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不敢相像王爷的心里阴影面积,却听见他微微一叹:“小丫头,当真没心没肺,没良心的狠”

  蓝衣少女似乎“嘤”的一声的惊醒,眼神泪汪汪的睁开,带着初醒时的迷茫,打量眼前的男子,似睡非睡,没有清醒时的冷漠,看了看眼前的男子,嘴里微微说了句:“长得不怎么样,还没有表哥长得好看”她径自转了个身,背向他接着睡了。

  他几乎满头黑线,这已经是第二次她无视自己。带着男人不服输的自尊心,将少女的柔软的身子拉到自己面前,折扇抵住小丫头昏昏欲睡的脑袋来,逼迫他看向自己。

  她的眸光自眼睛里淡淡水雾传来,声音清清冷冷“公子何事?”

  “一般人家姑凉,这种情况,不都应该慌乱,”他的声音带着淡淡诧异,将她小小得身子拉的更近,仔细端详少女的脸色,却挫败地发现对方一点慌张的意思都木有。

  她的身子已经大半出了车厢,就完全靠着他手抓住的衣领为支力点,这与被人以玲小鸡的姿态伶起,却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有,眸色淡淡,提不起半点兴趣的模样:“公子到底在干嘛啊”

  他微微邪笑,干脆将她头上的玉钗取下,青丝飘落,他青色的靴子上飘满青丝,带着淡淡的兰花香气:“调戏”

  “是么”蓝衣少女突然飞身而起,兰花香扑鼻而来,待他反应过来。

  已经已经身在马车内,蓝衣少女,已经枕在自己身上,把玩她自己的头发,玩笑地看着自己,嘴唇擦过他白皙的脸庞,在耳边气吐幽兰:“这才是调戏”

  笑容自她眼睛中传来,点点风情,一抬头风华万千。

  周围再次变得漆黑一片,再次看清却是在傍晚时分一个小酒馆。

  蓝衣少女拉着玄衣少年,似乎在拼酒。

  她俏脸被酒染上一层淡淡红晕:“我跟你说啊,你喝酒绝对不会喝不过我的,我是传说中的千杯不倒。”

  他,拿出帕子,擦去她嘴角遗留下的酒,笑的温柔缱绻:“你一点也不像一个姑凉家。当心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才好呢,这样可以招女婿啊,”醉酒的她拖去了平时的冷傲,手舞足蹈像个天真的孩子“表哥就是个何时的人选,好欺负嘛”

  少年的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拉过少女的身子,捧起红彤彤的小脑袋:“看清楚,我是谁?我可不是李子安,”

  “我知道,你就是那是王爷,上次妓院里的老鸨好像说过,”少女甩了甩小脑袋,嘟噜不清,“你们皇家人都坏,父亲让我进宫嫁给皇上,我不要,那样被规矩束缚的死死的,没有自由。”别说着,少女的眼里闪过一丝委屈,眼泪似乎不要钱,开始滴落“我不想,父亲就把我关在房里,不让我出来,从小到大,爹爹都没这么凶过我。”

  少年眼神微闪,用手指轻轻拂过少女的脸庞,:“好,不进宫,只要你不想,就不去好不好”

  少女似乎哭噎着了,停了一会儿,小嘴却不依不饶滴喋喋不休:“本来母亲招表哥回去,想让表哥入赘,娶我为妻,这次选秀,我为什么会留下牌子,我是不是非进宫不可啊?”

  “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李子安”少年语气中带着轻颤,眼睛死死盯着少女的脸庞,在等着一个回答。

  “喜欢,”少女板着手指,“子安就像哥哥一样,母亲就生了我一个女儿,子安自幼养在母亲身边,就像亲哥哥一样,处处照顾我”

  “那嫁给我,好不好”少年眼神一瞬间透亮,里面闪过欣喜,期盼,语气却像哄骗小女孩一样,“你看,嫁给我有很多好处,我绝不管你的自由,你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我的东西都是你的,你的还是你,你看啊,我绝不会用规矩束缚呢,我会做的事很多,会把你照顾好,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嫁给我,”

  “好”少女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觉得似乎很划算的交易,点了点头。

  “你是子安的表妹,柳太师嫡女柳月如,对不对”少年继续哄骗。

  “嗯”少女昏昏欲睡,含糊不清达到。

  少年将少女拦腰抱在怀里,在她耳朵轻轻嘀咕:“记住了,夜玄清,我的名字,小月儿,小月儿,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喝醉了神志不清,记住了,你是我的了,这可是你亲口答应嫁给我的”

  说完,在怀里娇宝贝脸上偷了个香:“明天就像皇兄讨要圣旨,你还是喝醉了可爱,所有爪牙都收起来了”

