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轻狂,身为柳太师的嫡女,深得父母的宠爱,许是父母觉得嫡女就应该张扬大气,从小并不拘着她,甚至因为是唯一的嫡出,被当做男孩子样,直来直去,不懂得退让。

  遇到王爷本就是意外,母亲原是打算招一直养在身边的侄子李子安为女婿的,可终究敌不过命运,选秀的意外,让原本拖人落选的愿望落空,熟悉自家女儿性子的父母,知道以自家姑凉的性子绝不能在后宫中生存,从不想用女儿博富贵得太师在皇权下不得不妥协,却被自家姑凉逃出喝酒,莫名其妙轻许了一生,太师这一刻大约是非常后悔没有好好管教女儿。

  一切不幸都从这场婚姻开始,十里红妆,震惊了京城,惊艳了时光,装满了父母对女儿的疼爱与不舍。

  洞房花烛夜,她哭的梨花带雨,却丝毫不损自己的美丽。

  “怎么了?”他亲亲咬了咬她的耳朵,笑着看她软成一滩水,深拥她入怀。

  “想家”她抽抽搭搭,小肩膀一抖一抖,“以后不耐陪在阿爹阿娘身边了,母亲本来说我招女婿的,这样可以跟在她身边一辈子”

  “傻丫头”他摸摸他的头发“谁能陪父母一辈子,能陪你一辈子的人只能是我”

  他捧着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温柔款款:“相信我,我会护你一世安乐”

  初时,她许是不信的,后来她渐渐信了,最初两年琴瑟和谐,她迟迟不愿交出真心,却一点点沦陷。

  每一次她大病醒来,总是看见玄清斜在一旁,清晨的阳光在他脸上留下点点印记,眼睛下的乌青显示主人的劳累。

  岁月长流,时光静好,大抵不过如此,他陪着她闯荡所谓的江湖,就连她想逛花街喝花酒,他无不跟随纵容,陪着她从懵懵懂懂到情根深种。

  大约让她不可自拔爱上他的,是在一个黑夜。

  刺客的剑划破长空,在月光下发出森森寒意,绕乱了人们的美梦。

  黑夜惊起,他一直将她护在身后,一时不甚,她落入敌手。

  刺客的刀在她娇嫩的皮肤上留了一刀血痕,黑衣人将刀架在她如玉的脖颈上,笑问:“王爷,您挥刀看自己一下如何。”

  长刀划过,他毫不犹豫地挥刀自残,鲜血融入玄衣,顷刻不见。

  “哈哈,堂堂王爷为了一个女人竟如此”猖狂的笑声惊落飞鸟,“王爷若是肯自杀,省的我动手,我就放了王妃,否则我不仅杀了王妃而且”刺客用另一只手用刀挑开王妃的外衣,吮吸着她的耳朵,面颊,脖颈,攒到:“好香,王爷好福气,王爷动作快点,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血腥的双手竟是想往她衣内进发,“不”他叫的撕心裂肺,望着她害怕的眼神,颤抖得身体,他狠一狠心,准备挥刀自尽,千钧一发的时刻,埋伏的暗卫射中刺客,她慌忙挣脱跑出来,背后的刺客用尽最后的力量,不甘心地对她举起了大刀。

  他一把拉住她,守护的姿势,抱入怀中,大刀穿身体而过,他似是没感觉,只心疼她脖子上的伤痕,她被侮辱。

  她哭的上街不接下气:“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你走了,我该怎么办,你要是敢在卫前面死,我就去找你,生生世世缠着你。”

  昏迷的前一刻,他笑着安慰她:“傻丫头一定都不疼,我不会死,我还要照顾你一辈子,你这么笨,我走了,你该怎么办,等我等我好起来还要和你一起闯丝绸的床单,已被血水浸湿,身上的刀已经被取出,伤口血水却暂时无法止住,细血长流,不停往外渗血。躺在床上的年轻男子,原本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开始透露出一丝不健康的惨白,嘴唇也失去血色,凌厉的双眼禁闭,透露出遭受极致摧残后的脆弱。床上的生命极其似一具破碎的娃娃,若不是还有几不可闻的浅浅呼吸,所有人大概都会认为床上躺着的不是活物了。

  一盆盆血水,一次次清洗,记忆里的女子几近奔溃,几天不眠不休的守候,女子的脸色竟比床上男子还要惨白,一室压抑,充斥着死亡的阴影。

  “太医,我夫君,究竟怎么样了?”她一把拉住太医的袖口,抓的死死的。

  “王妃娘娘,您要节哀,王爷他”太医摇摇头,叹了口气“伤了内脏,许是。。存活的希望不大,不过一二成,您还是先准备好后事比较。。王爷似是有什么放不下,求生欲望很强,只是,恕老臣直言,这样谁都痛苦。”

  “不,不会的,你说过的”女子摇着头呐呐自语,“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说过要护我一生安乐,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你一定会醒”女子怕自己不确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

  “我想到了”女子猛地站起来,“玄清,你要挺住,一定要等我回来。”

  画面突转,蓝衣女子身处雪山脚下,一步一步往上爬,路上有饿死骨,有的还保持生前的容貌,有的已经被是骷髅一具,人世间的点点,终究成为往事。

  “小姑凉,你可知道擅闯我上古巫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突然出现的红衣男子,妖华倾世,浑身上下无不显露出刻骨的魅意,这个男子竟比女子还销魂媚骨,真真一个绝世妖精。

  “小女子知道,小女子想救夫君”蓝衣女子眼神无比坚定。

  “呵呵呵,嘘”男子将手指轻压在嘴唇上,头扬了扬“你爱他,若是用你的命换他的命如何?”

