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国不愧是是六个国家最强大的存在,从京城的繁华可见一般。

  错落有致的街道,琳琅满目的商铺,衣着光鲜的人群,当然还有貌美如花的姑凉,衣袂飘飞的翩翩少年郎,当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瞧,你的德行看街上的姑凉都快掉口水了”芊芊的声音突然想起,“还不快擦擦”

  “咦,”我赶忙擦擦不存在的口水,稍息立正,端正姿态。

  “噗啼”芊芊被我的动作都笑了“失个忆,倒是性情大变,以前倒是没发现你这么逗,那般端庄稳重的人,果然是原来压力太大了吗?”芊芊似似自言自语,声音压的低低的。

  D.更新◇M最V快:上x酷匠网@+

  “啊,什么”我好奇竖起耳朵聆听,似乎在说我诶。

  “没什么!小谨子快走吧再这样下去,天黑了,我们也到不了三王府”

  三王府大气恢弘,果然不愧是皇族的王爷,一位丫鬟模样的人,在门口焦急等待,看到我们,嬉笑颜开,“可来了,把王妃等的急死了,王妃可盼着呢,问了几次,这不终于盼着了”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小桥流水,王府真是个好个奢华精致的所在啊!

  “参见王爷”迎面突然迎来一个凌厉万分的黑衣男子,带路的小丫鬟赶忙行礼。

  “这两位是?”王爷扫了一眼芊芊,却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看什么看,嫉妒本公子比你长得帅吗?”我心里暗暗吐槽“这就是那个大仲马了,喜欢妹妹,却贪恋姐姐的美貌,把姐妹两个一起娶回来了”

  心里就算再槽点万分,脸上却不显露万分“王妃和我家姑凉是朋友,这次本公子和我家姑凉特地来拜访王妃,麻烦王爷通融一下”微微做作揖,我诚恳万分地说到。

  “王妃是女人家,这位姑凉可以进去拜访,但这位公子进去恐怕不妥吧”王爷眉头微皱,不悦地道。

  我还想分辨,却听见芊芊说到“即是如此,兄长就在此等候吧,妹妹去去就来”芊芊彬彬有礼,微微屈膝,和丫鬟走远。

  留下我和王爷大眼瞪小眼。

  “公子,这边请”王爷打破尴尬,引我去书房。

  “不知道,公子和令妹此次前来所谓何事?”书房内王爷微微皱眉,似乎很好奇地问道。

  我暗暗思附“大约王爷是真的不爱王妃,不然像我这般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来寻找王妃,王爷竟然没有丝毫醋意,竟然还这么的好奇,不正常”心中虽暗自揣度,面上却一本正经“舍妹听说王爷痛失所爱,王妃正在苦恼这事,前来安慰”

  “安慰,你确定只是安慰,而不是自荐枕席”王爷微微冷笑。

  不好,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难道王爷因为侧妃的死怪罪王妃,真是不负责任的男人,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看不住,到都成了别人的错了,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可怜的王妃真是可悲可叹。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怒气冲冲地站起来“你可别冤枉了我们,你可知道王妃为了你会付出多大的代价。王妃有多爱你!”

  “爱我,代价”王爷微微冷笑“她怎么会爱我,怕是时刻想着与她的表哥,双宿双飞吧,”

  这是多大的仇怨,直接诬赖自家的媳妇犯了七出之戒,分分钟要休妻的节奏啊,看来是想给自己逝去的所爱王妃的名分了,天,简直丧心病狂。

  许是我的眼光鄙视意味太过明显,对面的王爷竟微微尴尬起来,轻轻咳了生,大略是在掩饰。茶香缭绕,烟雾缥缈,一时间竟相顾无言,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侍静悄悄地进来不知添了几回茶水,一个下午,我和王爷竟这么静静地这么静静地坐着相对喝茶,一杯名约品,俩杯视为解渴,一壶。。。这大约是传说中的牛饮,我与王爷大约是就是两水牛,真真糟蹋了上好的普洱,临近薄暮,我几乎认为我大约快要成为史上喝茶撑死的奇人了。

  西山的阳光照进来,给地上撒上一层金辉,薄暮时分,太阳日进西山,此时虽不是阴气最重时,却据说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打开,亡者留在世上的执念,会在特定地点显现,一遍遍上演着生前最难忘的记忆。

  然,世人皆知拥有幻曈者不仅可以读取生者记忆,更能看见亡者执念,拥有幻曈者盖寡,我却不巧是其中之一。我不仅可以读取记忆,更甚者我可以篡改别人记忆,我并不知道,为何我会拥有这种能力,可是为何自己的记忆会被封印,难道下手的是我自己不成?

  “枝丫”书房的门似乎被推开,门口站着一位粉色衣服的娇俏佳人,毅然是画像上的女子柳颜如,只不过年纪尚显稚嫩,似乎在几年前,小小年纪尚未发育完成。

  “你不好好在房间养伤,跑到书房来做什么”房中突然出现一位玄衣男子,眼神凌厉,透露出不同寻常的英气阳刚。和我身边坐的这位王爷真如同卵双生的兄弟,只不过,我身边这位已经出线沧桑之感,而画面中的人似乎年纪尚青,身采飞扬,看样子约莫是三年前的王爷。

  “姐。。姐夫“女子唯唯诺诺“我只想来看看你受伤没?姐姐她。。姐姐让我来的”

  “小月。。。,王妃人呢?”年轻的王爷微微皱眉。

  “姐姐也受伤了”少女开口“李家表哥来看姐姐,这会儿。。。”少女欲言又止。

  “柳月如”王爷怒吼出声,却看到身边小姨子吓得惨白的脸。语气微微和蔼,摸摸小丫头的头“三妹,别怕,我气的是王妃,于你无关,你即是小月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养伤期间,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可以你二姐说,也可以和我说,知道吗?”

  “嗯,姐夫,颜如知道了”粉衣少女,语气微微一顿“小妹是,柳家三小姐,柳颜如,二姐是嫡出,颜如当不得姐夫一声三妹”

  啧啧,当不得三妹,那当得什么?_?侧妃?好一副小姨子勾搭姐夫的画面,约莫世间表哥表妹,小姨子姐夫大约很多都拎不清的,君不见,贪官卷材逃跑,约莫丢下的都是自家媳妇,带走的却小姨子么?

  “你,在看什么?”突然身边有人发问。

  一时间没搞清身处何方,听见身边有人问,随口答到“小姨子勾搭姐夫”

  “什么意思?”身旁的声音又响起,简直打扰我看戏,吵死了。

  “执念,”害怕又被打扰,赶忙加上一句“亡者留在世间的执念,一般人看不到”

  耳边果然清净了,刚感觉满意,却感觉身后有道目光如芒在背。像忽略都难。

  回首,却发现王爷夹杂着怀疑,意味深长地目光“阁下可是幸存幻颜族人,来本王府上究竟所谓何事,绝不是单单找王妃叙旧那么简单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