  脑中传来轻微的刺痛,我意识到王爷大概快醒了。连忙把灵识撤出来,拉着芊芊转身就走。

  王爷已我这辈子,大约很少这么狼狈过,难得不是闲情逸致地到处观望,而是匆匆上路,差点为了看八卦,出不了王府。

  登上马车,匆匆催马夫赶路。

  芊芊眉头深锁,却似有什么解不开的忧愁,蓦然无语。

  “芊芊,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后半句被我默默咽回去。

  “王妃大约活不过一年了,”芊芊叹了口气,把头转向窗外,“窗外梨花开了,又是一年春,小瑾子,瑾哥哥,你知道吗?我初遇你是在梨花树下,那时我在想世间上原来男子相貌也可以长得如此好看,”芊芊情不自禁把手覆上我的脸,“可是现在呢,你用幻颜将自己的元宝容貌遮起来”

  芊芊语气苦涩,捧着我的脸“我没想到,你会连自己的记忆也会封起来”

  “瑾哥哥答应我,无论你将来想起了什么,你可以废了我灵力,打断我的四肢,甚至一刀杀了我也没关系,就是不要赶我走,不要离开我”芊芊眼泪汹涌而出。

  BD酷*o匠o5网唯S0一/-正…f版z~,其p他2都‘%是盗GV版z¤

  曾许下地老天荒永不分离,就算时间模糊回忆的痕迹,往事如云,多少情意尘封在心底。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轻轻地将芊芊拥入怀中“但我可是你的助手啊,只有我们家姑凉赶我走的份啊!”

  “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眼泪会这么灼热烫人”拍拍芊芊的肩膀“傻丫头,无论发生什么,我总在你身边。”

  “不,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芊芊一把推开我“离你当初的期限不远了,你会想起一切的,你会恨我的,何况我感觉她快来了”

  “芊芊”无奈将几近癫狂的女子拉入怀中“相信我,无论是谁我都不让他伤害你,哪怕那个人是我,虽然我不记得发生过什么让你这么不安心,可是你知道,当我一睁眼,看见红衣倾城绝色的你,我就觉得你我相识已久,你鼻钉是我此生挚爱,繁花再多,能让我目光停留的,只有你只能是你”我一下下抚摸着怀中女子的头发。

  “你知道,当你提什么大师兄的时候,我心里有多嫉妒”许是安慰起了作用,怀中女子颤抖的身体渐渐安静下来。

  柳芊芊呼吸着对方身上梨花香气,无论何时,自己这位瑾哥哥极爱梨花,总在梨花树下看书,修习灵力。久而久之,似乎很神奇,对方身上总带着一股梨花香气。不靠近细细闻,压根闻不到。花湿了谁的眼,梨花树下青衣的少年。

  这是我第一次兴起了探芊芊回忆的想法,我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自责,这么痛苦,却又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兴许是我不能了解的事。我就看一点点,看见安静下来的少女,我无法看见自己过去的记忆,幻瞳再次闪现,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喊“芊芊,我可以读取你的记忆吗?”

  芊芊抬起头,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慌乱和绝望。“不要”

  大约灵识已经外放,我想要撤退已经来不及,我还是不小心看到,芊芊记忆最深最宝贵的记忆。

  尘埃里开满眷恋的味道,梨花树下站着一位青衣的少年,捧着一卷书,细细地读着。微风拂过,少年衣袖头上沾满梨花,衣袂随着微风轻轻飘飞,整个人安静典雅,气质如仙。

  红色少女随着嬷嬷走近,便看见这样一幅画面。

  “少主,”嬷嬷行礼,指着少女道“这是族长从外面收养的丫头,你看该处置”

  “爹怎么说就怎么说”青衣静静翻书连抬头的意思都木有。

  “族长大人说和年轻的一届弟子一起培养”嬷嬷恭敬第站在旁边。

  “是么?呵呵”青衣少年轻轻笑起来,抬起头,一双绚丽夺目的眸子,将将少女从上到下全部打量一遍。

  少女本来看见青衣少年夺目的风华,不好意思当然垂下头去,却被人如此赤裸裸打探,心中恼恨,变抬头瞪了少年一眼,这一瞪却是愣住。

  眉目精致如画,一双眼睛夺魂,风华万千,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薄薄浅色的唇,肤白晶莹如玉,身上却有种剑未出稍的凌厉,却隐藏在温和如玉的外表下,这等男子就算是扮作女子也是红颜祸水,倾国倾城。五官精致至极,组合在一起却隐隐透露出凌厉,让别人无法怀疑他的性别。

  红衣少女想起了,外界对眼前少年的评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