  “小女子,愿意”

  “嘘,别急着回答,你们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原本你是可以活到寿终正寝的”红衣男子抛了个媚眼“若是你们相爱仅仅是一场错误呢,现在后悔不晚,对了你可以去找幻颜族的青衣少主,大规模改变记忆对他来说,并非难事”男子笑眯眯地,带着哄骗小孩的口气“他可以帮所有人伪造一份记忆,你会嫁给你的表哥,你们会幸福一辈子,白首到老,如何,将王爷忘去,如何?”

  “月如此生,非玄清不嫁”

  “痴儿,若是你们相遇不过是一场错误呢?你将来可后悔?”

  “不悔,若是错误,那么将这个错误进行到底”女子的脸上透露出不可一世的坚决。

  “既是如此我会拿走二十年寿命作为报酬,此蛊名寄生蛊,分为子蛊和母蛊,自蛊会吸食母蛊的生命气息,你将母蛊服下,将子蛊植入你丈夫体内,记住他自会吸收你的生命气息变好,只不过从那一刻起,你的身体会变得娇弱无比。原本你活到七八十绝对没问题,以后,不好说?你可同意?”

  “好”

  “既是如此,是你种下的因就得接受什么样的果的准备。”红衣男子脸色一正,整个人的气场顿变。“那么,开始吧”

  男子果然奇迹般地好转,身体一天好似一天,男女愈发如胶似漆,琴瑟和鸣,一时间羡煞盛京中人,男军女俏,神仙眷侣。直到。。。

  柳月如的庶妹柳颜如的出现,柳颜如的母亲与三王爷的母妃,穆太妃是手帕之交。

  庆历六年春,宫宴中忽现刺客,潜逃之时,挟持穆太妃,情况危机,得遇柳颜如之母柳徐氏以命相互,遂得救,柳徐氏不放心年未及笄的幼女颜如,拖穆太妃,代为照看,含泪而逝。

  庆历七年,王妃柳氏身体急转而下,时常缠绵病榻,颜如奉嫡母之命近王府探望嫡姐,随后可随意出入王府。秋末,三王爷奉母妃之命纳颜如为侧妃。

  “玄清,你一定要娶颜如妹妹吗?”蓝衣女子满脸不可置信问道。

  “小月,我欠颜如的良多,我母妃害她年纪轻轻丧母,我总该对她负责”玄衣青年将女子拉入怀中“不管怎么样,我只当她是妹妹,你要相信无论什么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信你?你都要娶她了,你让我如何信你”蓝衣女子捶打着男子的胸膛。

  “小月,你不要不可理喻”玄衣男子微微不耐烦“我只当她是妹妹,你不也口口声声当李子安为哥哥么?”

  “玄清,你怪我,你摸着良心说说,我可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蓝衣女子一把推开男子,指着他颤抖地问道。

  “王妃,请你注意你的仪态,像个泼妇样”玄衣男子眉头紧皱“如此善妒,还有王妃记住你的身份,不要和李子安,走的太近。”说完甩袖而去。

  “呵呵,是我错了吗?帝王家怎么会有长情的呢,红颜未老恩先断”月如的泪夺眶而出,“兴许到底是我错了,我不该就你的,不该的。”

  画面再转“柳月如”玄衣男子一把踢开月如的房门“你是嫡女,身体这些年越发娇贵了,自己升生不了孩子,为什么要害颜如的孩子”

  s最m新X{章`☆节4上酷7!匠I网iP

  “王爷”月如定定看着夫君“不是我,你信我。你信我。”

  “王妃,我没想到你是这般蛇蝎心肠的女子”

  。。。。。。“王爷,这是你的孩子啊”蓝衣女子眼里满是震惊“乖,听话,你身子不好,不能生孩子,乖,把堕胎药喝了吧,”

  “王爷,妾身不要,你让妾身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月如拉着王爷的衣袖“妾身以后一定乖乖的,不会打扰你和颜如的,求您了,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他是我们的骨血啊!”

  “王妃,你确定是我的,还是李子安的”玄衣男子将月如从地上拉起,“这药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来人,按住王妃”

  “呜呜”男子将药对着月如灌了下去,鲜血从两腿间缓缓流出,血色的花朵低落,蓝色的衣服被浸湿成紫色。

  “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妾身是清白的,颜如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我的就不是吗?王爷我恨你,我恨你!”女子声嘶力竭地呐喊。“你就只相信颜如的话,你从不信我!”

  。。。。。。“呵呵,王爷你总说我毒蛇心肠,我就毒蛇一次”蓝衣女子低低而笑“颜如,你也欠我够多了,既是如此,拿命来偿吧!”

  “既然我害了颜如,王爷我会换做她的样子,陪在你身边,可是我终究不是她啊!”荡江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