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烟雾寥寥,吴地真真不愧是尽出美女的风水宝地,瞧瞧这小桥流水,洛河不比泗水磅礴大气,求静谧悠远。

  不得不说,大约江南水乡清丽委婉,就连女子都比靖国盛京的女子含蓄委婉得多,大多头带面纱,欲语还休,双目含情,还不是像盛京女子上来就是“公子家住何方,家中几口人,可有妻室,若是有,没关系,休了便是,若是没有,公子关小女子如何;”端的豪迈奔放。让人委实刷新世界观,人生观。

  “小瑾子,你就不能安分点嘛,眼睛往哪儿看呢,”平地一声娇斥,回头只见同行的芊芊双眼含怒,欲语还休,小手指着我,“你说说,这一路上,多少菇凉的帕子不小心掉你脚边了,先不说在盛京,那些女子如狼似虎地,就差抢你回去成亲了,当本姑凉是死人啊,你咋这么能干,你咋不去青楼挂牌呢,一定很火。”

  “芊芊,消消气,别气坏身子,不值当”天大地大芊芊最大,更何况跟一个正在发脾气的女人讲理,就等于对牛在弹琴,她这会儿压根听不进去,横竖都要认错,早认晚认有什么区别。

  “你招蜂引蝶还有理了啊,”芊芊小身子一颤,小脚一跺,“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大小姐,你怎么不看看,你和梦璃吸引多少目光,在这么吵下去,全街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了。

  x%更t%新B%最FO快上酷(匠网tn

  “少主,他们在准备什么?”突然梦璃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救星,亲人啊,走在前方的安梦璃疑惑地转过身来,“你看,这街上张灯结彩的,”突然发现我们还站在原地,俏眸中闪现一丝疑惑“咦,你们怎么不走了。”

  菇凉,你耳朵是有多不好使,芊芊这么大动静都没发现。

  “没事,芊芊大约今天吃的有点多,走不动了”我悄悄地在梦璃身边低估。

  “额,原来是这样啊”梦璃了然地点点头。

  孩子你这般实诚,是如何坐稳圣女之位的。。。。。。。

  “几位是外地来的吧”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伯伯问。

  “是的,我们兄妹三人初入贵宝地,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这儿的风俗,今天为何街上这般热闹,张灯结彩”我行了一礼,好奇地问。

  “我说嘛,你们三个这般人物,怎么可能大家不知道”老伯喃喃自语,拍拍我的肩膀道“放心吧,小伙子,我们这儿对于长得很好看的外乡人很是欢迎,你看菇凉们多热情。”

  原来,这是个看脸的地方,老伯顿了顿“今天是百花节,年轻人你来自异地,不知道吧,我们吴地有一种独特的花,叫做胭脂醉,此话如其名,白里透红,就像女子喝了酒抹了胭脂,平常浇灌皆是用,会看见红色蔓延如火一般,半天方可消退,花开之时,酒香混杂着花香扑面而来,如同美人醉酒,风情万种啊”老伯摸了把胡子“此花极通临幸,长出花骨朵之时便会自己选主人,且一朵花一生只有一个主人。”

  “若是,这个主人,并不是它想要的,或者被强行换主人会如何。”

  “不出几天,枯萎而死”老伯赞叹道“若是此花有意选你为主人,你触碰它的那一刹,它会为你而开放,今天夜晚,正是百花节,胭脂醉也会搬到此地自己选主人,公子不妨一试。”

  “我,我算了”我摆摆手“我一个外乡人,胭脂醉既然极通灵性,肯定不会愿意和我走。”

  “不”老伯摆摆手公子你不知“这么多年来,胭脂醉选主人似乎有两个标准,男的,长得好看的,公子长相如此出色,姑且一试。”

  江南的夜晚,温婉致极,微风拂过,水波荡漾,河中莲花灯,随着水流飘向远方,承载着一个个美好的愿望,一颗颗少女心。

  百花节的夜晚,灯火通明,花香扑面而来,烟火在天空中绚烂,记住了这一刻的美丽。

  “哇,好漂亮啊,没想到,烟雨江南的吴地果然名不虚传,竟有几分幻颜族的精致呢!”芊芊双手合并放在胸前,赞叹道,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灼灼地看向我“哎,你说胭脂醉,竟然有如此灵性,岂不是要成精了,”

