的衣服,墨发玉冠,眉目如画,手持折扇,嘴角似是带着浅浅的笑意,纤长挺拔的身材,最让人无法忽略的不是他清雅的容颜,而是周身的气质,公子温润如玉,书卷之气扑面而来,越走越近,我似乎都可以嗅到淡淡的墨香。

  他正手持折扇,缓缓向我们走来,眼中的宠溺几乎让人沉醉其中,此时他眼中似乎只剩下老婆婆一人,世间的万般种种,皆是陪衬。

  “娘子,夜深露重,你即便要出来,也该多添件衣物。”男子的眼中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最起码,百花节,你也该叫上为夫啊,如此单独一人出来,若是遇上了危险,你让为夫怎生是好?真是淘气。”

  若不是他自称为夫,我几乎以为他叫的是娘,一句淘气让我几乎咬到自己舌头,看看老婆婆的年纪怎么也不像可以淘气的人。

  “不是说了,在外面不要叫我娘子吗?”老婆婆的眼中微露不满,“我现在这般样子,你让别人如何看你,你不该,看上去,我都能做你的母亲或者祖母了。”

  “娘子,为夫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在为夫心里你依旧是当初那样风华万千的模样,”扇子合起“你听着,娘子,你只是生病了,兴许有一天,你会好起来的,就算你一直这样,你不过是提前老去而已,总有一天,为夫也会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到时候,你可不许嫌弃为夫啊!”

  “咳咳咳”芊芊被自己口水呛着,雷了外焦里嫩。

  “那个婆婆啊”芊芊开口询问,却被清雅男子一个微带怒意的眼神,生生将自己的话逼回去。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敢问这位公子,贵夫人,这是生的何种病,为何会?”我轻轻拉过芊芊的手腕,将她带着身后,上前问道。其实我很想问,你家夫人到底多大了?想了想到底忍住换了个说法。

  “哎!”年轻公子微微叹了口气,伸手将老婆婆带入怀中,“内人今年不过双十芳华,嫁与在下已经四年有余,近一年来,内人不知患了何种怪病,竟一天比一天迅速衰老,初时,在下与内人访遍名医,皆不得奏效,后来,内人放弃了,竟开始拒医,无论内人变成何等模样,在下此生也会待其如珠如宝。”

  )看I+正6版R章@节上酷匠/‘网1

  “公子,痴情,区区叹服”我双手握拳,微微作揖,心下慨叹这对有情人的苦命。

  “夫君”既已点破,;老婆婆倒也不扭捏“可还记得当初记得,当初夫君也是人物风流,令得胭脂醉折服,认夫君为主呢。”

  “娘子如何得知?不及这位公子的风华,巧合而已,可惜,最后胭脂醉不知去向。”

  “胭脂醉何时不见的?”我心里快速闪过什么,快的抓不住“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好奇,胭脂醉能陪在主人身边多长时间?”

  “大约五年了吧,陪在我身边不过一年而已。”

  心中有什么想法逐渐扩大,几乎要破土而出,却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对面老婆婆眼眸里划过一丝诧异,一丝惊慌,开口问道:“公子贵姓?”

  我心中还在百思不得其解,微微皱眉,心不在焉地答道:“免贵姓安。”

  “在下姓白,见过安公子”这次开口的确实年轻男子。

  “哈哈哈,文采风流人如玉,青衣少主果然名不虚传呀,闻名不如见面啊。”正当我准备回礼的时候,妖媚黯哑的声音突然自半空中传来,火红的身影一闪,一道声影自天而降,一个妖媚入骨的男子妖精般驻立在我面前。

  白公子微微一愣,将老婆婆呼入怀中,开口道:“你是何方妖孽,怎么会自天而降?”却错过了怀中人一闪而过的亮光与了然。

  红衣妖孽却好似并没有听见似得,转向我:“青衣少主,圣女,柳菇凉,区区有理了?”

  我看“贵干,不敢当”红衣男子微露笑容“区区只是好奇,一些旧事罢了,少主还真是痴情,吾听闻柳姑娘,”突然撇到柳芊芊变惨白的脸色“算了,不提也罢,我好奇少主到凡世中来,所谓何事。”

  “游玩”我双手一摊,理所当然地说。红衣男子眼神微眯,很显然不相信。

  “安公子”在丈夫怀中的老婆婆突然开口,“小女子得此怪病久矣,公子并非凡尘中人,望公子可怜小女子,治好小女子衰老之之之症。”

  “我不是”刚想反驳,心中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少主,我想换颜而已,我知道此事要付出代价,所以请不要告诉我的丈夫知道。”对上老婆婆虽然浑浊却充满哀求的眼神,星光点点,欲语还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你可知道,我们幻,治病的代价可是一般人付不起的”身为圣女的梦璃何聪明,一眼便已看透了真相。“若是可以治好娘子,有什么代价,区区可以来付”月光中,白衣风华的男子静静凝视着自家爱妻,满目深情。

  “不是问你,而是问她”我摇了摇头,“你代替不了她,这位夫人,你可想好”

  “嗯,我不愿在这么下去,与死何意”老婆婆掷地有声。

  “娘子,你大可不必,你也不问问什么代价”男子的声音透露出一股急切。

  “君华,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什么样子”浑浊的泪水涌上眼睛,“可是,可是我在乎,我想要足够自信站在你身边,配得上如此风采照人的你,我希望你记得都事我美丽的模样,如今却成了奢望,得了病之后我也曾想过,离开你的身边,去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老婆婆以手捂脸,泪水从指缝间滑落“可是我害怕我会孤单,我希望我至少可以陪你一块老气,而不是,越来越。。配不上你。”

  “阿宁”扳开老婆婆捂脸的手,用手帕小心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我说过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老婆婆说“君华答应我好不好,什么都不要问,我会我会变回最初的样子重新站在你身边。”

  “会的会的”红衣男子不适时宜地打断苦情戏“人家少主可答应帮你了不是,不怕,只要代价对等什么都可以实现!”

  红衣妖孽,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少主,并没有答应”梦璃为我辩解,好孩子,忠心的属下。

  “别那么不可爱”红衣妖孽冲着梦璃抛了个媚眼“怪不得,你们少主不喜欢你,而喜欢柳姑娘。”“你”梦璃被话噎着,不在说什么。

  “即是如此”我抬头看向老婆婆目光灼灼,“明天午时去悦来客栈找我们,你一个人来”

  “好”老婆婆眼神坚定,浑浊的眼睛透露出一丝坚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即是如此,在下先带着夫人告辞了”白公子狐疑地扫了我们一眼,嘴唇蠕动了似乎想说什么,咽下到嘴的话语,带着老婆婆终是告辞了。

  “何必呢?”红衣妖孽微微叹息“她已经遭了天谴,年纪未老,红颜却先断,若是仅仅这样,大约还能活上一段时间,若是。。”后面的话终是咽了咽口水,没有说出来。

  “天谴?”突然想起了“不过数年,必遭天谴,小东西,才多久,都会害羞了呀!”眼睛突然飘到手中的胭脂醉,脑中有什么炸开来。难道那位老婆婆是胭脂醉,而且还是遭了天谴的,她的容貌是吸取的别人的。那么原来这个容貌的菇凉。。。

  “走吧,”红衣男子“走走走,梦璃圣女了,我为了找你们分文未带,所以这段日子靠你们照顾喽”

  “叶思则,你别太过分?”难得清冷的雪莲这么不淡定。老婆婆,你究竟是什么人?清了男子的容貌,微微作揖,笑答道:“巫族族长,不知道降临此有何贵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