  “万事万物皆有灵性,若说成精,幻化成人形却也不是不可能”我摸摸芊芊的小脑袋回答道。

  “少主,我曾经在(承天载物)中看过,胭脂醉,仙花也,生具灵性,千年可幻化成人,万年可得到成仙,可吸食死者未散灵气,变幻其样,提前成人,此乃逆天之举,不过数年,必遭天谴。”一直在旁边默不吭声的梦璃突然开口。

  梦璃啊,虽然你是个学霸,但想要卖弄学识,也不要拆你少主我的台呀,这让我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多没面子啊。

  许是我目光太灼热,眼中的意思太明显。

  一向清清冷冷走高冷艳路线的幻颜族圣女安梦璃竟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开口道:“昔年少主总喜欢收集这些天下的奇书来打发消磨无聊的时间,少主若是记起过往,知道的可比梦璃要多得多,这本书也是在少主的承德殿看见的。”

  “也就是说这种花其实经过万年可以成仙,若是它想提前幻成人形,只需要吸收刚刚死去人未消散的灵气,就可以化成那个人的样子”芊芊恍然大悟。

  “对,只不过要付出代价”梦璃一副不耐烦其实我懒得理你的样子回答。

  “那么”芊芊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正“这是不是他们要找长得好看的人,原因,好杀了他们夺得别人的容貌,可恶,幻颜是以自己为代价,他们确是拿走别人的东西”

  “小丫头,你脑洞怎么这么大”我无奈叹息,回头窥见梦璃一幅我不认识你,你好蠢的模样对着芊芊“花幻化成人形,一般都是女子,既然是仙花,为天道所束,只具有自保的能力,谈何害人,刚刚你也听见了,就算是吸取已死者的容貌都会遭天谴,何况害人,有能力成仙却自甘堕落,为了所谓的皮相声色害人不成,何况经千年便可幻化成人形,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也是,若是它看上自己主人呢,那岂不就是会夺别人容貌”芊芊还是不死心追问。

  我默默地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小丫头的嘴里,再说下去,不定这丫头能蹦出些什么,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想象力这般丰富。

  “乡亲们,当当当”远远一座高台人声鼎沸,各色各样的花朵在台上竞相开放,走过去,一男子手拿铜锣敲打着,声音粗犷,传出云霄。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百花节,百花争气斗艳,今天更是咱们东吴的名花胭脂醉认主人的日子。区区惭愧,这朵胭脂醉,跟在区区身边几年愣是不开花,惭愧啊,今天在这里,区区为这朵胭脂醉找主人,凡是可以让这朵胭脂醉开花,区区愿意将胭脂醉相送,以全爱花之意,请各位父老乡亲作证。”

  “哈哈哈,好”

  一个个少年兴致勃勃地去了台上,却垂头丧气地下来。

  “你上去试试”芊芊眼睛咕噜一转。

  “是啊,小伙子,上去试试吧”旁边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起哄道“胭脂醉爱俏小伙,你上去,准行的。”

  “我不行的,我们可是外乡人,胭脂醉可不愿意和我们走,上去下不了台多丢人”我小声对着芊芊嘀咕。

  芊芊变戏法地从怀里掏出把镜子,递给我“你看看,有点自信。”俏脸一沉,你到底去是不去。

  “好好好,我去还不成嘛”

  人群让出一条道路来,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不去都不成了,信步走到台上,看了眼所谓的仙花胭脂醉。

  还未开花的胭脂醉,洁白无瑕,花瓣紧紧闭合,似是和普通花朵没什么两样,伸出手抚了抚花瓣,见其并没有动静,向着台下的芊芊耸了耸肩,看吧,故土难离,我说不行吧。

  沁人心脾的酒香夹杂着花香扑面而来,台下阵阵叫好声,我回头,不知何时,胭脂醉,已经在月光下绽放,月色为花瓣堵上一层洁白的光辉,花瓣从洁白渐渐变深红,最后退回白里透红。

  “胭脂醉是害羞了呀,呵呵”回到台下,刚刚开口的白发苍苍老婆婆,突然满脸皱痕的脸突然笑开来,“小东西,才多久,都会害羞了呀”

  月光下,我的背后感觉到一丝诡异,层层寒意爬上脊背,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老婆婆很是不正常。

  “娘子,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清越的声音突然传来,一个清新淡雅的男子站在远处唤道。我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原来吴地不仅人看脸,就连花都看,难怪尽出美女,原来长得难看的呆不下去啊。真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